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 第15章 chapter 15_鱼危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09日

第十五章

出禁闭室的时候,两人又为一件事情闹矛盾了。

“你要装晕,中也。”

“不要!”

“你要相信我的能力啊。”

太宰治说着鬼都不信的话,颤巍巍地靠着拐杖,仿佛下一秒就能昏倒。

中原中也脸色扭曲地看着他们两个一伤一残,自己装晕?太宰能带他走得出去吗?

想到欺骗Boss的下场,中原中也捏着鼻子认了,“你扶我?”他准备找个姿势装晕,先混过这条路上的摄像头,“不许把我丢到地上,不然我立刻起来揍你。”

“没问题。”太宰治笑着答道,暗道中也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记仇。

哪怕口口声声说讨厌他,只要有共同利益,中也就会放下私人恩怨和他联手。

天真而理智。

“中也快点躺下,我要开门了,给摄像头留一点画面。”

“……”

在太宰治看好戏的目光下,中原中也在脏兮兮的地面躺平,被鞭子抽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在痛。

头一歪,他装晕。

太宰治吐槽道:“装得跟死了一样。”

“吵死了。”中原中也双目紧闭,低骂一声,把脸侧了侧,露出苍白的脸颊。

太宰治打开厚重的铁门,金属在地面发出呲呲的刺耳声,他对上外面闪烁红光的摄像头,眼神又变回了不把整个世界放在心里的冷漠。虽然他经常糊弄森先生,但是他对自己的教导者没有一丁点放松警惕。

那是一只老狐狸啊。

在首领办公室里的森鸥外双手交叉,叠于下巴处,他盯着摄像头的画面。

“太宰君打算怎么对待中也君呢?”

“爱丽丝知道吗?”森鸥外一个人独自说话有点无聊,问向自己的人形异能力——爱丽丝。

爱丽丝捏着红色粉笔,稚气地说道:“太宰怎么做,也逃不出你的掌控。”

森鸥外幽怨道:“我有这么可怕吗?”

“林太郎的幽怨真恶心。”爱丽丝被他烦到了,“要杀就杀,不想杀就丢远一点,真不知道你为此烦恼什么。”她扬起白嫩的脖颈,金色长卷发像洋娃娃般精致可爱,“有这个闲工夫,你怎么不给我想一想衣服的问题!你居然送给我那么垃圾的洋装,腰线都开叉了,爱丽丝要生气了!”

提及之前的事情,森鸥外的表情就慌了,“那不关我的事!是太宰掉包的!”

爱丽丝瞪着他,“是你太粗心。”

森鸥外掩面,余光若有若无地扫过摄像头,在那边,他最得力的两个部下都一副惨兮兮的模样。

还是不行啊——

太宰君的心不在港口黑手党这边。

下一刻,他被光速打脸了。

森鸥外猛然放下手,惊讶地看见监控视频里的太宰治弯下腰,把地上的中原中也抱起来。在没了拐杖后,他的姿势很怪异,似乎身上到处都在痛,这让森鸥外记起了太宰治的受伤报告,对方身上有多处挫伤和骨折。

这些都是中原中也下狠手的结果。

可是被揍过的太宰治,在中原中也昏迷后却愿意抱起搭档!

爱丽丝突然也凑了过来,两只小胳膊搭在森鸥外的椅背上,“太宰喜欢中也吗?”

森鸥外同样感到疑惑,“我也不太确定。”

双黑之间的感情问题一直是港口黑手党的悬念,坏起来,两人互怼,当着敌人的面把自己人殴打成重伤也不是一两次了,好起来,两人又是能够托付后背的搭档,战斗格外默契。

“总感觉中也很可怜呢。”爱丽丝弯起眼角,“被太宰看上,后半辈子跟毁了一样。”

老司机•森鸥外笑得意味深长,“没准乐在其中。”

感情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

在太宰治抱着中原中也艰难地走入电梯后,森鸥外就关了监控视频,没有再去看他们的举动。

电梯上升中。

太宰治背靠在电梯一面上,双臂打横抱着浑身僵硬的中原中也,典型的公主抱。

中原中也怒不敢言,躺在太宰的怀里,他半点舒适都没有感觉到,只觉得面前的这个称不上男人的少年太过消瘦,肌肉仅仅单薄的覆盖了一层,让骨骼在肌肉下的触感很明显。

若说长谷川泰子能带给他阳光一样的温度,那么太宰治这个人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冬日。

万籁俱寂,什么生命在这片冬日里都会消亡。

冷到让人畏惧。

煎熬了一分钟,电梯来到了太宰治办公的楼层,中原中也的心又提了起来。

太宰治把中原中也放到地上,没打开电梯门,用手机联系自己卖力干活的部下:“芥川,把电梯走廊到办公室这段路的人都给我清空,我不想看见任何人。”

“是。”芥川龙之介应下这个命令。

在港口黑手党内部威望不低的芥川龙之介,气势汹汹的开始赶人,理由是办公期间不要在走廊上闲逛。

阻止流言的进一步扩大后,两人从电梯里溜出来,如同儿时搞破坏后一般,飞快地跑入了干部办公室。不管是太宰治还是中原中也都可以自己处理,没必要去医疗部那边遭受非议。

一脚踹上办公室的大门,门关上,中原中也拉开太宰治的抽屉,“药在哪里?”

