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斯内普太太 第59章 他复活了_蜗牛小样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30日

“校长,找到了!”斯内普脸色苍白地对邓布利多悄声说道,“在树下被隐形衣遮盖着。恐怕有人杀了还来不及处理。”

邓布利多脸色沉重地快步走到斯内普指引的方向,轻轻掀开隐形衣,正是已经毫无声息的巴蒂.克劳奇。

邓布利多锐利的眼睛看向四周,可是幽深的森林中除了风儿沙沙的声音,别无其他声音,“穆迪呢?”他问道。

“去了对面的区域。”在邓布利多示意下,斯内普用小心翼翼地把隐形衣恢复原状,仍旧盖在巴蒂.克劳奇身上。

俩人在森林出口处碰到了穆迪,他正和送波特回来的海格在一起,看到斯内普时,穆迪左眼的疯眼转的更快了。

斯内普没有理会这个人,是人是鬼今天晚上已经见分晓了,只是不知道邓布利多的打算是什么,为何让他引而不发?为何不去揭穿这个假穆迪呢?

斯内普神色不明地看着夜幕低垂下的霍格沃茨,右手在衣袖里紧紧地握住魔杖,耳边听着邓布利多对海格和穆迪说着“没有找到,克劳奇先生可能已经离开了”之类的话,他感觉到黑色的帷幕已经笼罩在了霍格沃茨,不,应该说整个魔法界的上方了,艾莉娅说得对,一切都要防患于未然!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注视着穆迪一拐一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走廊里,对身侧的斯内普轻声几近耳语地说道:“留神穆迪!他可能会在最后一个项目中动手。”

“你是说波特?”斯内普心里一惊,“那你为什么……”

邓布利多知道斯内普话里的疑问,俩人站在窗户前,整个霍格沃茨一览无遗,邓布利多叹口气说道:“我们没有证据证明那就是他做的,而且,我虽然有些猜测,但是,还不确定他们要做什么,所以,西弗勒斯,帮我保护哈利好吗?”

对于邓布利多的话,斯内普一句也不相信,没有证据?只要眼前这个老头想要抓住那个假穆迪,区区的证据算什么!所以他打算把那个救世主当做鱼饵来钓一条大鱼吗?斯内普心里嗤笑着,可是他还是答应了,“放心,我会仔细检查迷宫的。”

他会的,他会保护那个波特!不管是为了莉莉,还是为了整个巫师界!他都必须让黑魔王消失!他有儿子!有艾莉娅需要保护!而唯一能让黑魔王消失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几乎快要进入坟墓的老头了!相信邓布利多正是因为看出这点,看出他的软肋,也越来越信任他吧……

安德鲁从图书馆回来直接回了宿舍,今年爸爸不让他晚上去办公室了,说是有些不方便,不方便什么?安德鲁不明白,可是问爸爸他又不肯说。安德鲁趴在床上回想着自己今天送给邓布利多教授的报告,他那么忙,会在什么时间答复他呢?

顺手扯过床头的照相机,在霍格沃茨他们无法使用任何电子产品,安德鲁就让妈妈给他买了个魔法照相机,他闲来无事,拆开后,按照摄像机的原理动手改装成了一个魔法摄像机,很简单,里面的构造仿照麻瓜摄像机来,用到电的地方用魔法来就行。

把摄像机搭在床边,按下录像键说道:“五月二十八日,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我今天把关于死咒的报告交给邓布利多教授了,教授说他会好好考虑,希望他考虑的时间不要太长,可是,哎,也无所谓了,教授看起来很忙很忙,所以没关系啦,慢慢来也行,爸爸被哈利.波特叫走了,不知道什么事,看起来……”安德鲁觉得口袋一热,是双面镜,“爸爸!你回来啦!”

“安德鲁怎么还没睡?”斯内普的声音似乎很疲惫,轻声问道。

“嗯,这就睡,爸爸没事吧?”安德鲁索性在枕头上滚来滚去,“啪”,好痛。

“怎么了?”斯内普声音关切地问道。

“没事,只是被摄像机碰到了,对了,爸爸,忘了给你说了,我组装好了,摄像机,看,很棒吧,前几天忙得一直忘了告诉你了,我准备用它给妈妈拍些霍格沃茨日常生活,她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了,嗯?爸爸,你怎么了?”

斯内普的眼神突然变得一亮了,“没事,安德鲁,快去睡觉,对了摄像机的事情还有谁知道?没人?好,先把它藏起来,我可能要用!”

