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公主是化学大佬_蝉在叫(N1萘基乙二胺盐酸盐)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19日

‘殿下您在哪里?快来救我啊!’哈鲁特看着地上的群狼,心里暗暗想到,其实要说实力,身为骨灵祭司的它,只需要用一个小魔法,就能将这些小魔狼杀死,但它无法克服内心的恐惧。

几百年前的一个夜晚,人族的一个酒馆内,喝了好几瓶BPдKA的哈鲁特,和几个朋友打赌,说自己是世上胆子最大的人,无论地方,只要能去就敢去。朋友们知道他什么样,所以都不信,他却十分较真,于是趁着酒力,再加上朋友的怂恿,他开始了作死般的挑战。

挑战内容很简单,传说龙皇山上有一副铠甲,是龙族的圣器,有人见过却没人能穿出来,因为那是只有龙族才能使用的东西。只要他能用魔影石记录就行,于是他踏上了作死的不归路。

来到龙皇山,他在里面找了半天,直到最后在以前龙皇的藏宝洞里,找到了密室,果然在密室里找到了一具穿着铠甲的尸骨,这具尸骨只剩下了骨架,但能看出来这是一具龙的尸骨。这应该就是要找的铠甲了。

他高兴的记录了下来,却没发现一个少女也跟着他,他突然回头要走,少女连忙躲了起来,还不小心弄掉了眼珠,只不过哈鲁特没有发现罢了。哈鲁特摇摇晃晃的出了山洞,来到山外的森林里,他的朋友鲁别克正在等他。

“你怎么还来了?和他们一起等着不就行了嘛!”

“还不是担心你啊!”

“还是你够意思,回去请你喝酒。”

然后鲁别克搀扶着哈鲁特,一起穿过森林往城里走。第二天,其他几个朋友去龙皇山找他俩,却发现在森林中有两具尸体,尸体旁边还有几头狼的尸体。

但奇怪的是,狼的尸体是完整的,这两个人的尸体上有明显的痕迹,是狼咬死的没错,可是肉还在,骨头去哪了呢?

两人的尸体中,有一个手里拿着一块魔影石,里面是铠甲的影像。尸体旁边还有一个包裹,里面装着黄瓜,萝卜,茄子,榴莲……这是要去野餐?

从那以后,哈鲁特和鲁别克就一直怕狼,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哈鲁特趴在树上。

咱从秘境里出来,这群狼就朝咱走过来,将咱围在中间,这时,一头体型最大的狼站了出来,朝咱龇牙咧嘴的,咱才不吃这一套,在咱看来,这就是加大号的狗罢了。

嘴里念着咒语,手上出现一个法阵,法阵上一只蝙蝠站在一个由橡叶组成的圆框上,圆框里是一个“万”字,法阵完成,从法阵里跳出一只老虎一样的动物,那只头狼见状立马扑了上来,却被狴犴一巴掌打飞老远,打的时候还顺带着放了电,头狼直接变的外焦里嫩,散发着阵阵肉香。

其余的狼见头狼被杀,纷纷落荒而逃,咱把树上的哈鲁特弄下来,他给了咱一段树皮,上面是乌鸦发来的情报,乌鸦把路西法的事,用简洁的语言汇报了一遍,都写在树皮上。

“话说哈鲁特,你好歹是个骨祭司,魔法攻击还不会?怎么让几只狼追到树上去了!”

“殿下见笑了,其实是这样的……”

“奥~原来你是这样被同化的,真是一朝被电击,十年怕网线啊!”

“蛤?殿下您说啥?”

“没什么,咱走吧!”

说完,咱把它缩小后放进口袋里,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咱骑着狴犴直接传送到了血族的边境,来这里看看女儿,要不就要受到妹妹的束缚了。

咱骑着狴犴穿过城池前的一小片树林,虽然树林很小,但由于是夏天的还是有很多知了在鸣叫着。狴犴在城墙外直接纵身一跳,跳上了将近十米的城墙。把旁边的士兵都吓了一跳。

“快把枪放下,那可是公主殿下,你们若是想被小殿下处死就继续端着枪。”一个带头的士兵说到。

“没关系的,这说明你们警惕性很强,值得表扬。”

“殿下言重了,都是这家伙的错,还望殿下做主,不要让小殿下惩罚他。”

让他说的咱一脸懵逼,他们怎么这么怕女儿?就像当初有人看到咱一样,难道女儿在这里干什么来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咱问到。

“启禀殿下,就是前段时间的事,您刚走没一天,当时人族内乱,跑来一批人族的冒险者,抢占了最边界的一个小村落,被小殿下全部抓了起来,然后……”

“然后怎么样了?”

“然后小殿下用您的小黑屋,对那几个人的首领严刑逼供,然后是对那些剩下的人逼供,最后那些人没一个活着出来的。后来小殿下貌似喜欢上了这种惩罚方式,制定了严格的军规,触犯军纪的人一律小黑屋一日游,结果……”

“这么说你也进去过?”

“没,只不过上次有俩个士兵,评论了两句您和郡主戏弄黑将军的事,结果他们的尸体就被从小黑屋里抬出来,埋在了城脚下。”

“这么说女儿还把咱的小黑屋弄到了这里?”

