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玛格丽特式恋人 第94章 221B号公寓_武陵渔人

古代言情 2020年04月27日

作者有话要说:

每周五都是晋江换榜单的日子,渔人今天发现自己上了分频的活力更新榜orz,下周五之前更2.1w字才算完成任务,鉴于本周日国考渔人要停更,这个鸭梨有点大嗳……  “不是食死徒却身陷囹圄,真正的食死徒则逍遥法外,魔法部真是腐败。”在阳光明媚的海南岛沙滩,埃德蒙看着《预言家时报》上的报道,摇头晃脑地感慨。

“有政治的地方就有腐败,埃德蒙。要知道,水太清,鱼反而活不了。”南希一边看着本厚厚的笔记,一边从桌上的水果筐里摸出几个车厘子,投喂挨着她玩沙子的泰迪熊弟弟。

埃德蒙把报纸递过来问:“要看不?”

南希摆摆手,说:“不了,我要看姐姐的咒语笔记。”

埃德蒙嘴角一抽。

他们三个当时在贝丽山谷的老宅里度假时,南希就住在姐姐当年住的屋子里。卡卡西在她的命令兼威胁下,不得不还原了屋子当初的摆设。也因此,她发现了好多姐姐和斯内普的合影,其中一张据卡卡西说,还是姐姐遇害的那一天照的。最令她震惊的是,那一天居然是姐姐和斯内普订婚的日子。

南希当时都呆掉了,原来斯内普和她姐姐的关系不只是谈谈情恋恋爱那么简单,居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之后,南希又发现了三本姐姐的咒语学习笔记。那上边记载了姐姐学过的所有咒语,练习的心得体会写得简洁明了,非常好用。照着上面的记录,南希尝试的咒语没有不成功的,这笔记简直就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她觉得自己就像得到混血王子课本的哈利一样,对这几本笔记着了魔。

“泰迪熊,咱们的姐姐真是个咒语高手,啧啧。”

埃德蒙嘴角一抽。

玩沙子的小泰迪含着果核哼唧几声,表示赞同,又含含糊糊说:“南希,你不是说我们将来是要上巫师学校的吗?那你为什么现在就整天抱着课本啃?”

南希摸了摸弟弟毛茸茸的脑袋,说:“我们两个,一个去上学就可以了。”

小泰迪一紧张,好不容易堆起的沙堡垮掉了,他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不,为什么不让我去上学?我虽然脑子笨,可我会认真学习的——”

南希立马崩溃了:“谁说不让你去的,我是说我不去。”

小泰迪大惑不解:“为什么不能一起去?”

“因为我们要留下一个人陪伴妈妈。一旦进入巫师学校,以后就和巫师的世界脱不了关系。可我们的妈妈不是巫师,待在巫师世界会成为二等公民。既然她去那个世界不好,我们俩就要有一个人留下陪着她才行,不然她得多伤心啊!”

小泰迪犹豫了半天,才满脸不舍地说:“那我也不去了。”

南希被他那副神态给逗乐了,抱着他啃了好几口。

埃德蒙笑嘻嘻说:“哟哟,乔治。我们的小泰迪真的不打算去霍格沃茨了?哎呀呀,是谁每个月巴巴地盼着小哈利的信,还每回都在信的末尾写一句‘真的很期待在英国再见’?看来我们的泰迪熊宝宝不能对朋友信守承诺了。”

小泰迪嘴巴一瘪,眼看着就要水漫金山:“我想见哈利,也想见詹姆斯,可怜的詹姆斯只剩下一只手了。”

老波特当时被Lord Voldemort的黑魔法卸掉了右胳膊,他的人和断臂一起送去圣芒戈之后,治疗师们虽然治愈了伤口,却接不回那条胳膊。所以尖头叉子现在和魔眼穆迪一样——装上了义肢。哈利记事以后,知道爸爸的伤是在保护他的战斗中被黑巫师打伤的,一直感动又内疚,他在给泰迪的信里倾诉了这些心情,于是泰迪更崇拜詹姆斯了——泰迪崇拜一切英勇无畏的人,更别说这人还是个“绝世好爸”(哈利的说法)。

