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曼达林 第30章 笑声更迷人(1)_墨宝非宝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30日

小卖部门外树丫上挂着的灯泡可亮,晃得她视线避开,耳根后发烫,丢了句“懒得理你”,沿着一路跑过来的小巷子走回去。

检边林在夜色里,忍不住自己都笑。

太急了,太急了检边林。

老话说的没错,人果然是一得意就忘形。

他略微活动着手臂,很是快意地两手倒背到脑后,交叉着撑着自己的头和拍了整天戏僵硬发酸的脖颈。如此看初见的背影,真心觉得她连迈步的动作都可爱到不行……

两人空手而归,再进小饭馆,老板大叔正啃着鸡爪子,见俩人回来笑着念叨“幸亏看到你俩自行车在,要不然还以为人跑了呢”,说着就将饭菜给他们都端出来摆上。一桌子不是鸡肉就是鸡蛋,检边林却吃得津津有味,这是他今天第一顿饭。

中午去得晚了,又要手绘背上的纹身,这是个精细的工程他半分不能动,也就没告诉化妆师自己连水都没来得及喝——

怕太晚带她回去不安全,检边林只敢囫囵吃个半饱,灌了两口热水,让胃舒服了,去和大叔小声交流了两句。大叔嘿嘿一笑,拎着外套出去了,没多久兜回来,就把检边林需要的东西买回来了……

初见瞄了眼后,就再没敢和老板对视过。

她强装镇定把最后一块鸡用筷子夹到嘴里,在牙齿间慢慢把肉从骨头上分离,低头,吐出骨头。当然,第三人不可能看到的桌下,她狠踩了下检边林的脚。

硬邦邦的,是军靴。注定毫无痛感,但有感觉。

他抬了眼皮瞅她,她瞪他,自己却先脸红红去看别处。

……

后来回到小旅店,剧组人也刚吃完。

他们住得地方是被剧组包下来的小旅店,说是旅店,简朴得和农家院没什么两样,没有专门的饭厅,大家吃饭都在一楼,几个大圆桌搭起来就算完事了。初见进屋门没留神,刮到了门外挂着的干辣椒和玉米,本想偷偷溜进去的人,倒是弄得动静极大。

几个饭桌旁的人都先后望过来。

初见脸皮薄,被发现了也就不好意思悄悄回屋,推推检边林的胳膊,硬是和他在谢斌那桌坐下。

“吃什么好的了?”童菲咬着筷子,“让我们在这儿喝西北风?”

初见扫了眼桌上的残羹剩饭,吃得差不多了,也能看出荤素搭配很合理。况且她中午就吃过,请来剧组的厨师手艺明明很好。

“吃什么重要吗?有情饮水饱,”谢斌乐呵呵,“是不?晓宇。”

晓宇立刻答:“没错,哥!”

大家笑。

刚俩人不在,谢斌在众人要求下简略概述了检边林身边这位女友是他初恋,两人是青梅竹马迟早要结婚,所以也没必要瞒工作人员。“初恋”两个字真是惊了不少人,这屋里坐着的人都在这圈子起伏多年,什么奇葩感情没见过?

唯独没见过检边林这种。

于是大家开始纷纷回想开机以来的细节,想得多了,也都感怀起自己来,初恋代表什么?不止是爱情,还有青春。

所以在两人没进门前就聊high了,他们再一现身大伙更high了。

第二天又是下午开工,不用早起,到最后每桌都开了不少酒,一来二去众人喝得上头。别说那些老资历的人,就连晓宇这种新人都拉着从澳门来的林深,倾诉自己怎么入行的,还有那些该死的跌宕和挫折——

哪有那么多光鲜亮丽,资本汇聚越多的圈子越现实。

门口,还聊哭了俩……

看那些人在门厅和门外发酒疯,玩情怀,初见也想起很多少年时代发生的小事情,关于检边林的——

刚上高一那会儿,她和家附近的女同学放学骑车回家,刚出校门就看到检边林推着车往前走,轮胎还是瘪的……当时她还想过去问句要不要一起回家呢,就有两个女孩推着车追上:“检边林,你车坏了啊?”初见好奇多看了两眼。

