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奋斗记 第35章 宝玉问价妯娌怀孕_我想吃肉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30日

贾宝玉当然知道什么叫同性恋!要说从那个网络信息四处飞直把河蟹逼得举大钳的世界里穿过来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叫“断背山”,其可能性不大于百分之一。毕竟,当年人家奥斯卡了。在贾宝玉还是石磊的时候,也与哥们儿互相开过这样的玩笑,当然,那只是玩笑而已。

贾宝玉敢拿脖子上挂的那块石头发誓,他绝对没有瞧不起同性恋的意思。贾宝玉同学在贾母身边,近乎无菌室一样的环境里生活了六年,突然接受到这样“开放”的住信息,他一时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但是贾蓉和贾蔷……贾宝玉的脑子里无数次地回放着贾蓉压在贾蔷身上贾蓉压在贾蔷身上……他们俩似乎是没出五服的兄弟?

贾宝玉头重脚轻往前头走去,一路浑浑噩噩,行经王熙凤院后穿堂的时候正遇上了寻王熙凤未果的贾蓉和贾蔷。两人一见是贾宝玉,都在道边儿垂手立着,贾蓉笑着打了个招呼:“宝叔可好?”

贾宝玉一个激凌:“呃?啊!好,你好。”贾蓉见贾宝玉脸色不大好,不由又添了一句:“宝叔这是有事?”

贾宝玉勉强道:“我没事儿,”恐他再纠缠,又引开话题,“你这是往哪里去?”

贾蓉道:“我与蔷儿寻琏二婶子去请安的,不想琏二婶子往老太太那里去了,二婶子院儿里的小丫头子说二婶子去的时候脸色不大好,我们恐有什么事儿,且不敢去打扰,还是悄悄儿地从园子里溜回家便宜些。宝叔可知道——竟是有什么事儿不成?”

贾蓉只是顺口一问,不想贾宝玉还真的答了:“今儿听说姑妈家的表弟没了。”贾蓉贾贾蔷俱是一怔,悄悄互看了一眼,贾蓉对贾宝玉道:“既这么着,我与蔷儿便先回去告诉父亲了,明儿再来与老太太道恼。”

贾宝玉胡乱点点头,贾蓉贾贾蔷立着等贾宝玉走远了,才移步。刚抬起脚来,听着贾宝玉的童声远远地飘来:“替我问珍大哥哥好~”贾蓉险些一脚踩偏,晃了一晃,幸而贾蔷扶住了他,贾蓉忙站好应了一声:“是。”

再要走,贾宝玉的声音又飘了过来:“从老太太房里出来的时候遇到珍大嫂子来,你们再不回去,珍大嫂子可先到家了。”

贾蓉脸都憋绿了,心说宝叔你不吓我这一吓,我早到园子里了。当下又远远地道了谢,与贾蔷两个一并往东府而去。

————————————————————————————————

贾宝玉游魂一般飘到了贾珠外书房,贾珠见他情形不对直问道:“你这一天去哪里了?便是早上老太太有话吩咐,后晌你做什么去了?”

贾宝玉一顿:“听说姑妈家……”贾珠就截住了他的话:“姑妈家的事儿我已知道了,你为了这个就猫到了现在?都好到晚饭的时候了。”贾宝玉一抬头,果然日影将沉,连忙道:“我去老太太那里了。”贾珠道:“你站一站,你这一身泥猴儿一样,是怎么弄来的?”贾宝玉这一天上蹿下跳跑了不少地方,先是翻看了自己的箱子,又是跑到王熙凤那里,最后还在花园假山窝了一阵子,爪子上抓着沾灰的枯枝乱戳了一阵泥土溅得四处都是,下摆拖到泥地上也很脏了一大块儿。

贾宝玉道:“方才在花园子里走了一会子,谁想弄成这样。”

“你这样怎么能去见老太太?你那屋子与老太太离得近,回去换衣裳怕老太太就知道动静了,老太太心里正不自在,没的招她老人家费心。叫茗烟给你掸掸身上的灰,再打水来给你洗洗脸再去。”

茗烟听贾珠一说也往贾宝玉身上一看,慌忙寻拂尘去,锄药扫红伴鹤等也连忙寻盆要热水。茗烟捧着拂尘进来,满脸堆笑,看得贾宝玉一个哆嗦。怎么瞧这男孩子笑起来怎么别扭!你是男的啊,不笑会死啊?一笑我就想起贾蓉贾蔷那个倒霉孩子来了。茗烟看着贾宝玉哆嗦了一下,还轻声细语带着点儿哄的语气:“二爷,弄疼了么?我轻点儿……”