南希笑眯眯拍着弟弟的小肩膀:“我们俩得有一个去学习魔法,不然泰迪熊爸爸会伤心。你别忘了,埃德蒙总说我们的爸爸是个出色的巫师。”

小泰迪纠结着,委委屈屈看看埃德蒙再看看南希,最后说:“那好,不过南希你放心,我不会离开妈妈和你的。”

“真乖——”南希斜了埃德蒙一眼,神秘兮兮地对弟弟说,“到时候让埃德蒙变成蝙蝠,你带他去上学。凤凰福克斯是埃德蒙的老朋友,有了埃德蒙,凤凰毛你想薅多少都行。”

小泰迪本来还嫌蝙蝠做宠物不拉风,一听能招来凤凰,立刻使劲儿点头。

日子就在泰迪熊宝宝对霍格沃茨的期盼中哗哗飞逝,HP子世代的娃娃们个个长势喜人。

1987年12月上旬,伦敦市贝克街221B号公寓的奈特利夫人迎来了一家新租客。租客一家的男主人是个中国古董商,姓苏,名字太拗口,奈特利夫人没记住;女主人蕾娜则是个混血美人。这对夫妇还有两个可爱的儿子,大些的男孩叫泰迪,养着一只宠物蝙蝠,小些的叫达达,整天抱着一只黑黢黢的肥猫。

等苏先生一家安顿下来,已经是圣诞节将至。奈特利夫人每天都能看到那个大些的男孩一遍一遍查看邮箱,似乎在等非常重要的信件。

“泰迪,邮差来了我会提醒你的,不用担心你会错过。”奈特利夫人好心地告诉那个跑得一头汗的男孩。

泰迪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想说什么,最后只是抿着嘴害羞地笑了笑,跑走了。无聊的奈特利夫人琢磨,也许这个孩子在等女朋友的信。

泰迪回到家里,打开冰箱取出一听冰可乐,突然觉得大腿上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挠。他低头一看,是条黑黢黢的大尾巴,他那个年纪只有四岁体重却不下于他的弟弟达达.苏正卡在冰箱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那听可乐。

“不行,”泰迪严肃地拨拉开肥猫的尾巴,对达达说,“苏叔叔说了,不能给你喝可乐。”所以家中冰箱里的可乐才放在最上层,就是让小胖墩够不着。

达达忿忿地瞪了泰迪一眼,抱着肥猫挪走了。

一只蝙蝠从天花板飞下来,像是个迅速膨胀的面团,最终变成人形,笑嘻嘻问:“哟哟,乔治。还是没信吧?我都告诉过你了,通知书在你生日那天才会到。”

泰迪打了个嗝,发出一声舒服的感叹,令旁边的达达愈发眼馋。那只肥猫从越来越紧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扭着大屁股走到壁炉边上,开始睡懒觉。

“我是在等哈利的信啦!离开海南岛到现在,都没收到过他的信。”

埃德蒙笑嘻嘻说:“哟哟,乔治。其实波特一家也住在伦敦,你这么想哈利,可以直接去找他嘛!”

泰迪又打了个嗝:“我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啊,到哪里找?哎,事实上,我还在等南希的信,她也好久没消息了。”

“哟哟,乔治。不用担心,尼可.勒梅那里很安全,她应该只是太贪玩了以致忘记给你写信。”

1988年1月3号,泰迪如愿以偿地在生日宴会上收到了霍格沃茨的来信。他回信的时候婉拒了学校指派引导人,第二天一早,就自己领着全家奔赴对角巷。苏先生和达达都是第一次来对角巷,对什么都非常好奇,尤其是达达,看到魔法零食之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蕾娜和苏先生没办法,只好带着达达去了甜品店。泰迪自己扛着蝙蝠去购买学校要求的物品,顺便还逛了下Mr S.H.魔药店。

“梅林,这不是小泰迪嘛!”店主拉斐尔眉毛一挑,从柜台后走出来。

小泰迪四处看了看,低声问:“那个‘Super Black Man’不在吧?”

