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道生 第八百五十七章 能不惹则不惹_卓韦四郎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6日

天剑卫兵营之外,江源和弑天老祖二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两位负责看守的圣王境强者见状出手驱赶,却被江源抓起脖子,像是提小鸡一样扔了出去。

他们两个都是圣王境强者,在天元大陆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加入天剑卫之后,所有的小成圣王境强者被编入了一张表当中,轮番执勤。

这两位虽然只是二重圣王境,沦落到看门的地步心中自然不顺,见有来找事的,刚想动手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没想到踢到铁板上了。

“何人竟敢在此处闹事,不想活了?”

在两人被丢出的同时,天剑卫兵营当中传来一声暴喝,江源和弑天老祖二人同时身躯一颤,面色扭曲,从嘴角溢出鲜血。

江源这是真的被震伤了,而弑天老祖则是装的。

话音未落,一位苍老的身影缓步从正门走出,定睛一看,竟然是当初与江源和弑天老祖有过过节的端木高阳。

端木高阳是三才怪侠的师叔,也是个为老不尊,欺软怕硬之徒。早在多年前,他所在的势力因为妨碍了天剑圣朝的利益,因此天剑圣朝派出姚家剿灭这一宗门,大敌当前,端木高阳和他的三位师侄丝毫不犹豫,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投降。

在那一战中,这四人作为姚家的鹰犬,对自己的同门痛下杀手,沾满了同门的鲜血。

现在,天剑圣朝建立天剑卫,就连秦家,姚家,赢家,唐家当中的高手也被编排在其中。端木高阳作为客卿长老,来到此处之后,凭借六重圣王境的修为,也得到了不小的器重。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端木高阳本就是睚眦必报的小人,此刻见了江源和弑天老祖,又看到不远处被丢出的守卫,顿时冷笑道:“我没去找你们,你们却送上门来了,对天剑卫不敬,单凭这一点,我也可以致你们于死地。赶快交代遗言吧,我可是很忙的。”

“呵,老贼,看没看到我们身上这身衣服和这枚令牌,知道象征着什么吗?督查使,上查皇亲国戚,下查黎民百姓,先斩后奏,皇权特许。你说我们对天剑卫不敬当死,但你出手伤了督查使,又该当何罪?”弑天老祖轻笑道。

“督查使?”端木高阳一愣,面露复杂之色。

天剑卫当中的人大都是一介散修,根本不懂天剑圣朝之内的规矩,更不知道什么是督查使。

端木高阳不一样,他在姚家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对天剑圣朝当中的规矩也知道一些。关于督查使,这可是几千年没出现过的职位了,如今重现,必然是太子所为。

“你们两个是督查使?”端木高阳不敢相信,再三确认道。

江源取下腰间的令牌,举在端木高阳面前,说道:“看清楚了,这督查使的令牌可造不得假。自古以来,皇室设立督查使,监督文武百官,就算是如今刚刚设立的天剑卫,也在督查使的管辖之内。督查使代表皇权,如今你对我们二人不敬,明日,恐怕要谋权篡位了!”

江源提高声音,端木高阳听闻不由得浑身一颤。

“端木高阳,这点小事你处理这么久,到底怎么了?”又有一人从天剑卫的兵营中走出来,见到江源和弑天老祖先是一愣,连忙抱拳说道:“不知使者到来,有失远迎,还望使者恕罪。”

“哈哈,总算来了个识货的,你叫什么名字?”弑天老祖笑道。

“在下姚家姚浩荡,使者,你们怎么受伤了?谁这么大胆,竟敢打伤二位使者!”姚浩荡连忙说道。

原来是姚家的人,怪不得呢。

江源和弑天老祖对视一眼,不由得露出笑意。

姚浩荡一愣,目光转向了端木高阳,当即大怒,喝道:“端木高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督查使出手,不想活了!”

端木高阳吓得一哆嗦,连忙跪在地上,求饶说道:“两位使者,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两位,还请两位降罪。”

“这罪自然是要降的,不过在此之前,你总得拿出点诚意,为我们二人疗伤。”江源说道。

端木高阳活了这么多年,又是六重圣王境的高手,手里所积攒的宝物自然不计其数。若是能趁机敲他一把,也不错。

“应该的,这是应该的。”端木高阳大手一招,从圣界中取出一颗晶莹圆润的丹药,上面“雕刻”着两条奇怪的纹路。

当取出的瞬间,周围药香四溢,本来伤势也不重,吸上一口香气,感觉伤势好了七七八八。

“是二纹天丹。”江源吃了一惊,心中暗道。

丹药与武器一样,超越了天地玄黄四重,丹药上刻有道纹,就是所谓的天丹。天丹并非天阶丹药,二者有着天差地别。

就算是一纹天丹,都拥有着强大的药力,更何况是二纹天丹。

端木高阳一脸殷勤的说道:“两位使者,这是二纹天丹,足够治愈两位的伤势。”说着,又拿出一枚。

江源刚要开口,弑天老祖皱眉说道:“端木高阳,你犯了如此重罪,单凭两颗二纹天丹就想让我们饶过你,你当是打发叫花子呢。”

话音落下,大手一挥将二纹天丹打落在地,一记掌罡打出,两颗二纹天丹化为齑粉,随风飘散。

见状,在场之人,除了弑天老祖之外,都一阵肉疼。

这可是二纹天丹,看成色已经属于上品,对于小成圣王境的人而言,有一颗这样的丹药,那可就是相当于一条性命。

江源也暗暗感慨自己这个师尊败家,但这玩意儿对他来说,确实不是多么珍贵。

“把你这些年来所有的积蓄交出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否则,我们二人要对你进行彻查,依法治罪。”弑天老祖笑道。

那笑容看似人畜无害,但在端木高阳眼中,比魔鬼还要可怕。

一旁的姚浩荡嘴角抽搐,但却不敢言语,生怕自己也被这两个瘟神盯上。

“赶快拿出来,我可是有搜灵之法的,你如果敢有任何的私藏,就等着被治罪吧。”弑天老祖恐吓道。

……

天剑卫兵营当中的主营之内,姬戎坐在上方大椅上,面露愁容。

“二皇子,难道就这样看着这两人在咱们大门口敲诈天剑卫,置若罔闻吗?”旁边一位中年男人说道,此人已经是天剑卫中的至强者之一。

姬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督查使非同小可,能不惹,则不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