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会魔法的特警 第70章 伏地魔不死之因_司徒司空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22日

难得的在假日里,西弗勒斯·斯内普不整天泡在自家的地窖里捣鼓他的魔药。而是肯浪费他宝贵的时间静坐在马尔福庄园听自己的好友解释他和自己的伴侣失踪一下午的原因。

“这么说你们只不过是游历了一下格兰杰小先生家关闭了十二年的庄园,然后格兰杰还顺便继承了那座‘斯托克庄园’。”听完卢修斯的解释后,斯内普面无表情的下了总结,“很好,就因为你们这件破事情,就毁了我一锅上好的魔药!”

说完最后一个单词,斯内普就大步流星的走进壁炉,一阵绿光过后,斯内普离开了马尔福庄园。

“斯内普教授可真别扭。”克里弗斯盯着已经空了的壁炉一阵子,而后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还好教父已经走了,”德拉科斜了克里弗斯一眼,警告道:“克里尔,这句话那你可不能让教父听到,不然我们三个就要一起遭殃了。”

“我知道。”克里弗斯甩了甩手,满脸的不在乎,那种低级错误绝对不是他会犯的。

“克里尔,你真的是纯血巫师?”德拉科还是有些不可置信,本来以为自家老爸给他找了个麻瓜巫师小继父,现在居然可以去掉麻瓜这个词了,实在是一件很好的事。不过,要是这个继父不只是大他两岁就更好了!

“恩,”克里弗斯点点头,“斯托克,这就是我的巫师姓氏。”

德拉科对于斯托克庄园里的事情没有多问什么,当然他问得详细了,才去过斯托克庄园一次,连一天也没有呆足的两人也回答不出多少来。

第二天,克里弗斯和卢修斯吃完早饭后,就通过壁炉去了斯托克庄园。而德拉科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完全没有表现出要去的念头。

一从壁炉里出来,两人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一大早就候在壁炉边上的波尼米一见到克里弗斯和卢修斯出现,马上兴奋的迎了上去:“小主人,波尼米准备好了早餐~~~~”

看着面前亮闪闪的那一双网球大小的眼睛,克里弗斯犹豫了一下,最后鉴于他早饭实在是吃的很饱,只能直接开口拒绝:“波尼米,我们已经吃过了。”

然后,很理所当然的,波尼米听完这句话后,一转身就直接开始对着墙撞脑袋,嘴里碎碎念:“小主人不吃波尼米做的早饭,波尼米错了,波尼米错了……”

克里弗斯扶额,顿时觉得头很疼:“我就说,我讨厌家养小精灵这种生物。”

“克尔,你可以直接命令它。”见克里弗斯只是扶着自己的脑袋在那皱眉,卢修斯忍不住提醒道:“你现在是它正式的主人。”

“波尼米,停止你愚蠢的行为,给我下去!”还没等克里弗斯说话,呆在客厅墙上画里的艾德莱德提前发话了,很是严厉地将年老的家养小精灵赶走了。

微举了一下手中的酒杯,艾德莱德留下一句:“来书房。”就直接托着酒杯就消失在了客厅的画像里。

克里弗斯耸了耸肩,“被吼下去了。”看着卢修斯绷着的脸,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对方的脸颊,笑眯眯道:“好了,下次我一定听你的。我们快去书房吧。”说完,直接牵起卢修斯垂在一边的手,拉着直奔二楼的书房。

一进门,两人就看见一个年轻的家养小精灵瞪着它大大的双眼,忽闪忽闪的看着他们,双手提着一个圆盘,很是激动的跳了几跳:“主人,萨米为你服务,请用小点心。”

克里弗斯转眼看向萨米所指的地方,书房会客地区不是很大的茶几上被摆上了五大碟点心,还有一壶正冒着热气的——克里弗斯使劲的嗅了嗅,确认那是——红茶。

旁边卢修斯冷着一张脸看着正满脸无奈的克里弗斯,克里弗斯叹了口气,动了动嘴唇,无声的吐出了一个单词:明白。

“萨……萨米是吧?”小精灵萨米一见自家主人喊自己,两只眼睛中的光芒是越发的亮了,不过最后注定要让它失望,等着被差遣的小精灵萨米只得到自家主人嘴中的“下去”这个命令,最后耷拉着脑袋很是听话的幻影移形消失了。

“我怎么觉得不给它活干我良心就过不去呢?”非常沮丧的小精灵一消失,克里弗斯就不由自主的把心里的想法对着自家伴侣说了出来,当然,他很好的得到了自家伴侣的一对白眼。

“好了,我们来说正事吧。”已经喝了两杯红酒的前斯托克家主夫人觉得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将手中的空酒杯往身边的小几上一放,慢悠悠的坐在了身后的单人沙发上,嘴角习惯性的擎着一抹笑:“伏地魔怎么样了?”

