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战败勇者的我还在努力挣扎_第五十七章 齿轮转动前篇(利莫里亚)

古代言情 2020年07月08日

话音刚落,我已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奇美拉的身前。手中的剑刃寒光毕露,仿佛下一刻就能将奇美拉的头颅斩落。

即使身体万般不适,但奇美拉怎么说也是曾经能名震一方的魔兽,哪会这么轻易就范。

奇美拉抬起头,狮口中毫无征兆的吐出一口大火。

我当然不会无谋的向奇美拉发起攻击,只要还没到穷途末路的时候,任何时候都应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在看到奇美拉抬头的时候,我已经提前做好了回避的打算。在火焰喷出的一瞬间,我也一举跃到了半空中。

灼热的火焰烧红了整个地面,瞬间将我刚才所站的一片区域化作一片焦土。

跃过奇美拉的两个头颅,我的目光直指狮头的后颈处。在空中转动自己的身躯,剑刃随之出鞘。

“拔刀斩!”高速运动的剑刃在半空中拉出一道白光,紧接着是皮肉被撕开的声音。

“嗯?”预想中斩落奇美拉头颅的镜头并没有出现。自己的这一剑由于距离不够,只是划开了奇美拉的后背而已。还没等我想明白刚才那一剑为什么会落空,危险正在快速接近。

“小心身后!”穆拉丁的话还没说出口,我的身体已经提前做出了反应。

不得不说,战气真是一个可以让牛顿掀起棺材板的东西。因为它可以在毫无受力点的半空中,凭空创造一个力。

徒手击向虚空,借着战气爆发产生的后坐力,躲过了奇美拉蛇尾的撕咬。随后我一脚猛踢在蛇尾的头部。

“嘶!”蛇尾一边发出悲鸣,一边痛苦的吐出了信子。我顺势将蛇头作为踏板,与奇美拉拉开了一定距离。

“你的反应速度相当的惊人呢。”穆拉丁有些赞赏的说道。

“过奖了……”理了理额前被风吹的有些杂乱的头发,“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斩击会落空?”

“在你的攻击命中奇美拉之前,它通过压低自己的身躯令你的攻击落空了。从这一表现反应出的速度来看,它或许并不像看上去的那般脆弱。更像是……更像是在压制着什么。总之,多亏了你的战斗本能还不错,接下来还请全力对付它。”

看着眼前缓慢调整身姿的奇美拉,难以想象它和刚才的奇美拉是同一只。

它的进攻欲望不是很强烈,如果想打败它,看来只能由我主动出击。在正面交锋之前,我准备先试探一波。

“断空斩!”

混合着战气的旋风斩以不可阻挡的势头朝着奇美拉猛击过去。与此同时,在释放完‘断空斩’之后,我迅速离开了原地,朝着奇美拉的方向疾驰而去。

面朝着袭来的旋风斩,奇美拉并未作出任何的抵抗,任由这些气刃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一个个不大不小的伤口。

“吼吼吼!”随着一声震天的怒吼,饱含着怒气的奇美拉以相当快的速度朝我的方向扑了过来。原来它不选择躲开‘断空斩’的目的是想通过疼痛来使自己保持清醒。

我与奇美拉的正面碰撞再所难免。双手握剑正面迎上了和我整个人差不多大的利爪。

“啊!”

“吼!”

随着两声怒喝,剑刃与利爪碰撞在一起,擦出了耀眼的火花。

健硕的前肢重重的压在我的头顶,而我则用手中的剑刃死死地顶住它的利爪。

有机会!

奇美拉并未在这一次交锋中占得上风。我趁机在后脚爆发战气,将压制在头顶的奇美拉整个向后推去。

“爆灵剑天冲!”随着奇美拉的前肢离地,我反手将战气拍入地面。从地面喷涌而出的能量流直击奇美拉的腹部。

“吼!”奇美拉吃痛的叫了一声,立即扇动翅膀飞离了‘爆灵剑天冲’的攻击范围。

“剑之所指,心之所向!世间万物,一击皆斩……”

面对已经升上半空中的奇美拉,少女化作一道白色的流光直直的升上高空。紧接着出现在了奇美拉的正上方,“无名剑·斩断黑白!”

