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魔女与恋爱玛奇朵_第137话 潮汐鸣泣之月(千风之铃)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2日

第137话 潮汐鸣泣之月

Episode 137 Before the Final Battle

“等等,墨莉… …再给我半分钟… …最多半分钟的时间,马上就可以让连接稳定下来!!”

牙齿在朱唇间咬出斑驳的血印,薇诺娜拧紧眉头,试图向法阵注入更多的稳定术式。这时,六角星的中央突然生长出许多妖紫色的藤蔓,缠住女孩的手臂,沿着她的魔法回廊一路侵蚀起来。

“见鬼!”

墨莉狠狠咒骂了一句,一脚将月曜石飞踢到一边。紧接着,她的双手像惊鸿一样掠过裙边,只见薇诺娜的面前银光迸裂,缠住她的妖藤被四把玲珑的飞刀齐刷刷地斩断在一旁。

“快走!这是死灵法术的召唤物!”

她拽着薇诺娜的衣领,拼命把同伴向神殿外拖去,

“我们落入陷阱了!!”

可来不及逃出小岛,无数粗如巨蟒的藤蔓便破土而出,眨眼间就捆住他们的手脚。三人像钉在十字架上的殉道者一般,被藤蔓五花大绑着悬吊在半空,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神殿周围的景致也在急剧发生变化,漆黑的湖泊和点满长明灯的栈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棵棵盘桓狰狞的虬结枯木。“神殿”高耸的拱顶也迅速塌陷下去,重新出现在地基上的,竟然是一头巨兽的骸骨。

全身衣裙在眨眼间恢复了干燥,薇诺娜突然明白,原来无论是湖泊,还是法阵,都是魔法制造出的幻影,他们以为是神殿的地方,不过是黑渊森林里的一个幽魅角落。

“还动得了么,薇诺娜?”

“我试试… …看能不能把匕首抽出来… …”

“没用的哦,小可爱。而且,你要是把姐姐的恶魔触手弄疼了,姐姐可是会让它们把你弄得更疼的哟~”

故作娇嗲的女声在耳边甜腻化开,一袭黑纱礼裙的玄羽姬扭动着水蛇似的腰身,从森林里诡魅步出;在她身后,一团团水墨似的幽云渐然凝作人形――鬼影教团的大军已如恶灵显现。

“混帐,玄羽姬!!把你的脏手从月曜石上拿开!!”

薇诺娜拼命挣扎着,蔚蓝的眼眸绷起根根血丝。

“哎呀呀,不要这么生气嘛,我的小公主。”

阴阳怪气地讪笑着,玄羽姬摊开手,月曜石便乖乖落到了她的掌心,

“说起来,姐姐还要感谢你才对。要不是你亲自示范了一遍如何用这石头把那破庙里的传送法阵激活,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到异世界去找你那可爱的雪妖小妹妹呢~”

“原来刚才… …是你在偷取我的魔法术式!”

不顾藤蔓缠上脖颈,薇诺娜扯着嗓子怒吼道。

“答对了,小可爱,奖励给你一个姐姐的爱抚。”

黑纱萦绕的五指玩弄着月曜石,玄羽姬眨眨眼,一根触须从藤蔓中生长出来,像毒蛇喷吐的信子一般在薇诺娜脸颊上舔舐而过,

“不愧是魔皇大人相中的天才,竟然能凭一己之力破解失传了那么久的空间传送法阵。只可惜,这么聪明的脑子,还是逃不出姐姐我的手掌心。”

她把黑曜石收入腿上的卡套,打了个响指,一个瘦小的身形似轻烟般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汐菲?!”

薇诺娜瞪大双眸,比悔恨更先涌上心头的,是无限的惊诧,

“不可能!兽人族怎么会站在阿撒托斯这边?!”

“你再睁大眼睛仔细看看,我亲爱的小宝贝?”

被薇诺娜他们从狼群中救出的兽人小女孩开始变幻姿容。她的头发从栗色逐渐过渡成月光般的白银;标志性的牛角也隐入发丛,取而代之的是两只毛绒绒的三角狐耳。雪色茸尾从裙裾间悠然飘出,小女孩偏过头,琥珀色的瞳孔流泻出冰砺寒刃的锋芒。

“雪妖族溯风氏,汐月,在此参上。”

薄雾似的宽袖半掩朱颜,她呢喃着,绵软声线流淌如纱。

“玄羽姬!你竟然让这么小的孩子来干这种勾当,你良心何安?”