初见身边并排骑车的女同学一个劲笑,扯着初见的胳膊说:“这年头女追男可有看头了,一班这位天天被人拔气门芯,就为能放学一起走搭个话。”初见听得咋舌,真有新意啊。

后来到高一下学期,这种事就见怪不怪了。

初高中部最吸睛的男生就是他。

她有次在值岗校门口检查校徽,就见到过两个女生校服上用小钢笔明目张胆写着“检”。早上是初见发现的,是穿着初中部青蛙绿校服的女孩子,写在袖口,另外一个是中午午休时候,初见身边查岗的同学发现的,和看到新大陆似的用手臂撞她:“你看,你看。”这次是高中部的红白校服,小小的油笔写出来的“检边林”就在领口后。

每个学校都有这么几个男生充当这种角色。

不同的是检边林最后是真进了娱乐圈,从校园偶像成为了大众偶像。他刚成名那会儿,许多校友在贴吧发帖、发微博,说他在高中就很多女生拼命追,绘声绘色,故事还真不少。

但能让初见记住名字的,很少。

七班倒是有个叫卢珊珊的她现在还记得。这个女生追检边林最大胆,就坐在班级窗台上,在课间对着刚下|体育课的一班和二班人群大声喊:“检边林,检边林,我喜欢你。”引来楼下学生的大声起哄。当时真是惊动全校,初见作为旁观者还幸灾乐祸张望来着……

思维发散到这儿,初见用手肘撞检边林:“记得七班卢珊珊吗?”

她以为检边林会来一句“不记得”,可惜,检边林还真严肃回想了半天,点头。

初见嘟囔:“记性还挺好。”

检边林发现不该说实话:“……就记得是个女的,别的记不清了。”

初见提点他:“她不是还追到你家去了吗?”

当时卢珊珊追检边林追到了家里去这件事,年级都传疯了。

对这个女生,其实检边林记得挺清楚。

并不是此人有多特殊,纯粹因为他记忆力太好,从四岁开始到现在的事基本都不会忘。

当时这个女生是和三四个男同学一起去得他家,检爸拉着人家左问右问都是问得初见在学校的事,最后还拿出相册给他们看,笑呵呵说初见就等于是自己半个女儿。男生们趁着检爸去倒水,一个劲起哄说难怪检边林对谁都不动心,这早就内定了啊。

他没解释,纯粹默认:他是喜欢初见。

从小到大对他表达好感的女孩不少,这是比较麻烦的一个。他考虑更多的是七班离九班近,传太过事过去会让初见误会。幸好,后来拒绝的次数多了,脸皮再厚的人也知难而退了。

……

检边林一阵沉默后:“真去我家了?没被我爸打出去?”

初见“啊”了声:“你爸打人家干什么……”

检边林蹙眉:“我爸喜欢你,别人来不就要打出去吗?”

初见被他逗得不行,开心地转着手上的戒指,昨夜太混乱太不像话,今天也是赶着来去吃饭,都没仔细看过这个戒指。此时摘下来仔细端详着,后知后觉发现戒指内圈刻着字母:J&C

根本不用联想就知道是刻得两个人的姓氏首字母。

初见瞄他。

他:反过来,是你的全名。

“检”和“见”,他的姓就是她的名。

人总是这样,心里装着谁就去找相同点,哪怕是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也不会放过。初见想起高中同桌过去喜欢班副也是这样,颠来倒去写两个人的名字,最后欣喜地抓住初见胳膊说:“你看,我第二个字和他第三个字都是十七画!是不是很有缘?”

当时初见觉得同桌傻,现在反倒觉得——

自己和检边林真是很有缘啊。

初见在他的注视下把戒指戴回去:问你个问题,必须认真回答。

检边林示意她问。

她:你为什么喜欢我?

他:你好看。

她:一点都不认真,比我好看的太多太多了。

他:真的。

她:不说和你合作过的女演员,初高中那些喜欢你的女孩,也有好多美女啊。

他:真的。

她:……

检边林探身过来,在白炽灯的光线下,仔细看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了句自己认为的大实话:和你比,别人都不是女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