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恩怨录 六百七十三章 好友_明月河图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3日

“好好好!”韩寒连忙摆手,“我答应下来了,现在说吧,你交给我的任务是什么!我现在只想快点完成你的任务,然后离开北寒之地,因为还有一位美女在等着我呢。”“我身为摩恩一族,最擅长的就是使用魔法,所以,让你这个完全不懂的魔发咒语的血族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简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很好!”尽管韩寒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但是现在自己既然拥有了魔力之后,选择成为魔法师也是不错的。“那么,你就将我变成最厉害的魔法师吧!”“你有这个志气就是好的。”摩恩族长的声音有些愉悦,“只要鼓起干劲,那么你就成为月之崖,甚至整个大陆最优秀的魔法师!”

“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很有干劲了!”韩寒一本正经,“那么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那个沉睡在地下的四阶魔兽吧!首先,魔兽应该有很多类型吧,他是哪一种类型!”“他是一条狗!”韩寒一愣,随即缓缓点头,“我明白你对四阶魔兽的怨恨,毕竟他毁了你的家院,屠杀了你的族人,甚至还弄死了你的好朋友巴德·克里米亚将军,不过现在是很认真的在问你,毕竟,不同类型的魔兽需要不同的对付方法。”

“我也在很认真的回答。”摩恩族长从棺材里发出严肃的声音,“我从来不开玩笑,四阶魔兽是一条狗,只不过这一条狗当然是有些不同的!”“当然,能够成为四阶魔兽的狗不会普通到哪里去,那么,它是一条什么样的狗呢?”

摩恩族长缓缓发出疑问,“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地狱犬!”“你所说的这个四阶魔兽就是地狱犬?”韩寒一愣,随即缓缓说道,“因为血族的《潜藏戒律》上面有记载,地狱犬是一种负责看守地狱之门的猛兽。当年,恶魔被天神和耶稣赶到了地狱之中,并且被关上了地狱之门。无数的恶魔都想要从地狱之门之中逃脱,所以,天神便巡洋了一只地狱犬看守在地狱之门,专门负责将那些逃脱出来的恶魔吃进肚子里回炉重造!”

地狱犬,是一种浑身冒着火焰的凶猛野兽,遵从天神的号令,守在地狱门前。只不过这只是一种传说,毕竟,那已经是好几万年前的故事了,现在的四大种族,根本没有见过什么地狱犬。毕竟,他们连稀少的恶魔都没有看到过了,也没有穿梭过什么所谓的地狱门,又怎么会见到只会守候在地狱之门旁的地狱犬?

韩寒想到这里,有些为难的皱眉,“如果真是传说中的地狱犬,那么,我们挑战的力度恐怕有些困难,凭借我一个人的力量,能干倒传说中的那种凶猛野兽吗?而且,我现在明白,这四阶魔兽为什么能够将你的族人甚至巴德·克里米亚一伙人都干倒了,因为它可是传说故事之中的地狱犬啊!”

“我话还没有说完。”棺材里,摩恩族长的声音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我刚才只是举个例子,打个比方!你知道地狱犬的模样吗?”“不知道。”韩寒对于这些古老的故事了解的并不深邃,“莫非它是三头六臂?脚踏风火轮,手持定海神针?”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摩恩族长一脸冷漠的插话说道,“沉睡在北寒之地地底之下的四阶魔兽并不是地狱犬,因为,地狱犬那是更加远古的存在,地狱犬只会出现在地狱之门附近,你知道地狱之门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韩寒摇头,随即一脸好奇的瞧着摩恩族长说道,“难道你知道?”“我不知道地狱之门在哪里。”摩恩族长冷哼一声,“但是绝对不是在北寒之地!所以你说,地狱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不是你先提起的!”韩寒不满的盯着这棺材,“我还以为你说沉睡在这北寒之地下面的四阶魔兽就是地狱犬呢!那么你提起地狱犬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我只是在跟你形容一下,这个出现在北寒之地地底之下的四阶魔兽,和传说中的地狱犬非常相似,但绝对不是什么地狱犬!”棺材里出现了摩恩族长讥讽的笑声,“如果真的有地狱犬出现,你怎么会还有机会站在这里!早已经被凶猛的地狱犬撕成碎片了!”

