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第53章 害怕_莫小妞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3日

说到底,自己昨日遭遇的不过是虚惊一场,姜晓晓也不想继续再见到他,她恹恹地摆摆手,“你的道歉我收下了,你走吧。”

“庄竞,重新道歉。”

一个男声却插了进来,姜晓晓和庄竞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宋怀宁面色清冷,他身边站着程秘书,两人应该是还有些公务要谈。

“我已经道歉了,宋怀宁,你别太过分了。”

颇有些不服气,庄竞自认为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已经是给了宋怀宁极大的面子了,他冷冷一笑,其中嘲讽意味万千:

“不是所有人都把她当成宝。”

“我让你道歉,不是让你来敷衍。”

庄竞如今已是自己不能再掌握的了,宋怀宁眼神幽冷,“既然你不愿意来,大可不必来。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跟庄老亲自商谈才合适。”

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庄竞冷冷一笑,“就算我父亲再怎么器重你信任你,一笔也写不出两个庄字,我始终是他的亲生儿子。你以为他会向着你?”

在一旁听着的姜晓晓莫名体验了一把红颜祸水的感觉,但是听到庄竞如此自信的回答,她还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从没有人敢这样挑战宋怀宁的权威,据说上一个这么做的人现在还在南非那边挖矿呢……

在这个圈子里,她见到的东西远远超过了她的认知和想象,比如,亲情高于一切的法则在这个圈子里就不怎么适用。

亲情,只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雪中送炭……也许吧?

果然,宋怀宁听到这句话,危险地眯了眯自己的眼睛,随即露出了一抹并不怎么真心实意的笑容:

“好,很好。”

说着,他带着程秘书径直朝着姜晓晓走了过来,他的目光上下仔细在她身上逡巡了一番,似乎是在检查她身上的伤势,有些破皮的地方都已经涂抹上了伤药,此时黄黄红红一片,看着还真是叫人触目惊心。

庄竞见他的心思全然都在姜晓晓身上,不禁咬了咬牙,“你放心,我下手有分寸,就算我再怎么不待见她,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

“你前二十年的精英教育,原来就是教你怎么绑架女士,并把她弄得遍体鳞伤。”

并没有再回过头看他一眼,宋怀宁冷冷地道,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和失望:

“行了,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和她的面前。”

没想到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他要和自己彻底断绝关系!

听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庄竞起先有些慌乱,不过一想到自己事务所和宋怀宁公司上的联系,还有商业上宋家和庄家免不了的合作,他又没那么着急了。

“行,这可是你说的。”

冷冷一笑,庄竞起身快速离开了,他的身影满满都是屈辱过后的释放。

姜晓晓莫名有些不顺畅,她歪着头看向宋怀宁,“其实我身上的伤只是看着吓人,庄竞应该只是吓唬吓唬我,他——”

“如果动了真格,你现在就会在医院里躺着了。”

这个女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危险人物,宋怀宁对庄竞的疯却是实打实地认知,他眼睛里涌起了回忆的迟滞:

“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常年待在国外?他在国内,可是个十足十的危险人物。”

说着,宋怀宁当着程秘书的面说起了有关庄竞年轻时的一桩错误,这个错误令他在大多数时间都只能待在国外。

听完整个故事,饶是自诩已经是见多识广的姜晓晓,都有些被吓到了,她难以想象这个只是看起来有些嚣张乖吝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如此无限地接近魔鬼。

她与恶魔的距离并不遥远,或许她现在应该感谢上帝,让她昨天遇见的还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庄竞。

见她不说话了,宋怀宁心下满意,他淡淡地问道: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吗?”

“我只是没有想到……”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

被自己吓得说话都带着颤音,瞧着到真是越发的可怜了。

宋怀宁伸出一只手,抚住了她的脸,“我跟你说过,以后不会再让他伤害你。所以,你要乖乖听我的,知道吗?”

