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傀儡 第四十五章:王越不对劲_顺然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3日

红奢看着即将离去的刹雪,眼中的泪水不由地而落了出来,她瘫坐在了地上。而对于红奢这个样子,周围的人不免地看着这一幕,他们很少看到红奢这个样子。

此时站在高台远望的红颜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和眼前的这一幕有着关系。只知道看着自己的女儿红奢这幅样子,她的内心也很痛苦,但看她还是决定过去看看自己的女儿。

远处的雪花仍在飘着,据说雪花就代表着刹雪将军的冷漠无情,而此时的红奢拿着手中的雪花,捂在了脸上,痛哭了起来。红颜这时走到她的后面时,看了在地上的红奢,注视了许久,眼中泛着可见的泪花。

红奢抬起头看到前面的影子,她知道这时母亲来了。自己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回过头看​看像了红颜。红颜这时虽用强装出来的冷酷看着红奢,但眼中还透露着一种柔情。

红颜拂了拂衣袖,对红奢说:“你是我的女儿,我知道你的苦楚,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是时候该了结了。”红颜的话音刚落,红奢用真诚的泪水看着母亲问道:“你,真的要做这么绝吗?”红颜没有回应红奢,而只是一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着眼前自己的这个女儿。

她知道在当年的媚霍之乱中,红奢认识了这时的刹雪,而刹雪那时还是无名之辈,也没有家。后来在战场上立了功之后也有了自己的名字:刹雪

刹雪特别喜欢在水边看着天空的鸟儿飞过,而自己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红奢的。

当年的刹雪英俊的外貌,与沉稳冷静性格而一度的吸引着红奢,而红奢绝艳的美貌也更是跟随了母亲,在那里也引起了刹雪的注意,红奢的一腔热情换来的是母亲的训斥。

红奢跟在母亲的后面走着,回头看着早已远去不见的刹雪,路上只留下了仅存的气息,是刹雪走过时的气息。​红奢慢慢地回过头来,跟在母亲的身后走着,脸上的泪水从脸颊下滑落。

红颜把女儿带回来后没说什么,而红奢也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面。​红颜在外面看着桌子上的文案,上面是近期来的番滋家族的婚事的相关记载和处理的方法。她现在因为红奢的事情而并没有多少心情是放在这上面的。

这边的筹备委员会也相继的在准备着工作,而子雅的父亲也逐渐地在内部有着一定的权利和地位,王越相继地参与其中。

温存和张警官等人也相继地到达了目的地,只不过这时已经不早了,张警官这时要和温存等人第一时间就要到达当地的警察局。张警官在下山的时候让温纯几人小心点,而温纯并不怎么在意。

张警官又抽出一根烟来,向空气中吐着烟气此刻的他满面憔悴回头望着这里的山。

也就是张警官的工作单位,这件事情张警官想的比较周全,所以并没有立刻在余章县是就把这件事情爆出来。他毕竟这件事牵扯的东西也许不少。

这边筹备委员会中的王越来到了子雅的家。而子雅在窗外看见来王越,后面跟着的欧阳询,子雅在想这时两个人怎么来了,但自己的父母并不在家。说完,之雅便整理了一下头发,站在了镜前照了照,转了个身,她对自己微笑了一下。

当子雅走下客厅时,王越和欧阳询这时已经坐了下来,而保姆把水果也放上去了,这里是葡萄和苹果。

说完,子雅刻意地把葡萄推向了王越,而王越看着子雅的这一动作好像故意而为的。他望向盘中的葡萄,吞咽了一下嗓子,眼中的神色一闪而过。欧阳询见势上前把王越面前一大盘葡萄拿到了自己的面前,只见他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毫不在乎别人。子雅想罢了这个欧阳询一向如此。

子雅转身往厨房走时,突然脑海里一闪,刚才欧阳询的动作让想到什么了。

过了一会,她从厨房里面端出了两杯果汁,而此时恰逢父母也没回来,他们早已经在客厅中坐下来聊天了。

子雅趁势把两杯果汁给端上去了,当看到王越喝的那杯放着大量葡萄汁的果汁时。子雅想着也就有点奇怪了,起初以为是过敏,可如此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

而庭院中的汽车鸣笛声突然响起,王越放下手中的茶看向了窗外杜父走进家门口时,看到了准备起身的王越,一边把公文包放下,一边和王越说着话。

这边刚要说什么话的杜父看到了欧阳询,而欧阳询完全没有表现出刚才来是的那副无礼貌的状态,相反的是有一种正谨威严的样子。

杜父刚一坐下便问王越准备的工作怎么样了,后者说他这次来是有什么难题。可都不是,杜父不禁感觉有点疑惑问:“这都不是,那是有什么事情呢。”

王越从刚才带来的文件中抽出了张纸,而这张纸刚才一直在欧阳询的手中。王越把这张纸的表格交给了杜父,杜父的眉头逐渐的皱起来,聚精会神的看起来。

他的眉头紧锁着,让人看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而欧阳询也在盯着杜父的表情,这边转向王越时,他正在等着杜父把这份文件看完。

这份文件准确地说是关于对他在筹备委员会的任命的,还有一点就是关于他在其中的职务的。而对于职务杜父不禁觉的有点惊讶,他这个职务的任命的职位,是和他混了这么多差不多的职位。

看完文件后,杜父目送着王越父子离开。这边的脸立马变地严肃了起来。他在想着王越背后可能还有人,而王越为什么要编这么大的一个蜘蛛网,还要来他这里呢?对待这一点对待了一个混过几十年的老江湖来说是不难看出来的,最起码骗不了他。

王越走后坐在车上脸中露着惆怅,他问道旁边的儿子:“你感觉他有没有察觉出来什么。”欧阳询对着后视镜中的自己,捋着头发,吹着口哨,没在意着王越的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