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兰斯·波特 第149章 1月7日_烟猫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5日

哈利看着斯内普的咒语再次击中了兰斯,而后者甚至都没有直起身体。

他一直都坚定不移的认为斯内普爱着兰斯,可是在这一刻,哈利却对这一点产生了怀疑。

他怎么能忍心这样对待兰斯呢?他怎么忍心伤害他呢?

还不等哈利有足够的世界痛惜自己的哥哥,他的眼前一晃,便再次陷入兰斯的过去当中。

他站在那四面铁壁的房间内,他看着那束刺眼的灯光打在幼小的兰斯头上。

“兰斯·波特。”

他听到一个声音响起,却不知道来自何方,那声音似乎从四面而来。他转过头,看到兰斯的对面,有一张镜子,镜子上倒映着六岁男孩虚弱又惨白的脸,却没有哈利的影子。

“兰斯·波特。”那个苍老的男人说道,“以下问题,都请你如实回答。”

这真是疯了,哈利的心里燃起了愤慨,他不明白自己幼年的兄长为何要遭受这一切,尤其是说话的这个人——他的态度不像是面对一个孩子,更像是对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你是否由西弗勒斯·斯内普养大?”苍老的男声问道,“他是否是你的监护人?”

六岁的男孩低着头,他的手腕上缠着的厚重铁链,甚至让他抬不起手来。

“是。”六岁的兰斯轻声说道。

“在达西·沃特死亡的时候,你是否在现场?”

男孩沉默了,他的手指渐渐捏紧成拳,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哈利站在他的身边,他能够看见,原本缠在男孩手腕上的铁链也开始了震动。

“回答我的问题,达西·沃特死亡的时候,你是否在现场?”那声音冷漠又坚持地问道。

“……是。”男孩咬着牙齿,他颤抖地回答道。

“他因什么而死?”

整个屋子开始震动起来,男孩头上的灯开始摇晃,缠绕在他手腕上的铁链悬起,在半空中漂浮着。

男孩的面前,整面镜子都开始震颤。

“回答我的问题,兰斯!”那声音加重了语气,“他是因为什么而死?”

六岁的兰斯开始哽咽,他的嗓子发出破碎的尖叫声,他嘟囔了一句什么。

“我没有听清,你必须要再说一遍!”

兰斯猛地抬起头。

“烈火吞噬!”他带着哭腔大叫道。

轰————!

两人的对面,那整面镜子都猛地碎掉。

哈利看着那里,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邓布利多、斯内普、福吉……还有两个他看着面熟,但是不知道是谁的男人也站在那里。哈利震惊地看着他们,下一秒他的身体开始虚晃起来。

他以为会换到兰斯的另一个记忆当中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看着幼小的兰斯,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他身处的世界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还不等哈利疑惑,他的身体像是被风卷走,迅速地向后退去,他像是从梦中惊醒一样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的面前是斯内普办公室低垂的天花板。

哈利满头都是汗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已经对上了斯内普冷冷的眼眸。

“很好,兰斯,你现在学会初级大脑封闭术了。”斯内普抬高声音,“你将哈利与你之间的链接切断,也隐瞒住了所有的记忆,可是还不够。”

哈利猛地转过头,他看到斯内普的魔杖仍然指着兰斯,杖尖有银丝般的亮光连接着兰斯的额头,兰斯的身体僵直着,他的手紧紧地握着魔杖,脸色苍白。

一股怒气从心中升起,哈利愤怒地看向斯内普。

“已经够了!他已经学会大脑封闭术了!”哈利生气地说道,“他到底做到什么地步,才能够让你满意?!”

斯内普只是冷淡地扫了他一眼。

“不要以你平庸的资质以此来限制他,波特。”他冷冷地说,“屏蔽自己的记忆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能够面对入侵者捏造记忆。”

“你就不能一步一步来吗?”哈利大声道,“这只是他上的第一次大脑封闭课而已!”

斯内普皱起了眉毛。

“你想让他将这个痛苦的过程多经历几遍吗?”斯内普冷冷地说,“如果你有受虐倾向,我不在意,可是我要给他一个痛快。”

哈利的怒火堵着他的嗓子,他哑口无言,可是又十分地懊恼。

斯内普重新看向兰斯,他一动手腕,那链接着兰斯大脑的银色丝线又粗了几分。

“快点,兰斯,我要加大入侵力度了。”男人道,“不要被你的记忆所困,你才是它的主人,控制它,创造它!”

兰斯发出困兽般的嘶吼声,哈利不知道他在经历什么,只能坐在凳子上,紧紧地盯着他看。

“不要被你自己的记忆困住!”斯内普高声道,“控制住它!”

