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女仆不可能这么反派_番外:艾黎——爱琳(白沉)

古代言情 2020年07月08日

(前排提示,这章内容较黑暗,接受不了的可以只看前半部分。)

圣元4985年,11月21日。

那一天,从天空中照下一道耀眼的蔚蓝色光柱,照耀了整个黑夜。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天空,那道力量令天地都在颤抖。

但那只是昙花一现,过了一会,光柱就消失不见了,一切都归于平静。

人们都以为,那只是谁在施展强大的魔法,也就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这也是,世界开始错乱的第一天。

☆☆☆

万华国皇宫内,仅仅七岁的凌纤还在和自己的兄弟姐妹玩耍着。

那时,还没有这么多的勾心斗角,那时,也没有多么残忍的皇位相争。

“要是每一天都能像这样就好了。”十二岁的伊尔似乎很开心的说道。

大家都很亲切的靠近了伊尔,他是一个温柔的哥哥。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只有凌纤,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她在偶然间,看到了这位‘温柔’的哥哥黑暗的一幕,他在被冤枉的犯人身上划了一刀又一刀,用辣椒水无情的泼在对方身上,将对方逼的活活咬舌自尽,这么做的理由仅仅是,别人无意中撞了他一下。

凌纤比谁都清楚,这是一个笑面虎,不,应该说是,笑面鬼。

“凌纤?在想什么?”伊尔带着微笑看向了凌纤。

“没有。”凌纤摇了摇头,靠近了伊尔。

现在,还不是彻底和他撕破脸皮的时候。

“我去看看母后的身体状况,大家小声一点,不要给母后造成困惑。”伊尔轻声的说道。

“好。”众人一同回道,那时候的孩子们,还没有这么多心机。

“。。。。。”凌纤悄悄的跟在了伊尔的身后。

☆☆☆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皇后,夜晚风大,注意着凉。”走廊上,琼沐看着庭院中的风景,一旁的侍女为琼沐披上了一件风衣。

“你说,昨天的事是怎么回事呢?”琼沐指的是昨天那道蔚蓝色的光柱。

“属下不知,这种级别的魔法,属下从未见过。”侍女包含歉意的说道。

“这样啊,你下去吧。”

“是。”侍女行了一礼,慢慢退下了。

在侍女退下之后,琼沐并没有回去,而是继续看着庭院中的花草。

直到,一个身着黑色羽衣的女性出现,她的衣服是由黑色的羽毛织成的,更不可思议的是,琼沐竟然感觉到,那件衣服可能是活的。

银白的短发,红色的眼睛,白到病态的皮肤,手中抱着一个婴儿。

这不是一个人类,琼沐立刻就察觉到了这点。

正当她准备出声呼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怎样都发不出声音。

女性将手中的婴儿递到她的手中,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接住。

随后,眼前的女性,消失了。

“母后,听说您在这里。”伊尔出现在走廊上。

“为什么带着银华妹妹在这里呢?天气冷,我们回房间吧。”看到琼沐手中的婴儿后,伊尔说道。

“银华。。。。”琼沐喃喃的念了一遍婴儿的名字,随后才想起来。

这是自己的女儿,银华。

“嗯。。。我们回去吧,以后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妹妹啊。”琼沐转身对伊尔说道。

“那是当然的。”伊尔露出一个笑容,跟在了琼沐的身后。

“芙露蒂娜大人,这么做,真的正确吗?那可是您的孩子啊。”一旁蓝色短发的女性对芙露蒂娜说道。

“失心者的势力还不能遍布到这么偏远的世界,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芙露蒂娜忧伤的看了一眼皇宫的方向。

“可是,她注定不是人类,她和您一样是失心者,血脉的爆发无可阻挡,迟早她会疯的。”女性提醒道。

“无论怎样,她都一定会来到天域,然后毁了失心族。”芙露蒂娜说道。

“为什么您这么肯定?”

