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他对我千娇百媚 第四十三章 取证_猫卷耳

古代言情 2020年04月30日

凭什么!

凭什么孟嫣沐的孩子就能得到如此待遇,而自己的孩子两世都没能亲眼看过这个世界。

真的是可笑之极!

孟嫣然的眼神黑如点漆,两道不争气的泪水从脸颊划过,顺着下巴落入颈脖子。

她垂眸,伸出手狠狠的擦干了。

不争气!哭什么哭!

布料粗糙的质感摩擦得脸生疼,但却比不上心中疼痛的万分之一。

心里的恨意达到了顶峰,她恨不得此时冲出去毁了这幅让人刺眼的画面,但是她不能。

她需要证据,她还有要保护的人,她不能冲动。

孟嫣然深吸了一口气,身子气的有些颤抖。

为了不让发现,她是蹲着的,此时腿脚已经开始发麻了,如果动静太大可能会被发现。

她拿出了准备好的相机,对着别墅里面和外围拍了几张,又录了一小段视频。

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发现,严璟衡把孩子哄好之后就抱着他进了房间,孟嫣沐也跟着进去了。

孟嫣然揉了揉酸痛发麻的腿,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严璟衡在抱着哄孩子的期间,孟嫣沐已经把大部分的药水都喂给了他。

现在嘉铭需要进房间休息,医生也要给他做进一步的检查,上午嘉铭病情突然发作,房间里面也搬来了一些急救仪器。

严璟衡将小嘉铭轻轻的放在床上,小家伙死死的拉住他的手,被医生检查的时候也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生怕爸爸突然走了。

“嘉铭乖,爸爸在这,不会走的。”严璟衡轻声哄道。

小家伙拉着他,导致医生在检查的时候有些不太方便,但奈何无论他怎么劝,孩子就是不放手。

小家伙心里知道,每次一睡完觉,爸爸就消失不见了。

最后,还是在严璟衡和医生的配合下,嘉铭才全部检查完。

情况不容乐观,医生对两人摇了摇头。

医生示意出去说,但嘉铭拉着严璟衡不放手,他也不好出去。

于是,他就在房间里哄着小家伙睡觉,孟嫣沐跟着医生出去了。

小家伙黑溜溜的眼珠不停的转着,但更多的是落在了严璟衡身上。

没办法,爸爸太珍贵了,每次总是很难看见他。

奈何孩子太小还不会表达自己的意愿,此时也是病痛缠身,小脸苍白无力。

“爸爸……”

“我在呢,嘉铭乖乖睡觉好不好。”

严璟衡心疼的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

“不。”小嘉铭撅起嘴巴。

爸爸总是骗人,每次我一醒来爸爸就消失了,我不要睡觉,那样爸爸就不会消失了,就能一直陪着我。

“不要闹脾气,乖乖听话,睡醒了爸爸陪你玩。”

严璟衡以为他还在耍脾气,但现在小家伙急需休息,不能再继续任性下去了。

可能是孩子确实太困了,虽说闹着不想睡,可是过了不久,还是沉沉的睡去了。

严璟衡替小家伙盖好了被子,带上了房门。

门外,孟嫣沐坐在客厅默默的抽泣着,怕声音太大惊扰到孩子。

看到严璟衡出来,她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衡哥哥,嘉铭他……该怎么办啊……”

“我不会放弃他的,”严璟衡的语气中虽带着些许的疲惫,但却格外的让人安心,“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孩子,我会尽我的全力保护他。”

听到这句话,孟嫣沐眸光有些闪躲,但很快就遮掩过去了。

“嗯,我也不会放弃嘉铭的。”

严璟衡给她擦拭脸上的泪水,“别哭了,嘉铭的事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孟嫣沐扑进他的怀里,声音哽咽,“衡哥哥,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严璟衡下意识的抱住她,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些心疼怀里的人。

跟他打电话的时候,孟嫣沐声音中充满了无助和害怕,自己的孩子出事,作为母亲肯定是最心疼的那个人。

他轻声安抚道:“我会……在你身边的。”

他没有再说“我会帮助你”。

孟嫣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情也平复了许多,眼泪也止住了,只是眼眶还是红的,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两人还是担心暴露,不久后就离开了别墅。

孟嫣然拍完后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回家了。

她今天也没有心思继续工作,就算去了公司也是耽误时间。

孟母有些惊讶女儿怎么没有上班,孟嫣然扯了个慌跟母亲说自己不舒服,就回房了。

孟嫣然拿出相机,把它放在桌上,半晌都没有勇气去看里面拍的东西。

那比之前葛铭威发过来的照片感觉更强烈。

这是她自己亲眼看见的,心里的刺痛感无比的强烈。

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千疮百孔,什么样的打击都可以承受,但是她还是无法忽视现在内心的难受。

那是她曾经心心念念,向往已久的生活。

但孟嫣沐的闯入,夺走了她的一切!

