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录之命运篇_第二百三十七章 沉睡的斯洛斯(青云天隼)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29日

“有bug啊bug!”

“霸个?”

“就是你讲的有问题啊!”星喋血气呼呼地道。

“……”

“你想想,齐南天和帝蓓蓓说了江连地不认识姜念雄,也和姜念雄不是一个姓,为什么你开始又提到,帝蓓蓓说江连地和姜念雄‘明明是兄弟’?”

“……”

“哈哈,星天陨,说不出来了吧。”

迫于“被绝交”的压力,星喋血用上了星天陨的名字,但她丝毫没有这样嘲讽星天陨依旧有“被绝交”可能的自觉。

“……你错了。”

“嗯?”

“帝蓓蓓本来不知道,之后知道了。”

“哎?为什么?”

“何成兴在对着燕雨蝶推理江连地身份的时候,齐南天也在的。”

“咦!可是你没有说过!也没有说齐南天把这个告诉帝蓓蓓了!”

“我觉得,没有必要说。”星天陨顿了顿又道,“谁知道你这么笨。”

“呃……”

“别吵吵了,日食。”

“啊!日食!出现了出现了……有个屁用哟!看都看不见,我们在天地鼎炉里,根本看不到外面啊!”

“……”

“喂!喂!小雨点,我们不要管什么刀了,出去看日食吧!”星喋血怂恿道。

“……”

“不行啊。”外面传来星辰的声音,“喋血你和天陨继续聊吧,我看一看圣邪刀的修复。”

“呃……真扫兴。”

“和我聊天扫兴的话,我先睡了。”

“咦!不要睡啊!”

“……”

“真的睡了!”

……

……

“那个……斯洛斯先生?”

“怎么了?”

“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放开呢?”

“可以。”江连地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阻止这个红发小哥自虐时,抓住了他的手。

松开手之后,江连地又感觉到困意袭来。

感觉整个人都是瘫软的,如果没有人理会江连地,江连地现在也不打算理会任何人。

“……”

“那个……斯洛斯?,你为什么要抓着我的手呢?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江连地睡眼惺忪,眨了眨眼,笑了:“本来有话跟你说来着,但想想还是算了。”

“额……为什么算了呢?”

“麻烦啊,我要去睡觉了,再见。”江连地说完,转身就走,只想找个地方休息。

“唉?”红发年轻人愣了愣,居然追了上来。

“等一等!等一等!”

“有事?”

“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阻止我?”

啊——这个人好烦啊。

“哈?真是麻烦……因为那会儿我本来很恍惚的被你一句话吓醒了,然后就看到了你不珍惜自己。大好年华为什么不好好享受,非要虐待自己呢?”

江连地很不满的回应,人不就应该获得开开心心吗?就像现在这个红发青年一直缠着自己,自己就不想管他了——当然是怎么开心怎么来。

“虐……虐待自己?”对方显得有些懵。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但是也没有扇自己一巴掌的必要啊。”江连地不耐烦地道,“好了,你先在这里思考人生吧,我要去睡觉了。”

“扇自己一巴掌……哈哈!啊哈哈哈……”

对方被自己说教后居然笑了——这个人不会脑子有点问题吧?

“你以为我在扇自己巴掌?所以阻止我?”

“不然呢?”

“我是在拍蚊子,哈哈……”

“哦。”

管你是在干啥呢,我要去睡觉了。

“冰冷感知”带来的后遗症太令人难受了。

一边这么想着,江连地不再理会红发青年,独自向外走去。

可谁知道这青年又追了上来。

“刚才还真是谢谢你了,我险些犯下大错,交个朋友吧?”

“不要。”

红发青年笑容一僵,追上来的步子闪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为什么啊?”

“一听就很麻烦。”

“呃……我保证绝对不麻烦你可以了吧。”

“不行,别烦我了,我要去睡觉了,刚被你吓到了,现在睡意一下子就上来了。”江连地越来越觉得自己多管闲事是个错误,现在这个人烦的自己根本没法找地方睡觉。

打了个哈欠,江连地无视了青年继续走自己的路。

他没想到的是,身后的青年似乎被自己激怒了。

“你别敬酒……”

“斯洛斯,答应他。”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红发青年的话。

斯洛斯?

