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妖格担保 第五百一十三章目标恒宇经_公天下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19日

/

“成了……”

坐关地中,李阳长长的吐出一口炁。

那一口炁乃是由他的神力化生而成,衍化成了龙形炁,其中蕴含着阳五行与龙血之力。

龙形炁在虚空之中飞舞,化作一头炽黑的应龙,展开遮天的双翼,亮出了他周身数十亿之数的龙形符文、符号。

这些符文和符号通通都是由龙纹、神纹和道纹三种纹路构筑而成,组成了完整又完美的符文与符号,代表了阳五行与应龙的力量。

一枚符号便宛如一个活着的生灵,竟然在自己发生某种神异的律动,如同在呼吸一般吞吐着天地间的道之痕迹。

李阳看着自己吐出的那口炁,眉心天眼睁开仔细洞悉,最后点了点头,嘴角溢出一抹笑意。

龙皇经中对他最有用的部分已经被他所吸收、汲取,融入到了阳天经之中,成为了李阳的一部分。

因为他已经再度完善了阳天经,所以在日后他修炼其他秘境时,也会将血脉之力融入其中,成为塑造秘境的一部分。

而且随着李阳血脉的不断升华,血脉之力也会不断的洗涤他的秘境,让秘境的本质水涨船高。

呼!

须臾,李阳张开嘴将那口炁吸了回来,纳回到自己的轮海之中。

通过一口炁就能观察到自己神力的状态和各种细节,这样就能洞悉到自己的缺陷,这是李阳目前的能力,以前的他可做不到。

虽然只是一口炁,但是却包含着李阳的一切状态,就像是他的一部分,就像是一面镜子,可以映照出最真实的自己。

“修行,当时时坐照自观,方能勇猛精进,不会出现后顾之忧!”

李阳运转自己的两大秘境,感受着体内那涌现出的那股比以往要更上一层楼的力量,顿时有感而发这般说道。

他自踏上修行路以来,一直追求的就是根基,力求自己做到极限为止,从而塑造出完美的自己。

同时,他也有着佛陀一般的心境,会对自身时时勤拂拭,避免心灵蒙尘、甚至是难以自观见道。

尽管一路走到现在,李阳也发生了很多改变,有好的也有坏的,但是他问心无愧,一直都在映照自己的内心和意志,不让自己迷失在时间和力量的侵蚀下。

随后,李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收获。

“感觉再收集一些神物就可以再度摆下汲取造化的阵势,再来一次血脉的大蜕变的样子……”整理完毕后,李阳喃喃自语道。

真龙淬血术的修行需要外来资源的提供,无论是神血还是神物都可以,只要能够帮助李阳蜕化自身龙血的物质都行。

现如今,他已经有了三份圣灵准帝血、两份准帝三重天神血和一个活着的霸体。

还有最近收集的三十多株真龙药、数以万计的龙炁神物、整整一炉的真龙源炁,以及从万龙巢中抢取的海量神源。

当然,真龙不死神药的果实李阳暂时不会去动,因为那真是一个瑰宝,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救命。

拿来让自己蜕变龙血实在是有些浪费。

不过即便如此,他的收藏也已经足够充沛,尤其是在掏了万龙巢之后,他再度从穷鬼变成了财神,身家简直一跃而起。

即便李阳取走的只是自己需要的神物,那也是一笔难以估量的财富,是可以让此世间任何生灵失去理智的程度。

现在的李阳完全可以再度布下一方周天星辰大阵,凝出一口精源母池,然后再借精源母池和诸多神物让自己的应龙血和应龙体发生第二次的蜕变。

只是……

“修行,还是得谨慎一些,再多收集神物吧!第二次的大蜕变需要的神性物质一定远超第一次,我可不能让自己出现任何的差错!”

