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女仆不可能这么反派_第三百二十五章:你要是这么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白沉)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17日

“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远处,六树腰间的绮莉发出一声尖叫。

“吵死了,你发什么神经?”六树捂住耳朵说道。

“那个女人居然霸占我的身份,六树给我打死她,打死她啊!”绮莉看起来情绪非常激动。

“是啊,这情况的确有些异常。”六树挠了挠头,眼前的情况他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你明白这是为什么吗?”六树向绮莉问道。

“我哪知道为什么,难道是我的肢体她有了自己的想法吗?”

“。。这可能吗?。。”六树觉得这理由有点牵强。

“当然不可能啊,你个笨蛋!”看到六树真的相信了,绮莉就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气愤。

“咳咳,我们去解决了吧,这种情况的确超出了银华小姐的能力范围。”六树说道。

“是啊,砍死她,给我砍死她!”

“行行行,砍死她。”六树无奈的耸了耸肩,踏着脚准备行动,却被身后的手拉住了。

“等等。”花茉伸手拉住了六树。

“你醒了?”六树正准备行动的身体停了下来。

“刚醒的,头有点晕,话说我怎么了?”花茉捂住头说道。

“你喝醉了。”

“喝醉了啊,我没失态吧。”花茉从满是雨水的石头上站了起来。

“没。。。”六树的眼神心虚的飘向了一边。

“这雨是我制造的?”花茉用手接住雨水,雨水的魔力和她一模一样。

“是啊。”

“为什么?”

“可能只是为了清爽一下吧。”六树吹起了口哨。

“。。。我就当是这样吧。”花茉擦了擦眼睛,接着说道:“我希望你能不要急着出手解决这件事情。”

“这可不是老大现在的实力可以解决的对手啊。”

“嗯,我知道,我只是想看看银华现在的极限在哪,等到实在撑不住的时候,你再出手也不迟。”

“有点太危险了。”六树不太同意花茉的提议。

“拜托了,我想看看,露娜所说的,弱者的可能性。。。到底是什么。”

“行吧,到时候你出面解决吧,我睡了,晚安。”六树躺在了全是水的房顶,准备睡觉。

能在这种暴雨天睡觉的人。。。那可能不是一个人。

“喂!六树,你不是答应我要砍死她的吗?!”绮莉暴躁的说道。

“吵死了。”六树随意的把绮莉丢在了一边。

☆☆☆

“。。。。。”琳娜坐在银华的身旁,她不会什么治疗魔法,只能默默的等着银华醒来。

还好,银华身体上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只是魔力用尽造成的疲劳而已。

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巨大的魔力波动,琳娜当然也感受到了这点。

琳娜抱着银华,跳向了高空中,随后地上就被一阵反魔法的洪流所袭击了,从高空中看着下面惨烈的情况,琳娜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等到洪流过去之后,琳娜才缓缓从空中落下来,还好这阵洪流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她不能向银华一样飞行,她只能做到短暂的浮空。

在降落到地面之后,地上除了泥土和黄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琳娜本想找块石头给银华躺着,但也找不到了。

只能无奈的把银华放在了土地上,自己准备去远方查看一下情况。

同时,琳娜也放心不下银华,谁知道刚才那种大规模的袭击会不会再来一次。

“好了好了,不用担心我啦,走吧走吧。”银华?突然站了起来对琳娜说道。

“。。。。你恢复了?”琳娜看着站起来的银华,有些奇怪。

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昏睡的样子,下一秒就突然变的这么有精神。

“我很好啊。”露娜转了个身,还跳了几下。

“呀,真是好久没有操控过实体了,脚踩地面的感觉真让人安心啊。”

“什么?”琳娜没有听懂银华在说什么。

“没什么,你也很担心恩斯特和缇娜吧,快去看看吧,走啦走啦。”露娜说着,就朝着前面跑去,她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她也想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

“。。。。。”琳娜虽然有些怀疑,不过还是跟在了银华的身后。

☆☆☆

“这好像有一点不妙啊。”恩斯特看着厄芬琳刑,对方久违的让她感到了一点害怕。

“缇娜建议撤退,对方的力量不是我们可以应对的。”缇娜发出了一阵机械式的语音。

“撤退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对方显然不是很乐意让我们撤!退!啊!”在恩斯特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厄芬琳刑已经提着剑来到了她面前,一剑砍了下来。

恩斯特拿着镰刀招架,黑色的剑刃打在了恩斯特的镰刀上,巨大的力气使得恩斯特脚下所踩着的地面裂开了几道裂缝。

“!”缇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看见恩斯特被攻击后,她急忙拿出一把散弹枪,扣下扳机,一枪打在了厄芬琳刑的身上。

子弹精准的打在了厄芬琳刑的身上,但好像没有起到一点效果,子弹就这么被反魔法吞了进去。

“恶灵重破!”恩斯特用力的将厄芬琳刑的剑刃打开,同时一脚踹在了厄芬琳刑的腹部。

被恩斯特用力踢了一脚的厄芬琳刑甚至没有移动一步,她抓起恩斯特的脚,朝着地下砸了下去。

恩斯特被砸飞到了好远的地方,但她马上就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她镰刀上的锁链还有她的右眼,都燃起了紫色的火焰。