三强争霸赛最后一场,所有人都兴奋不已,到处都是人们欢心鼓舞的说笑声,坐在高台上的安德鲁却有些不开心,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收到邓布利多教授的任何回复消息,而且爸爸把他的摄像机拿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还想为妈妈拍摄一些视频的。伸头看向四周,不见爸爸的踪影,明明其他教授们都在迷宫外巡逻着呢……

“安德鲁快看!波特要进场了!”吉姆兴奋地指着迷宫对安德鲁叫道,换来阿克曼一个白眼。

“哦,天啊!竟然是海格的炸尾螺!”不一会儿,阿克曼自己也不淡定了,指着塞德里克大叫着。这次比赛他支持塞德里克,始终认为波特是个利用黑幕窃取荣誉的小人。

安德鲁的心神全部放在了迷宫中的勇士身上,高大的树篱遮挡着视线,在夜幕下看起来也不是很清晰,他有些后悔没带在世界杯上买的望远镜了,布斯巴顿的芙蓉先出局了,安德鲁都能听到旁边站台上布斯巴顿学生失望的唏嘘声,哦,接着竟然是克鲁姆!

安德鲁失望地大喊,看来克鲁姆只适合魁地球了,不过他是怎么被击倒的呢,安德鲁没有看清楚。

“哎,快看!快看!塞德里克接近奖杯了!”阿克曼和加里举着“霍格沃茨必胜”的旗子大吼着,胸口上“支持塞德里克”的徽章在星光下熠熠发光。

“哎?他怎么停了!快拿奖杯啊!快啊!”大伙都垫着脚尖叫道:“波特!他凭什么!”

安德鲁一只眼睛趴在吉姆的麻瓜微型望远镜上,看着哈利.波特和塞德里克想要同时举起奖杯,然后慢镜头似的,塞德里克突然被什么绊倒了,猛地倒在了地上,然后,一只手刚刚触摸到奖杯的哈利.波特突然消失了,和奖杯一起消失了!

安德鲁和吉姆面面相觑!“怎么了?怎么了?”阿克曼还在大叫着,他连忙拿过吉姆的望远镜跑到最高的台阶上,是没了,哈利.波特和奖杯没了!而塞德里克抱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茫然地看向四周,又扭头看向放置奖杯的台子……

“怎么了?怎么了安德鲁?发生什么事情了?”加里和阿克曼围着安德鲁不停地问着,距离太远他们看不清楚。

“哈利.波特和奖杯消失了!”安德鲁神色凝重地看着正不知所措的塞德里克,哎?安德鲁连忙踮起脚尖,好像是爸爸,就在奖杯旁的树丛中,他怎么在迷宫了?但是人影一闪,就不见了。巡逻的教授们已经冲向了迷宫,赫奇帕奇院长斯普劳特教授扑过去搂住高大的塞德里克,把他往迷宫外带着。

安德鲁把望远镜还给吉姆,他茫然四顾,身旁的大部分人都和他一样的眼神,有的在窃窃私语,还有的人在发生质问发生了什么事,在塞德里克出现在看台下方后,嗡嗡地声响更大了,人群都涌向了他。“哈利,哈利去哪儿了!”安德鲁听到海格大叫的声音。

他躲避着汹涌的人群站在最高的地方,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主席台,邓布利多教授一脸凝重地看着哈利.波特消失的地方,突然安德鲁看到爸爸像是凭空出现在主席台上一样拥挤的人群中一样,趴在邓布利多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只见邓布利多教授严肃地点点头。

在说些什么呢?感觉好像有大事发生的样子,突然,安德鲁看到爸爸猛地脸色苍白,弯腰抓住了左臂,脸上的冷汗似乎都出来了。

爸爸,爸爸怎么了?安德鲁连忙向主席台冲去,可是还没接近一个人猛地把扑过来,把他撞到在台阶上,“砰”一声,安德鲁的鼻子一阵钝疼,一抹手上都是血,回头一看,是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卡卡洛夫,正脚步匆忙地穿过人群,急促地跑走了。

“呜”捂着不住流血的鼻子,安德鲁刚爬起来,就听到东边的人群中传来阵阵尖叫,“哈利.波特!哈利.波特!”

所有人都往那里赶,可是谁也没有邓布利多教授的动作快,而爸爸就跟在校长的后面。安德鲁怔怔地看着草地上乱混混的人群,站在这里他看不清楚情况,捂着鼻子继续爬到最高处的台阶上,他看到穆迪教授搂着哈利波特趁乱离开了,然后爸爸麦格教授和邓布利多紧随其后,出事了吗?安德鲁遥遥看着几位教授似乎不是那么兴奋,而且哈利.波特的精神好像也不好。

“呜,”鼻子的血更快了,安德鲁觉得得给自己整了个止血咒了,胡乱在脸上一抹,就急匆匆地从人群中钻出去,向着城堡的方向跑去,太不正常了,今晚太不正常了,突然跌倒的塞德里克,出现在迷宫里的爸爸,还有突然消失的波特……

安德鲁隐隐有一种预感,他必须找到爸爸,必须立刻就找到!