这不是自己在这个梦里的名字?

转过头,江连地看了过去。

说话的是一个和现在的自己差不多高的,年龄应该也不大,只是……似乎有些少白头?

这个人认识自己?

江连地这才想起来,刚刚在厕所里,那个叫自己“少董事长”、“斯洛斯少爷”的人有提过一句“不然恩维少董事又要骂我了。”,还提过要把自己点的餐退了。

恩?难道在梦里,自己本来是要在这里吃饭?

那这个难不成就是……

“哥?”江连地惊讶而疑惑的问。

“哥?”哪知身旁的红发青年比他还惊讶,“恩维是你哥哥?”

啊,果然是恩维。

那么这就是自己哥哥?

有个哥哥会这么样呢?

江连地忽然有了点兴致——不过这兴致马上又被困意压了下去。

“哟,拉斯你好。”恩维向旁边的红发青年打了个招呼,然后很生气的问江连地,“斯洛斯,饭吃过了没?”

记得饭被那个人退了吧?

“……”不知道该和这个梦里的哥哥说什么,算了,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江连地别过脑袋,有些不太好意思正视恩维。

“唉……我已经可以想象到你那两个保镖的表情了,是不是又点了一碗蔬菜汤?”

“……”

我怎么知道。

江连地腹诽,但还是没有说话。

红发青年——被称为拉斯的人眨巴着眼睛,看起来非常好奇。

“抱歉,我弟弟没有给你添麻烦吧。”恩维彬彬有礼的样子,不知为什么让江连地直接联想到了何成兴。

何大哥,何大哥,原来那就是一个哥哥的感觉吗?

“额……不如说帮了我的大忙。”拉斯显得有些尴尬。

那可不,我刚刚阻止了这个家伙的自虐!

快夸我!快夸我!

“是吗?”江连地万万没有想到,恩维没有夸奖他,反倒是用充满怀疑的眼神瞪了他一眼。

瞪……瞪我干什么!!

“难以想象像这样浑浑噩噩过日子的家伙会注意别人的事情。”

我!我去!你太看不起人了吧!

何大哥才不会像你这样哩!

何大哥都是在夸我好不好!

等一等……

这么想起来……

就算是何大哥,也经常对自己投来这种鄙夷且不信任的眼神……

自己一直没有在意,原来何大哥一直都是这么看自己的吗?

“啊哈哈……”拉斯对恩维的话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回答。

看到没!这家伙不说话就是不赞同你啊!

有你这么说自己弟弟的吗?

不过,恩维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话有没有得到赞同,而是率先开口:“我记得你叫拉斯对吧?我弟弟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就是我差点犯错的时候他阻止了我。”拉斯解释道。

“差点犯错的时候……”

恩维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对江连地——斯洛斯道,“斯洛斯,如果你饭吃过了的话,我们就……”

“怎么了?”拉斯好奇的问。

“不,你们刚刚是说要交朋友?”恩维反问。

“不算是吧,我想要和斯洛斯交个朋友,不过你弟弟似乎不怎么愿意呢……”拉斯看了看斯洛斯——江连地的脸色,江连地自然不会有什么表示——反正他现在什么都不打算管,管事的人这不是在吗。

“他似乎是嫌麻烦来着。”

“斯洛斯,答应他。”恩维斩钉截铁的道。

“哎?可是好麻烦啊?”江连地不情愿地道。

“你不答应的话,他死缠烂打的话会更麻烦的。”恩维笑着道。

咦?好像……没错?

的确自己没有答应导致拉斯紧追不舍……

“……好像说的没错,那好吧。”斯洛斯有气无力的道,“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过去睡一觉……”

哪知恩维根本没有理会江连地的一剑,而是微笑着拍了拍拉斯的肩膀:“拉斯兄,抱歉啦。我只是开个玩笑,都是为了让你们做朋友啦,不要生气。”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得了吧,我都看得出来你这小子在强忍。

换了我,这么生气早就不人了,直接揍恩维一顿。

不过恩维是自己梦里这个身份的哥哥,嗯……自己打何大哥的话,似乎有点不太合适。

“一起吃个饭如何?作为我们成为朋友的庆祝。”

“我们?”拉斯愣了愣。

“怎么?拉斯兄不把我当朋友?我们认识可比斯洛斯要早哟。”

“可……可是我还有家人和朋友在等我。”

“哦?那更好啊?一起吃怎么样?”