“因为,这是已经被定好的命运。”

这一天,世界被改写了。

☆☆☆

与此同时,本应该死于神都的爱琳重新睁开了眼睛。

求生的欲望使她不顾一切的挖开眼前的泥土,站上了地面。

自己是谁,从何而来,要去哪里,她一点都不记得,她已经完全失忆了。

但是,自己要去完成一件事情,去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内心深处的声音是这样告诉她的。

“。。。。。”天空中下起了暴雨,她的脚步越发疲软,前进的速度一点一点的慢了下来,最后跌倒在了地上,意识在一点一点的远去。

不想死,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很不甘心。

一位老者打着一把雨伞来到了她的身前,他无言的将艾黎放在肩上,带她来到了一个黑暗的世界。

“。。。。。”艾黎睁开眼睛,看见前方是一根根铁栏杆,她站起了身,身上满是淤泥和雨水,周围很多都是和她一样的孩子,她们被困在一个笼子里面。

“好了孩子们,欢迎来到黑凌。”一位像是保姆一样的女性说道。(黑凌是与天网和赤蝎类似的组织。)

(天网隶属于万华,是情报组织,赤蝎则在奴隶都市贩卖人口,黑凌居无定所,是杀手组织。)

(这些在主剧情里都提到过。)

笼子里的孩子们都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有哭泣声,求助声,警告声。

艾黎依旧蹲在笼子里,一言不发。

“吵死了。”女性一脚踢在了一个笼子上,铁笼受到巨大的力气往后翻滚着,里面的孩子也发出了悲鸣。

这里是一座高台,高台的下面是一座水池,铁笼翻滚到了水池里,一条巨大的鳄鱼从水中张开嘴,一下咬碎了铁笼,然后沉了下去,水中隐约露出了些许红色的血迹。

这一招威震住了所有人,本来喧闹的高台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你们真的很让我失望,这样吧,我决定给你们一个惩罚,你们就在这里待上十天吧。”女性说出了让众人不敢相信的话。

随后,她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过来的桥上,等到她走到头时,那道桥消失了,只留下孩子们被困在中间的高台上。

“咔嚓”一声,铁笼的锁被解开了,孩子们一个个从铁笼中出来,只有艾黎还在铁笼中,在思考着什么。

她现在很迷茫,换做任何人都会一样,自己突然醒来,被埋在了土地中,失去了记忆。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很困惑。

“那个人说,要把我们困在这里十天,这不是真的吧。。。”一个小女孩说道。

“不会吧,在这里十天,我们会死的。”男孩稚嫩的声音中带着恐惧。

“我们。。。会死吗?”女孩的声音带上来哭腔。

“放心吧,我爸可是万华的贵族,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派人找到我们的,到时候我们都可以出去。”一位年龄较大的男孩说道,他的话让孩子们燃起了不少的希望。

“真的吗?”女孩激动的问道。

“真的,说不定军队现在已经出发了。”男孩似乎很自信的样子。

最大的绝望就是希望破灭的时候。

在这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孩子们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但,腹中的饥饿和口中的干渴,都在一点点的警告着她们。

在这种极度紧张的环境下,就连入睡都很难。

“哥哥。。。”一位女孩抱住了眼前的男孩,这是一对兄妹。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一定会得救的。”男孩不停的安慰着自己的妹妹,其实他现在也很害怕。

“看来你们都很精神啊,至少还能站着。”女性再次通过突然出现的楼梯走了过来。

男孩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妹妹护在了身后。

“嗯?你在挡什么?”女性似乎很不开心的说道,一脚将男孩踹到了一边。

“哥哥!”女孩尖叫了一声,跑向了男孩。

“哦。。。原来是兄妹啊。”女性露出一个笑容。

“咳咳,哥哥没事的。”男孩口中流出了鲜血。

“这样吧,我想到一个好点子。”女性拍了一下手,继续说道:“你们在这里已经过了近两天了,肯定很饿吧,只要谁杀了她,我就给谁食物和水。”