作为一个物理系的战斗职业,剑师的技能往往不像法师那般有着毁天灭地的特效,除了剑气系的战技之外,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朴实无华的。但这些朴实无华的招数却往往是最为致命的。(迷之音:无形之刃,最为致命)

一剑斩落,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在剑刃穿过奇美拉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似乎只留下黑白两色。

我缓缓的站起身,将剑刃收回了那不存在的剑鞘中。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噗——

奇美拉的身躯在半空之中爆出了血花。鲜血如同雨水一般染红了整片土地,同时还有我自己本身。

虽然淋着血雨的感觉相当的糟糕,但好歹这倾尽全力的一剑没有再次落空。

可惜的是,由于剑刃的长度不够,刚刚的那一剑并未将奇美拉直接一刀两断,不过也足以构成致命伤了。

感受着生命力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奇美拉发出不甘的低吟声。随着血液的流尽,奇美拉的最后一丝生气也随之消散。

“这就完事了?这只奇美拉意外的不经打呢……”本想着先试探奇美拉一波,没想到居然被我抓到机会一波打死了……实在是有些意外。

确认奇美拉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气。我下意识的想用衣袖擦去脸上的血迹,却发现自己的衣袖上也沾满了血迹,我只好拿出口袋中的手帕。

“精彩的剑技。”见战斗已经结束了,穆拉丁对刚才的战斗评价到,“之前与老夫的战斗中,老夫以为你是一位专精防守反击的剑师,没想到你在近距离压制战中也有这般表现。”

“不,于其说是我压制的比较凶,倒不如说是它根本就没还手……呸呸呸……”

一股带着腥臭的浓浓铁锈味在我的口腔中化开。奇美拉的血液在我说话期间不经意的从嘴角流入了我的口腔中。

“呸呸呸……rua……这是什么味道。”不得不说,这是我有史以来喝到过的最难喝的东西,这味道就像是过期了几个月的腐肉混着铁锈一般的味道……现在真的非常想拿一杯水来给自己漱漱口,但无奈在这个干涸的岩地中,别说是水了,连液体都没有见过。

“没事吧……不过是几滴魔兽的血液而已,瞧把你折腾的。想当年老夫与魔族浴血奋战三天三夜,靠的就是吸食魔族的血肉才支撑到最后的。”

“别。你们兽人的味觉和我们还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差别的,我们……呃……”我正准备和穆拉丁继续理论的时候,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自己的胸口向外蔓延。由于来的太过突然,在一瞬间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与此同时,被确认已经死亡的奇美拉此时竟然又站了起来,“吼吼吼!”

奇美拉身体左侧那个狰狞的伤口还历历在目,甚至可以清楚的看清它体内已经停止蠕动的内脏,一般生物在受了这样的伤后,不可能还能继续战斗。可是就目前来看,这只奇美拉已经超过了生物这个概念。

漆黑的蛇尾如同魅影般沿着地面向我袭来。蛇头张开它的大嘴,露出了两颗危险的毒牙。

“克莱尔,快躲开!”攻击袭来,我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以为我还没回过神来的穆拉丁焦急的提醒道。

“可是我……”不是我不想动,而是我现在根本动不了。身体中仿佛有无数只蛆虫正在啃食我的身体,自己的胸口也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一般,全身使不上一点力气。

噗——

肉体被刺穿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是我自己的身体。

我木讷地看着两颗尖锐的毒牙轻而易举的穿透了我的身体,漆黑的蛇头将我叼在它的口中举到了半空中。

肉体遭到刺穿,我却并没有什么实感。因为和体内被啃食的痛苦比起来,穿刺带来的疼痛实在不值得一提。

“克莱尔,克莱尔!快回答我!克莱尔,克莱尔……”穆拉丁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我的名字,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基本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我试着从脑海中回应穆拉丁,却发现我的声音已经传达不到他的地方了。

眼前,一张血盆大口缓缓张开,咸湿腥臭的味道通过空气传入了我的鼻腔中,如同刀刃般锐利的尖牙无需过多的嚼动就能轻易将我撕成碎片。

我这是,又要‘死’了么……距离上次的死还没过多久,我即将再度面对死神的考验。两次的时间离得如此之近,令我有一种回到了一个多月前那会儿的错觉。

奇美拉的巨口已经近在咫尺。这一次,应该不会像上次那样幸运了吧……回忆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中快速的闪动……这是我活了这么多辈子里,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可是,现在的我,真的愿意就这样结束吗?

活下去……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从内心深处的传了上来。

活下去……这是一位少女的声音,她不属于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但我却对她感到非常的熟悉。

活下去……声音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是的……我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因此……不能在这里倒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