此时已经看不到恩斯特脸上一点笑容了,只剩下那恐怖的压迫感。

她的脚下,身后,头顶都出现了紫色的魔法阵,左手的手掌中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魔力团。

恩斯特左手拿着魔力团,右手拿着镰刀,朝着厄芬琳刑冲了过去。

在双方接触的时候,恩斯特将左手的魔力团砸在了厄芬琳刑的身上,紫色的火焰瞬间就蔓延上了厄芬琳刑的身体。

厄芬琳刑被逼的退后了一步,在这一步的空隙内,恩斯特镰刀上的锁链将厄芬琳刑捆的死死的,要知道,锁链上也是有恩斯特的火焰。

她所形成的魔法阵也出现了数道锁链,看起来是某种封印的魔法。

在厄芬琳刑动弹不得的时间,恩斯特踩上了锁链,右手再次汇聚魔力,准备再给厄芬琳刑一次重击的时候,缠在对方身上的锁链全部碎开了。

厄芬琳刑重新拿起黑剑,将周围袭来的锁链全部斩碎。

无奈之下,恩斯特只能收回了这次攻击,重新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她没想到,那把看上去没有一丝美感的黑色剑刃,居然有这如此惊人的破坏力。

更关键的是,从刚才的攻击上看来,对方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对方的口中依旧吐露着听不懂的话语,恩斯特也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了。

恩斯特的周围燃烧着炙热的紫色火焰,她重新拿起了自己的镰刀,手上出现了紫色的符文,似乎在启动着某项魔法。

“@#¥@*/-”但厄芬琳刑没有再给恩斯特机会,她只踩了一步,就到了恩斯特的面前,一拳打在了恩斯特的腹中。

“噗。”恩斯特的嘴中吐出一口鲜血。

但对方的攻击还没有结束,厄芬琳刑将恩斯特按在地上,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恩斯特身上。

“加入破愿子弹,启动第三眼。”

“系统警告,您目前无法启动第三眼。”

“该死。。。”缇娜非常人性化的骂了一句。

忻位的恩斯特都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了,尽有夕位的她,根本就对厄芬琳刑造不成一点伤害。

眼前的情况已经紧急到这种情况了,她再不出手的话,恩斯特会被活活打死的。

“我再说一遍,启动第三眼。”缇娜的声音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系统警告,您目前无法启动第三眼。”但系统的回复但是那么冰冷。

“你似乎打的挺开心的。”在厄芬琳刑的殴打中,恩斯特抓住了她的手。

“恶魔禁法,第三页第九章第七条。”

“创杀。”恩斯特将整个手臂都捅入了厄芬琳刑的胸口,厄芬琳刑殴打的动作停止了。

恩斯特的手臂上燃起了紫色的火焰,这种火焰通过她的手臂传递到了厄芬琳刑的体内。

“轰!”一声巨大的声响,厄芬琳刑的身体上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小孔,看上去十分骇人。

而恩斯特现在的情况更是不容乐观。

“五脏六腑都快被打错位了,翅膀也断了,骨头也折了几根,真是狼狈啊。”

“要是被那只白鸟看到,岂不是要被她笑死。”

恩斯特的衣服已经是残破不堪,几乎遮不住身体,翅膀也消失了一根,鲜血从她的头上滴落到她的眼睛上,模糊了她的视线。

刚才恩斯特的一击好像也对厄芬琳刑造成了不少的伤害,她半跪在恩斯特的前面,想要站起来,却又站不起来。

“缇娜,是叫缇娜吧,我记性不是很好。”

“缇娜在。”缇娜看着恩斯特,不知道她想说些什么。

“离这里远点,然后代我和琳说一声对不起,没有办法带她去莉克希亚了。”

“恩斯特?”缇娜已经知道恩斯特要做什么了。

“没事,走吧。”对此,恩斯特只是露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

“冥魔禁法第一页第一章第一条。”

“翻腾天空,冥府之拥。”恩斯特的身后出现一个影子,一个着装破烂,手里拿着一把巨大镰刀的影子。

那是。。。死神。

“桀桀”死神的镰刀架在了恩斯特的脖子上,同时也出现在了厄芬琳刑的身上。

这一招是绝对致死的一招,就算是厄芬琳刑,也会死在这招手下。

“恩斯特小姐,你好啊!”露娜从恩斯特的身后出现,拍了一下她的后背。

“。。。。。”恩斯特满脸错愕的看着银华,随后倒在了地上,施法也被打断了。

“哦呀?你怎么一拍就倒了。”露娜故作奇怪的看着恩斯特。

“琳?!”恩斯特艰难的念出了露娜的名字。

“啊,你伤的好严重,没事吧,我刚才是不是拍到哪了,不好意思啊,原谅我。”露娜装作可怜的样子说道。

“琳,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这里很危险。。。”

“嘘。”对此,露娜只是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恩斯特。”

“死亡并不足以让你感到害怕,但你要为自己感到可惜。”

“你要知道。”

“你要是这么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