“是的,还请殿下出面,饶恕刚才的士兵。”

“这好说,咱去见见女儿就好了。”

然后在这个小队长的带领下,咱来到了小黑屋前,小队长看到小黑屋,吓得抖如筛糠,也不敢说,又不敢跑。不过咱看得出来他的心情,然后让他离开了。

进了小木屋,看着女儿正坐在里面的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的公文,难以想象当初她是那么怕这个地方,现在居然把这里改造成了办公室一样的地方。

“见过母上大人,有失远迎,请母上大人惩罚。”

“算啦!咱也没告诉你一声,对了你咋把小木屋弄这里来了?”

“嗯~母上大人不是说让我处理小木屋嘛!所以我就把它弄过来了。”

“那你用来干嘛?”

“用来拷问犯人。”

“那你拷问那些犯人的感觉怎么样?”

“看着他们恐惧的样子,感觉莫名的兴奋,有时候没有犯人,我还亲自实验。”

完了,女儿真的彻底坏掉了,就像有两个人格,一个对咱百依百顺,一个凶忍残暴充满虐待和自虐行为。早知道就不调教的这么彻底了。

“那个女儿,如果有只可爱的小兔子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办?”

“吃了它。”

“兔兔辣么可爱,怎么能吃兔兔!”

“是,孩儿知错,光杀掉好了。”

“……”

来到了临时搭建的行宫,已经是早上了,趁着早晚换岗,咱来到了各个部门视察,将士们各个都是人不卸甲,操戈待旦似得,就像是下一秒就会打仗。

“你们咋休息都不卸甲?还要拿着兵刃,现在有没有战争,用不着这样。”咱问一个军官。

“回殿下,这是小殿下定的军规,为的就是让我们居安思危,以便于到时候能以最快的速度投入战斗。”他回答到。

“辛苦了,加油!”

“多谢殿下关心,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对了,咱再问你们一件事,你们觉得咱女儿对你们怎么样?”

“小殿下向您一样英明神武。”

“少废话,咱要听你的真实想法。”

“不行啊殿下,根据军规地十二条第一项规定,随意评价您和小殿下的行为,一律小黑屋一日游,在下真的不敢。”他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咱身后一脸和蔼笑容的女儿,豆大的汗珠顺着脸流下来,咱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女儿这样做可不对呦!人家给咱提提建议,评论一下咱的过失,这都是很有必要的,不能这样知道吗?”

“是,母上大人说的对,孩儿知错。”

“等一下咱回去咱看看你定的军规,咱看着不行的地方要改改。”

“是,母上大人。”

咱有对那个军官说到:“那你呢!咱给你做主,现在你就说说对咱女儿的看法吧!”

“是,殿下。我感觉小殿下的军规十分严格,但整体上来说都很有用,模拟敌人进攻演练时,整个防御军能快速调动,士气也比以前高涨许多,简直就是……”

“咱可不是让你夸军纪有多好,咱是让你说说不好的地方。”咱打断了他的话,用命令的语气说到。

“没有不……”

“嗯~!”咱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他看了看咱的脸色,马上改口说到“不好的地方当然有,就是军纪太严格了,像是吃饭规定时间我们还能接受,休息不能卸甲我们也理解,下级对上级的礼仪也很需要,特别是这整个第十二条军规,实在是太严格了。”

“实在是怎么了?”

“还是请您过目吧!”说完,他拿出女儿分发的军规手册,是由骨将和骨兵们一同“复印”出来的。咱拿着手册,看着第十二条第一项:敢随意评论我和母上大人的人,一律小黑屋。第二项:敢对母上大人有任何不敬行为者直接处死,包括平视母上大人。第三项:母上大人视察,回话不能超过两秒间隔。第四项……

咱看完这着规定,也默默感叹,这规定确实太严格,怪不得见到咱的士兵都低着头,原来是这样。咱又把所有的军规看了一遍,有的是关于军队纪律的,有的是军营纪律,关于军官的,士兵个人的,政委的,后勤的,甚至还有炊事房的。

关于贪污的处罚,关于对上级不敬的处罚;有关行刑法则的;对待俘虏的;对待“舌头”的;还有替人求情和同情受刑者的人,一律与罪犯同罪的规定。最重要的就是第十二条,有一堆关于咱的,弄的咱哭笑不得。

“女儿啊!咱又不是暴君,不能这样,第十二天军规就删了吧!”

“一切听母上大人的。”

回到行宫,咱特意去了女儿的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面上那面红色的旗帜,鲜红的旗帜中间,有一个大大的,代表着无敌的“万”字,其余黑色的墙壁上,都挂满了咱的画像,甚至床上有两个咱同人大的抱枕,一个是穿着元首服的咱,一个是穿着金甲的咱。

“女儿,这都是你装饰的?”

“嗯~”

“这么想咱怎么不直接去看看咱?”

“我怕姑妈她生气。”

“回去咱说说你姑妈,以后你想咱了就直接传送回去。过两天要把军规改改,你把小黑屋拆了吧!普通的士兵和俘虏,没有一个能在里面活一天的。咱给你换些惩罚措施,平时对那些士兵,要像对待兄弟一样,这样他们更乐意给你效力,该严格的时候要严格,该松的时候也要松才行。”

“嗯!都听母上大人的,其实我是想让您像那次那样,在另一个书房里‘惩罚’我,才把办公室挪到小木屋的。”

“这么说女儿想和咱一起‘好好学习’了?”

“嗯~平时姑妈看见我都会生气的,所以也就没和您说过……”

“所以你就造了两个咱的抱枕?”

“嗯,每次抱着抱枕,就像抱着母上您一样。”

“好啊!那今天咱就当是奖励你了!咱这就去带你‘好好学习’,天天在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