女性指向了男孩的妹妹。

“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情我们怎么可能做?!”其中一位孩子说道。

“也对,毕竟你们还有身为人的道德,那么,就再追加一个规则吧,如果十分钟之后,她没有死,你们就替她死吧,正好下面池中的宝贝也饿了。”女性说出一句惊悚的话。

“!!!”所有人都被吓的害怕的退了几步。

女性残忍的手段她们都见过,或许,不按照她说的做,这里的人,真的会全死。

“还有九分钟。”女性提醒道。

但还是没有人行动,一阵阵讨论的声音响起。

“八分钟,什么手段无所谓,只要让她断气就行了。”

“五分钟,我说,你们真的要用全部人的生命去换她一个人吗?”

“三分钟,不如换一个方法思考吧,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这个女孩想要杀死你们保全自己,这样是不是心里就好受多了?”

女性这话说出来之后,剩下的孩子们都转头看向了女孩,稚嫩的脸上一个个染上了杀意。

“说的也对啊,总不能真的因为她一个人让我们全部陪葬吧?”一个男孩首先出声道。

“你在说什么蠢话!你知道做这种事代表着什么吗?”年龄较大的男孩说道。

“可是。。。。”男孩又迟疑了。

“一分钟,诶,你们真的很让我失望。”女性通过楼梯走到了对面,然后她一挥手,孩子们所在的高台正在一点点的下沉着。

下面的鳄鱼听到动静后露出水面,张开血盆大口。

“如果她不死的话,我们全部会死啊!我凭什么要为她牺牲啊?!”一个男孩激动的红了眼眶,他一步步的朝着女孩靠近着,有一部分孩子们跟在他的身后。

“不要。。。哥哥。。。救救我。”女孩的呼救声并没有唤醒他人的良知。

“。。咳咳。。”口中吐着鲜血的男孩勉强站了起来,挡在了自己妹妹的身前。

只是,他的身影一下就被人群淹没了,在推挤之中,掉下了高台,落入了鳄鱼的口中。

在男孩死去之后,众人才恢复了一丝理智,他们亲眼看到男孩被推了下去。

“啊。。。哥哥。。。”女孩绝望的朝着下方伸着手,随后她站了起来,从口袋中拿出一把剪刀。

“!!!”众人被她手中的武器吓的后退了几步。

“你们。。。就带着这样的感觉。。。活下去吧,然后同样的,因他而活,最后也因他而死吧!”女孩的脸上带着一丝疯狂,用力的把剪刀刺入自己的咽喉。

血液从她的喉咙中溅射出来,在断气之后,一具幼小的尸体倒在了高台上,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区域。

这个故事没有童话中的那么美好,拼死保护妹妹的哥哥失败了,和他妹妹一起去了地狱。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没有奇迹,也没有救赎。

“很好很好,这不是可以做到吗,来人,给他食物。”女性对着带头的男孩说道。

“。。。。不,不是我做的,他是自己掉下去的,她是自杀的,与我没有关系。。。”男孩后退了几步,摊到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有人给他送了非常丰盛的食物和水,众人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嫉妒。

“早就和你们说过了,只有一个人能获得食物,而且我可没有允许你分给他们哦。”女性警告道。

众人失望的收回了乞讨的目光,女性则开心的笑了,她回头时,脚踢到了一个铁笼。

“唔。。。。。”艾黎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呤。

“嗯?你怎么还在里面?”女性也很诧异,笼子上的锁还没有掉落,就代表艾黎没有出来过。

“。。。。。”艾黎不以言语。

“出来。”女性粗暴的将艾黎从笼子中拎了出来。

然后将她待的笼子一脚踢了下去。

“很好,这不是有着非常不错的眼神吗?”女性赞赏了一句后,接着说道:“但愿十天后你也是这种眼神。”

随后,离开了高台。

就这样,在不知多少日夜的空间中,一晃过去了十天。

高台上躺满了孩子们的尸体,除了那个用过食的孩子,其他人全部死了。

包括艾黎也没有了呼吸。

常人五天不进食七天不喝水就是极限了,还是在这种精神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更何况,还是一群孩子。

就连有着超过人类肉体的魔族,也没有活过这十天。

本应如此的。。。。但艾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她,还不允许死去。

世界,不允许她在这里死去。

于是,她再度复活了。

“十天了,看来你是唯一一个活着的啊,想法如何?”女性看着男孩说道。

“我还活着。。。。。我把他们杀了。。。。所以我还活着?”