李阳取出万阳炉将其捏在手中,一边摩擦着炉壁一边喃喃道。

最后,李阳还是打消了急于求成的念头,因为他觉得一旦出现差错就太不好了,会让自己抱憾终身,所以绝对不能急于求成。

根基很重要,是一个生灵修行成果的基础,也是他道果的高度,是重中之重,绝对不能马虎。

即便是李阳,在修行路上也需要谨慎而行,不能做没有把握的事,否则一旦出现意外,就会抱憾终身,甚至会影响到自己的未来。

所以,李阳觉得自己目前虽然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神性物质,但是他依然觉得不够,决定要再谨慎一些,收集到足够多的蜕变物质再行动也不迟。

李阳的行事,总是力求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接下来,去一趟姜家和大夏皇朝吧……”

李阳从坐关地中走了出来,眉心天眼射出的目光锁定住了姜家和大夏皇朝所在,而后他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除了收集可以蜕变自身的物质外,李阳这次来北斗古星最主要的还是让自己的阳天经成完整,以至于可以让自己尽早达到无缺状态。

所以,他想要去一趟姜家和大夏皇朝,想办法将恒宇炉和四极篇和太皇经的化龙篇盗取。

像姜家和大夏皇朝这种帝裔最重视的就是自家的传承,所以想要通过换取的想法绝对是行不通的,即便他祭出多大的诚意都没用。

而且,那两家都有极道帝兵,自持无惧天下人,想来不会那么好说话,李阳若是露出太过的价值,没准还会遭到黑手也说不定。

大帝的后裔也不尽是好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想要什么不能通过妄想,得凭借手段才行。

不久后,李阳就来到了姜家所在的姜水前。

姜水并不汹涌,甚至很平缓,自姜家门前流淌而过,永远不会掀起任何波澜。

李阳看了一眼姜水,而后没有越过那里靠近姜家,因为他能够感受到有一股很强的气机存在于姜家内部,那是准帝强者的气机。

姜家的准帝强者,李阳曾经见过一人,是参加除灵计划时的队友,名为姜万城。

只不过,如今姜家内的那股气机却与姜万城不同,应该是姜家的另外一位准帝强者。

“不愧是帝裔,此代竟有两位准帝出世,而且坐镇姜家的这位有点厉害啊……”

李阳喃喃道。

他虽然没有见过府里的那位准帝,但是在感受到对方的气机后,竟从中察觉到了一丝威胁感。

以目前星空之中的诸多强者,能给他威胁感的人可不多。

而且,李阳能够从那股气机之中感受到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那是独属于年轻人的朝气。

实力远超姜万城那个在修行者中的中年人,并且又有着蓬勃的朝气,根本就不难猜到对方的身份,一定就是姜家这一代的年轻王者。

此代之世即便不如原时空中的黄金大世,也应该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大世,毕竟这是无始出世的那一世,不可能平庸。

并且李阳猜测这一个大世可能是两世连接的结果。

不久前的上一代已经是一个大世,所以才会有神钧老帝、螣蛇老帝、天鹏老帝等诸多苍老准帝。

因为他们本就是上一个大世的生灵,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只是并未诞生出大帝层次的强者。

而上一个大世已经过去,星空万道又没有被大帝证道,万道与万物应该沉寂、枯竭才对,就像秋天的落叶归根一样,为下一世的繁荣积蓄出足够的养分。

而因为无始的出世,大世可能被延续了,强行让本该沉寂的星空万道再度活跃起来,塑造出了一个修行的黄金期。

如此一来,就出现了老一辈的准帝能够与年轻准帝争锋的情况。

只是,老帝终究是老帝,他们在上一世就是失败者,又如何能够与这一世的万王争锋。

就像如今的情况一样,万王已经开始崛起,并且有人踏足准帝境界,甚至超越了很多的老帝。

例如苍天霸体,虽然被无始轻易打爆,但是不可否认他真的很强,估计能比肩准帝三重天极巅的强者。

苍天霸体才多大,实打实的年轻人,却已经在实力上超越了许多的老帝,达到了小极巅。

还有无始,以大圣极巅之身逆杀准帝三重天极巅的圣灵,如此恐怖的战绩世间谁人能够做到?

没有人!

