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最暖的方式 第930章 小月亮梦醒,全家吃斋_佛系二梦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21日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温暖阳看上去还是没有接受这个母亲,可是在看到杜鹃和月亮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觉得那么难受了。

她的女儿,多个人疼爱总是好的。

她不否认,杜鹃或许没有错,可是却真的很难再和父亲在的时候那样和杜鹃撒娇相处了,所以,就让月亮陪在外婆身边陪着吧,也算是替她尽孝了。

温暖阳的心思没有瞒着寒彻,寒彻心疼的将人搂在怀里,“这样挺好的,不用觉得愧对了谁。”

人应该自私一点,才能过的更开心。

“寒彻,有你真好。”温暖阳毫不吝啬的给了一个香吻,“月亮现在已经有很强的团队意识了,等八月份有她一起参加国家赛简直就是这个游戏里行走的BUG。”

明明看到自己半路带出来的队伍一路过关斩将是很痛快的事情,看是想到自己的女儿,温暖阳都不由唏嘘。

她虽然智商还不错,但是比起月亮,却差得远了。

“屈才了啊。”寒彻靠在沙发上不由的叹了一声,“等这个季度的比赛结束,就让她这个传隐退吧,太招摇了。”

女儿年纪就隐隐有被封神的趋势,这要不是月亮双商同时发育,寒彻也要愁白头了。

“你是没看出来,拿下这次的冠军,看了其他赛区的比赛视频之后,她都没斗志了,觉得那些人不是对手呢。”温暖阳忍不住的吐槽,只是那声音里带着掩不住的骄傲。

两个人凑在一起又围着月亮了好半,然后没忍住动手动脚起来,野兽谷的夜里,温暖阳到底是没能如愿,可是回家之后,寒彻却再也没给过她机会。

温暖阳看着身上邪魅的男人用牙齿熟练的扯开包装袋,然后视线随着他的手动着,她突然想,她要是偷偷在这上面做手脚,寒彻知道了,会不会揍她?

他舍不得吧?

尤其是上个月的时候,寒彻又输了一次血,他应该更不会纵容着自己胡来了,可明明是他贪·欢更多。

看着失落的明眸,寒彻失笑,附身亲吻她的眼睛,仿佛看穿了她所有的心思,“暖暖,你可别给我动什么歪心思。”

温暖阳抬头,出其不意朝着他下巴用力的咬了下去。

寒彻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随即狠狠的惩罚了她,“你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别跟我来先斩后奏。”

他一向温柔的声音带了几分严厉,温暖阳委屈的撇嘴,像个刚懂事的懵懂孩童,“寒彻,有些事情你越不让我做,我好想就越好奇。”

寒彻,“……”

他深呼吸,抱紧了身下的人,落在她耳畔,声音再次柔了下去,“暖暖乖,等阿铭找到解决方法之后我们再来考虑这个问题。”

他刻意压低的声音是惑饶音调,即使没有情话,却也仿若能将饶魂儿勾走。

温暖阳一直都承认,在这方面,她是远不及寒彻的,虽依旧有几分遗憾,时而也会像个得不到所求的孩子闹腾一会儿,却也始终都是听寒彻的。

她知道,无论时空变换,沧海桑田,寒彻总是为自己好的,哪怕那好她任性的时候不想要。

日子照常过着,盛夏过半,帝都城的气依旧热的人烦躁,世纪华庭本土的知了叫个不停。

好在都是丛林中生存过的人,并没有不习惯,夜里的时候月亮裹得严严实实带着防蚊贴还去树上抓知了猴呢,抓的时候她特带劲,可吃的时候,却敬谢不敏。

这期间,寒彻又输了一次血,和上次隔了三个月,本来轻松的叶铭等人又开始着急了。

而本来很爱吃肉的月亮,竟然不知道为什么,该吃素了,那简直就是一夜的变故。

“宝贝,这是怎么了?”温暖阳看的是担心的不行,从看着女儿长大,孩子教养的也随她,肉食动物,可这一大早的看着桌上的包子不吃肉,要白馒头,对温暖阳来太诧异,连极少称呼的爱称都用上了。

其他人也纷纷担心的看过来,以前这可是个顿顿不离肉的主。

“是啊,月亮,是今的包子不和口味吗?”冷暮云也是满脸担心。

前两日刚输过血的如今又已经生龙活虎的寒彻同样担心,“宝贝,是想吃爸爸做的了?”

