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梧桐向南依 第57章 玉竹斩_L泗X汐Y

古代言情 2020年04月21日

太医突然问,“娘娘宫里点的什么香料?”

“是我北狄特有的——”姮月猛地一惊,她她她忘记香料这一茬了!她皱着眉头死命想着自家香料里到底有没有对有孕之人有害的配料,却是无果。

太医摸了摸胡子,找到香炉,揭开一看,拨拉一下,这、里面躺着一截烧了一半的麝香?与原本香料混在一起,不仔细也许还看不出来。

太医面色一沉,“娘娘,不知这麝香如何而来?”

“麝香?不可能有的!”姮月不可置信地看着太医手里东西,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一定、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沈歆婳自然知道这东西怎么来的。疾风身法来无影去无踪,做这种事再合适不过。

姮月倒退两步,惊疑不定地瞪着面无表情的沈歆婳,“是你、是你对不对……污蔑我……你、你——”

“未免太看得起自己,”沈歆婳低笑,“你没发觉你陪嫁宫女不见了么?”

姮月说了一串北狄语,然后倒退两步,跌坐在地上,又开口,“你们、你们把她如何了?”

被带上来的,是被五花大绑的陪嫁宫女,正好是被疾风带走的那个。

“娘娘,是我干的。(北狄语)”宫女跪在地上低声说,“我只是想不开,凭什么、凭什么要这样向云国人……(北狄语)”

那宫女一开口,姮月便没了力气,她突然笑起来,约摸明白了云国人常说的报应二字的含义。

“我认罪……”

再如何,姮月也是和亲公主,如今云国与西戎正值战乱,不可再与北狄开战。给了姮月一个谋害皇嗣以及皇帝爱妃的罪名,便把她打入冷宫。而她的三个陪嫁宫女,留了一个在冷宫陪着她,其余两个被发配去了辛者库。

回到坤宁宫,方才认错的宫女蹭到秋月身边,“快帮我解开。”

秋月给她解开绳子,她便揉了揉自己手腕,“大人,今天我可是累死了,又是扮皇帝又是宫女……不给我提个职位吗?”

“百花堂堂主?”沈歆婳看了眼千面,千面却缩了缩脖子,“别、别,我可不敢与红衣抢,平白得了个嗜钱如命的称号。”

疾风将昏死过去的宫女拎进来,“大人?”

“送到辛者库。”

“是。”

如此,后宫之中便稳定下来。

然而未过几天,沈歆婳便收到红衣传来的信。

『大人,宁王与西戎首领勾结,许诺称帝后割三座城池赠予西戎首领,换得西戎相助。』

果真是,宁王。

顾南依读了两遍,却觉得有些怪异,“发动战争有什么好处?吸引军队?注意力?而且,宁王一直未出现,难道他在西戎?”

“而且,沈大哥和威武将军都在那儿,西戎也攻不下啊。”顾南依嘀咕道。

“攻不下……”沈歆婳按了按太阳穴,她依稀记得,萧安与萧冉关系不错。这萧冉勾结西戎,萧安会不会……可,可萧安不久前来探望过萧文啊……

萧安应该还在皇城,莫非这两人意图里应外合?

“疾风,查萧安下落。”

“是。”

安禄王、安禄王……

“秋月,萧安手上可有兵力?”

“不足五百。”

“嗯,书信一封给闲王,本宫想与他谈谈。”沈歆婳指尖点了点桌面,道。如今秦王不知在哪儿逍遥,出这么大事情也不在意,也是符合他一贯性子……只是这萧阳不知为何还留在皇城。

莫非他也掺和其中?

“你要单独见他?”顾南依有些紧张,对这个情敌还是很害怕的,“你、你、我要和你一起去。”而且,沈歆婳现在没有武功,顾南依生怕她出事。“今天的药你喝了么?”

“喝了。”沈歆婳有些无奈,顾南依要跟着就跟着吧。

萧阳收到信,立刻便回信了。表明自己十分愿意与皇后娘娘商谈。

他们约在皇城外一处酒楼,皇后与顾南依稍稍易容,换了身男装,拿着令牌极为轻松的离开皇城。

“今儿酒楼被王爷包场了,不接客,客官请回吧。”小二在门口拦下二人,和声和气的说。

“那便去告诉闲王,沈某已来赴约。”沈歆婳略一拱手,道。

“唉!这就去,客官您先请。”小二迎沈歆婳二人进了酒楼,便跑上楼通报去了。

……

“呵,沈兄让萧某好等……这位是?”萧阳下楼迎接,拱了拱手,看见顾南依觉得有些眼熟。

“这是内子。”

