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回来了,爹地要给力 第十七章:合同里没这一项_梦一梦

古代言情 2020年07月08日

她看不出来他在忙碌,只是牵着人的手一直往前走。

“为什么这么久还没到?”

走得竟然有些累,她不知道出来这趟,究竟有什么意义。

“好啦!你站这”

说着轻轻就让她站到一个特定的位置,约3秒钟的时间,就告诉她,

“好了,事情办妥。”

“什么,这样就可以了?”

“主要是采集你的头像,或者说整个身形”

说着就走在她前面,让她在后面慢步跟着,她想问更多详情。

“司桀,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我问你,你也希望我们的生意蒸蒸日上,是不是?”

她很认真地点头,只有她生存的环境足够好,她才可以走得更高,看得更远,于是毫不怀疑地点头。

“我这么做,是想为了我们的声誉。我们要做模范夫妻的。”

“我同意”

一时间两人之间沉默了。意识到自己的话语可能产生歧义,她连忙解释,

“我是说,名义上的模范夫妻”

“我知道,所以呀,从今天开始,你要正式搬进秦家。”

林雨涵记得出入秦宅大门,并不需要人脸识别,每次来去,几乎都是和秦司桀一起,他就是她的通行证。

哪里需要什么人脸识别?

“我之前不一直都在秦家吗?”

她承认自己刚走出C市的机场出口,就直奔秦宅,开始了和秦司桀的私人合作。

这样的合作,是共赢,也可以照顾需要人照顾的小宇,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找回丢失的重要记忆。

“不算是吧?我们进去再说。”

秦司桀刚说完就将车停下,原来秦宅已在眼前。

“这样的豪宅,如果真的成为女主人,想来一定有不少的压力。”

秦司桀看着车另一边的林雨涵问:“我从来没怀疑过你的抗压能力。”

“是,不过,那是工作”

“你说的这也是工作的”

“好吧,但是”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秦司桀看着他,笑着摇了两下头。

“进去吧?”

她想怎么这个时候,她就接不上他的话了呢?她算是吃亏了吗?

“秦总,到底人脸识别是什么用途?”

“你来,我告诉你。”

林雨涵相信秦司桀,就一路跟着他往前走。

来到他的主人卧室门边,停下站在门口处,她也停下来,疑惑地看着她。

“你看,我站在这个位置,门开了”

林雨涵点点头,还是不理解秦司桀想表达的究竟还是什么意思。

“穆管家,你来这个位置”

说着秦司桀指着他刚刚站的位置,对碰巧经过的穆管家言语道。这时林雨涵发现了原来秦宅主卧,是需要人脸识别,才可以开门。

秦司桀刚带她去办理一张什么人脸识别授权书,他意思是自己也要入住主卧,那样才算正式搬家?

“合约里没这条”

林雨涵对着秦司桀假笑一下,无奈地离开。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别误会,但如果我们真是夫妻,又不在同一个房间,会惹人热议的。”

他心想这也是,可是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夫妻,共处一室,总归不好。

“是,没错,可是……”

“雨涵,你放心,你可以尝试去看看,门后面有什么。”

不管门后面有什么,都会让她不自在吧?

为什么感觉秦司桀让她来到一个进退两难的境界呢?往前走,不是,往后走,功亏一篑。

“到底想我怎么样,秦司桀?”

“我可以等你进去再说吗?”

她想这是他的家,难道还不能直接表达心中想法吗?

“好吧,说不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既然合约已经签订完毕,她应该拥有契约精神,她不能像现在这般,让自己被动。

林雨涵决定主动去面对她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许并没有她想象中困难。

“你的房间,是很多女孩的梦想。”

“不错”

“相信也是小宇母亲的梦想”

听到这里秦司桀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他看着她说,“但愿如此。”

“既然这样,我来这里做什么呢?”

“你看这是什么?”

林雨涵看到秦司桀按了一下遥控,打开一道遮阳帘,看到一张靠在墙上的折叠床。

“这个,太影响你房间的层次了”

她这才发现,她的担心又是多余的。

“太美的东西,不一定就实用,我向来秉行实用主义。”

“可要让人知道了,不得笑话你?”

秦司桀摆了摆手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我,没有人有权限进入这个房间。”

林雨涵当然不相信秦司桀这样狂妄的话语。

“得了吧”

“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吗?”

林雨涵接过秦司桀递过来的一杯水,她没想到他的老板还会向她解释原因,这让她反而有几分期待。

“为什么?”

她想刚好她口渴,他就给她第一杯水,忙碌的总裁,也是个细心的人。

“因为我有雌,性,激素过敏反应。”

秦司桀的话说得很快,林雨涵的能力也不差,糟糕的是此刻没能控制好自己。

他刚说完,林雨涵就因为忍不住笑声,将喝到嘴巴里的水,像洒水壶那样喷了出来,打在秦司桀厚实的衣服胸膛处。

秦司桀没有本能地闭上眼睛去抵挡这个意外,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地看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秦总,这样你会有事吗?”

“我没事,因为天生如此,我只能这样来保证我的安全。”

林雨涵听来虽然觉得有些好笑,却觉得心中多了几分安全感。

她忽然想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小宇就不应该存在呀!

“照你这么一说,小宇还有可能出现吗?”

秦司桀却没有对她的问题表现出诧异,马上解释,“我本来准备好了孤独终老,谁知道凡事都有例外。”

“所以小宇的母亲是你生命中的例外。”

“是的”

“好羡慕她”

秦司桀留意到她语气里的诚恳,心中又是喜又是愁。

“好啦!我不用睡沙发,你不用害怕,你看,凡事都有个完美解决的办法。”

“好吧,我觉得这个可行。”

他不由得转过身,松了一口气。他为了装这么一样不符合风格,品味的东西,真是煞费苦心。对此都不知道对他集团旗下的装修公司管理层发了多少次脾气。

好在想要的,他们都安排妥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