“对,你杀了他们,所以你才能活着。”女性一边开心的笑着,一边说道。

随后,她身后传来了人站起的声音。

“!”她惊讶的转过头,发现艾黎正直直的看着她,眼神一如既往。

“你。。。怎么可能活过这十天?”女性的声音充满了不相信,这可是十天啊,谁能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活过十天?

“。。。。。”艾黎看着自己的身体,她也很奇怪,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

“但是很遗憾,我得到的命令是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女性走向了艾黎,一脚踹了过去。

艾黎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臂防护,结果居然挡下了这一击。

“六阶。。。”女性难以置信的声音传来,要知道,她才仅仅只有五阶而已。

而眼前年幼的女孩,就有了六阶的实力,她就像发现了宝物一样,欣喜若狂。

“已经不需要你了。”女性随意的对身后的男孩说道。

“不,不对!应该是我活下来才对,怎么这样!”男孩绝望的声音并没有唤回女性的回首,一瞬间,高台坍塌了下去,女性抱着艾黎离开了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女性问道,她的态度比刚才好了太多了。

“艾黎。”艾黎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她也不知道这个名字从何而来,她对一切都一无所知。

“艾黎,嗯,很好,听着艾黎,以后啊,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让你杀谁就杀谁,作为回报,我会让你活下去。”

“嗯。”艾黎轻声答道。

☆☆☆

一转眼,七年过去了。

艾黎成为了黑凌中顶尖的杀手,她这一次的任务是刺杀一个万华的贵族,她如往常一样,快速的完成了任务,在回途的过程中,她看到了一位银发的少女。

这一瞬间,她好像忘记了一切,内心的声音在嘶吼着。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杀了这位银发少女,就好像是她毕生的意义一样。

逐渐,她的理智就被完全覆盖了,手中提着短刀就朝着银发少女一步一步走去。

“嗯?”人群之中,一位巫女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瞬间,艾黎立刻恢复了正常。

随即,冷汗一点点的从她后背留下。

“我多心了?”巫女呢喃了一声,收回了视线。

此时的她还不是本体,只是一个投影而已,所以没有发现艾黎的身份。

虽然是这么说了,但巫女还是朝着艾黎一点点的靠近着。

艾黎的胸口处出现了一道极小的魔法阵,封印了自己。

“。。。。看来是我太敏感了呢。。。。”什么都没错察觉到的巫女幽幽的说了一句之后离开了。

“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银华走到了艾黎的身前问道。

“没事。”将自己封印的艾黎已经可以淡然面对银华了。

当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右手臂被银华抓住了。

“等等。”银华急忙说道。

“还有什么事?”艾黎厌烦的说道。

“你受伤了。”银华拿出手帕,擦了擦艾黎右手上的血迹。

“一点小伤而已。”艾黎看着右手上的一小道血痕,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反而被银华看见了。

“会死的!”银华眼泪汪汪的说道。

“这点程度就会死,我也太脆弱了吧。”艾黎汗颜道。

“人流血就会死的!”

“谁教给你的歪理,这点出血是不会死的。”

“那也会很疼的!”银华拿出一卷绷带,缠了好几圈,才作罢。

“。。。。。”看着被绷带捆了好几圈的右手,艾黎一时语噻,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送你回去吧。”银华说道。

“不用了吧。。。。。”虽然艾黎这样说了,但银华还是不依不饶的跟在她身后。

“。。。。?”身后的巫女非常的疑惑。

本来的剧本上,这个时间应该是银华和凌纤见面的时间,可是银华却跟着这个少女走了。

是什么蝴蝶的效应导致了这样?

