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大人太难追 第214章住手!你给我放下_宁语芙

古代言情 2020年04月28日

“那你怎么回答的?”程曦猛地抬起头,被口罩挡住的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以审视的目光看着小张,

“我说我考虑一下,就出来了。”小张说道。

程曦满意的点了点头,满意的摘下了手上沾满血的手套,随手扔在一边,对小张说道:“不错,不愧是我的员工,非常忠心。狗的血已经暂时止住了,你给它做一下试敏,记住一定要等足十七分钟才能出结果。我去会会他。”

说完,程曦悠哉悠哉的迈着方步走到处置室门口,隔着玻璃侧身朝着里面看。

季如琛原本一脸严肃的坐在病床上想辙,门边上突然出现的脸瞬间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程曦勾了勾手指,示意季如琛过来。

季如琛眉头紧锁,虽然内心极其不情愿被人呼来叫去的,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只能委曲求全,乖乖听话了。

待季如琛走到门边,程曦得意洋洋,放大了嗓门,朝着里面喊道:“你落在我手里,就别想轻易的出去,贿赂也没有,钱不是万能的。”

季如琛不耐烦的转头看向一边,不愿意理程曦。

但是程曦却没有丝毫的收敛,继续饶有兴趣地嘲笑着季如琛。

季如琛忍无可忍,但是他一没有无意义的对骂,二没有使用暴力,而是很平静的走回病床边的仪器车边,拿起处置室里的仪器,目光冷冷的直视着程曦,同时手高高抬起,将东西重重的摔在地上。

仪器摔在地上的声音就如同程曦心碎的声音,季如琛摔得不是仪器,而是一张张红彤彤的人民币。

“住手!你给我放下!”程曦尖声呵斥道。

可是季如琛并没有收手的意思,一件接着一件,在报复程曦之前的嚣张气焰。

程曦气的直跳脚,但是隔着层房门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焦急的说道:“你听见没有,给我放下!”

季如琛嘴角勾起一抹奸笑,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左右摇了摇头,又摔了一件儿。

“行,你给我等着。”程曦气的咬牙切齿,手指指着季如琛不停的颤抖。“老虎不发威,你当我跳跳虎呢?”

说着,程曦转身朝着宠物区走去,左挑右选,牵出来三只哈士奇和一只黑背。

清创口的小张看见程曦自己一人牵了四条狗,连走路都晃晃悠悠的,打趣道:“哎呦喂,我说哥四个,又有雅兴出来遛人啊。”

程曦专注牵狗,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闭嘴,好好干活。”

这几只狗都是模范好狗,根本就温顺的不行,为了加强震慑效果,程曦还特意拿起刚才做手术的手套,将上面沾着的血渍蹭在几只狗嘴边的毛发上,伪装出一副咬人不眨眼的恶犬形象。

准备就绪,程曦脸上擎着嚣张得意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小霸王,边走,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一会儿你们不用客气,把平日里被主人压迫,吃不着小饼干的时候积攒的怨气都撒出来,演好了我给你们吃加餐。”

到了处置室门口,程曦刻意狠狠敲了敲门上的玻璃,给季如琛一个下马威。然后,正当季如琛还一脸茫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时候,她旋开处置室的门,一股脑将四只大型犬全部放了进去,然后迅速锁上处置室的门,站在玻璃后面,静观好戏。

季如琛虽然是身强力壮,战斗力一打五都不在话下的种子选手,但是唯一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害怕一切除了人以外喘气带毛的生物。

如果说,此时此刻迎面走来的是四个满脸血的壮汉,那季如琛不仅仅会在几秒钟之内想出怎么打倒他们的方法,还能捎带想一想,在之后的日子里怎么让他们安安心心在轮椅上忏悔。

但是面对四只大型犬,季如琛内心中只有慌乱。

三只哈士奇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威风的一天,仍然是傻乎乎的朝着季如琛懒懒散散的凑近。只有黑背一脸严肃,傲首挺胸的朝着季如琛逼近。