“这么说来,‘良心’可真是个好东西啊。若不是因为它,姐姐还得不到月曜石和你的破解术式呢。”

望了望周围的手下,玄羽姬和鬼影教徒们讪笑起来,

“没错,这一切都是姐姐我事先设计好的。要知道蔷薇十字会也不是吃素的,如果就在黑渊神殿埋伏,岂不是正中璃曼珠那老妖婆的下怀?”

“所以,你就制造了一个虚假的神殿,把我们一步步逼到了这里?”

“答对了,小朋友。正是我的手下在森林里释放了制造瘴气的魔药,干扰了你们的罗盘。然后,我再让汐月变成兽人,假装被狼群围攻,伺机接近你们。这样,她就可以把那枚装着信息素的小核桃交给你,让蚁狮把你们乖乖赶到这里了。”

薇诺娜猛然惊醒。原来“汐菲”交给她的护身符正是导致他们被蚁狮疯狂追击的罪魁祸首。在藤蔓的束缚中,她死命扭动起身子,想把脖子上的吊坠甩下去,可那颗小胡桃就像要嘲笑她似的,牢牢贴在女孩胸前,纹丝不动。

“劝你省点劲儿吧,小公主,免得等会儿连发表遗言的力气都没有了。”

撩了撩耳畔的乌发,玄羽姬继续开口,

“为了让你们能找到这里,姐姐还特地在蚁狮中打开一个缺口。这样,你们每次面对蚁狮的包围时,就总能按照我所设计的方向突围了。最后在湖边,姐姐还想助你一臂之力,帮你把蚁狮驱逐掉,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想到是信息素的原因,跳到水里把它洗得一干二净。”

她顿了顿,欣赏了一圈薇诺娜、墨莉和科恩的表情,

“不过现在,姐姐的目的全部达到了。现在,我们将用月曜石唤醒黑渊神殿的法阵,前往另一个世界,用千风之铃迎来魔皇大人的回归。”

暴胀的血管在脖上愕然跳动,薇诺娜咬紧下唇,只能任由心跳在耳畔激荡回响。

“汐月!你给我好好听着,我现在是在直接和你说话!!我不管鬼影教团给你开出了怎样的价码,也不知道你和我们曾发生过什么样的过节,但我要你明白,随意利用、欺骗他人的善良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事情,明白么?!”

她突然转向那只小雪妖,扯着嗓子大喊,

“但我不会因此就对你、对雪妖一族产生仇恨。我最好的朋友,蓓儿,她身上也流淌着雪妖的血液。可她是我见过的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孩子,你不应该再这样堕落下去了!!”

“汐月没有欺骗你,薇诺娜小姐。”

小女孩微微转过头,露出另一只缠着绷带的眼睛,

“她不是警告过你们,森林里有鬼影教团的法师出没吗?”

薇诺娜一时语噎。她记起来,汐菲的确告诫过她不要继续前进,可不知为何,这反而坚定了她在中森林中深入下去的决心。

“别混淆视听了,臭狐狸。你当时要是直接把装有信息素的护身符交给薇诺娜,反倒会引起疑心。你知道我们一定会去黑渊神殿,就欲擒故纵地对我们发出警告,这样薇诺娜就不会怀疑你和鬼影教团有联系,还会满心感激地收下你的‘礼物’。”

墨莉嗤声一笑,鼻腔中哼出不屑的回响。

“汐月不想否认你的话,小姐。”

拢着伤眼上的绷带,汐月微微敛住鼻息,

“但人类和我们也不过是彼此彼此罢了。汐月的爸爸妈妈、汐月的族人们,就是因为相信了皇家法师团会善待我们的承诺,解除了村子里的防护魔法,结果换来的,却是狄拉克集束轰炸法阵的无差别屠杀。”

嚼着嘴里的发丝,墨莉目露寒光,

“听着,小妖精,我对你的过去没有兴趣。你应该感谢自己遇到的是薇诺娜,而不是红发家族的某个猎人。否则我会在第一时间识破你的伪装,像葛里高尔家的祖先一样,剜下你的狐耳,掏出你的妖瞳,再把你的皮毛剥下来,铺在葛里高尔庄园的大门前给客人们擦靴子。”

听到“葛里高尔”四个字,汐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恐的光芒。她挪动着身子,想躲到鬼影教徒的队伍中去,不料玄羽姬一踢脚,将她踹回原位,

“哟哟,看来就是葛里高尔家的长女,墨莉.葛里高尔小姐了。”

