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小破公会怎么全都是大佬_16.阴差阳错的悲剧(夜麟酱)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30日

“这,这我得跟村里的人商议一下,可否麻烦几位在此稍候片刻?”胖村长听了迪伦的话神色凝重的沉思了片刻,斟酌着说道。

三人目送着胖村长离开之后,洛兰有些失望地看着迪伦,情绪低落地问道:“亲爱的,你也相信他们口中那个关于灾厄的传言吗?”

迪伦摇了摇头,坦言道:“不信啊。”

“那你为什么刚刚要那么说!”洛兰有些着急地上前一步攥着迪伦的衣角追问道。

迪伦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这模样看得洛兰有点儿着急,正当洛兰准备拽着迪伦衣服领子把事情问清楚时,待客厅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面容温和的中年妇女举着一个摆着一些黑麦面包和橙汁的托盘走进来,温柔地看着三人说道:“村长让我来给几位送些吃的, 时候不早了,想必几位都饿了吧。”

将托盘放在桌上后,中年妇女神色略带歉意地看着迪伦几人说道:“非常抱歉,今天村子里发生的事情有些多,来不及给几位尊贵的客人准备更好的食物,还请几位先垫垫肚子吧,饿肚子对身体不好。”

“谢谢您,这些东西就很好了。”迪伦上前一步,拿起一块儿干硬的黑面包二话没说便将面包放在嘴里啃了一大口,笑容灿烂地看着神色有些愧疚的中年妇女真诚地说道:“真的特别好吃。”

见迪伦如此,那中年妇女明显松了一口气,慈祥地看着迪伦说道:“您不嫌弃就好,如果不够的话可以告诉我,这种面包我们村子有许多。”

无论何时,不挑食且吃相喜人的孩子总是格外讨长辈的喜爱。

“嗯嗯,好的,麻烦您了。”迪伦非常有礼貌地点点头道谢。

中年妇女关门离开口,迪伦立刻拿起桌上的橙汁,灌了半杯,随后朝着自己胸口连捶了好几下,伸着脖子翻了个白眼儿,才将那一口面包咽下去。

终于顺过气儿的迪伦长出了一口气,刚刚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吹着喇叭的小天使在召唤他。

早知道他们哈奈村的面包这么噎,他刚刚绝对不会为了表现自己吃的很香咬那么一大口。

“亲……亲爱的,你还好吧。”洛兰担忧地看着迪伦问道。

“还好还好,总算都走了。”迪伦用精神力将整个村子扫了一圈儿,松了口气说道。

“您似乎有话想跟我们单独说?”多德问道。

迪伦点点头,叹气道:“是啊,那胖村长说的有关灾厄的事情,实在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那个叫乔安娜的孩子也根本不是什么灾厄。”

“那你刚刚为什么要那么跟村长说啊,搞得我还以为你真的会相信这么离谱的事情,准备把那个可怜的孩子处理掉呢。”洛兰撒开迪伦的胳膊,有些不悦地抱怨道。

“因为真相对哈奈村的村民来说实在有些残酷,所以我才想能不能用一种对两方都不造成伤害的方法把那个孩子带出村子。”迪伦有些惆怅地说道。

“您已经猜到真相了?”多德语气平静地问道,好像迪伦能猜到整件事情的真相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

“是啊,那个叫乔安娜的小姑娘的人生是一场悲剧,可是在这部悲剧里,除了那些领了便当的山贼之外,恐怕没有真正的坏人。”迪伦遗憾地说道。

“你们知道月之女巫吗?”迪伦话锋一转,看着两人问道。

洛兰和多德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许久,齐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说法。

“月之女巫某种意义上算是法师和占星者的集合体。算得上是修炼者中极为稀少的一种职业,整个大陆上只会有一位月之女巫。”迪伦依照帕特里克之前告诉他的说法,向两人解释道。

“难怪。”听了迪伦的解释,多德立刻明白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词了。

作为八大修炼者职业之一的法师如今都已经快要没落到消失了,更不要说月之女巫这种法师职业下属的细小分支了。

“月之女巫和法师相比,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多德思索了一下问道。

“月之女巫在从前确实是不详的征兆,不过所谓的不详和月之女巫本人并没有多大关系,只是因为这一职业的特殊性所以才被和不详扯上关系的。”

迪伦说着,停顿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解释道:“简单来说,月之女巫就是拥有法师的能力以及占星者的预言能力的强大职业。虽然听着很强大,但是也有很多问题,比如如果想要使用具有强大攻击力的法术需要燃烧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以及虽然不需要占星牌或者水晶球之类的法器作为依仗,但是只能预言坏事的不完整的预言能力。”

“听起来似乎有点儿神奇。”洛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抬起头满脸茫然地看着迪伦问道:“可是你说的这个月之女巫跟乔安娜的身世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乔安娜的母亲应该就是月之女巫。并且她身上月之女巫的能力在她死后传到了乔安娜的身上。”迪伦看着洛兰那双写满了困惑的大眼睛解释道。

“月之女巫的能力还能继承?”多德有些诧异地问道。

迪伦点点头,继续说道:“放眼四大陆虽然只会有一个月之女巫,但是另一种意义上,只要去找的话,无论什么时候,四大陆一定都会有一个月之女巫,比起修炼者职业,月之女巫更像是一种血脉传承。

四大陆上到底为什么会出现月之女巫这种依靠血脉传承的修炼职业已经不可考了,至于为什么只能有一个月之女巫出现,一直以来也没有人研究明白。可是从乔安娜身上的经历来看,月之女巫并非传说神话中虚构出来的幻想,而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您的意思是,乔安娜每次说一个人命不久矣,那人必死无疑这件事儿是一种预言,并不是乔安娜带来了死亡?”多德皱着眉头问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