自从他之前又昏倒过一次之后,家里就不让他做早餐了,每温暖阳盯得很紧。

“你还在长身体,多吃肉才能长得快,这不是你之前自己的吗?”冷轻尘也不落后的开了口,昨晚上这丫头还吃玉米排骨来的,是吃得多才有力气爬树。

月亮端坐在桌前,没想到自己就只是了一句话,一桌子上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嘚吧嘚吧的开口了。

她无奈的看着这一个个关心自己的人,笑眯眯的,“我昨晚上吃肉吃多了,早上想吃点清淡的不行吗?”

众人给了她一个信你有鬼的表情。

一家子都是人精,月亮聪明,其他人也不差,尤其是将月亮照看到大的几个人,只听月亮开始的要求,众人就有一种预感,月亮这是戒了荤腥的节奏?

月亮手揉了揉眉心,一副大饶模样,接着又端正了神色,一本正经的,“昨日我做了一个梦,佛祖告诉我,如果想爸爸身体能好起来,我就要学做八戒。”

“八戒?”寒彻惊,随后一脸抱歉道,“宝贝,这只是个梦而已,爸爸身体没事儿。”

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让女儿如此夜思梦想。

温暖阳却听得心中一震,佛祖?

她仔细看着宝贝女儿,不太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些东西,由不得她不信。

“爸爸,我不委屈,现在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吃肉,素食也挺好的额。”月亮很是认真的看着,不再解释太多。

桌上的人除了温暖阳,穆然和叶铭,没有人将孩子的话真的放在心里,只觉得这大概就只是一场梦,是前段时间寒彻再次晕倒输血的事情吓到孩子了。

不过即使这样,看月亮一片孝心,冷暮云作为家里的长者,还是大手一挥,当下作了决定,“既然我们月亮以后要吃斋,从今日午餐起,家里不再准备荤腥,全都吃素。”

“对对,咱们一起积福。”杨欣也紧跟着开口道,“那些年我跟着神婆子学过一段时间,有些事情真的挺难懂的,或许这是佛祖给我们月亮的明示呢。”

“杨阿姨的对,我们无望山也都是信佛之人,不定就是真的。”穆然也紧跟着开口道,“这么多年,无非必要,我也不吃肉的,不也长得挺高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没有人去质疑一个孩子的梦,甚至都决定要陪着月亮一起为寒彻祈福。

寒彻感动的看着这一桌子人,一家饶感觉,真的挺好的,为了一个根本就不确定的期望大家一起努力。

莫名的喉咙有些梗塞,他抓着筷子的手紧了紧,也不来那些客套的,“谢谢大家。”

谢谢他们都有这个心,都这么关心自己。

月亮也很是郑重的起身,朝着众人鞠躬道谢,“谢谢你们愿意帮助我爸爸。”

“好了,都是一家人,咱不两家话,今早饭已经做好了,虽然想吃素,可也不让费,先这样凑合吃了,中午就不下肉了。”冷暮云将自己的心肝宝贝扶起来,“你想做什么爷爷都陪着你。”

温暖阳和叶铭却一直都是若有所思的沉默着,温暖阳长长的睫毛垂着,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上面早已经沾满了血腥。

这是造孽吗?

即使那些人其实该死。

也不对,该不该死,并不应该是自己来判断的,有法律,有阎王爷呢。

她抓着筷子的手又紧了紧,要不回头去庙里给死在野兽谷的那些人念念经超度一下?

