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婚姻倒计时 86成全兄弟情义_蓝枝雨

古代言情 2020年04月19日

第二天,季浩然就按约定好的程序,想同公司的人事部进行会谈。

人事部却迟迟不给回答。

季浩然认为有些意外,人事部平时做事风格不是这样。

按理说。

季浩然的解约对公司来说,名义上是有一部分损失,但同时也是好事。

因为公司应该也明白,以季浩然和公司现在的紧张关系来说。

和解是最没有可能妥善达成双方意向的选择。

相反,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解约,桥归桥,路归路,双方各不影响。

今天人事部的态度,却又有点奇怪,不像是要放手的样子,按常理来说,公司不会做出这么不明智的决定。

季浩然很想知道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他并不想给熟悉的人再带来麻烦,所以,季浩然决定先打道回府,看看姜晨那有什么消息。

季浩然迫不及待的约见姜晨见面。

当他见到姜晨时,看到对方也是满面愁容,顿时明白了其中的蹊跷之处,一定是有人从中做梗。

即便猜到了几分,季浩然仍然保持冷静温和的语气发问:

“我看公司人事部的态度有些奇怪,这中间一定发生些我不知道的事,你有难处一定要直接说出来,我们一起想解决的办法。”

姜晨有些懊恼,本来是想帮朋友一把,结果现在却是弄巧成拙了。

这让他有些难为情,感觉十分对不起朋友。

不过,难为情归难为情,该说的却还是一定要说清楚。

“没错,原因主要在我,最近我有些急功近利,公司有一个项目投资失败,突然损失了我一笔资金,所以,我跟你的公司达成协议,宽限一些时间我一定能付清违约,结果,你的公司却说对你十分重视。给了我一个根本完不成的日期,其实他们根本不同意和你解约,我想他们应该只是拿这个截止日期在敷衍我。”

季浩然凭多年对公司的了解,越发觉得公司做事的苗头不对。

首先,公司不会这么不通情达理。

其次,既然决定解约,就一定不在乎短短的几天时间。

而姜晨这个项目投资也有问题,他了解姜晨,性子有些时候是急躁了些,但大是大非面前,姜晨从来没犯过错,为什么会这么巧,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问题。

季浩然向姜晨了解情况,“你这个项目,是短期投资获利?”

姜晨摇了摇脑袋:“我从来不做短期项目,那类只注重眼前的项目,我根本不感兴趣,这个项目我跟了很久,但是,有一个核心技术人员突然离职,让我们这个项目进度暂缓,本来也没什么事,巧的是可以接替的人员又突然生了病,这才真正耽误了项目的进度,我和项目合作方都是生意上的老关系,不能因为这次的意外,故意拖欠对方的资金。只能先拿出一部分利润表达我们的诚意。事出突然,我公司别的项目的资金暂时占用,最快也得两个月能撤下来,所以,才耽误你的解约事宜。太不好意思了。”

季浩然所料不错,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他太了解姜晨,平时闹归闹,工作上的事情一贯谨慎,不可能在关键时刻,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有可能是我连累你了,你的项目,看来是有人故意动了手脚。”

什么?

姜晨知道,季浩然的猜测一定有他的道理,他急忙打了相关人员的电话,确认一下离职人员和生病人员的具体原因,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我靠!你小子得罪什么人了,手伸得够长的,你说得对,离职那个最近才提出的,接替那个人,也是因为胃肠疾病突然进的医院,都不是正常原因,背后的人玩得够阴的,看来就想消耗你的实力,让你在娱乐圈干不下去。”

这才是让季浩然最纳闷的一点。

背后之人做的这些事,明显只能让季浩然不在娱乐圈工作,对季浩然本身倒是没那么大的影响力,他的目的只是想消耗自己在娱乐圈的知名度吗?

