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妖新娘 第43章_墨青城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09日

原来也有落在你算计之外的事呢。

看着对面男人脸上稍纵即逝的那一丝意外,韩单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那弧度在脸上蔓延、扩大,最终在唇边化为一声嗤笑。

在空旷的餐厅里,显得愈加突兀。

“秦先生说笑了。”她转向秦颂,缓缓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我们公平交易各取所需,况且您签约利落出手大方,对我来说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大贵人,怎么会有恨。”略一停顿,弯起眉眼,“如果不是因为得留着一只肾用来活,我倒真想和您再做一次买卖。”

此刻,从巳的角度看去,出现在那个年轻女子脸上的微笑彷如是参与一场有趣的对话时的相谈正欢,没有一分一毫的勉强和做作。

而她的眼睛却是冷的,就像是染了薄霜的窗。

有什么东西被关在了里面,再看不清。

她就这样笑着,用轻描淡写的口吻提起那些需要耗尽勇气来遗忘的过往。像是忽然间松开了那只紧握到被弓弦割伤鲜血淋漓的手,飞箭离弦,伤痕累累。

秦颂蹙眉看向别处的目光。

沈律脸上从未出现过的,错愕凝固的表情。

在这个安静的空旷的场地里,一切都停了下来,只有那台仿古英式的座钟还在一秒一秒的走动,发出轻微的“哒哒”声。

仿佛一下又一下,敲击着谁的心。

经历过的,试图忘记的,不断掩藏的那些伤口,如今再度重现在眼前,却发现原来那些疼一分都不曾减轻过,只是时间将自己麻醉了,忘记了它们还存在着。

还能想起醒来时,眼前那一世界的白。

反复在身体里辗转的疼痛。

一点一点注入身体的透明液体。

因为孤单和害怕在黑夜里压抑着的小声哭泣。

沈律,你以我为饵接近秦颂,却不知道在那层薄如蝉翼的血缘关系之外,还有铭心刻骨的丑陋伤疤。

你亲手将我推向那个我一生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既然如此,就给你看吧。

我撕破疤痕掀开血肉,让你看那些曾在我生命里烙下印记的疼。

秦颂轻咳一声:“子淳听说你在这儿,想见见你。”

“我以为像您这样有责任心的父亲绝不会让我的名字出现在你儿子的世界里。”

“的确,我从没对他提起过。但他查到了你的资料。”

“这倒是很稀奇。秦总身边自然都是些靠得住的人,谁会这么不小心说漏嘴。”她挑眉讥讽,“莫非有人活腻了,拿着我的照片天天在秦少爷眼前晃悠不成?”

沉默片刻。

“我成为KL的股东,是在三年前的秋天。”秦颂声音低沉。

韩单唇角一勾:“秦总是想告诉我,为了把一个不求上进迟到早退的小职员留在KL,您花了大量的心力,还是想说因为怜悯,不得不在暗处对带着你基因的废物施以援手?”

“因为我心有亏欠,对你。”已过半百的男人看着坐在近处却仿佛远在天涯的姑娘,苦笑,“你说的没错,我是个自私卑鄙不择手段的人。我用韩其忠的债胁迫你在捐肾协议上签字的时候,我就永远的失掉了作为你父亲的资格。我不曾为任何事后悔过,包括放你母亲离开。但只有你,我心有歉疚。”他略一停顿,“子淳和我很不同,善良单纯。我一直没有告诉他真相,因为我希望至少在他眼里,我能成为一个好父亲。”

