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回来了,爹地要给力 第一百零一章:与她同床共枕_梦一梦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30日

“司桀,我就知道在你心里还没有放下我。”女人挽着男人的脖子开心的说着。

“既然你没有放下我。那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哦。”女人将嘴凑到男人的耳边,轻轻的呼着气。

“你还是那样,能将我的想法精准的整挖掘出来。”她笑着说道,表情魅惑十足。

“所以说只有我是最了解你的人。”

“苏江月,我承认。我心里还有你。可是,很多事情是无法挽回的。我不可能接受你的背叛,所以你也别再纠缠我了。出去吧。”此刻,秦司桀看着他,脸上浮现一抹冷笑。

“你每次都说这句话,我最讨厌你这句话了,有什么不可挽回的?只是你心里一直不肯原谅我。”苏江月听此,悠悠的说道,似乎是吃定了前者。

“你不用多说,出去吧。”

“你怎么这么绝情……”

“我就是这么绝情,离开吧。我们不可能了!别再来纠缠我,否则有你好看的!”秦司桀冷冷的说道,面色难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块狗皮膏药。

“咔哒。”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响起。

应该是她进来了,苏江月猜到。

她赶紧在秦司桀身旁站好。

“雨涵,你进来啦。”苏江月热情的打着招呼。

“你也在这呀?”林雨涵尴尬的说道。

女人笑了笑,望着秦司桀,没有给予答复。

“好了,事情我都说完了,你出去吧。”男人说道。

“好的。”女人看起来十分开心的走出房门。

“你们说什么?”林雨涵问道。

“商量正事。”

“商量正事,为什么不在客厅里面商量?还有,她怎么能进我们的房间?”

“雨涵,你别乱想,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且我说过。我不可能再对他有感觉。”

“你总是这样回答我。可是你让我怎么相信?之前是你们之间的暧昧。现在她还出现在你的房间。这个房间不是只有你和我能进来的吗?她是怎么能进来的?”

“雨涵,你这是不信任我吗?”

“我不是不信你。作为夫妻,我相信你。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用你的行动。多给我一点尊重。”

男人闭着眼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

“这是给你泡的咖啡。”

女人将手中的咖啡放到男人桌上:“专门给你泡的,趁热喝吧。”

男人笑着端起咖啡:“真贴心。”

女人默默坐在男人简约的床上,嘴唇微启。

望着穿上温柔可人的女人,男人说道:“这几天,我很想你……”

“我也是。”女人无聊的盯着自己的脚指,白皙的脚宛如一个葱根。

男人坐到女人身旁,将女人搂入怀中,女人也任由其将自己轻轻搂住。

“司桀,最近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男人将手放进女人的发丝间,缓缓地梳理着女人的长发。

“我在想,我们两个就这样在一起会不会太急促了。”

男人的手微微一抖:“急促?只要合适,花多久时间才走到一起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但了解别人是要花时间的。我觉得我还不够了解你。”

“这些问题,我都想过。我也知道我可能对你了解的太少。但是我爱你,我愿意接受你的不足之处,我愿意去包容你。前提是在未触碰我底线的时候。”

“可能对我来说,我还不太适应。”

“我理解你的,雨涵。”他将女人往怀里搂了搂。

“所以,我一直在给你时间让你慢慢适应。我的母亲一直催促着想见见你,我都给拒绝了。”

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女人的脸:“这一切只是为了多给你时间去做好决定。”

“谢谢你,司桀。你总是这么体贴的为我考虑。”

“只是对你。对其他人我可不会这样。”

女人甜蜜的笑笑,将头紧紧埋入男人怀里。

男人顺势躺了下来:“今晚,可以陪我一起睡吗?”

“好。”

女人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正打算就这样睡下,男人突然诶了一声。

“把睡衣换上再睡啊。”

“可我自己的睡衣还在客房里。”

“你回去拿的话太麻烦了,要不你先穿我的吧,我有多的。”

“不知道会大多少。”女人笑了笑。

男人起身向衣柜走去。

男人的衣柜十分的整洁。他从最角落里拿出自己以前穿过的睡衣,递给女人。

“可以让我帮你穿吗?”

“不用了,你这样我怪害羞的。”

“要是我就是想看给你换呢?”

“你又想耍流氓?”女人警惕起来。

“我们可是夫妻,怎么能叫耍流氓呢?”男人坏笑着向女人走来。

“啊,你不要过来。”女人向后退了退。

“你进了我房间,这些可就由不得你了哦。”

“你!你要是要给我硬来,我就不陪你睡了。”

男人脸上大写的不乐意:“你怎么能这样。好吧,不给你换就不给你换吧。”

男人十分不乐意得坐回床上。看着女人背对着自己将睡衣换上。

睡衣宽宽松松的挂在女人身上尽管女人的腰间已用腰带缠着,但宽大的领口还是让女人的玉肩露了出来。

男人把女人紧紧搂在怀中感受着女人发间淡淡的幽香。不一会儿男人那儿便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竟然睡得这么快。女人有些诧异。看来是真的很累了吧。尽管男人已经酣睡。

但心绪不宁的女人却久久难以入睡。女人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担忧。男人的回复并没有给自己足够的安全感,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长时间的相处,才能判断这些作法的应不应该。

她抬脸望向男人的脸庞,床头的小夜灯照射着男人的半张脸另一半脸则在遮挡下沉浸在黑暗当中。

男人的脸棱角分明,像是雕刻师精心雕刻后的雕塑。

她轻轻抚上男人这张精致的脸。

其实自己的担忧就是这个吧,自己从来没想过像自己这样平凡的女孩子,可以和什么优秀的男人在一起。内心的自卑让自己失去了安全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