这两个人看上去好熟啊,这么快就勾肩搭背的。

正好,自己也不用说话了。

只是,要跟去吃饭吗?

“好麻烦啊……”江连地的脑袋不由得耷拉了下来。

……

跟着两个人又回到了吃饭的地方。

没一会儿,到了拉斯吃饭的桌前,又见到了两个人。

啊,见面肯定又要介绍,何大哥的做派我也不是没见过,麻烦死了,我先去别桌睡……

发现两人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江连地趴在一张桌子上就睡了起来。

……

“醒醒!快醒醒!”

可恶,谁在推我。

可谁知道这人推了两下,又没动静了。

哼,算你识相……

……

睡着睡着,江连地已经打起了呼噜。

“哈——呼——哈——呼——”

好不自在。

一直睡到附近的喧嚣声渐渐消散。

一直睡到感觉到周围有些发凉。

江连地也没有醒来。

当然不会醒来。

上一次“冰冷感知”,因为开启时间不长,恢复后仅仅会导致头晕呕吐。

这一次,却是感觉精神疲惫的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身体被人抬走,江连地依旧没有醒来。

嘛,反正没有人喊他的话,江连地怎么都不会醒来的。

……

“斯洛斯。”

我靠,是谁,敢吵醒老子。

咱不理他,不理他。

“……”

“不要装了!斯洛斯!”

啊,被他看出来自己已经被吵醒了。

这声音,是恩维吧。

难道世上的哥哥,都和何大哥一样慧眼如炬吗?

“……什么事……”

江连地有气无力的回应,却没打算睁眼。

“我们是兄弟吧!?”

“……”

唉唉唉?

怎么突然这么认真的语气?

这是怎么了?

“就这样整天只是吃喝玩乐,就是你的愿望!?”

“……”

为什么突然骂我啊?

我头晕啊,还不让我睡?

等一等……

这两句话……

为什么这么耳熟?

……

总感觉自己不久前就听过。

……

对了!

是那个时候!

自己见到那一片星空的时候!自己见到识海的时候!

自己走过那座桥的时候!

一模一样的声音,一模一样的话语!

那个声称是自己兄弟的人!

没错,就是恩维说的,这个声音绝不会有错!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在几天之前,还在景大叔那里训练的时候,就听过了这些话?

也许……也许只是巧合。

快想一想,当时自己听到的下一句是什么?看会不会对上!

对了!是“哈……如果你……”

“哈……如果你那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只是啊……”

对上了。

一字不差的对上了。

恩维说出这些话,甚至比自己想起来还要快!

这里,真的是一个梦吗?

(当当当当!都是些熟悉的对话吧?只不过,换一个人的视角,也许会有不同哟?

比如说,江连地向拉斯说的,是被“一句话”吓醒,而斯洛斯对齐南天说的,是被“一拳”吓醒(详见第一百三十五章)。这其中微妙的差别,当然不是没有理由的:

原因就在江连地出厕所的时间会比斯洛斯晚上一点点,对于斯洛斯来说,肯定是不会有在厕所和保镖的乌龙对话了,但江连地却一定会在那里多浪费一点时间。

而且,江连地的心理,一定是和斯洛斯有些不同的,大家还记得恩维这段自言自语,青云天隼有专门写过斯洛斯的心理吧?(详见第一百八十六章)

当初青云天隼有提过,因为齐南天与拉斯的不同,姜念雄与恩维的不同,幻境中罪恶之子的顺序有了些变化。哪怕再相似,说着完全一样的话,做着完全一样的事。

心理、结果,都会有不同。

而江连地现在面对的,是货真价实的拉斯、恩维。

变了的是斯洛斯。

大家可以猜一猜,江连地会看到什么样的结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