听见最后一句的时候,韩单维持了许久的笑容终于有了裂痕。

那种感觉好熟悉。

就像是站在走廊上远远的望着别的父母弯下腰张开怀抱,笑着将自己的孩子抱走。

就像是没有带伞的自己背着书包独自在大雨里行走,然后在有着包装精美的蛋糕和糖果的橱窗前驻足。

就像是半夜害怕不敢上厕所窝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却无人陪伴。

就像是抬头看着那个和蔼的叔叔却无论如何也喊不出“爸爸”两个字的僵持。

因为生命里缺失了那个叫做父亲的男人,所以一切都变得这样残缺了起来。

有过那么多关于你的幻想,甚至为你的离开虚构了那么多的苦衷。

而当你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刻,所有的欣喜还未言表,你却轻易地将它击碎。

你拥有了完整的家庭,你有了承袭你姓氏的孩子,你为了他再度出现在我面前,你需要一个健康合用的肾来延长他的生命。

因为你爱他。

时过境迁,你最终成为了一个好父亲。

然而不幸的是,我却成了你学会如何做一个好父亲之前的牺牲品。

“歉疚是么?”嘴唇仿佛僵硬了,吐出的字带着干涩的鼻音,而笑容却绽放如一朵开到荼蘼的花,“那就还给我吧,用你手上的股份。”

“韩单!”

同时响起的两个声音。

不可置信般猛然起身的沈律。

深深蹙眉的秦颂。

“够了。”年轻男子大步向她走来,一把抓过她的手腕,“我们走。”

然而她干脆利落的从他手中甩脱,用了很大的力气,甩在椅背上,发出重重的声音。

“不愿意么?”她的视线从他脸上掠过,看向秦颂。

“你应该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才……”秦颂的话被打断。

“我爱他。”韩单的表情平静的仿佛朝雾散去的湖面。

这一句,可以是表白。

可以是陈述。

可以是祷告。

也可以是谎言。

所有人都没有受骗,但却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翻滚,带着刺,划出一道道血痕。

沈律想要拉她离开的手,终于缓缓的垂在身侧。

秦颂仿佛轻叹一口气,说:“好。”

巳摊开手中的文件夹,端正的放在他面前。

看着那支笔在纸上划出黑色的印记,韩单转身向外走去。

不是不明白秦颂让她出现在这里的意义。

不是不明白他抽丝剥茧揭穿沈律的目的。

但是太累了。

那些真真假假悲伤痛苦都该止步于此。

再不重来。

外面,日光倾城。

温暖的海风拂过她冰凉的四肢和僵硬的脸颊。

韩单微眯着眼仰头,有海鸟从蓝到极致的天空飞过。

很美的地方。

却不想再留一秒。

“韩单。”

身后响起的声音,熟悉又陌生。

“合同已经签好了,沈先生应该有很多事要忙才对,怎么还有空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她看着拦在她面前的男人,问。

他静默的看着她,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有原因。”她直视他,“我和你不同,不是做每件事都会有所谓的原因。不管是卖肾替后父还债,还是现在给你圆谎成全你,都没有理由。我简单惯了,学不会那种复杂的思考方式。”她吐一口气,勉强笑道,“如果你追出来是为了说谢谢或者抱歉之类的话……”

“我不想对你说抱歉。”他忽然伸手,将她拉进怀里。一向冷静的男人竟也会有条理不清的时候。“我曾说过,想要抓着你不放。我也希望,今天所说的‘很相爱’不是一句谎话,而是一个预言。我无法预料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但如果你愿意信任我……”

“我不愿意。”她截断了他的话,在他臂弯中垂手而立,“这几天,生活美得像梦一样,尽管醒来的过程难受了一点,但还是要感谢你尽心尽力的演这样一幕戏。听你说那些情话的时候,脑袋在不断的警醒而心却依然觉得很幸福。”她垂眸,“但现在又会觉得后悔,如果不来这儿就好了,如果不遇见你就好了。那就不会在快乐之后觉得伤心和失望。很抱歉,我不能在被利用之后仍然毫不动摇的信任你,也不能不听不看不问的随着你的步子向前走。我就是一个这样普通的女人,想要的,只是普通的度过每一天,然后和一个普通人普通的相爱。”

沈律缓缓松开了手臂。

泪盈满眶却依旧是笑着,她的脸上有着他从未见过的决然。

而他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握紧,乱了呼吸。

“那么,我先走了。”她迅速转身离开。

看着那个单薄的背影一步步走远,仿佛即将走出他的世界。

站在原地的沈律突然向着她的方向快步追了过去,手搭上她肩的一刻,韩单却被人一把拽向另一边。

同时响起的还有久违了的不耐烦的男声。

“这么久不回来,你是想饿死爷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