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野生的人生赢家 第19章 因为知道差距于是恐惧!_二点就且歌且行

古代言情 2020年04月26日

帝都有专门的一片坊市,用来做美食街的。

每天人流量都赶上拍卖行了!任何外来的人十有八九要去一趟,解解馋!

萧允来过一次,是不巧的傍晚,人太多摩肩接踵的,后来就再也没来了,而且她因为帮忙把木战给丢边关去了,雅妃投桃报李包了萧允的伙食的,每天都有百味楼的伙计给她送饭菜,换着花样都不带重复的。

太早,人还不太多,但也不少了,这一条街店铺的主人大多数都是斗之力几段的普通人,一眼扫过去,斗者都没几个。

客人多数是冒险者和帝都的家族子弟,雇佣,佣兵组织。

举着油纸伞漫步而来的萧允两人在这么一群人里还是非常显眼的。

萧熏儿的容貌虽显稚嫩,但是眉眼如画长大后可以预见的倾国倾城,又气质不凡,是与此处烟火红尘格格不入的清雅。

萧允站姿慵懒,看上去漫不经心,周身却诡异的弥漫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同样让人在意。

“想吃什么?”萧允兜帽已经戴起来了,眼睛扫一眼四下,偏头问道

“那个!”萧熏儿勾着萧允胳膊饶有兴致的寻找着,突然指着一家店铺说道

萧允望去,眉角一挑,那是一家类似面馆,卖面饺子馄饨店的小铺子,不过店铺装饰精致和周围粗犷完全不同的画风,气息又莫名其妙的融合,招牌上画着可爱无比的饺子和馄饨堆在碗里的图案。

萧允低低笑了一声,想不到萧熏儿还挺有少女心的。

往常总把人头上挂着女主角的模板,反而忘了这个萧熏儿是个活生生的小女孩了。

萧熏儿听见萧允的轻笑,眨眨眼,迷茫一下猛然反应过来她是在笑什么,脸颊红了下,扯着萧允胳膊就往前走“走啦走啦!萧允姐姐快点”

“别扯我!店又不会跑”萧允嘴上说着,却顺着女孩力道往前走去

“咦!很多人呢”萧熏儿进店后看着快坐满的客人有些惊讶

“我好像听过这家店,好像挺出名的”萧允退一步,抬头看一下店名‘百食小筑’,扒拉下记忆,想起雅妃提过一嘴。“他们家的食物用了炼药手法,有药性,深的一些斗者喜爱”

“嗯?炼药师?”萧熏儿诧异道

“算不上吧”萧允摇摇头,对这种八卦没在意过,自然不清楚,不过也说不定有炼药师闲的慌进军美食界呢,于是摇摇手指道“管那么多做什么?吃饭!吃完带你去其他地方逛逛”

“哦”

萧熏儿歪歪头,便不在意了。

两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一会儿就有人过来问两人吃什么了。

萧允兜帽没拿下来,只是抬头看一眼过来的人,有些惊异。

这么年轻的斗王在珈玛帝国还真是难得一见的。

来人是个短发女子,五官端正,剑眉飞扬,个子不高,萧允目测约莫一米五?

后背背着一把和燃烧般的瞳色一样锈红的宽刃大剑,那剑身跟半个门板差不多宽,被女子背着画风有些清奇。

“两位大人吃些什么?”女子声音清脆,带着钝钝的迟滞味,萧允眉头微微一扬,眼神古怪的看看她,大人这个称呼在斗气大陆非常常见,都是以下对上的称呼。

萧允狐疑一瞬就不在意了偏头问萧熏儿“要吃什么?”

萧熏儿歪歪头看着萧允“萧允姐姐呢?这两年萧允姐姐想来过的很是舒心了吧?毕竟这吃食花样繁多”

她可是记得凌师说的消息里,眼前这人可是有人每日换着花样给她送美食的。

“我?我无所谓啊”萧允深以为然的说“怎么说也是一国帝都,各处的美食汇集,确实让人吃的舒心”

萧熏儿抿抿唇,内心深处白了萧允一眼,才对女子道“给我们上招牌美食就可以了,多谢”

“好的,请稍待片刻,大人”女人赤红的瞳仁看向萧熏儿,意味不明的笑着退下。

萧熏儿秀眉一蹙,突然转头眸心金色涟漪一漾,定定看着离开的背影片刻,嘴角勾了起来。

“原来如此”

萧允挑眉,压制下因异火出现而被挑衅的蠢蠢欲动的闪电球,意味深长的看着萧熏儿,勾唇笑道“你好奇?”