“嗯。”

被彻底吓到了的姜晓晓沉浸在那个故事的可怕中,一时间竟是没有脑子去思索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只顾着点头了。

她如此乖顺听话,真是可怜又可爱,宋怀宁鲜少见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一时间倒不想上去工作了。

程秘书不解风情,他抬手看了眼腕表,出声提醒道:

“宋总,时间已经不早了,并购案还有一些细节需要你处理和定夺。”

“……”

第一次觉得,只会工作的下属也有这样讨厌的时候。

宋怀宁还没来得及给他一个眼刀子,姜晓晓听到程秘书的话,心下越发愧疚,他已经因为自己和一个朋友交恶了,可不能再因为安慰自己而耽误工作,便善解人意地道:

“老公,你先上去工作吧,我叫萍姨过来就好。”

“……”

她都这样说了,留下来倒是显得自己自作多情,宋怀宁微微颔首:

“要是仍旧害怕,就来书房找我。”

等他们二人进了书房,姜晓晓虽然还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庄竞已经离开了,渐渐倒也有些回转过来了。

正巧荣慧跟她打电话询问昨天的事情,姜晓晓没有隐瞒,将事情的首尾告诉了她,只是隐去了庄竞宋怀宁等人的名姓。

荣慧听罢,也有些害怕,不过她今天找她是为了新杂志《裁尘》的事情,杂志品牌方这边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请求,而且这个请求还跟她师傅有关:

“师傅,我跟《裁尘》那边已经接洽过了,她们对我们现在这个团队人员配置其实还是很满意的,但是……《裁尘》亚太区的总监想见见你。”

“见我?”

自己从前应该没有跟《裁尘》打过交道,姜晓晓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怎么会突然指名道姓地要见我?我在传媒行业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我——”

“师傅~”

虽然荣慧也好奇个中原因,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搞定杂志品牌:

“我知道你不想去,但是这不是为了我们能够摆脱何俊忱和李雪的控制嘛!再说了,去见《裁尘》总监的那天我也会跟着你一起去的。有我在,不怕不怕!”

她说的没错,自己虽然不喜欢被人叫出去当做猴子一样地观看,但是为了工资,为了能够尽早摆脱李俊忱和李雪,自己是非去不可了。

和《裁尘》总监的会面定在工作日的下午,姜晓晓在家休息了一天,随即就开始了正常的功能工作,不过,被绑架这件事只有荣慧和佳佳知道,B组的其他同事得到的消息是她喝醉了,下楼梯的时候迷迷糊糊摔了一跤。

这样才能解释她身上的那些青青紫紫。

去茶水间接水的时候,姜晓晓和李雪又遇到了,李雪看了一眼她身上的伤口,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嘲笑,“伺候男人的日子很难熬吧?这一身的伤疤……是不是回去后被家暴了?要不要我帮你请律师援助?”

“你啊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心思阴暗。”

噗嗤笑出声来,姜晓晓把自己的保温杯接满水之后,也不急着离开,她靠在水池旁,眼中含着笑意:

“从我们第一天在时风相遇的时候,你似乎就怀揣着对我的敌意。我们以前似乎没有交集吧?”

“有些人呢,就是天生地令人生厌。” 

 看来,这是想跟自己示弱求和了?李雪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只是她面上依旧维持着自己高冷 精致的形象,“我一看你的模样,就知道你是个心术不正的人,跟那些露着胸脯一心想靠男人往上爬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你比她们聪明些,长得也更美丽些。不过这也改变不了你的本质。”

“你对我有这样高的评价,还真是叫我没想到。”

她看着洋洋自得的李雪,颇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头,“不过,我对你没有什么好印象。我们当时竞争时,你就使出了各种歪门邪道,想要在当时的总编面前压我一头;现在,你又挑唆叶淼,让她走上了跟你一样的道路,你真是觉得,这就是对的吗?”

“对不对不重要,我只知道,我赢了。”

没想到她竟是把自己又贬损了一番,李雪顿时失去了好好跟她说话的心思,她冷哼一声,随即眼神在她身上上下瞟着:

“从头到脚都有伤口,只差一张脸还是完好无损的。看来,在你的金主那里,他还是顾惜你这张脸的。也是,你全身上下,也就这张脸最值钱。”

“你又错了。”

  自己回时风之后,便有意地避其锋芒,不过,经过庄竞一事后,姜晓晓深刻理解到了生命的珍贵,她可不想再像之前那样憋屈、事事留余地,她微微一笑:

“李雪,我老公不仅爱我这张脸,他对我的身子也很感兴趣。你不是说这是我老公打的吗?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你知道SM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