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轮 第四百三十三章异界王者_血流染沙

古代言情 2020年04月27日

昊天出手无情,大杀四方,但也有徘徊在远处,似在等待强援,此时的昊天,绝对站在巅峰,将气势提升到极限,那种煌煌大威,镇压诸天。

“轰隆”

一道身影,背负青天,脚踏日月,头顶星河,盈盈一步,铺展无上大道,他无愠无火,他的眸极于平淡,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一步跨过,底下山川破碎,他就这样走来,无视山河路遥,背负种种异象,挥手摘叶,冲击过来,一片树叶,逆天成剑,山川纷碎,无边剑气倾斩而下。

“片叶可击天宇”

所有人惊呼,这是一个人强大的体现,他的血气滚滚不断,生生不息,似江似海,摘一叶,便可击碎天穹。

昊天也很平静,但战意冲宵起,似刀般,破开了这一剑,无边剑气洞穿入地,炸出道道剑坑,那片叶,划过了昊天肩头,呲,昊天的衣服开了一条痕。

两人隔的极远,遥遥在望,似是对眸,那道身影的出现,一批人紧随而出,眼神中尽是崇拜,他纵横无敌,修有无敌法,威名盖世,是至强的王。

原本不敢出来的人也纷纷出现,他太耀眼了,无敌于一个时代,是了不起的王,在异界,他的名威震天下。

“我王亲临,异界至尊,你刚才不是很嚣张么?我王纵横无敌,横推世间敌,看你如何收场。”有人叫嚣,昊天望去,眸发光,无敌术击出。

浩瀚符化作光,一束光,似九天之劫,狠狠斩击而去,枯寂诸天,傲瞰万法,昊天的眸发光,那一击,蕴有无敌术。

“神川现”

少年王开口,一掌击出,恐怖的一掌衍化天地神川,浩瀚高峰耸立,绽放符光,横亘于天地间,轰,昊天的眸轰击在神川上,异象崩裂,但昊天的光也消失不见了。

“太强了,此子随手一击,竟化解了昊天的瞳术。”

“不,看似随意,但实际不易,那座神川的衍化,他动用了无敌术,这是神川。”

“战神遭遇此敌,胜负难料啊。”连智师都开口道,此人之强,摘片叶可击天宇,如今一击,却挡击了昊天的杀招。

“不得不承认,你是我遭遇过的最强敌了,来吧,至尊者,施展你的术。”

“报上你的名。”两人隔着数百里对峙,昊天开口,身后衍化无敌杀意,山川共鸣,滔天血海浮现,血月与血日环转,龙鲲跃翔。

“我本凡人,故取名凡,我是一族的王,无敌于一族,镇压过绝世天骄,斩杀过天命帝子,于亿万人中胜出。”凡王开口,气度不凡,平淡且沉稳。

昊天的眸,看着他,随后震惊了,这个人的确了不得。

“我叫郑昊天,你的确了不得啊,若是相同条件,恐怕我也不及你。”昊天的话刚出,古镜外,莫青山等人吓了一跳,昊天要认输么?

这是怎么回事,竟有一人,能让昊天惊赞,这是独一回。

“怎么了,看出来了,你的眸很独特,似是非凡。”凡开口道,语气仍是平淡,他自信,无论什么样的对手,都可破去。

“凡体,凡血,凡骨,却修成了王,你的确逆天。”

昊天的话刚出口,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异界的少年则面露骄傲之色,这便他们的王,一个凡夫俗子,却修成了传奇,他的名字,令天下人传颂,他的强大,令诸强束手。

三凡之资,这样的人,凡人中随手抓都一把,甚至连天才都算不上,算得上最废柴的的修武慧根,就是战盟弟子,他的强大的,都来源后天的血脉和印记。

昊天虽强,但也的确不能算得上凡人,他曾蕴有至尊骨,血脉强大渊远,夜清梦,郑无尊,这些人,统统都不是凡人,强大的天赋,赋予他们过人之处。

强大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奇异,或血,或骨,但凡却是例外,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却拥有了非凡的成就。

“我本凡人,一念红尘客。”

“我王要出手,要斩杀此子。”异界的人高兴道,凡的确动了,身后,无边幽径显化,群山高远,榭水东流,有岛宇沉浮,有星光点缀,他步步走来,庞大气势直扑而来。

一片是杀戳苦境,地狱异魔。一片是详和宁静,人间道境,双人目光碰撞,轰,犹如两头巨兽的碰境,瞬间狂风炸起,两人意志的对抗,让底下所有人被撞退出去。

“山河断。”