“咳、嗯?嗯……咳、沈兄……莫要揶揄小弟了。”萧阳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他尴尬地笑笑以为沈歆婳在开玩笑,结果沈歆婳面无表情的瞪着自己……“嗯……嫂子好。”

沈歆婳这才牵着顾南依往楼上走去。

“为什么我是嫂子?”顾南依小声抱怨,“为什么我是内子?明明你是我媳妇。”

沈歆婳也不恼,揉了揉顾南依脑袋,“是,是。”

“哼,敷衍,”顾南依有些不满,却还是帮沈歆婳推开门。

“点了些招牌菜,也不知合不合你们胃口。”萧阳谦虚道,然后拿出一坛酒,“不过,这千金醉一定合沈兄口味。”

沈歆婳低笑,“若我如今不再饮酒,你该如何?”

“那小弟只好一个人自斟自酌了。”萧阳放下酒坛,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待饭菜布满一桌,闲杂人等全部退下,萧阳才收了笑,严肃道,“不知沈兄寻我谈何事?”

“萧冉,萧安。”沈歆婳直白得很,“他二人有何打算?”

“他们一直不服皇兄,你也是知道的。皇兄当年继位完全都是沈家功劳。”萧阳正色道,“他二人估计盘算已久。只是没料到,在西戎进犯时,皇兄居然病重,萧安虽来看望皇兄,估计暗地里偷着乐吧。而萧冉连探望都不曾……他们或许会趁乱篡位。”

“萧冉与西戎勾结。战事因他而起,这事大概计划已久。”

“什么?!他居然、这个、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与西戎勾结?!这——”萧阳震怒,他本以为二人只是趁火打劫,没想到……

“萧冉下落不明,萧安约摸还在皇城。”沈歆婳道,“只是不知他们到底在计划什么。”

“里应外合还是别的?而是娘娘说萧安并无什么兵力,留在皇城也没什么作用啊。”顾南依开口道,她见这二人谈得入迷,也不好意思动筷子了。

沈歆婳揉了揉顾南依头发,“你先吃。不在宫中,没许多礼仪。”

“皇城有什么吸引他呢?”萧阳歪了歪脑袋,“沈兄,你觉得萧安是何打算?”

沈歆婳正欲开口,窗外突然飞入一白鸽,沈歆婳凝神接住,取下纸条。

『萧安今日出现,拜访了沈府。』

沈府。

沈歆婳脸色一沉,这人若敢动她家人,那么暗影楼也没必要掩藏着了。沈歆婳莫名慌乱,她突然站起身,“失陪片刻。”她将纸条拍在桌上,“照顾好顾南依。”语毕,摔门而去。

速度之快,顾南依甚至没有什么反应,从沈歆婳看到纸条到出门,时间怕是连五秒都不到吧。

“她、怎么?”顾南依反应过来,看了眼沈歆婳留下的纸条,脸色一白,“若萧安去沈府,会是什么主意?”

“沈府?!”萧阳一拍桌子,他站起来有些不可置信,萧安居然敢这般……这般……不,不,因为沈大哥在西戎……萧安会挟持沈家大将军?还是沈夫人?还是沈煜……

不对啊,沈大将军铮铮铁骨,怎么可能会被挟持?沈煜兄武功也不俗……

“嫂子……”顾南依想到那天夜里看到的女子,顿时坐不住了,“你,你快带我去沈家!快点。”

“嫂子?”萧阳明悟,沈元正爱妻护妻畏妻,可谓人尽皆知啊!他居然没想到!萧阳快步下楼,却发现早已没了沈歆婳踪影。

“娘娘不是……没有武功,怎么跑这么快……”顾南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萧阳也没接话,他一手揽起顾南依,“失礼了。”随即便用轻功赶往沈府。

沈歆婳直接落在院子里,也没管后面追上来的护卫,直接推门而入。“爹?娘?”

“爹!——”

“歆婳?”沈夫人有些惊喜,“你怎么回来了?想家啦?诶,老头子快过来!”

“你们都没事?”沈歆婳松了口气,“二哥呢?”

“你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成天不是出去玩就是在书房待着,现在在书房里呢!哎呀,上次那个小姑娘怎么没跟着你呀?”沈夫人十分开心,拉着沈歆婳坐下,给她喝茶。

沈老将军走过来,虽然还是板着一张脸,但还是藏不住高兴,“今儿什么日子?”

“萧安来了?”

“什么!那是安禄王,私下叫叫名字就算了——”

“他人呢?”

“他啊,说有阿武的信给华年,然后带着华年出去玩了,说是傍晚再送华年回来……”

“他带大嫂去了哪里?!”沈歆婳忍住怒火,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

“干嘛问这么清楚,两个孩子的事情……”

“去了哪里!”

“沈歆婳!”沈老将军怒了,“你什么态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