“熏儿若是对什么都好奇,那对萧允姐姐的好奇心岂不就太廉价了?”萧熏儿如今已经知道怎么堵萧允了,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

萧允撑着下巴翻个白眼“……”

无话可说!似乎女主她掉了一层马甲就开始画风突变了。

见萧允被堵的没话说,才偏头解释道“这个人和她背后的剑都有古怪,萧允姐姐不也看出来了吗”

她迟疑了一下蹙眉又补了一句“萧允姐姐知道异火吗?”

萧熏儿对萧允的一切了解都是云里雾里的,只是单纯的直觉萧允和萧家长大的同龄人是不一样的。

那眼里时常出现的了然之色让她下意识的把萧允当成了跟自己差不多底蕴深厚的人。

加上如今萧允和在中州也算一号人物的明尊成了忘年交,有些事未必不知道。

许多对于萧家众人来说不知道比知道好的消息也不再是阻碍,而且之前也暴露了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时候提起一些事反而没什么了。

萧允沉吟几秒钟,还是点了点头“知道!毕竟我现在算个炼药师”

萧允自然知道斗气大陆存在着一些天地异火,或许是天降陨石中心所携带的那簇火苗,也或许是火山深处,被锻烧了千百年的的熔岩地火……这些异火,威力比由斗气催化而出的火焰要更强横得多,炼起药来,还能提升丹药的药力,不过,这些天地异火都极为狂暴,平日难得有缘相见,而且就算见到了,也极难将之纳为己用。

当然并不是所有炼药师都知道这种异火存在的,有些炼药师一生中都未必见过一次异火。

“那……萧允姐姐知道大陆至今为止已知的异火有多少种吗?”

萧熏儿见萧允坦诚,顿时笑意溢满了双眼,皓腕放在桌上,撑着下颌乖乖表情继续问道

“24种!还被列出了个异火榜可对?我还知道你身上都有一种,别试探了,直接说”萧允斜了她一眼,淡淡的一瞥。

萧熏儿诧异又带点果然如此的神色抿抿唇,旋即有些无聊的瞪了她一眼,“熏儿什么试探了,萧允姐姐无中生有”

“……你有本事咬我啊?”萧允笑了笑,那神态懒洋洋的无赖之极。

萧熏儿皱皱鼻子哼了一声,虽然听不到她们两个的声音,但是少女娇俏模样让关注这里的人登时一阵悄悄喧哗迭起。

不在乌坦城,不需要克制,萧熏儿察觉脸色微冷,隐藏的凌影顿时冷哼一声,整个店里猛然一滞,静的一根针掉下来来都能听个响。

顿时再也没人敢看过来了!有强者护卫的人可不是他们招惹的起的,斗者之间,强者为尊,冒犯了惹不起的人,死了也活该。

萧允早就知道萧熏儿身边跟着人的,不说小说里明白写着,单单她现在的灵魂感知力之强,斗宗都别想悄无声息的跟踪她。

目前为止,她也就在明老面前灵魂感知力有些忌惮。

所以见此一幕,也没什么太大反应。

萧熏儿也没准备解释。

而是继续之前的话道“那个人接触过异火,而且那把剑和异火之间似乎有些联系。”

没说完的话便是如果顺着线索或许能收获一朵异火!

萧允歪头,双手归拢,表情冷淡“可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虽然是炼药师,但是对异火的渴望并不像本土炼药师那么强烈。

如果真想要异火,萧允有很多办法都比这种去找线索不明的方便。

毕竟未来萧炎的异火目前都是无主之物!

萧允奇怪的看着萧熏儿,女主角居然替自己寻找异火这种事,怎么看都有些违和。

萧熏儿怔了怔,抬眼看着萧允,确认萧允确实对异火毫无兴趣的样子,呆了呆“萧允姐姐不是炼药师吗?”