拉斐尔哈哈大笑:“西弗勒斯还真是不招小孩子喜欢,雅尼克比你还怕他,一见他就哭。放心吧,小鬼,西弗勒斯现在正窝在某个地方和他的坩埚相亲相爱呢。”

雅尼克是拉斐尔的儿子,和苏达达同龄,今年才四岁。

小泰迪这才放心大胆地走进去,笑嘻嘻说:“波波在吗?我来看看他。”

“波波啊,”拉斐尔心里感慨着西弗勒斯竟然比蛇怪还恐怖,笑说,“波波大概正团在雅尼克的被窝里睡觉。天气这么冷,就算是蛇怪,也懒得动弹啊。”

小泰迪惋惜地说:“那真可惜,本来还想见见波波呢。”

“你姐姐南希呢?”拉斐尔问,“我以为她会和你一起来买学习用品。”

小泰迪按照埃德蒙的嘱咐,含糊其辞说:“是的,她没来。”

这时候店里来了客人,拉斐尔就没再追问。蝙蝠掀了小泰迪一翅膀,小泰迪趁机溜出了魔药店。

晚上回到家里,小泰迪问埃德蒙:“勒梅先生住在英国吗?”

“哟哟,乔治。你是想问南希会不会收到霍格沃茨的通知书?”

小泰迪点头:“妈妈现在有了达达,达达不是巫师,可以一直待在普通人的世界照顾妈妈,南希完全可以和我一起去霍格沃茨上学。”

埃德蒙表情比较微妙,笑嘻嘻说:“这得由南希自己决定,泰迪熊。”

“好吧,”小泰迪挫败地叹气,“南希虽然只比我早出生一个小时,却像是比我大好多岁似的,特别有主见。”

埃德蒙抓了抓头发,没说话。

生日过后,越接近9月份,小泰迪就越兴奋,而且这兴奋中还带着点担忧。

“埃德蒙埃德蒙,霍格沃茨有几位魔药学老师?”

“哟哟,乔治。当然只有‘Super Black Man’西弗勒斯一位啦!除此之外,他还是斯莱特林的院长。”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

“啊,那我一定不要被分进斯莱特林!”

“哟哟,乔治。那你想去哪个学院?”

“当然是格兰芬多!那是勇士学院,詹姆斯就是格兰芬多,哈利也说他将来一定会去格兰芬多。”

“哟哟,乔治。那祝你美梦成真!”埃德蒙笑得十分奸诈。他老人家可是十分清楚,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西弗勒斯最讨厌的就是格兰芬多;四个学院里,泰迪进拉文克劳才最安全,不过……小孩子嘛,多摔打摔打才能茁壮成长!

坏心的埃德蒙笑得肚子直抽筋。

1988年9月1号晚上,小泰迪.妮蒂亚如愿以偿地被分到格兰芬多,这其中可能有他自己坚持的缘故,也可能是遗传因素在起作用(他已故的父亲泰迪.妮蒂亚是个格兰芬多)。

没过几天,小泰迪就收到了姐姐南希的来信。

“埃德蒙,南希说要我从此‘夹着尾巴做人’,为什么?”小泰迪戳着蝙蝠的肚子。

蝙蝠翻了个白眼,幸灾乐祸地想:孩子,等上了魔药课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在魔药课之前,小泰迪先上了黑魔法防御课。课后,他被那个迷倒全班所有女生的、霍格沃茨第一帅教授、西里斯.布莱克留下了。

“小泰迪,你姐姐南希为什么没来霍格沃茨?”小天狼星英俊的脸上满是遗憾。

小泰迪满脸黑线,说:“南希的魔力出了点问题,教授。她正在尼可.勒梅先生那里接受治疗。”

小天狼星紧张地问:“那为什么不去圣芒戈?勒梅是炼金术大师,又不是医生。”

“他连长生不死药都能炼出来,水平会比不过圣芒戈的治疗师?再说南希不喜欢医院的环境。”小泰迪复述着埃德蒙教他的话。

“但愿她早日康复,来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我还没被诅咒赶走。”小天狼星不无遗憾地让小泰迪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