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缘 第106章 谢谢你们_紫*******天

古代言情 2020年03月30日

看到两人紧张的样子,麦晓清“噗”的一笑,倾着身子在他们两人之间低声道:“竹染、火夕,你们想不想要个自己的孩子?”

麦晓清的声音虽然低,但这大殿中的人哪个不是都将心神都放在了她身上,看到她围着竹染两人转圈就开始诧异地看着她,这低低的声音依旧让所有的人听得真切无比。

竹染愣了,火夕懵了,摩严和笙箫默怔住,白子画惊异地看着麦晓清,下面跪着的几人更是惊愕地看着麦晓清。

“小……小……小师叔,你,你……你说什么?”竹染惊惧地看着麦晓清,从他发现自己喜欢上火夕那一日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敢想过自己会有个孩子,虽然对父亲深感愧疚,但却不想放弃火夕,可麦晓清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你们想不想要个孩子?”

麦晓清笑了,还是第一次从竹染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哦,被自己吓到了。

“晓清,你……”摩严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几百年,他早就对自己能做爷爷死心了,应该说从他接受竹染和火夕在一起的事实起就已经死心了,可现在麦晓清却问竹染和火夕想不想要孩子?

白子画的眸子闪了下,看着浅笑盈盈的麦晓清,心中突然一亮,他怎么就忘了呢?

“竹染,火夕,若是小师叔能让你们也有属于你们自己的孩子,你们可愿意要?”

麦晓清好整以暇地看着竹染和火夕,又看了看已焦急的摩严笑了下,转身回到了座椅上坐下。

竹染和火夕对视一眼,突然两人走到麦晓清面前跪下。

“请小师叔成全。”

摩严看到笃定的麦晓清和淡然自若的白子画,突然想起了被他遗忘的一个事实,麦晓清是异福星转世,现在已经恢复修为,恢复记忆,而白子画也已经成神,他们肯定是有办法的。

摩严的眸子骤然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神采,放在膝盖上的手轻颤,激动地看着麦晓清。

“好,只要你们愿意就行。大师兄,这件事晓清给你们解决,你们放心就是,就让朔风随他师父去销魂殿吧。”

麦晓清看着竹染点点头,转头看着摩严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摩严愣了下马上醒悟,点头同意。

“好,既然晓清如此说,大师兄同意就是。朔风,听到星尊说的了?”

朔风几人还在麦晓清说的竹染和火夕能有孩子的消息中没有回过神来,猛然听到摩严叫他,马上低头道:“是,弟子听到了。”

“三师兄,这四人成亲,舞青萝和紫衣要先接到贪婪殿,大师兄的面子还是要顾全的,之后再搬到销魂殿就是了。”

笙箫默无所谓的笑着点头。

“没问题,你说怎样就怎样。”反正以后都要住在销魂殿,管他成亲接到哪里呢?晓清说的没错,大师兄的面子上还是要顾全的。

笙箫默目光落在跪着的几人身上,折扇虚点道:

“你们几个,给你们掌门师叔、小师叔磕头,你们都得谢谢他们,若非他们,你们一个两个,谁也别想好事了。竹染、火夕,没有你们小师叔,你们真的以为就那么容易过关了?你们父亲的秉性你们还不知道?”

舞青萝和紫衣愣了,父亲?谁是谁的父亲?而落十一和朔风却是知道竹染和摩严的关系的,只是都乖觉的没有吐露一个字。

笙箫默站起身,走到了他们六人身边看着上面的白子画与麦晓清,面色凝重道:

“你们六人,虽是贪婪殿和销魂殿的弟子,更是绝情殿之下最为亲近的人,没有绝情殿,贪婪殿和销魂殿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没有你们掌门师叔和小师叔,你们六人,没有谁跟谁能走到一起。”

竹染六人心中各自明白,笙箫默说的话没有一句妄言,除了紫衣有些懵懂,其余五人没人能辩驳,而紫衣也只是以为笙箫默如此说是因为麦晓清成全了她和朔风,却不知道朔风的生命就是白子画两人所给,更不知道自己的前世为何人。

六人恭敬的给两人磕头,麦晓清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看了眼没有丝毫表情变化的白子画,心里突然想着,是不是自己也收个徒弟呢?

还未待六人起身,笙箫默突然对白子画和麦晓清躬身长揖。

“二师兄,小师妹,笙箫默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活着。”

麦晓清鼻子一酸,眼眶顿时红了。没有人比她更明白笙箫默的意思,也没有谁比她更清楚笙箫默感谢的后面凝聚了几人多少个不眠之夜。

麦晓清拉了白子画的手站起身,眸中含泪看着笙箫默,又看向摩严,是他们给了他们希望,是他们为他们守护住了心中的坚持。

“大师兄,三师兄,晓清谢谢你们,若非你们守着我们的家,晓清……”

白子画紧了紧麦晓清的手,看着摩严和笙箫默点点头,虽未说出一句感谢,但目光中的诚挚说明了一切。

“子画,晓清,师弟都坐下吧,你们几个孩子,也都起来坐下吧。”