季如琛本就少有表情的那张扑克脸现在是更加的僵硬,如果凑近看,甚至还能看到他额头上渗出来的细细密密的汗珠。

虽然他硬撑着,不动也不说话,但是相信他内心的潜台词一定是:“大家有话好好说……别过来……我可以让你们加入安保大队的日常工作。”

程曦见几只狗已经完全将季如琛制服住了,于是拍拍手,满意的扭头回到手术台边上,认真看了看刚打印出来的报告和头部ct。

程曦咂舌,语气中透露着油绿二字道:“不幸中的万幸,没伤到脑子,手术也不算复杂,只是可怜了这只狗以后只能用一只眼睛了。”

“里面的怎么样了,程大夫?”小张问道。

程曦一边穿戴手术服装,一边说道:“瞬间就制服住了,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怕动物。你去给他们牵出来吧,别真吓着他。”

“得令。”

小张脱了白大褂,换了件方便干力气活的衣服,戴上一把狗粮,打开处置室的门,气势汹汹的走了进去。

“啧啧啧……”小张站在门口,将手中的狗粮撒在地上,同时嘴里不停发出声响,吸引狗的注意。也就是几秒钟的时候,几只狗就放弃了对季如琛的探索,转头过来乖乖吃狗粮了。

季如琛的脸色好了不少,此时此刻的他以身试法,重现了那么一句老话,总裁落到宠物医院被哈士奇欺。

“你们……那个大夫什么来历,怎么那么凶?”季如琛有些不好意思,一边说,眼神还一边躲闪,不敢认真的看小张。

小张撇着嘴,不住的摇头,道:“你说我们程大夫啊?她哪里是凶?她简直就是毫无人性。上次来了一只暴躁的藏獒,她愣是一个人给制服了。”

季如琛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保守估计,可能是对自己渺茫的人生前路产生了怀疑。

小张牵好了四只狗,临走之前,好心劝季如琛道:“我看你还是放弃硬闯的念头吧,虽然是七尺汉子顶天立地,但是你要是遇见程曦,还真得是委屈求生。”

说完,小张站在原地,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等待季如琛的反应。

许久,季如琛经过了复杂的心理斗争,终于开口说道:“行。”

小张旋开门锁,朝着外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季如琛出去。

季如琛走出处置室,无声无息的站在了程曦工作的手术台附近。程曦以为是小张回来了,问道:“他怎么样,别是吓死了吧。”

季如琛咳了两声,不情愿的说道:“还没有。”

这个声音程曦再熟悉不过了,警报瞬间在她的脑海中拉响,她攥紧了手中的手术刀,转身指着季如琛,厉声问道:“你怎么出来的?”

在一旁收拾狗的小张,挥挥手,意思是说他放出来的。

程曦这才半信半疑的收回手术刀,转身继续做手术。

季如琛面对红彤彤宛如过年一般喜庆的手术台,眼睛连睁都不敢睁,一直眯缝着眼睛看着地面,“我想明白了,我要对这只狗负责任。”

“哦?”程曦饶有兴趣的抬头看了一眼季如琛继续说道:“怎么个负责任法?”

“你说,怎么负责。”季如琛心里隐隐泛起一阵很不好的预感。

“正好小张忙,没有空,那你就帮我给狗一起做手术吧。”说着,程曦从旁边扯过白大褂和医用口罩手套扔给季如琛。

季如琛接过来,低头看了两眼,气势有些弱,说道:“我晕血。”

程曦丝毫没放在心上,大大咧咧的催促道:“那正好,我给你做做脱敏训练,快点儿,情况危急。”

没有办法,季如琛只好硬着头皮上阵。

“十二号。”程曦说道。

季如琛一愣,问道:“什么?”

