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主播:季少哄妻忙 第三十四章 民谣酒吧_朱小萤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29日

季成轩带人去的是一条A市的老巷子,拾阶而上的青石板,古朴的街道,巷口昏昏黄黄的路灯。

“确定这儿有乐器店?”云静贻有些维生素A不足,夜盲很严重,她跟着季成轩摸摸索索地走在有些湿滑的地面上。

季成轩没说话,轻浅的呼吸环绕着她,心中升起一阵心安,云静贻笑了笑,好像自己出现在季成轩面前就是一直在麻烦人家,但是统共没见过几面,自己就这般信了人家。

转眼间俩人就走下了一段下沉的楼梯,云静贻眼前出现了淡淡的光亮,里面好像有什么在晃动着,就好像是高脚杯里的红酒,引人神往。

光亮裹挟着清爽的音乐声扑面而来。

云静贻站在由简单一个台子和几个凳子随意组成的酒吧门口。

“它就叫民谣酒吧,我们进去吧。”

季成轩一出声,云静贻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还在对方的手里,脸上红彤彤一片,赶紧挣脱了开来,大步迈进了酒吧。

季成轩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心,眉心紧皱,眼里有些许不满。

酒吧里人不少,但是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喝着酒,,或者是埋首聊天,长发的男歌手在台上抱着吉他随意地自弹自唱。

现场有还穿着商务装的精英人士,也有穿着裤衩汗褂的普通男女。

看似不搭的几者在一块儿很是和谐。

俩人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等到季成轩熟练地将她带到一处沙发坐下的时候,台上那个长发男人将手里的吉他交给了身边等着的人,然后洒脱地跳下了简陋的台子。

云静贻听见对方的歌声就很想认识对方,结果苦于对方一直在台上,所以就没有敢上前打扰。

不料,他径直往他们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云静贻可不认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果然,转头一看,季成轩已经站了起来,和男人来了个友好的碰臂。

“嘿!季总,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库林早就看到了季成轩身边长相明媚的女孩儿,季成轩可是从来没有带过人来这儿啊。

眼镜转了两转,一计上了心头。

“这位美女是谁?你女朋友?”库林上前抓住了云静贻的手。

“你好,我是云静贻,那个,我不是他女朋友……”

库林要听的可不是云静贻的答案,他斜着长长的丹凤眼,冲季成轩看了过去,眼里满是促狭。

“不是,是朋友。”季成轩扶额。“你怎么也跟肖旭一样八卦了?”

朋友?这可不尽然,库林自然没有错过云静贻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失落。

他大刺刺地坐在两人中间。

“这不是八卦,好吗?知道当年那事儿的人哪个不关心季总的终身大事?我这也是合理猜测。”

一石激起千层浪,云静贻觉得手脚冰凉,当年那件事?还和季成轩的终身大事有关?一时间脑袋里纷繁陈杂,嘴里有些苦涩。

“那既然你俩不是一对……”库林马上就转过了身,跟只狐狸般笑眯眯地看着巴掌大小脸上有着精致五官的女孩儿。“我可以追求你吗?小姐,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我们俩之间必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刚才还觉得这人的声音干净好听,结果没想到转眼就一副登徒浪子的模样,云静贻拧着眉将手抽了出来。

“别了,我可没看出来。”

季成轩也将他拉了起来,警告地看着他。“别随随便便招惹人,把自己桃花清理干净了再说。”

然后歉意地看着云静贻。“他有些不太正经。”

云静贻心里早就没了被他说只是朋友关系的难过,在心里腹诽了一句:搞的好像你是他爸爸似的。

库林也是满脸不在乎,依旧在两人中间插科打诨。

“这是库林,一家就要倒闭的小酒吧的老板。”

“什么就快倒闭了?还有我是个音乐家!老板只是我的副业!”

季成轩不理会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看来你明年不需要的入股了。”

库林双手向上做出了投降的姿势。

脸上却是不服气。

云静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给季成轩面子,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云静贻,也会一点音乐。”

说到音乐家时,她脸上的表情亮了很多,那一双秋水眸子亮晶晶的,在场两位男人看着都晃了神。

等库林回过神来想要嬉闹两句的时候,季成轩狠狠地剜了他一眼,神色不善,库林耸了耸肩。

没办法,常年被股东压榨的小老板一枚。

“你怎么有空上我这儿来了?不是看不上我这尊小庙么?”库林给他们一人调了一杯色彩斑斓的酒端了过来。

云静贻起身接过,笑着道谢,库林冲她露出个迷人的微笑。

“你们不是朋友吗?朋友间串门不很正常吗?”