少女懵懵的样子显得有些画风不符的呆萌,萧允失笑“谁说炼药师就一定对异火感兴趣了?我是例外不行吗?”

可是炼药师一旦拥有一种异火,那就是如虎添翼啊!多少炼药师对异火执着!

萧允这样的态度,让萧熏儿把余下的话全部咽了回去,有些噎的道“有异火的话,萧允姐姐炼药时会事半功倍呢”

“我又不是靠炼药吃饭?为什么要?”

萧允逗她道

萧熏儿仔细一想这话,终于忍不住不明显的白了她一眼,气呼呼的道“既然萧允姐姐不很感兴趣,那便算了吧”

萧允摸摸下巴,深刻觉得女主角的人设有些崩了,不过相比起来了这样的萧熏儿让她觉得安全的多。

只是女主角终归是女主角,未来和萧炎一旦有龌蹉发生,她完全不敢寄希望与萧熏儿还能没任何分歧。

古族大小姐的脾性看着很温和,对人对事温柔又不失客气,本质上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冷漠。

因为不在意,于是一视同仁。

这种人一旦愿意接近一个人,她总能找到合适的方式,然后让人无法拒绝。

萧允也拒绝不了!

叹口气,可真心累啊!

穿个越都踏马不安生!

萧允气恼的探手揪住萧熏儿气鼓鼓的小脸,捏着摇来摇去,没好气道“你就作妖吧!”

萧熏儿一怔,旋即脸颊绯红,一把拍开萧允的手,恼羞道“萧允姐姐!”

看着萧熏儿白嫩嫩的小脸上被捏出的浅浅红印,和眼里的羞恼,萧允一个不经意笑出了声,也不忍了。

“哈哈哈哈”

萧熏儿震惊的看着她,末了无语的装作不认识这人

“大人,请”等背剑女人端着盘子过来时,萧允还抱着肚子靠着椅子笑着。

萧熏儿瞪了瞪她,对女人淡淡颔首“多谢”

“请慢用”背剑女人这次没多余的情绪就离开了。

“哼!吃吧”萧熏儿到没怎么生气,只是有些羞恼而已,把碗碟往萧允面前推了推,挑了挑眉道

“好了不闹了!快吃!吃完带你再逛一圈帝都”萧允坐直,准备开动说了句

萧熏儿没理她,到底谁再闹?

到底是口碑很好的店,美好的食物是人类的救赎,萧允心情不其然的好了起来。

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本来阴郁的天气都变得有气氛起来。

吃完两人就准备离开,萧允手中出现一把金币,付了钱。

两人撑着一把伞离开了店铺!

却不知她们刚刚离开一会儿,店里就炸了!

毕竟萧熏儿的容貌实在过于出色,还有那中途出现的一次强大的气息。

若不是帝都之人认识帝国顶尖势力的传人小姐公主们,就险些错认了。

有人问百食小筑的老板。

“老板娘,您刚刚和她们说话了,可知他们是谁啊?”

背剑女人此时擦着剑,凌厉的气息毫不掩饰,看了满是好奇的众人一眼,“老娘奉劝你们这些家伙,可千万别对那两位好奇,没见老娘都缩了吗?”

众人缩缩脖子,这家店的老板娘脾气不好,大多数都是知道的,没人清楚老板娘是哪儿来的,就知道几年前这家店开了。

然后莫名其妙有了口碑,闹事的不是没有,反正过几天闹事的都被打断腿,一来二去的大家就知道这家店水深的很。

这会儿听老板娘这么一说,大部分就息了好奇心。

珈玛帝国偏距一方,不代表没有其他地方的人来。

再外的佣兵们总是知道一些常人无法触及的恐怖的!

因为知道差距于是恐惧,因为仰望,所以敬畏!

没人发现老板娘眼神有着复杂的变化,最终定格在了决然之上。

有些时候,不拼一把是死,拼一把说不定还有活路不是吗?

单手拎着宽剑往背后一甩,大步流星的出门,丢下句吩咐给伙计“老娘出门办事,店里有事找老吴去”

“知道了,老板娘”伙计应声时,老板娘背剑的身影已经没入丝丝雨幕之中。

店里客人们,恍惚间觉得这离开了便是再也不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