“自己找,老地方。”太宰治坐到沙发上,他额前的绷带渗血,正努力给自己更换干净的绷带,“你下次能不能不要对我的脑袋下手,脑震荡弄得我根本没办法思考。”

“你活该。”

中原中也掏出消毒的医用酒精和药物,想了想,又翻找出一堆绷带。

果然,这家伙永远不缺绷带。

“叫芥川给我拿一套衣服过来。”中原中也使唤太宰的部下很顺手,太宰治看了一眼他完整的衬衫,低头去联系芥川。鞭子是一种很需要技术的武器,红叶大姐恰巧擅长技巧类型的打法,导致中也的衣服看上去没破多少,但身体肯定遍体鳞伤,没有十天半个月都消不掉身上的淤血和疼痛。

“等下递给我。”

送衣服来需要时间,中原中也抱着一堆药物就走入办公室的单间,那边是太宰治平时休息的地方。

“呲——”

他解开扣子,把红彤彤的衬衫从流血的伤口上撕下来。

惨不忍睹。

中原中也对这些外伤没太在意,知道红叶大姐很注意分寸,这些伤就是单纯的疼而已。

他拔开医用酒精的瓶塞,把液体抹在伤口上消毒,一边处理伤口,他一边疼得龇牙咧嘴,抽气声不断。这是他在太宰治面前绝对不会露出的一面,他绝不会对那人示弱。

门口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太宰治说道:“衣服来了,我进来啦。”

中原中也没防备到他会打开门,抓起空瓶子砸过去,气急败坏道:“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太宰治躲过瓶子,在门口露出一个脑袋,“哎呀,要我帮忙吗?”

说着这样毫无诚意的话,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的身体,一片白皙的皮肤彻底毁了,鞭痕交错,脊梁骨绷得笔直,是个人都可以看得出中原中也此时疼得有多厉害。

“技术真好。”他嘀咕着尾崎红叶的鞭打技术。

一般人可没办法给中也如此大的折磨,中也的耐痛性特别强。

“芥川来的时候碰到红叶大姐了。”太宰治用这个话题制止中也的怒视,“红叶大姐托他带了药。”

中原中也怔住,“大姐?”

太宰治把手上的东西举起来给他看,坏坏地说道:“里面有护肤祛疤、加快修复的药膏!”

中原中也一脸麻木。

他是男的,要那种女人的东西做什么!

太宰治说道:“中也一个人笨手笨脚,肯定没办法上药,我等下还要给红叶大姐交差。”

能够拒绝他人的中原中也,怎么都无法拒绝尾崎红叶的好意。他臭着脸看见太宰治走进来,对方坐在他的身后,能够看透人心的目光落在他的后背,就算是了解太宰治的中原中也都猜不到对方在想什么。

“太宰,你在发什么呆,要上药就快一点。”

“我在看从哪个地方下手。”

“——又不是让你杀人,你考虑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把药抹上来!”

“太粗鲁了,中也。”

太宰治的声线向来较低,他只对亲近的几个人表现过欢脱的情绪,外人看到的永远是他的冷漠。

沾上一点药膏,太宰治的食指触碰上那道横跨肩胛骨和腰部的伤痕。

中原中也已经做好疼痛的准备。

他强烈怀疑太宰会使劲往下戳,如过去无数次那样过分。当对方的指尖落在伤痕上的瞬间,他忽然只感觉到了无法形容的轻柔,犹如无害的花瓣轻轻触碰他的后背,抚慰累累的伤痕。膏药带来淡淡的清凉,与手指一起压下那些火辣辣的疼痛感,中原中也只要一想到涂药的人是太宰治,整个人都……有点恶心。

嘁!

中原中也敢发誓,自己一次都没有得到过太宰治的温柔对待!

只要太宰治愿意,无数女人会心甘情愿为他殉情,而为他流过泪的女人,可以从港口黑手党内部排到外面去。

“喂,你发什么神经——”

中原中也不敢对视那双鸢色的眸子,生怕看见太宰治吃错药。

太宰治很快就把药膏涂完了,为中原中也止住血。他笑眯眯地坐在对方的侧面,瞅着中原中也后腰的部位,两个腰窝不是一般的漂亮,黑色长裤遮住了腰线以下的地带,却遮不住一身细腻精悍的肌肉线条。

十八岁的人,吃尽无数苦头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这是他们一路闯荡后的结果。

“中也。”太宰治的心里填满奇怪的情绪,促使他随便扯了一句话,“你这个年龄有八块腹肌太奇怪了。”

中原中也立刻满脸写上大大嘲讽。

“是你缺乏锻炼。”

身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太宰的体术竟然只能在中下游。

丢人现眼!

太宰治想到自己衣服下薄薄的腹肌,痛心疾首地发现好像真的是这样。

“好了没有!”中原中也开始不耐烦,不愿意赤/裸着上半身与居心叵测的太宰治聊天。然后中原中也恨不得打自己嘴巴了,因为太宰把手放在他的裤腰带上,啪嗒一下,轻巧地解开了黑色皮带,手指伸向他的裤子拉链处,“当然没有,还有中也的腿部呀。”

“你恶不恶心啊!”

中原中也不炸就不叫中原中也!

太宰治噗嗤一声笑了,手如泥鳅般滑出中也的手掌,抚摸到那双细长的腿上。

“你没看出来吗?我是在调戏你啊。”

“……”

“中也,我们交往试试看吧。”

一时挑逗得太顺口,太宰治就把偶然冒出来的念头说开了。

说完后,太宰治的表情也怪怪的,手缩了回来,很想把刚才说的话吞回去。

他对女性可以随便说这种话,但是对男性——

这是有史以来头一次。

中原中也压抑着蓬勃的怒气,“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你可以随便玩弄的对象吗?太宰,你不要把你在外面的那一套施展到我身上,我没兴趣和一个男人玩什么暧昧!”

太宰治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自己这是被当做人渣拒绝了吗?

好像更惨的是对方根本就没当真!

没有感秋伤春的机会,太宰治就被中原中也丢出了休息室,在墙上贴成大饼,“你给我冷静一下脑袋!”

太宰治蔫耷耷的。

不,中也,他的脑袋已经要被揍坏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