一开始,兰斯只是捏紧拳头,努力地对抗斯内普的入侵,一切似乎都在好的方面发展,可是过了几分钟之后,哈利眼睁睁地看着兰斯原本捏成拳头的手指缓缓地松开了。

在斯内普的攻势之下,兰斯的身体渐渐蜷缩在一起,他模糊不清的痛苦呜咽着。斯内普注视着他,注视着他的记忆,男人最终还是不忍心,他收起了魔杖。

银色的丝线消失不见,屋内又恢复了阴暗。

兰斯从凳子上滑落至地面,他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抓在自己的脑后,手肘抵着地面,浑身颤抖。哈利冲他扑了过去,他抱住兰斯的肩膀,却感觉他的身体明显的颤动着。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哥哥如此脆弱无助,他终于如己所愿戳破了一点兰斯神秘的过去,现在却无比的后悔,他宁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希望看到兰斯这个样子。

兰斯犹如刺猬一样紧紧地蜷缩着自己,哈利只能抱着他的肩膀。就在这时,斯内普走了过来,他跪在兰斯的身边。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男人说,哈利这才听出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第一次就能学会初级大脑封闭术,已经证明了你的天赋。剩下的我们下一次再学,好吗?”

兰斯蜷缩着,哈利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却看到他原本放在脑后的手指缓缓地捏成拳头,关节泛白。

“不。”他说。

兰斯抬起头,他的眼眸赤红,充满血丝,脸色却白的吓人。

“我要学会它,就在今天。”他说。

“可是你——”斯内普不忍心地皱起了眉毛。

兰斯闭上了眼睛,他轻轻地呼吸着,然后捡起了魔杖。

“只有痛苦才能让我清醒,令我前进。”他说,然后扶住凳子,哈利想要搀扶他,却被甩开了。兰斯站了起来,他轻轻呼吸着,然后看着仍然跪在地上的斯内普,“现在,我要你再做一遍。”

斯内普深深地吸了口气。

“你总是这样。”他无奈地说道。

哈利麻木地站了起来,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兰斯,想要阻止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在这时,兰斯也看向了哈利,他勾起了嘴角,脸上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

“哈利,你先回去吧。”他疲惫的笑着说,“今天你已经看得够多了。”

“可是——”哈利着急地说。

“哈利。”兰斯打断了他。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哈利知道他无法改变兰斯的想法,他只能无奈地离开了斯内普的办公室。

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屋内又闪起了银色的光芒。

//

哈利走在城堡的走廊之中,他的大脑一片混沌,机械地迈着步子。

他仍然回忆着刚刚自己看见的事情,兰斯在六岁的时候经历过什么?六岁的他说了一个词,‘烈火吞噬’……还有那个名为达西·沃特的人,似乎因此而死……他又想起来兰斯和邓布利多、斯内普都对这个咒语十分地敏感,可是为什么呢,那个死去的男人又和他们又什么关系呢?

达西·沃特……这个名字他似乎有一种隐隐的熟悉感。

就当他即将想起什么的时候,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

“你怎么在这里,兰斯呢?”

哈利抬起头,对上了德拉科灰色的眼眸。

除了五官成熟些、身高变化以外,马尔福与小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那样带着一丝清高和自大,金色的头发工整地梳向一边。

一想起刚刚看见的记忆,哈利就不想给他好脸色。哈利白了他一眼,然后用肩膀撞过德拉科的肩膀,继续向前走去。

“喂,我跟你说话呢!”德拉科也皱起了眉毛,他上前拽住哈利的胳膊。

哈利转过身,他本来想直接拽开德拉科的手,可是他的脑筋转了转,改变了主意。

“你知道兰斯的过去吗?”

“啊?”德拉科被哈利忽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愣,“你这是什么毛病?傻了吗?”

哈利叹了口气,他翻了个白眼。德拉科自己想了下,就明白了。

“你看见他的记忆了?”德拉科挑了挑眉毛。

“关于他的过去,你到底知道多少?”哈利没有回答,他皱起了眉毛,“兰斯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大概知道百分之八十,我只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具体的我没有问过。”德拉科说。他看着哈利一副等待自己讲故事的样子,珀金色发少年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去问他,我才不告诉你呢。”

哈利一下子就变得更生气了。他甩开了德拉科的手,继续冲着前面走去。

“所以,你到底在他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德拉科坚持不懈地问。

哈利猛地转过头,他的心情十分不好,有一部是他的确很生气,另一部分则来源于兰斯的感情,两人的情感在他的心里交杂着,使得他无比的焦躁。

“我劝你还是不要继续问下去了。”他怒气冲冲地说,“你为何不自己去问问兰斯,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阴影能让他记这么长的时间?!”

“你今天怎么回事。吃□□了吗?”德拉科也皱起了眉毛,“我又没有惹你,只是问问你他的情况而已啊。”

哈利闭上眼睛,他深深呼吸着,可是胸口的愤怒却无法熄灭。

“你这么想知道?好啊,那我告诉你,我在他的记忆里看到你和卢修斯说他是一个怪物,希望他去死!”哈利大声说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啊,都这样了还能在一起?!”

德拉科的脸瞬间毫无血色,他向后退了一步。

“你说什么?”他面色苍白地说,“他还记得这件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