“正常?你怎么不问问他是怎么把我这间极有潜力的酒吧挤兑得一事无成的。”

季成轩听了这话,眼睛里也有了些疲惫,他揉了揉眉心,给云静贻解释。“这家店地理位置不好,宣传又没做到位,根本没可能赚钱。”

云静贻了然地点了点头,嘴上这么说,背地里还不是给库林入了股?要是没有这个股份的支撑,这酒吧能不能存活下去还是很大的问题。

“确实,这地方太……”

库林眨巴着眼睛看着云静贻,就好像一个要糖吃的孩子,她笑了出来。“太好了。”

库林理所当然地点头赞同。

“也就你朋友不承认。”

这显然是在调侃季成轩之前否认两人只是朋友的说辞了。

云静贻这回也不想帮季成轩的忙,而是和库林一起看着季成轩,直要把对方身上用目光戳几个洞。

“我承认行了吧?你们俩……我真不该带小贻来你这儿。”

这两人简直是凑一块儿了,老是给他挖语言陷阱,让他防不胜防。

库林还要紧追其上,但云静贻看出了对方眼睛里的疲惫,拉住了他的手。

库林挑眉看过去。

云静贻冲他摇头,低声说:“玩笑开够了就行了啊,大音乐家。”

库林故意凑近了说:“好的,云音乐家。”

这一幕看在季成轩眼里十分扎眼,他眼底的温度降了好几度,他好几次想要站起来将两人拉开,但是思及此,又念没有什么立场,而且云静贻摆明了是把对方当成朋友的样子。

于是,季总冷飕飕地放着暗箭,看着库林的目光犹如实质,但是他好像感觉不到似的,两人越靠越近。

“你想知道季总的秘密吗?”

云静贻看了一眼季成轩摇了摇头,她没兴趣。

“好吧。”

库林颇觉无趣地倒在了一边,在云静贻招呼他去吃东西的时候都提不起兴致。

云静贻对库林感兴趣的那点就只有对方在台上的自得和声音里的澄净,其他方面无论是对方俊美的容颜还是颀长的身形,都不在她的欣赏范围之内。

在库林像只雄孔雀一样展示着自己的魅力的时候,她就跟看戏一样,仅仅是对美的一种欣赏罢了。

更何况,云静贻看了一眼季成轩,对方正在皱眉打着电话,浑身上下都透漏着干练帅气,她深吸了一口气,今天发生的种种已经足够她想明白为什么季大总裁会对自己这般好了。

或许那个她本身也是一个唱歌的女主播,而且肯定遭受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她留下的那把吉他应该一度成了季成轩又爱又恨的物件,丢在乐器店里不闻不问,等到有人上门来询问的时候,又急不可耐地赶到店内。

他一定很喜欢那个人吧?所以才会对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表现出超凡的善意。

云静贻抿了抿唇,心下有了主意。

等季成轩放下电话,云静贻便凑了过去。“你不是说带我去买吉他吗?专门来这儿就不走了?”

季成轩看着她,然后冲着跟条咸鱼似的的库林招手。

“过来。”

库林不情不愿地起身。

“还真是暴君,这一天天的。”

季成轩拉着云静贻坐下,冲他扬了扬头。“去把你的那把吉他拿过来。”

库林瞪大了眼。“我的吉他?你还盯上了我的吉他?”

云静贻也不认同。“不是去买吉他吗?你怎么直接要拿库林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要了。”

“我不是要你的,是要你家的那把。”季成轩直接对着库林说道,眼睛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光亮。

库林抖了抖。“早说嘛!你要是想要那把,我随时给你打包了送过去,还要你来我这儿干什么?费您尊脚。”

这话说的难免有些阴阳怪气,在库林走后,云静贻说了出来。

季成轩让她稍后再问,到时候会给她解释,看着对方神神秘秘的样子,云静贻扁了扁嘴,好吧。

“库林家里是做乐器制作的,所以这类东西多得很。”

想着季成轩轻描淡写的语气和库林这样子也实在不算个富家子弟的模样,于是云静贻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只是个普通的乐器制作家。

等库林拿出他的吉他的时候,面上也没有多大的惊讶。

库林的父亲是季成轩母亲的亲哥哥,家里世代书香,近代才做了乐器制作生意,但多数都是手工高级定做,所以一直处于圈层上浮圈的,平常只知道几个大牌子的人是根本不知道的。

但是对于懂乐器的人来说,库和的牌子简直就是金字,多少人趋之若鹜。

但库林从小便看不惯自家一脉清高的模样,于是荒废了制乐器的手艺,甚至心理上很是抵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