没想到自己的亲身母亲一上来就是那么劲爆的问题,克里弗斯稍微呆滞了一下,才淡淡的开口道:“消失了。”

“消失了?预言实现了?”

克里弗斯点点头。

“马尔福,你主人真的就被一个话都不会说的小毛孩给杀死了?”

“……‘他’不是我主人。”一进书房就没说过一句话的卢修斯一听到这句话马上盯着对面墙上画中的艾德莱德,分外严肃的说道:“我效忠的那个主人是睿智的、强大的,并不是只会用不可饶恕咒折磨人的那个‘他’!”

“而且‘他’没有死。”卢修斯摸着自己的左上臂,上面那个丑陋的印记在它那个所谓的主人消失了近十年来一直在上面,“我手臂上的……黑魔标记还在,虽然它淡的几乎看不见了。”

“卢克!”对于卢修斯语气中的那一丝落寞,克里弗斯准确的捕捉到了,他有些难受的将手附在了卢修斯的右手上,语气坚定道:“我会想办法将它除去的!不,是一定,我一定会把你手臂上那个难看的黑魔标记弄掉的!”

克里弗斯适时的关心很好的安抚了卢修斯,心中那少许的忧伤很快就被卢修斯抛到了脑后,只要有克里弗斯这只变种的小狮子陪在他身边,不要说左手臂上那个黑魔标记了,就算让他在下一刻对上那个残暴的黑魔王,他都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就说呢……”艾德莱德低着头嘀咕了一句,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习惯性挂着的微笑也消失不见了,绷着一张脸,一看就知道即将要大谈特谈,内容肯定是重中之重。

“马尔福,你知道后期伏地魔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残暴不仁呢?”虽然向卢修斯提出了疑问,但是艾德莱德却并没有给对方回答的时间,直接自问自答:“因为他想长生不死!”

“喝!”艾德莱德满脸嘲讽,“‘飞离死亡’,他想的到美。对,如果只是长生不死的话他做到了。不过,现在看来这应该跟他最初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了。

知道伏地魔不死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么?

——切割自己的灵魂。一个人的灵魂是那么随便就可以切割的吗?想切就切,要切多少份就切多少份?”

“你是说‘他’后来变得那么残暴不仁,是因为‘他’把自己的灵魂切了?!”卢修斯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不,不可能,就算‘他’想要长生不死,也不应该用这种方式,难道他就不明白灵魂对于巫师来说和体内流的血液一样的重要么?!”

“伏地魔怎么会知道,”艾德莱德不屑道:“要知道十一岁之前他可是一直生活在麻瓜世界的孤儿院内。一看到禁/书区里的那本书上写着切割自己的灵魂做成魂器就可以长生不死,他马上就被蛊惑了。”

“禁/书区?你说的是霍格沃兹的禁/书区?”

“当然。”艾德莱德又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等到满嘴都是红酒的香味后,她才很是满足的继续说道:“要知道霍格沃兹越不让学生的进的地方就越加的吸引人。”

“你是怎么知道伏地魔要切割自己的灵魂,想要‘飞离死亡’的?”不要看克里弗斯现在面上很是淡定,他内心已经激动不已了!本来还再想以后要以怎样的理由来忽悠邓布利多,既能够把伏地魔最大的秘密抖给他知道,又可以让他不怀疑自己。要知道重生穿越到小说电影中这种事情随随便便就告诉一个自己不信任,而且还多疑的人,这是要找死的节奏!

现在,画框里的现世自己的亲生母亲居然知道伏地魔将自己切片这件事,实在是一级的棒。这可是一个完美的理由啊——

当然,对于自己的这一世的伴侣,克里弗斯觉得不管自己的身世是如何的神奇,怎样的奇葩,卢修斯·马尔福这个男人是绝对不会嫌弃自己,把他当妖怪烧死的。所以,除了自己的最最最亲密的男人,对于其他人,自己绝对要将自己重生这个最大的秘密守口如瓶。

“哎~~~”艾德莱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边晃着酒杯里的红酒,一边开始讲述那个属于斯托克家族的故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