韩寒不得不承认传说中的地狱犬是一种非常凶猛无敌的存在,只不过,在摩恩族长这冰封结实的湖底,韩寒哪有什么机会见识到地狱犬的模样,“那么这陈述自爱北寒之地地底之下的四阶魔兽,与地狱犬有什么关系呢?它们拥有的魔法力相似,还是模样形状一样!”

摩恩族长沉声说道,“沉睡在北寒之地的这一头四阶魔兽,和传说中的地狱犬一样,长着三个脑袋!”“三个脑袋?”韩寒有些小惊讶,“那么它是不是还有两只手臂!”“愚蠢!地狱犬是没有手臂的,只有四肢!”摩恩族长冷哼一声,“魔兽的身体巨大,这不用说了,我记得,那魔兽有三丈多高,出现在北寒之地的时候,带来了一股强劲的暴风雪。”

“我记得你说那魔兽是为了北寒之地冰魔法的起源而来。”韩寒摸着下巴,“这么说,那个魔兽,也是喜欢冰魔法的家伙?或者,它只会使用冰魔法!”“没错!”摩恩族长在棺材里发出肯定的声音,“不然,这一只魔兽也不会千里迢迢来到北寒之地了!我料想,它就是在远处被这种冰魔法吸引来的!所以径直冲进了北寒之地,驱赶了我们摩恩一族,占据了地下的冰魔法的起源!”

“那么它也是浑身雪白的一条三头犬了?”韩寒想着之前自己在山林之中遇到的白狼和白蟒蛇甚至那只白乌鸦,“你说过,山林之中的这些野兽,被沉睡在地下的那个魔兽赋予了魔力,所以,那些野兽的模样就是缩小版的四阶魔兽吧!”“没错!”摩恩族长应了一声,“那个沉睡在北寒之地的魔兽,就是拥有一身雪白的皮毛,被寒冰包裹着,就像是一个行走的冰雕,那样的地狱犬,刀枪不入,巴德·克里米亚将军的士兵无论多么的英勇多么的顽强,却不能对那只魔兽造成任何的伤害!”

韩寒明白了五百年前当时局势的险峻,魔兽拥有压倒性的胜利,不管人类那一颗忠诚的心那么炙热行为多么英勇,在如此浩大的魔兽面前,都是不堪一击,脆如纸屑,“巴德·克里米亚将军的武器对那魔兽造不成伤害,那么你们摩恩一族也不能使用魔法对那魔兽造成伤害吗?”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摩恩族长的声音有些恼怒,“如果我们摩恩一族对那魔兽能够造成致死的伤害,我们摩恩一族就不会灭亡,这北寒之地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摩恩族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说,我们这些擅长使用冰魔法的摩恩一族,对上一个冰魔法的魔兽,有什么手段能够伤害到它呢?”

韩寒点头,确实如此,摩恩一族的冰魔法能对生活了几千年的魔兽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呢?不过是冰冻对冰冻,雪花对雪花而已!而且四阶魔兽的强悍魔力怎么是摩恩一族这些人能够撼动的呢?千古魔兽的魔力,要远远超过摩恩一族甚至人类、血族太多了!

“那么,你既然把它说得这么危险,那么难以处理,我有什么本事能够处理这个魔兽呢?我也只是擅长使用魔法而已!就如你所说,兵器戳不破魔兽的冰冻皮肤,魔法也没有什么效果吧!”

“不错,寻常的兵器对那魔兽确实不起作用。它外表到处被一层厚厚的冰块所保护着,不管是什么锋利的兵器甚至硝酸银的武器,都不能对魔兽造成任何伤害,连一道像样的伤口都创造不出来,唯一能够解决它的办法,就是魔力攻击了!”