巫女也没有多想,跟了上去。

“我说。。。你差不多该放过我了。”艾黎面对银华竟然有一丝无力。

“可是,我要送你回去才行。”

“到底为什么你非要送我回去啊?”

“因为我担心你。”

这么纯真的女孩是真的很少见了,遇见坏人一下就会被拐走了吧。

自己好像就是坏人啊,艾黎突然想道。

“话说回来,姐姐。。。”

“我叫艾黎。”

“哦哦,艾黎的家在哪呢?”

银华突然问道,走在前面的艾黎停下了脚步,银华一下撞在了艾黎的后背上。

“在地狱。”艾黎的声音很低沉。

“诶诶诶?!”银华似乎很吃惊,然后急忙说道:“那就不要回去了吧。”

“我,走不出来了。”艾黎的语气有些悲伤。

“我会带你出来的!”只有七岁的银华好像在耍孩子气一样倔强的说道。

“啊,你真的好啰嗦啊,行了,快回去吧!”似乎被提到不开心的事情,艾黎的心情变得很差,银华一眨眼,艾黎就不见了。

“艾黎?艾黎!”无论银华怎么呼喊,艾黎也没有回应她。

“这下总该回去了吧,虽然有些偏差,不过不大。”巫女这样想到。

然后,一件她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银华,迷路了。

她虽然很想现身带银华出去,但是现在不行,还没到时间,这么早和银华接触的话,会出问题的。

于是她强忍着这份心情,一直跟在银华的身后。

银华绕着绕着,来到了一座洞口,洞口处掉落着她给艾黎缠上的腰带。

“艾黎会在里面吗?”捡起绷带,银华小心翼翼的进入了洞口,随后,一只利箭插在了她脚边。

“诶诶诶!”银华吓的急忙后退,她再向前一步的话,就死了。

普通的孩子如果见到这一幕肯定跑着离开了吧,但银华看了看手中的绷带,还是准备继续往前走。

“。。。。。”巫女的眼角都在抽搐了,不过她还是随着银华进入了洞中。

银华又踩到一个机关,这次是一个巨大的铁块从天而降,铁块降到一半的时候,被巫女转移走了,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银华还是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着,好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一路上,她都是直接踩着机关过去的。

因为这一段不属于巫女所窥视的命运,所以她才会出手帮忙。

银华现在还没有继承露娜的肉体。

如果死了,那就真的死了。

在巫女敲晕了守在门前的两个侍卫的时候,银华也到了门口,她疑惑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守卫。

“还是白天就睡觉了,一定很累了吧。”银华拿出两件毯子盖在了守卫的身上,悄悄的打开一道门缝,钻了进去。

“我觉得我翻到那家伙不得了的黑历史了,我能笑她一年,不,十年。”巫女手中拿着一个名为摄像机的神奇东西,拍下了这一切。

就这样,一路上银华踩得陷阱全部被巫女解决掉了,遇到的人也都‘睡着’了。

她很轻易的就进入了黑凌的最深处。

☆☆☆

“任务完成了。”艾黎将一颗头颅放到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嗯,没有问题,这是解药。”老人递给艾黎一个药丸,艾黎一口吞下。

“回去吧,等待下次任务。”老人收回了视线,不再看艾黎。

这是黑凌的规矩,没有任务的时候,任何杀手都会被囚禁,不能外出,接到任务之后必须服下毒药,任务完成后才会有解药,如果失败了,或是超时,那就是死。

守卫打开了牢门,艾黎走了进去,看着身旁的一堆白骨,不知作何感想。

这堆白骨是收养她的女性所留下的,她在一次任务中失败了,然后毒发死在了这里。

自己依旧还记得她临死前扭曲的脸庞。

牢门被关上,艾黎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

再下一次任务到来之前,她一直会在这里。

过了一会之后,一个蹑手蹑脚的声音传来,艾黎睁开眼睛。

黑凌被人入侵了?