“十二号刀。”程曦重复道。

“十二号?”季如琛看着手术盘中大大小小十几把刀和钳子,根本就分不出来谁是谁。

程曦叹了一口气,自己伸手从手术盘里拿了一把稍微小的刀,专心给躺在手术台上的狗做手术。

季如琛帮不上忙,也不敢看狗,只能盯着程曦看。

医用口罩又大又硬,将程曦本就小巧精致的脸庞遮得严严实实。原本初见时的披肩长发也干干净净的扎起来,扣在手术帽里。只有一双平直的粗眉和圆溜溜的眼睛露在外面。

应该是手术到了关键步骤,现场的气氛自然而然的凝重了起啦。小张在一旁探头探脑一脸严肃,程曦则是眉头紧蹙,满头大汗。

季如琛抿了一下下唇,左右环顾,扯了一小块纱布,叠成方块。然后走到程曦身边,悉心的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

程曦先是一愣,瞬间转头望向季如琛。两人距离不过十几厘米,目光不偏不倚的碰撞在一起。霎时间,程曦像是逃避似的,飞快的避开了季如琛的视线,将注意力转移到手术上。

“怎么样,乐观吗?”为了避免尴尬,季如琛突兀的问出了这句话。

“还好,就是……”程曦磕磕绊绊,话还没说完,突然一股血柱从狗身上喷涌而出,一点儿都没浪费,全都溅到了季如琛身上。

“嘶。”程曦惊得倒吸一口凉气,握着手术刀的手颤抖着僵在了原地。

季如琛冷俊的脸庞因为反胃而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喷溅上的血液如同漆黑宇宙中点点繁星,衬得他像末路枭雄,有着癫狂的病态美。

可是季如琛本人就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美感了,本就晕血的他现在面对面来了一次SPA,只觉得眼前阵阵泛黑,双腿也越来越软,像是站在了一朵云彩上。

最终,他支持不住,直直的栽在了地上。

“哎?”小张见人倒下,赶紧冲过来要救人,但却被程曦叫住。

“别管他,快来帮我,我碰着大动脉了。”

小张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赶紧冲到手术台边上,配合着程曦完成手术。

再醒来,季如琛只觉得全身僵硬,腰背痛的痛的要命。挣扎着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就躺在当时栽倒的地方。

季如琛扯下挂在耳朵上的口罩,眉头紧蹙,咧着嘴,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起来,不停的活动着僵硬的身子。

此时,手术台边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了,只有手术台上斑驳的血迹证明着这里刚刚还进行了一场手术。

“程曦?”季如琛大喊道,却没有人应答。

“程曦?你在哪儿呢?”季如琛再一次大喊,却只引出来了小张。

“别喊了,程大夫在后院躲着呢。”小张还有后半句话没有说完,可季如琛却等不及已经冲向了后院。

地方并不难找,后院只有一间四十多平米的小木屋。

季如琛夺门而入,发现程曦正一个人坐在成箱的药品上发呆。

一股怒火顿时顺着他的脊椎只冲脑子,他气势汹汹的走到程曦面前,低着头,居高临下的望着双手托着下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的程曦,质问道:“我倒在地上你为什么不知道扶我一下,就让我一直躺在硬地面上吗?”

程曦语气冰冷,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你自己要摔的,关我什么事儿?我就非要救你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撞一只狗你都要穷追不舍的要我负责任,难道我在你的宠物医院摔倒了你就可以全然的推脱责任吗?”季如琛字字铿锵有力,咄咄逼人,眼神凌厉,气势非凡。

不知道是那句话戳到了程曦的痛处,她突然猛地站起身来,眼神直勾勾的瞪着季如琛,情绪几近失控,吵嚷道:“你也知道是你撞的狗,要不是你,狗兴许就能一直开开心心的活到死。你怎么还有脸在这里质问我为什么不救你的事情呢?”

季如琛被程曦突如其来的发火搞的一头雾水,原本站在主动优势方的愤怒现在也都被程曦盖得所剩无几了。

季如琛不回话,狭小的房间里一片寂静,两人面面相觑,气氛一度十分凝重。

渐渐的,程曦气势弱了下来,她抿了一下嘴唇,头深深地了下去,每每向后耳挽碎发时,手总是不经意的划过眼角,似乎是在擦眼泪。

“对……对不起,是我情绪激动了,你多包涵。”程曦语气中透露着疲惫,几乎要呜咽起来。

季如琛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