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仙穹 第151章 奇异的炼器_浮生若朝露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30日

拂衣再一次步入玄元殿,心境已是全然不同。

几个时辰前,她心情有些复杂。

面对这场陌生的经历,她再无法借助从前经验来做决定,再加上无相宗的神秘、白泽通晓世事的传闻,都让她难以避免地生出一丝忐忑。整件事的奇异,让她难以保持心境的绝对稳定。

随着丹玉走了一圈,看到无相山脉的一隅的绮丽美景,听着这位小师叔嘀嘀咕咕日常生活,拂衣恍然醒悟。

这就是她以后的宗门生活,是她理想中陌生的、全新的生活,已经走上了与前世悲剧结局截然相反的路,那还有什么好担心?何况进入陌生环境,不代表她就不聪明不机智不美丽了啊。

宗门上下人人都好相处,宝库的东西怎么都用不完,宗主兼长老还会亲自出手为他们炼器,她不欣喜得飞上天去都算低调了。天道与宗门待她如此不薄,她难不成还要奢求一辆八匹灵宠拉车?

“来了?你与钟韵都要炼制本命法器,此前可曾准备好材料?若是缺什么只管说,宝库还有一些难得一见的珍品。”

白泽背对着灰雾祖师爷,盘坐在地面蒲团上,面朝拂衣笑得十分和蔼亲切,说话时还不忘伸手让她在对面蒲团入座,活像是请她来谈心闲聊而不是炼器

拂衣行了一礼坐下后,仔细想了想才道:“弟子准备了不少东西,不过东一下西一下,没考虑炼制难度。”她说着就将储物袋里藏了许久的好东西,以及丹田中睡得正酣的土灵唤了出来。

“金火异矿精华,蜃灵珊瑚,土灵......麒麟之角?玄鸟翼羽?!”

拂衣每拿出一样,白泽的声音就提高一度,待她取出那根抹去了专属气息的玄鸟翼羽时,这位淡定的宗门已经快要破音了。

“你这是什么气运,好东西全让你给收到手上了。”白泽手一招,就让土灵乖乖巧巧跳到掌心,一副讨好的模样看得拂衣这个主人眼角直抽。

“宗主,那这些能融成好剑么?”

“能。”白泽又从储物空间取出一根白森森的长骨,两根红得各有特色的羽毛,以及一小截褐色木头。“以白泽一族骨骼为主,熔炼你所有的材料,再加上长离翼羽和丹玉尾羽,以及小桐身上的树枝。”

拂衣缓缓瞪大了眼,久久说不出半句话来,这么多好东西,是要让她去逆天啊!

“别瞪了,幸好宗门弟子不多,要不然我这一身老骨头全都得给你们抽下来炼器。”白泽说得委屈巴巴,眼中却有一丝狡黠笑意,显然是能轻松生出新骨骼,并不在乎这点儿“小损失”。

至于长离和丹玉的羽毛,拔了还会再长,小桐的树枝更是茂密非常,否则也不会用她身上的材料炼制身份令牌和防御裙来卖。

尽管如此,拂衣还是无比感激,除了骤然被宝物砸中的眩晕,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暖意。“多谢宗主。”她拱手垂头恭敬行礼,将不会说的好听话,全都装在了这真心一拜中。

白泽似是看出她所想,笑眯眯地调侃道:“既然知晓受了宗门大恩,接下来的宗门任务可得努力完成啊,唉,我么,就不要你什么回报了,只是好久没喝过陈年‘醉心酿’了啊......”

拂衣躬下的腰身有些僵硬,醉心酿,三千域最贵最难寻的灵酒,用九十九味珍惜材料秘制而成,据说一口下去即可让元婴修士畅游幻境,使心境得到极大提升。

但擅长酿造这种灵酒的家族,每隔五百年才会出手寥寥几坛,三千域都抢着要,她一个小筑基上哪儿抢去啊。“弟子会尽力寻找,若是筑基期找不着,那就到元婴期再给您送来。”

白泽:“......”真是既会说话又有诚意,他还能说什么呢?“好好好,那你沉心静气,准备练剑。”

拂衣满眼疑惑地看了看四周,问道:“在这里?不用去炼器房?”

白泽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又强自装作淡然。“无需麻烦,本座炼器自有特殊方法,你就放心吧。”他话音刚落,悬浮在身前的几种宝物全都迸发出夺目光辉,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土灵向拂衣传达出一股类似欢腾的情绪,接着就从一粒圆溜溜的珠子变成了一股浓稠液体,无火炙烤,无器鼎提炼,就那么凭空生出质的变化,惊得拂衣双眼再次瞪圆,暗道这回是当真长了见识。

历来炼器都需灵火熔炼材料,再由炼器大师通过器鼎来提纯、塑性,去芜存菁之后再将种种材料融为一体,有灵性的保持灵性,无灵性的尽量加造灵性,最终成型滴入修士心头血,便是伴随一身的本命武器。

除剑修与刀修,别的修士锻造本命武器都是在金丹期,直接凝练出法宝,从此伴随修士一路成长。而剑修与刀修需得在筑基期锻造,从本命法器一直成长,算起来耗费的材料要多上许多倍。

由于拂衣选择的材料都是无法论品阶的珍品,所以一开始就做好了经受痛苦的准备,牙关都咬紧了,结果白泽却轻飘飘就将材料融化,还看不出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

“宗主,这是什么炼器术?”

“当你通晓世间一切,领会到所有物质的本质,就改知晓如何以最简单的方法改变它们的状态。对我来说这不是炼器,只是让它们以最佳状态形成一柄适合你的剑而已。”

他说得轻轻松松,动作行云流水,指挥着几股化作浓郁液体的材料在空中缓缓旋转,渐渐的,有一些星星点点的杂质自行脱离液体,只留下最为精纯的一部分。

“心头血。”

“是!”

拂衣不敢耽搁,连忙忍痛逼出一滴心头血,脸上红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变得苍白黯淡。这种熟悉的虚弱感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看着那一滴殷红热血与九种材料渐渐融合。

九种颜色各不相同的灵液,在空中旋转着形成旋涡状,从中间到外部一点点融合,心头血处于正中间,里面的气息朝外面缓缓蔓延。

在灵液与血液形成一团不规则银白液体时,拂衣感应到一种极为契合的气息,夹杂着土灵欢喜雀跃的情绪,徐徐涌入她的心神之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