冰冻的棺材之中,摩恩族长淡然的说道,“那时候的摩恩一族,只是脆弱孤独的和巴德·克里米亚的士兵一起和魔兽斗争,单调的冰魔法在魔兽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起色,但现在不一样了,这长年被冰雪覆盖的北寒之地上,出现了一位并不会使用冰魔法的家伙!”

“那就是你!”摩恩族长话锋一转,充满了无限的期望和期待,“你身为一个血族,拥有的血统里与生俱来的黑魔法!身为该隐的后代,你的黑魔法在血液之中流淌,虽然还不是很强大,但是已经足够了!只需要在不断的努力下,你的黑魔法之力就会像这湖泊一般广阔深邃!”

“像你这样的家伙,能够当摩恩族长不是没有原因的。”韩寒感叹摇头,“你真是能说会道,能够轻易忽悠人,不得不说,我都被你说的有些热血沸腾了呢!反正我现在已经走不出北寒之地了,那么只能识图和你做交易,见识一下能传说中的魔兽了,只不过话说在前面,我未必会成功!”

“只要你接下了我的请求,勇敢的跨出了一步,那么就是成功的开始!”棺材里摩恩族长的声音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好了,现在就让我开始对你的调教和特训吧!”说罢,冰面之中再一次出现一层又一层的台阶,这些台阶竟然是插入了湖底,吱吱湖底下面的地面之下。

韩寒没有别的选择,也毫无退路,只能一小步一小步慢慢走进了湖底地下的黑暗之中。咔!咔!咔!冰面重新合拢,恢复了如明镜一般的水面,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北寒之地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世界,山林幽静,鸟兽游走,没有太阳和月亮的北寒之地,就这么总是保持着明亮白洁的一面,让这些鸟兽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北寒之地外面的世界,却已经变更了十六个昼夜了。日月交替,昼夜更新,穿着黑色背心和短牛仔裤,一头金色卷发的爱丽丝·罗琳正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

爱丽丝·罗琳是韩寒的考官,也是李蔷薇的朋友,李蔷薇如今遇到了一些麻烦的事情正留在月之崖,这么长时间的事务繁琐之中,李蔷薇却让自己去照看一个连骑士勳章都没有的仆人,可见李蔷薇和这个仆人关系的不一般。

李蔷薇拜托自己加强这个名叫韩寒的仆人的训练,爱丽丝·罗琳立刻就答应了。身为曾经月之崖学院学生的爱丽丝·罗琳,拥有着不俗的表现和优秀的成绩。即使是几百年过去了,月之崖学院却依旧有爱丽丝·罗琳美艳的名称。爱丽丝·罗琳不但是一个大美人,而且还是一个很难放倒的对手!

爱丽丝·罗琳来作为韩寒的教官和老师,是再合适不过。她带着韩寒来到北寒之地已经有两周多了,北寒之地之前闹过的些许动静,爱丽丝·罗琳都能隐隐约约觉察到,之前,爱丽丝·罗琳跟韩寒说她会在他左右监视着他,这种话,是有一定的水分的!

爱丽丝·罗琳的能力很强,但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她的习俗就是将自己带领的学生丢到北寒之地,让他们面对那些冰雪猛兽,自生自灭,能够走出北寒之地的家伙,才有机会接受爱丽丝·罗琳的下一步指导。

而就在学生死亡或者走出北寒之地的这段时间里,爱丽丝·罗琳都会待在北寒之地境外的这个小木屋里,每天都陷入沉睡和看杂志的循环之中。现在是白天,身为血族的爱丽丝·罗琳并不喜欢在自己身上涂防晒液那么麻烦的事情,所以她留在这没有窗户没有缝隙的木屋之中,坐在这一片黑暗之中,闭着眼睛静静的休息。

爱丽丝·罗琳喜欢裸·睡,因为这样会让她感觉到放松,只不过今天的这个午觉,却被人打扰到了。“来了木屋,来了木屋!”外面传来一个家伙的吆喝声,还在闭着眼睛睡觉的爱丽丝·罗琳立刻站起身,随手一抓,便从昏暗之中拽起一件被单裹在了自己身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