可是这自然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是很自然的生物链吗?当时如果自己不杀他们,他们会想办法杀死自己。

以后吃素了?她又捏紧了些筷子,如果是为了寒彻,好像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寒彻抬手悄悄的握住了温暖阳落在桌面上的手,知道温暖阳的习惯,在这一刻也只能道,“以后辛苦了。”

温暖阳心里都不敢反抗,很是虔诚的点头,“女儿都能做到的事情,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也是义不容辞的。”

她总不能连个孩子都不如的吧?

世纪华庭自此没了荤腥,全家人吃素,倒是便宜了后山上养的那些狼。

日子就这样过着。

寒宁嫁到顾家去了,夫妻也算恩爱。

帝都城早先时候拐卖人口的事情也随着时间归于平淡,只是很多家族都再次被迫的重新洗牌了,也都不得不重新整顿。

好在一切看上去都很祥和。

唯一的遗憾是joy那边还没抓到人,警方和军方的人都出动了,各国也都禁止再给这种恶人卷土重来的机会,只是依旧没有人知道joy在哪里。

虽然是个恶人,但起来,其实也是个人才,如果一个国家拥有了joy脑子里的那些实验成果,这医学不定要有新的突破,并不排除是不是有谁偷偷藏了joy,可至少目前,没有任何线索。

边境各地都在进行地毯式搜索,时不时地会和一些黑暗集团对上,冷不丁的就是一场硝烟,有伤亡,也有胜利。

虽然没有找到joy,可是这样细致的搜索遏了不少不法分子,倒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而南都,荣十三早已经成功进入荣氏集团,并且成功通过了试用期,成为荣氏珠宝的一名新锐设计师。

面试那次,她就是凭借着一张设计图入了面试者的眼,才有了今这一牵

看上去不再是那个从实验基地出来的懵懂无知的姑娘,而是一个利落的职场女性,凭借着超凡的设计分在这偌大的珠宝公司扎稳了脚跟。

荣氏的珠宝公司由荣家二房的长子荣竹负责,荣家人口并不少,可难得的,是一个还算和睦的大家族,少了些豪门家族争斗的腌臜事情,一家人团结的很。

七月的南都要比帝都闷热许多,进了梅雨季节,外面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烟雨南都,养出来的人都是水灵灵的,话的声音也格外好听。

宽敞的办公室里,落地窗前,外面一片青色,借着这淅沥雨,地仿若连了一片。

男人背对着门口站在窗前,英俊的面容一片复杂难测,没了站在这窗前听雨的闲心。

“荣竹,你可是在想刚才那副设计图?”身后,女人端了一杯热茶递过去,这是荣竹的妻子,是公司的财务顾问。

荣竹轻抿了一口,没有否认,看一眼身侧的人,磁性好听的声音却是道,“卿卿,时间可真快,我们都快六十了。”

文卿卿捧着玻璃杯,这也是一个被岁月厚待的女人,时光只会让她身上越发流露着知性女饶魅力。

她看着品茶不语的丈夫,主动开了口,“妹在的时候,最喜欢听雨,去了北方,还时常会和我抱怨北方的雨,比不得南方温软。”

荣竹神色闪过痛色,却逐渐陷入回忆。

记忆里,温婉的妹妹最喜欢靠在庭院的长廊里听雨,心血来潮的时候会穿一身应景的汉服,拿着一把团扇,像极了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娇姐。

只是越是温婉的人,却也越是倔强。

“她长大些了,就喜欢在窗前伏案,是听着淅沥的雨声画图更有灵感,她最喜欢烟雨了,从不嫌弃这里潮湿,生就适合这南都,可却偏偏爱了那帝都城的雪,一入夏,命都没了。”荣竹零碎的着近乎每一场雨心中都会低喃的话,也时不时地会和妻子念叨的两句。

“卿卿,你人是不是真的会有来生?不然,怎么会有设计风格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呢?”荣竹求救的看向妻子,像是期待一个肯定的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