贾宝玉听他这语气直觉得腿都硬了。茗烟莫名其妙,还道伺候得不好,心里直打鼓,尤其旁边还着着宝二爷他哥珠大爷。宝二爷年纪小好说话,珠大爷可不好糊弄,然而茗烟自己都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做小厮的,跟了个不错的主子,捧着笑脸儿上去伺候,有什么不对的么?茗烟摒着呼吸,更加小心地伺候着贾宝玉。

等茗烟动手拂完灰尘,扫红端着盆进来,跪着把盆捧过头顶,锄药就上来张罗着给贾宝玉洗脸洗手。贾宝玉被四个小厮摸来转去,浑身僵硬,脸也木了。直到收拾得差不多了,贾宝玉这才与贾珠一道往贾母正房而去。

贾母正房里炕还是热的、熏笼也还燃着,帘子一挑,暖香宜人,贾宝玉看着一屋子的钗环裙袄方觉得心灵得到了抚慰,身子也渐渐暖和了过来。与贾珠两个见过了贾母,又看王夫人、邢夫人、李纨、王熙凤俱在,邢夫人与王夫人坐着,李、王二人侍立,迎春三姐妹一字排开坐在一另一侧。

贾母先打发了贾珠回去,这才吩咐了摆饭,桌上无人说话,一时饭毕,各各漱口,连茶也只抿了两口,迎春看看探春,探春呶呶嘴,两人一齐看向王夫人。王夫人微微点头,迎春便起来身向贾母告辞:“老太太,我们回房去了。”探春又接口道:“今日尚有功课。”王夫人也道:“我带她们几个回去,宝玉,你陪老太太说会子话。”贾母‘唔’了一声。几人方才离去。

贾宝玉觑着贾母的脸色像是比早间好了不少,也就放下了心。此时贾母先开口了:“今天一天乱糟糟的,也累着了你了,袭人方才来回说屋子已经收拾好了,你去歇下了罢。我也睡去,你明天再陪我说话。”贾宝玉告别贾母,往自己屋子里去了。

早有小丫头在门边候着的,看到他来,争忙打起帘子:“二爷回来了。”贾宝玉一进门,正看到袭人从桌边的凳子上起身相迎:“二爷可回来了,东西都收拾好了,二爷是现在安置还是再等会子?”贾宝玉看她穿着桃红夹袄银红撒花裙子烛光底下一站,显得十分温暖,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脑补一下如果在灯下等自己的是茗烟……贾宝玉打了个哆嗦。受了白天的惊吓,贾宝玉只觉得丫环分外可亲。

袭人初时见贾宝玉在看她,略有不自在,待贾宝玉看了一阵又扭头往榻上一歪,这才上前来细看,见贾宝玉的衣裳上细看仔能见着灰土,忙道:“二爷这是累了?洗漱再睡罢,这么躺着别着了凉。且这衣裳也沾了灰了,须得换下才成。”

贾宝玉听着小姑娘有清脆语调,唔了一声。由着袭人扶他坐起来,招呼小丫头端热水来,又动手给他解了外头大衣裳,给他洗了脸和手,又脱了鞋袜让他泡脚。贾宝玉一边烫脚解乏,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与袭人说话。袭人一面给贾宝玉洗脚一面道:“水还合适么?”又说:“今儿开的箱笼都放回原处了,大姑娘留下的几口箱子单搁到二爷房里那个黄花梨木的大柜子里了,其余的都重新锁了搁到后头屋子里了。”

贾宝玉半眯着眼睛,有点儿睏,顺口问了一句:“这屋里的人你都见过了么?”袭人手下一顿:“二爷忘了?二爷一直跟着老太太住的,二爷屋里的人,我都认得的,只是后半晌乱糟糟的没怎么说得上话。”这回轮到贾宝玉顿了,袭人明显是个空降来的,一来就压在屋里众人头上,看着又像是把原来的李嬷嬷给挤走了的,恐怕她一开始在这屋里要艰难呢。

贾宝玉皱了皱眉:“叫人都进来。”袭人一怔,贾宝玉已经趿着鞋起身了,不多时人差不多齐了,都是晚饭后还没睡的。贾宝玉道:“这是老太太打发来的袭人,你们都知道了,只管一处玩就是了。”别再搞什么‘办公室文化’欺负一下新上司,弄得不像样儿。底下应了,贾宝玉这才去睡。

袭人就在外间床上守夜。贾宝玉经这一事,又有些睡不着,便叫袭人来说话:“我单知道你姓花,你是哪家的?”袭人道:“我不是这府里的家生子,原是遇上了荒年又死了爹,家里过不下去了,才卖进这府里来的。”贾宝玉握了握拳头,仍是问道:“你家里现在怎么样了?”