玄羽姬摊开翅膀似的黑袖,像一只暗鸦扑飞到墨莉面前,

“让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你的哥哥,阿斯塔.葛里高尔,今天也在这里。我们把他从天牢里救了出来,让他能够以‘鬼面人’的身份为魔皇大人继续效忠。现在他正在黑渊神殿那边盯着蔷薇十字会的动静呢。”

说着,她诡魅一笑,黑色的手指像毒蛇一样游走过墨莉曼妙的腰身,

“满怀感激地做好准备吧,我的美人儿,毕竟马上,就是令人感动的兄妹重逢了。听说自己的妹妹在圣蒂斯安娜深得璃曼珠的栽培,阿斯塔也迫不及待地想向你讨教讨教呢~”

“放开你的贱手,妖艳货。小心沾到毒药,让你烂得连骨头都不剩。”

尽管身体无法动弹,墨莉还是向对方狠狠啐了口痰。可惜玄羽姬早有防备,偏头躲了过去。

“好了小可爱们,闲聊到此为止。现在姐姐要去黑渊神殿启动传送法阵了。至于你们三个,不用担心,今天你们死不了。魔皇大人复活后,会亲自处置俘虏。”

她踮脚一跃,离开墨莉身边,跳到薇诺娜面前,

“不过你是例外,小公主。你太危险了,又有着这么聪明的脑子。魔皇大人特地叮嘱过,要我在捕获你的第一时间,废掉你的魔法回廊。”

玄羽姬幽幽地说着,弹弹食指,凭空唤出一把镌刻着繁密符文的匕首。

薇诺娜下意识地吸了口凉气。她以前随璃曼珠出席大陆魔法联盟的审判会时见过这种魔法道具。它叫“起源之刃”,可以在刺入目标血肉的同时,迅速切断其体内的魔法回廊,使之永远失去使用魔法的能力。只有在惩罚犯有严重罪行的法师或魔女时,魔法联盟才动用起源之刃,没想到,鬼影教团竟然也拥有这种可怖的魔具。

女孩使出全身气力,拼命挣扎,想要避开匕首的锋芒。无奈更多藤蔓从地底急速钻出,缠作无数把枷锁将她的手脚死死捆住。

“别担心,小公主,姐姐会尽量温柔地把你的血管和经络,一一挑断的。”

一手钳住女孩的下巴,玄羽姬狞笑着,将匕首缓缓贴近薇诺娜痉挛的喉管。

不… …不要!!没有魔法… …我还怎么去拯救蓓儿,去守护我珍惜的一切?

匕首上滴落的寒光愈加刺目,薇诺娜剧烈喘息着,混和着无限懊悔的泪水在脸上燃烧着,灼灼如焰。

求求你… …给我一次机会… …至少让我再看一眼蓓儿,至少… …能够让我握紧蓓儿的手,再听她把自己的愿望,高声倾诉一遍!!

然而,没有任何回应。终焉之刃的刀尖已经触及到了薇诺娜脖上涌动不止的动脉,行将舐血。

突然间,一声轻微的破碎在女孩耳间鸣动起来,玄羽姬的笑声凝固了。

紧接着,薇诺娜感到脖子上流淌过一阵清凉的颗粒感,仿佛有人在上面撒上了一层细砂。

女孩睁开眼,惊奇地发现玄羽姬手中的匕首消失了,她只是空握着一把没有刀刃的把柄,脸上还残存着最后一丝僵硬的狂妄。

“这么多年了,芙蕾雅.伊莎贝尔,你的演技还是跟那个男人一样,做作而可笑。”

仿佛一漪红叶荡开清波,流枫淡然的声线飘到耳畔。众人循音转头,只见圆月之下,银发茸尾的少年像一头孤狼般,独立于苍蓝凝翠的夜空之下。树冠之巅,萤火摇曳,少年的斗篷像战旗般猎猎招展;他按住腰间的长剑,一任尖角的巫师帽和狐耳一起徜徉风中,将那银月似的悠扬,抛撒成歌。

“我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呢,原来是你啊,叛族者,月隐.流枫。”

僵硬地扭动着脖子,玄羽姬的表情变得不再那么自然,

“来,告诉我,老狐狸,月隐.流漪在被雪妖一族处死的时候,到底流着血,挣扎了多久?”

不待她的话音落下,流枫腰间的两柄长剑早已如迅雷般凌厉出鞘。只是刹那间的功夫,两把利剑洞穿鬼影教团所有的防御,像绞刑架一样死死抵在了玄羽姬的喉咙上。

“如果很想知道她那时的感受,伊莎贝尔,我建议你不妨亲自体验一下。”

流枫摘下巫师帽,眼中的鎏金早已灼烧成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