孟嫣然闭上了眼睛,尝试着平复心中汹涌无比的恨意。

她需要冷静的思考。

良久,才镇定了些许。

孟嫣然打开相机,翻找里面的照片,当时拍了很多张,有些没拍好的模糊不清,孟嫣然整理了一下,把有用的照片和视频一并导出来放到了电脑上。

做完这些,她疲惫的仰躺在床上,随手关了电脑。

明天,就跟严璟衡把离婚协议要来,以后再也不要扯上关系了。孟嫣然想。

她的心很累很累了。

她提前给孟俊漾发了个消息,让他不用等自己,说自己不舒服就先回家了。

孟俊漾也没多想,关心了几句。

孟嫣然晚饭草草的吃了几口,就准备休息了。

刚打算躺下,房门就被推开了。

“嫣然,睡了吗?”孟母走了进来。

看到母亲来了,孟嫣然准备下床,被孟母拦住了,“别,妈就是想来看看你,快躺下,不是身子不舒服吗。”

孟母帮她把被子掖好,坐到了床边。

“妈,我没事。”

孟母:“在妈面前别逞强,是不是在公司受人欺负了?”

“没有,”孟嫣然笑道,“你女儿那有那么容易被人欺负啊,再说了,小漾不是在公司吗,谁敢欺负总裁的姐姐。”

这倒是说的大实话,要是看见孟嫣然受欺负,孟俊漾可不会善罢甘休。

孟母也了解儿子的脾性,不然也不会放心让孟嫣然去公司做一个小实习生。

但还是不太放心,“真没有?”

“没有。”孟嫣然拉住母亲的手,有些撒娇道。

孟母放心了许多,“没有就好,我看你回来的时候闷闷不乐,还以为谁在公司给你使绊子了。”

“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就提前回来了。”

“哪里不舒服了,看医生了吗?”孟母摸着她的头,打量着问道。

孟嫣然拉下母亲的手握在手心,“没事,就是下午的时候突然有些头晕,现在好多了,不用看医生。”

孟母有些责怪的看着她,“那怎么能不看医生呢,你这孩子。”

“不行,我得打电话给许医生,让他来看看。”

许医生是孟家的家庭医生,主要是给孟父看心脏病的。

孟嫣然赶紧阻止孟母,“妈,我真没事,现在这么晚, 许医生恐怕已经睡了,就不要麻烦人家了。”

怕母亲不信,孟嫣然又把她的手搭在额头,“您看,我又没发烧又没咳嗽的,现在也不头晕了,真没什么大事。估计就是这段时间突然进公司,有些压力,可能就犯晕。”

“没晕了就好,嫣然,你不要给自己那么多压力,你爸还能工作几年,别把自己累垮了。”孟母有些心疼。

孟嫣然眨了眨眼睛,“我知道,我可能就是没适应,要说压力,小漾的压力可比我大多了,他得管理一整个公司呢。”

“你们姐弟俩我都心疼。”

“还有我爸呢。”

孟母偏过头,哼了一声,“他自己疼自己去吧。”

孟母还在因为那天的事跟孟父生气呢。

虽然心里道理知道得明明白白,这不怪他,可是孟母的心里就是很不是舒服,特别是对女儿很事心疼,几天都没有给丈夫好脸色。

这几天孟父也没有去公司,一是打击确实有些大,心脏病险些复发,得在家休养一阵子;二也是为了哄哄孟母,她心里有些气,不发出来对身子不好。

所以,孟父这些天把妻子的埋怨全都揽在身上,等她的气撒完了,就又陪着笑脸去和她搭话。

孟母虽然表面上生气,但心里其实乐开了花。

孟父已经很久没这么哄过她了,老夫老妻的,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这么些天确实开心了不少。

孟母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孟嫣然和孟俊漾早就知道母亲心里的小九九了。

于是孟嫣然故作生气的说道:“是,爸确实太过分了,妈你不用心疼他。”

孟母没想到女儿会这么说,以为她是真的生孟父的气,忙说,“其实你爸也不是故意的,嫣然,你别怪他。”

孟嫣然噗嗤一笑,笑嘻嘻的说:“妈,其实你最心疼的就是爸吧,嘴上说着怪他,但心里爱得不得了。”

“没大没小的!”

孟母这时才意识到女儿是在逗自己,有些不大好意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