凡起手动势,一念山河断,山川异象纷现,名川大地耸起,一念斩落,日月倒坠,山川开裂,那一击,向前冲击,凡跑了起来,山川轰隆,座座神川,气势恢弘磅礴,吞吐日月神曦。

一击,一个手势,犹如盖世神魔,昊天身上符文腾腾,一手向前劈去,无边血水倾注,杀戳,阴阳,生死,轮回,万千奥义,化作一柄巨大血刀向前斩去。

轰,山川大地纷碎,血气开裂,两道人影,暴发了更加恐怖的力量,度在急剧提升,轰,轰,两人一踏,大地深陷,一拳相撞,符光四溢,恐怖的术正在杀伐。

“火树银花”

凡身上出现了一棵浴火树苗,朵朵银花似芭蕾般盛开,沐浴着银色的光,一树抽来,天地暴动,空间开裂,恐怖无边。

凤鸣铮鸣,凤魂环游,一种古老的气息散发,铛,两者相撞,昊天催动龙鲲力,火树升火,打击而来。

轰,空间崩裂出出条条空痕,有混沌弥漫,啼,凤鸣不甘怒吼,它在颤抖,凡的树也在颤抖,一种凌利的火光升起。

昊天催动滔天气血,凤鸣轰击而上,强烈的刀意斩击而去,凡的身后,一棵神树浮现,参天而起,巨大的树干庞大无比,火树发光,流转银花,恐怖一剑,打得凤鸣颤抖。

南方有神树,凤栖于上,取名梧桐,梧桐生火,取名为离,传说,凤凰栖梧桐,得梧桐之因缘,修得涅法,却夺取了梧桐神树的离火,至此梧桐化作凡树,扎根世间。

凤鸣与火树,似是古老的敌对,昊天甚至能感受到凤鸣的战意,凌厉的刀意,展现天穹,一柄巨刀影,伴着叱喝,斩击而去。

神树片片叶子翻飞,冲击出无敌法,银光逆流,无边火叶,伴着银花,撞击而来,轰,刀灭树毁,巨大的轰击下,昊天与凡都在巨大的撞击中坚持。

噗,周围隔的极远的人被气浪掀飞,强大的力量撞击在身上,生生被斩落。

煜煜其辉,煌煌其势,两件古老的对撞,竟展现更为霸道的力量,凤鸣有缺,但经昊天再三修补,又得葬世滋养,如今神威盖世。

锵,巨大的对撞,无边银花炸出,洞穿了昊天的肩头与身躯,虚幻的凤影也击穿了凡的身躯,凤鸣啼鸣,漆黑的刀身,映射出非凡的意志。

轰,两道气息瞬间暴发,凤鸣与火树相撞,符的碰撞,让昊天与凡也跟着催动强大的血气注入,昊天劈击一刀,天地黯淡,杀气震撼四野,火树开花,萤火纷飞,古老奥术重击而出。

“啊,杀。”凡强吼一声,声裂高空,他手上的火树正在燃起滔天火焰,银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一波比一波强大。

巨大神树重现,直耸虚空宇宙间,一种浩瀚力量正在苏醒,昊天如鲲冲击而上,巨大的凤影,轰杀出巨大的翎羽。

崩。

无边虚空炸裂,火树耸开而起,条条树藤抽击而出,凤翎洞穿而去,焚煮青天,凤凰怒击神树,神树藤挥斩而去。

轰,昊天身后血海正在倾注,庞大的血气顺着手臂被凤鸣刀汲取,昊天的血气正在减少,凤鸣噬主。

相同的火树也在汲取凡的精气神,两种大道意志在展现,身不由已,昊天也不明白,凤鸣天生地养,他是天下利器,就算有凤魂,也不应如此啊。

“吞噬。”

昊天的血海中,龙鲲跃起,衍化龙鲲法,阴阳相生,生生不息,血符运转,在壮大血气,无边黑洞展现,鲸吞四方力量。

轰隆,三环耸天而立,环中,庞大的生灵世界,浩瀚圣土正在吞吐精光,紫气东来,仙气雾霭,正在反哺给昊天无尽的力量,三环出,诸天法则逆敌,条条法则加持。

轰,仙体发光,恐怖仙威荡世,昊天瞬间冲进非凡境界,圣环加顶,强大的气势令山河动荡,体内星辰明亮,巨大的力量正在涌向刀中。

“你要战,我便陪你战,凤鸣,恢复你的神威吧。”昊天对着凤鸣说道,凤鸣有着强大的斩敌意志,那棵树,是它的宿敌。

“火树,你要拼命吗?好,我成全你。”凡开口道,一种无敌意境展现,凡身上符文密布,身后,一棵棵参天树扎根宇宙,汲取四方精气生机。

巨树越来越大,星辰成叶,星河成为树干,无边精气正在涌来,无限符文五在发光。凡身上的气势正在攀升,天地山川都在发光,汇入他体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