袭人脸上有了笑影儿:“如今家里倒还过得下去了。”贾宝玉奇道:“他们过得好了,怎么不赎了你出去?”袭人的笑容一僵:“虽是过得好些了要赎我还差着些儿,断没有为着赎我又砸锅卖铁弄得家里再揭不开锅的道理。”贾宝玉道:“竟要这些钱?”袭人道:“因死契贵些,就签的死契,若非主子开恩,只好老死在这府里了。”说完又磕头道:“二爷,我虽粗笨些,也做得了针线拿得起扫帚,好歹别撵我出去。”

贾宝玉愕然,旋即明白,看袭人一个小女孩子又是磕头又要流泪,是误以为自己不满意了。忙摆手道:“不过是闲话几句,你往常在老太太跟前儿,咱们没说过话儿,总不能我连你是个什么景况都不知道。”袭人这才起来:“二爷想知道什么?”贾宝玉倒踌躇了起来,他如今从下午一场真人秀里回过神来又想起早上看到的自己的私房钱,想知道这些私房能买多少东西——不是能换多少泥人儿,而是能买多少田地房产。

袭人虽说卖进府来的时候年纪还小,却是吃过苦、知道事儿的,贾宝玉与她聊了小半个时辰,知道十两银子一亩的都是良田了,袭人当初的死契也不过是卖了二十两而已。贾宝玉盘算了一回自己手上的钱,够当个小地主了——前提是,他能安安稳稳地出了荣国府另立门户去。

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老太太还活着断没有分家的道理。况且离了荣国,也撕不掉血缘关系。贾宝玉头疼地让袭人下去了。

————————————————————————————————————————

然而没过几天贾宝玉似乎看到了分家另过的希望——珠大奶奶与琏二奶奶先后确诊有了身孕,荣国府阖府欢腾。贾母也展开了笑脸,外孙夭折一事的阴云渐渐消散了。至于其他人,贾政贾赦叹了回妹子不幸又去当君子的当君子当流氓的当流氓去了。反是王夫人想着小姑子膝下荒凉,对于姻亲之家来说终不是好事,然而也是鞭长莫及,现今在王夫人眼里贾敏绝没有李纨重要。其余小字辈如贾宝玉是根本没见过贾敏的,贾珠贾琏对这位姑母的印象也不深了,家下奴才更是急着趁一趁两位奶奶的热灶,好讨几文赏钱去。

当下贾母与王夫人忙着安排孕妇的起居,尤其是王熙凤,她这是头一胎,如果是男胎,生下来的就是荣国府最新一任的继承人,格外显得珍贵了。王子腾府上、李守中府上都得了信儿,两家主母亲都来探看,后又时常打发了婆子来送东西。这头还没忙完,邢夫人又面有羞色地回贾母——贾赦房里又有个丫头怀孕了!贾母添了曾孙很高兴,听说胡子花白的儿子又不尊重地搞大了小丫头的肚子,脸上就不大好看了,不过也没说什么,只对邢夫人道:“知道了,你好生照看着。”

贾珠因妻子有孕一事便暂把功课略放了两天,贾宝玉也有了时间在贾母跟前转悠。心里却很惊奇,贾珠又要有孩子了!贾宝玉很振奋,如今他也只有从贾珠身才能感受到一点充满了希望的未来。更让贾宝玉高兴的是另一件事——

贾母对王夫人说:“她们两个秋天便要生了,哥儿们的□□、丫头可都要预备着了,还有屋子。琏儿那里倒也罢了,珠儿院里他们两口子带着兰儿住也还使得,若再添人口,恐有些挤了呢。”

王夫人道:“媳妇想着把他们院子东边的小院儿打通了,便能安置些人。”

贾母笑叹:“这府里倒是越发显得挤了! ”

贾宝玉听得眼前一亮——荣国府的主子越来越多,不久就会不够住了!王熙凤要生孩子,李纨要生孩子,而此时三春离出嫁还早呢!这不是添一个孩子的事儿,连伺候这些孩子的人,添一个孩子就等于往院子里再添上十口人,荣国府再大,能添几个十口人?迟早得因为住不下而分家!

贾宝玉握紧了拳头,大哥哥、二哥哥,你们要努力啊!呃,大伯父,您也可以加油!至于老爷,您老儿女已经够多的了,就别再凑热闹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