摩严看了眼不明所以地跪在地上的几人,让他们都起来坐到一边,挥手在殿中设了隔音结界。

“你们很奇怪儒尊我为何如此说是不是?那你们就好好听清楚了……”

“事情的起因还是从两百八十多年前那一次十一和青萝带队去历练结束之后说起……”

大殿中只有笙箫默温和的声音平静的叙述着白子画和麦晓清两百八十多年前经历的生死劫难,甚至是麦晓清早就隐瞒下白子画是她的生死劫的事情,以及麦晓清被妖力入体欲选择自爆散尽妖力,到最后他们以十方神器为牢笼自我囚禁于冥界。

大殿中传出了舞青萝和紫衣低低的哭泣声。

“二师兄,我和大师兄在绝情殿发现你们的验生石三次发生变化,应该是你们经历了什么,告诉我们吧。你们用生命守护着这个世界,应该让我们大家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

所有的人都看着白子画,他们相信,妖神之力的化解并非简单,而麦晓清在化解之前,必然也是受尽了折磨。

白子画握紧了麦晓清的一只手,看了眼垂眸没有说话的麦晓清,心中绞痛,那段时间,是他们最绝望无助的时期,除了在痛苦里挣扎,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们要活着,活着回到绝情殿,回到长留,回到他们想要守护的世界。

白子画的目光落在了麦晓清的身上,深邃的眸子充满了温柔。

“刚去冥界的时候,清清有半个多月不敢合眼睡觉,每日陪着我查找古籍,寻找解决妖神之力的办法,她怕睡着之后被妖力控制了神智,但终究是刚刚被卜元鼎之毒伤了的身子,禁不住那样的疲累,我便让她睡了。”

“可还是被她说中了,被妖力控制了神智的清清打了我一掌后再次被我唤醒,知道伤了我,清清崩溃了,再次要自爆散尽妖力。”

笙箫默和摩严对视一眼,他们不会忘了,麦晓清的验生石有一刻钟的时间变成了紫色,而那时白子画的验生石闪个不停。

“我虽再次阻止了她自爆,但却无法化解妖神之力,就是这个时候,我们发现了一本古籍中提到了妖神之力,也知道了这世间从未有人试过的化解妖力的办法。”

化解妖力的办法?所有的人都愣了,有化解妖力的办法吗?

“这个办法没有人试过,也不知道是否能成功,但我们没有选择,毫不犹豫的就按照古籍所说的去做了。”

“什么办法?”

笙箫默能想象出,那一刻,他们心中绝处逢生的喜悦和忐忑,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却不知这稻草能否救了他的命。

“这个办法没有人敢尝试,因为条件苛刻得将风险放到了没有人能接受的程度,所以这数万年来才会使妖神之力成了六界最大的隐患。”

“妖神之力集合世间一切邪恶、污秽、执念于亿万年累积所化,具有神都比之不过的强大力量,唯世间最良善、美好、德行、至纯之人相融合的强大神魂借十方神器方能炼化。神之身引妖力入体,身为心器容载妖力,依此化解,方能永绝妖力之患。”

“这是那本古籍上的原话,而古籍却是长留所藏。”

白子画的话中含义每个人都听懂了,长留,并非他们所知道那么简单,每个人心中突然升起一种骄傲,为自己是长留弟子而骄傲。

“我们神魂融合之后识海相通,以神魂融炼了十方神器,以清清的识海为天地,十方神器为牢笼,将妖神之力引入识海的神器牢笼中。”

“清清是异福星转世,识海中是万千星辰,我们以神魂融合了万千星辰之力进入神器牢笼中耗费了两百年的时间化解了妖神之力,之后又用了八十年的时间将化解后的力量融入体内,才会让我们一举突破十重天,也让清清恢复了异福星的记忆。”

虽然白子画说的简单而平淡,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中间必然是凶险无比,更没有想到,麦晓清的识海中居然会有万千星辰,不过,想到她的身份也就恍然了。

随着白子画讲完,大殿中陷入了沉闷的寂静中,却也有一种淡淡的喜悦萦绕,那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是亲人团聚的喜悦。

“好了,所有的痛苦和劫难都已经过去了,交给你们六人一个任务,必须给我好好的完成。”

笙箫默率先打破了沉寂,看着坐成一排的六人。

“三十日后,长留尊上和星尊将举行大婚,届时会邀请仙界各派之人前来观礼。竹染,你是三殿的大弟子,此事由你协助礼乐阁去办,其余的人全都去协助,未来一个月,长留上下只忙碌这一件事。”

笙箫默面容凝肃,仿佛是宣布一件异常严肃重大的事情,不过,这两人大婚,也确实是长留最大的事情了,怕是消息传出,六界都轰动了吧?

“弟子遵命。”竹染六人虽然震惊这个消息,但也没有丝毫犹豫地站起来躬身应是。

“好了,你们都下去忙吧,竹染直接去礼乐阁。”

“等下,师弟,此事我来亲自操办,他们毕竟都是孩子,没有经验,让他们跑跑腿尚可,这中间可不能出了岔子。”

摩严站起身,对白子画和麦晓清点点头,起身就往外走。

笙箫默笑了笑,也是,二师兄和小师妹大婚是长留的头等大事,大师兄这么慎重也是正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