尽管不愿意相信,但也想不出第二个原因了。

艾黎抽出腰间的短刀,慢慢靠近了铁栏杆。

“啊,艾黎小姐!”银华激动的看着铁栏杆后面的艾黎。

而艾黎,手中的短刀都举起一半了,然后或许是因为太过震惊了,她的手松开了,短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里就是地狱吗,阴森森的,好可怕,艾黎姐姐,我马上带你出去。”银华在一旁‘睡着’的侍卫身上搜到了钥匙。

就这么打开了门。

“。。。。。”艾黎一愣一愣的走了出来,她看了看守卫,看了看银华。

银华只有七岁,七岁啊!

她的身高连守卫的腰都不到。

“你做的?”艾黎指着守卫问道。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就睡着了。”银华解释道。

“睡着。。。了?”眼前的少女并不像在说谎。

她要是说自己打倒了守卫,艾黎还真不相信。

“快点,我们出去吧。”银华说道。

“就算出去了,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艾黎说道。

“那就来我家吧。”

“到底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啊?”艾黎实在搞不懂银华在想什么。

“因为艾黎没有地方可以去,我家又很大,不是正好可以来我家吗?”银华梳理了一下逻辑。

“不是,是这样的,你就这么让一个陌生人去到你家,你家人能同意?”

“陌生人?啊,这样啊,艾黎姐姐还不认识我,我叫银华,这样我们就不是陌生人了。”

“家人的话,母后是很好的一个人哦,她肯定也想帮助艾黎的。”

这人是我命中的克星吗?艾黎不禁想到。

“走啦,这里这么阴冷,艾黎待在这里一定也很不舒服吧。”银华细小的手牵着艾黎的手,拉着她一步一步的原路返回着。

“。。。。。”艾黎好像放弃了思考一样,就这么跟在了银华的后面。

“。。。。。”巫女同样也无法思考了,这是什么东西?这全部乱了啊!

“对了,艾黎姐姐,路上会踩到很多奇怪的东西的,请跟在我后面。”银华提醒道。

“嗯。。。”艾黎细声的答道。

银华紧握着艾黎的手,艾黎跟在银华的身后,慢慢的,已经可以看到洞口处了,夕阳的余晖照在两人的身上,艾黎好像第一次见到阳光一样,她用手遮住眼睛,她一次觉得,阳光是这么耀眼。

不,耀眼的是,眼前的少女。

艾黎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一天,银华的背影闪烁着光芒,带她走出了绝望的黑暗。

两人牵着手走出来洞中,来到了幽静的野外。

不自觉的,艾黎更加抓紧了银华的手。

是这位少女,救赎了她。

☆☆☆

“主人,该起床了。”艾黎柔声的说道。

“再睡一会。”银华抱着被子滚来滚去的。

艾黎微笑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掀开了被子,银华瞬间跳了起来。

“艾黎姐姐?你怎么是这副打扮?”银华看着女仆装的艾黎,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我向皇后说明的,想待在你身旁,所以她给了我这份工作。”

“这样啊。。。那晚安。”银华往床上一趟。

“我亲爱的主人,现在已经九点了,我想我要为你解释一下晚安是什么意思。”艾黎再次掀开了银华的被子。

“不要啊,再睡一会啊!”银华抱怨道。

☆☆☆

在一天的夜晚,巫女的投影开始变的虚弱。

等她彻底消失之后,艾黎的眼神逐渐变的空洞。

她轻声的走到了银华的床前。

将手放在她的胸口处,手穿了进去。

“咔嚓”一声。

艾黎摧毁了银华的魔力源泉。

这代表着。

她这一生,与魔法绝缘了。

PS:这章番外9000字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