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的我如何坐拥女友_第一百四十四章 水里有毒!(贪慕)

古代言情 2020年07月03日

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二鸽在心里还是很感激他们的。

在记忆里,除了自己家人之外,几乎从来没有人这样用一个平和的眼光去对待他们家。

曾经他们家附近,有很多人居住,而且气氛也十分地热闹,但是在他们的家人相继死去之后,这个唯美的平衡就被打断了。

自那时候起,这中心小镇上独有的美景,就只有休斯一个人来欣赏了。

当哲维明一行人到达二鸽家里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哪里是一棵树,一口水井那么简单啊!

院子里种着许多青菜和草药,扑面而来一股浓郁的药草和青菜的香味。

而那颗所谓的树,高达将近十米,老树根从中间位置,向外面蔓延着,看着好像是深海中的霸主巨型章鱼一般。

他们几个走到树荫底下,坐了下来。

“你进去做一下菜吧,别误会,阿姨不是生病了吗,我怕我们进去惊扰到她!”

哲维真诚地说道。

当然,二鸽也理解他们,他的母亲身体确实不太好,不能见面太多人。

二鸽拎着菜进去了。

夕阳的余辉,从树荫的斑驳中投到了地上,零零星星地几颗,看起来有些俏皮。

“你们说,这地方这么好,空气都好的不得了,这可是多么难得的一块宝地,怎么在他们嘴里就变成凶地了呢?”

哲维明的现实世界中,自然环境每况愈下,地球上,这种绿化几近纯天然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看见这种地方,都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如果长时间在这种地方生活,居住的人,寿命都会延长不少。

“谁知道呢,不过传言倒是挺邪乎的,好几个人都……懂吧!”

珀兰琪小声隐晦地说道。

他们生怕二鸽听见。

休斯打了一个哆嗦。

“琪琪,你别说了,我虽然没什么偏见,不过我的腿他就是不听我使唤啊!”

周围的人,都哄笑了起来。

二鸽做菜的气味,很快就从屋子里面飘出来,顺着门缝,就钻进了他们的鼻孔中。

一股青菜的清香味道,不断地勾引着他们的味蕾。

“咕噜噜!”

“咕噜噜!”

一阵肚子叫声接连响起。

“二鸽,快一点,要饿死了!”

哲维明拉着长音喊道。

他刚喊完,门直接打开来,然后二鸽端着两个大盘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来了来了,刚出国的饭菜,大家来,趁热吃!”

二鸽手中的两盆青菜,虽然没有放太多的佐料,不过闻起来,倒是有一种很少见的清香。

“尝尝吧,这是我们家种的。”

“妈妈,吃饭了!”

二鸽朝着屋子里喊道。

哲维明他们都没有很快地拿起筷子,这些礼仪他们还是懂的,长辈还是要优先的。

二鸽的妈妈,感觉年轻不是很大,和二鸽一样瘦弱,但是看起来格外的憔悴,脸上有些暗淡,看起来十分虚弱。

“阿姨好!”

他们异口同声道。

“哎哎,你们……”二鸽的妈妈有些犹豫,眼神中露着警惕。“你们是二鸽的朋友吗?”

二鸽看见了之后,赶紧过去搀着他妈妈的胳膊,然后解释道:“妈妈,没关系的,他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他们是我的朋友,今天还在魔兽手下救了我的命呢!”

“救你的命?”

二鸽的妈妈听见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阵紧张的神色,双手反复地在二鸽的身上来回摸着。

“鸽儿啊,你没什么事吧,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妈没事儿,不用你去猎人团里去做任务,多危险啊!”

二鸽满脸的笑意,道:“妈,我没事儿,赶紧坐下来吃饭吧!吃晚饭,我还要带他们去凯特那边一趟!”

“好好!”二鸽妈妈坐下来之后,道谢道。“多谢你们了,在外面帮着二鸽,看你们不像是本地的吧!”

“嗯,阿姨,我们是联邦里面,来这边游学的!”

哲维明熟悉了这套话术,现在是信手拈来。

“嗯,真棒真棒,都是人才啊,要是我们家二鸽没有我们拖累着,现在或许也是男子汉了!”

二鸽的妈妈,眼中宠溺而又愧疚。

“阿姨,二鸽现在就是个男子汉了,之前碰见魔兽的时候,一点都不慌张呢!”

哲维明夹了一筷子青菜,塞进了鼓囊囊的嘴里,

“诶,二鸽,你这个菜里面是不是放什么东西了啊,有种特别的好香的味道!”

哲维明是对于食物的味道是十分敏感的。

这个世界的菜,哪会有现实世界中那么五花八门,他能自己搞出孜然作为调料,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别说其他的调味品。

不过二鸽的菜里,让他吃出了另一样不可能!

二鸽听到自己做的菜受到了夸奖,自然是很开心的。

他指了指院子里角落的一处地,说道:“那一块,就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种子,听说是十分地厉害,每次做菜的时候,我都会放一点,不过它就是长得比较慢而已!”

哲维明能不认识吗,那可是他最喜欢的香菜!

他认为香菜,是伟大的调味品!

休斯吃的狼吞虎咽,根本来不及说话,然后扒拉了几口饭之后,突然停住了动作。

然后他放下了筷子,用力地攥着脖子,嗓子眼中呜咽地发出声音。

显然是噎到了。

二鸽见状,赶紧用干净的碗,回手在井里打出来的水,盛了一碗,递给了休斯。

休斯接过来,大口地喝了好几口,脸色这才慢慢地恢复过来。

刚才他的脸色十分红,差一点就喘不上来气了。

休斯喝了好几口之后,然后顺手将杯子底剩下,带着一点脏东西的水,倒在了身后。

正好落在了哲维明的幻月光身上。

哲维明下意识地回过头,然后瞟了一眼幻月光身上,沾上水的地方。

他手中的筷子,应声落在了地上,然后看着幻月光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二鸽,你们家的井水,都是直接喝的吗?”

“是啊,井水是天然的,即使里面有一些灰尘,也是不碍事的!”

哲维明视线落在的地方,一处浅浅的黑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