平常热闹的走廊里现在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安德鲁只能听到他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他不确定大家都去哪儿了,去校长办公室了吗?有可能,安德鲁蹬蹬地跑到校长办公室,但是门紧紧地关闭着,尝试了口令,没有打开,想了想,又转身往校医院跑去,果然,他听到了人们说话或者说吵架的声音……

“伏地魔!康奈利,伏地魔回来了,他已经杀了巴蒂.克劳奇了,他的尸骨如果你愿意,可以带你看,如果你承认的话我们还是一个阵营!”是邓布利多教授的声音。

伏地魔?伏地魔回来了?哈利.波特刚才是被伏地魔抓走了?

安德鲁连忙从门缝里溜进来,悄悄地躲在病房里白色帷幔后。

此时可怜的福吉部长似乎被吓坏了,不停地摇着头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让安德鲁呆愣在原地的是爸爸的反应,他猛地撩起左臂上的衣服,露出了一个丑陋狰狞的标志,安德鲁见过那个标记,是在世界杯的那天晚上,旁边的人说那是黑魔标记。

“看见了吗,黑魔标记……”安德鲁听到爸爸嘶哑的声音,“……每个食死徒身上都有这个标记……”爸爸是食死徒?可是妈妈明明说爸爸是为邓布利多教授工作啊,他们一起对抗伏地魔啊!

“你爸爸之前的工作很危险……”

“食死徒们对他恨之入骨……”

“安德鲁你在学校不能叫爸爸,要称为教授,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你的爸爸是斯内普,你会有危险……”

妈妈的话闪现在他的脑海里,安德鲁怔怔地站着,看着脸色铁青的爸爸,食死徒?对抗伏地魔?恨之入骨?

“西弗勒斯,”安德鲁听到邓布利多教授叫着爸爸的名字,“你知道我要吩咐什么,如果你准备好了。”

准备好什么?

爸爸似乎有些犹豫,但是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推开门大步离开了。

“你要去哪?”安德鲁连忙扑上去跟上爸爸的脚步,他的出现让斯内普大吃一惊,惊慌失措地叫道:“安德鲁,你怎么了?!”

邓布利多听到了声音,连忙走出病房对着安德鲁施了个咒语,轻声说道:“没事,只是流鼻血。”

流鼻血?斯内普不相信,流鼻血会是满脸都是血,而且现在还哭得一塌糊涂。

“安德鲁,出什么事了?”他低头脸色煞白的叫道。

安德鲁没有回答,此刻他甚至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怔怔地看着爸爸,轻声问道“你要去哪儿?”

“安德鲁,放开我,听话现在乖乖回宿舍好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斯内普使劲地撕扯着拽着他袍子的安德鲁,他一直躲避着孩子的眼睛。

“你要去做什么?”安德鲁紧紧地拽着手指都发白了,他大叫着:“你是不是要去找伏地魔?”

安德鲁的话让邓布利多和斯内普瞬间静止了,他们都惊愕地瞪着眼睛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满脸都是血的小孩,斯内普闭上眼睛似乎不敢去看安德鲁,邓布利多面露怜悯和不忍。

“你是不是要去找伏地魔?”安德鲁满脸的泪水和血水混在一起,爸爸把他的手拽开了,他就扑在爸爸腿上,紧紧地抱住:“不要去,不要去,他们会杀了你的,爸爸,求求你不要去,爸爸!他们对你恨之入骨,他们会杀了你的,爸爸,爸爸,我求求你,妈妈不会让你去的,爸爸,爸爸……呜呜,求求你……”

斯内普浑身颤抖,双目紧闭仰着头想要逼回自己不断流淌出的泪水,可是没用,在安德鲁凄厉的哭声中,热泪缓缓地从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他也不愿意,他有安德鲁,有艾莉娅,可是,他有选择的余地吗?没有的,从十四年前他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为了莉莉,为了邓布利多,他去保护波特的儿子!可是,可是谁来保护他的儿子?在他的儿子遇到危险的时候,谁来保护他!

邓布利多叹口气,拍了拍斯内普的肩膀,蹲下身对跪在地上抱住自己父亲腿的安德鲁轻声说道:“安德鲁,先放开你爸爸好吗?来,跟我来,我保证他们不会伤害你爸爸的。”

安德鲁似乎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此刻的他只有一个反应,抓住爸爸,紧紧地抓住爸爸,不能让他走!不能让他回去做间谍!爸爸会死的!

他感觉爸爸抱起了他,听到爸爸在他身边轻声说话的声音,还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也在他耳边说话,这些安德鲁似乎没有注意,他只感觉爸爸把他送回了魔药办公室,把他放在了爸爸的床上,然后爸爸一直陪在他身边,一直陪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