李阳也不行,他自知在自己的大圣极巅之境的时候,没有无始现在的战力,因为就连现在的他都无法稳赢无始,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姜家出了一个能够给他带来威胁感的强者他也并不意外,因为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可能,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

随后,李阳就守在姜家附近的荒野里,准备来一个守株待兔。

现在的李阳还没有嚣张到直接去姜家抢经的实力,也没有那种傻了吧唧的脑子。

所以他决定蹲点,等一个姜家的仙台之境生灵离开姜家,然后趁机擒下,夺取对方心海中的经文。

虽然姜家里的那位准帝给李阳带来了一丝威胁感,但也只是一丝而已,李阳自信能够稳赢对方。

关键是人家姜家有极道帝兵恒宇炉,一个准帝若是持极道帝兵,那发挥出来的威力将会是无比恐怖的,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存在。

没过多久,姜家中就有一队人离开了姜家。

大帝后裔的世家子弟出行自然是排场十足,他们虽然最强的也仅仅只是圣人境,但是却坐着九龙拉的战车出行,周围有九九八十一根大旗耸立,旗面刻画着一个姜字,代表了他们是姜家的子弟。

“小伙子们有点高调啊……”

眼看着战车从自己的头顶飞过去,李阳直接跟了上去。

他站在了战车上,站在了姜家一行人中最后那人的身后,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没有立即动手。

因为现在距离姜家有点近,李阳准备等远一点再动手也不迟。

战车内,一共有五名姜家子弟,其中有一位圣人境的老者和四位仙三的子弟。

一行五人站在战车内,他们目视前方,眸光之中闪烁缕缕神光,如同有神异的光丝在其中缠绕。

“九叔,矿坊那里我们已经打过招呼了,就等您过去辨一辨新来的那一批矿料,据说这次的矿料中有从太初古矿周边挖出来的一尊龙头石,现在就等您掌一下眼,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好货!”

战车上,一位仙三的姜家子弟向着那位圣人境的老者说道。

这位老者虽然只有圣人境的修行,但他是源师,并且还是源师中都极为厉害的源地师,辨识矿料的手段极为高超。

而姜家在东荒的南域有几处矿坊,经营着大量的矿料,同时也为姜家自身提供各种从矿料中切出来的神物仙珍。

一般情况下,每一家矿坊都会有源师的存在。

每一次矿坊来了新料,他们都会先过眼一遍,将其中的宝贝挑出来由姜家自己消化。

然后那些剩下的矿料一般都会按照品级放在矿坊里出售。

被挑剩下的矿料一般很难切出什么好东西了,因为真正的好料已经被矿坊挑走。

不过总有例外,有些矿料很难被人看穿,即便是源师中的大家都会有难以把握的料子,无法辨别其中的好坏。

而一旦有那种料子出现,矿坊就会将家族中的高等源师请出来辨别一番,如果是好料那就不用说,直接切了将里面的神物仙珍送进家族里去。

而一旦判断出是坏料,那就不用说了,这种卖相特别好的料子很值钱的,放在矿坊里可以标出天价,至于能不能切出好东西,那就看买家的运气了。

“小十八放心吧,等老夫出手还有什么矿料是搞不定的?!你们到时候就看老夫的表演吧!”

老者傲然说道,他虽然只是一个圣人境的生灵,在这个大世里连强者都不算,但是他是一位源地师,他在家族里的价值可远比圣人境的生灵大。

老者话音落下,其他的几个人纷纷应声虫一样恭维着说道。

“是啊!这次可是有九叔亲自出马!”

“是啊是啊!九叔可是源地师,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矿料能逃避九叔的法眼?没有!”

“九叔都修出了源地眼,拥有能够斟破一切石料内外的能力,简直就是源师中的大家、宗师!”

“一切都看九叔的了,顺便我们几个小的就跟着九叔沾沾光,一起去其他势力的矿坊逛一逛啊!”

“啊嘞!我怎么没想到,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啊!”

战车里,圣人老者身后的五个人依次说道。

然而下一刻,老者神色却猛然一愣!

等等,五个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