季浩然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不是这样的原因。

 再往下想,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他被气得直撸自己的头发。

  季浩然不明白,自己也是响当当的娱乐圈风云人物,如今竟然能被逼到这种地步。

   想想都来气,季浩然就不明白了。

  这个人让他什么都干不了,还没完全掐断自己的生路,这人的想法还真是够奇葩。

 这是得多恨自己,才能想出如此狠毒的办法来对待自己,想想都恨死这个人的可恶。

  姜晨难得能看到季浩然抓狂的样子,心里一阵唏嘘,却又有些得意。这么多年来,终于能让他心里明亮一回了,每次都是这小子出尽了风头,没想到,这次也能让他好好吃一回瘪,这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一件事。姜晨的嘴角,不禁涌现了一丝魅惑众生的笑意。

本就抓狂的季浩然,看到姜晨的笑容,气不打一处来:“我怎么就交了你这样一个损友,我的神啊,不仅不帮我想办法,还在那里取笑我,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居然能碰见你,我真是,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

   姜晨倒是满不在乎。

    不管上辈子是什么关系,他只管这辈子,该嘲笑要嘲笑,该压制要压制,绝对不可以给季浩然翻天覆地的机会或者能力,否则的话,他能像齐天大圣那样把天都捅出了窟窿不可。

  那样的季浩然,又麻烦又可怕,他万万不想再经历一次恶梦般的重现。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在他有这个苗头时,重重的把他按到底下,他也就弄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

“我反正干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您老还是保重您自己的身体最重要,别怪我没提醒你,有时间和我这斗嘴,还不如想想,这次解约不成,你的工作安排如何进行,我看你能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的办法多了去了,我还告诉你。想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实际过程中,季浩然还是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出去。

  跟自己的兄弟没什么可隐瞒的,如果这些都要隐瞒的话,也不能算是好兄弟了。

  季浩然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我手里有王牌,可以保证我的事业没事,但是,这王牌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的,不到万不得已,我还不想用它,所以,我在等,这几天有没有额外的机会,可以让我不用这张底牌。”

这个季浩然真够可以的。有这大招最后才说,害自己白白担心他那么久。

 还以为他挺不过这一关。

 原来却是他自己另有打算。

 这小子,这几个月不见,智商还上升了。

没上升之前,两人还能分个伯仲,这上升了,自己还真是越来越分不清该如何对待他。

 季浩然看到姜晨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他多想的毛病又犯了。

季浩然敲敲姜晨的脑袋。

“想什么呢?”

姜晨揉揉被打得有些红肿的脑袋,“你还下死手呀你!”

季浩然邪恶的笑着,谁让他老多想,不用这种暴力的方法,把他从想像中抽离出来,他还真不知道,姜晨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不闹了,算我错了,不过,说真的,你真得帮我一忙。”

这下姜晨的脑袋变得更糊涂了。

他帮忙?

他还能帮忙吗?

也不知道季浩然这次得罪的是什么牛鬼蛇神,一天天总有办不完的事等着季浩然。

说不担心他是假话,说担心他也确实没空,刚清闲下来,想帮帮他,结果忙没帮成,自己也有要陷进去的危险。陷进去倒没关系,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要是两个人都无缘无故被卷入到了其中,这对两个人的发展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这可是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面,总不能两个人都牵连到一个事里面,如果都进去了,还怎么能帮助彼此呢?

这是他们多年前结交时的一个约定,无论发生什么,总有一个人保持理智,想尽办法把另一个人救出来,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成全了他们的兄弟情义。

也许在别人看来,总有一个人是忘恩负义的,但在他们自己的心中,不会有忘恩负义这个词汇,这才是成就他们彼此情义的最佳办法。

“说吧,到现在这个局面,我到底该能帮什么忙,管它能帮不能有效,豁出我的性命我都帮。”

季浩然爽朗的笑声,快要把姜晨笑毛了。

季浩然想,姜晨果然开公司了之后沉稳了许多,连这样的事都敢帮忙了,再也不是当初跟在他后面那个胆小鬼了。

真是一件值得人欣慰的事。

季浩然倒也不客气,他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姜晨越听这个计划,越觉得不太靠谱,很冒险。

可是,看到季浩然跃跃欲试的样子,如果不让他参与,直接拒绝,他又该上房揭瓦了,姜晨硬着头皮问:“我们到底该如何做呢?季浩然,我必须警告你,你给我动静小点,别弄出大事,我可不负责捞你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