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咕哒应该以人类代入 第137章 纽约_不见烟霞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03日

刚回答完罗马尼话的恩奇都低头就看见小姑娘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其实细看的话,小姑娘不是属于从小到大五官不变的类型,更小时的她眼睛很圆,而少女时的她眼尾略微拉长上挑了些,眼间距似乎也开了一点。

“你骗医生了。”

她认真的吐字清晰的说道。

恩奇都表情不变的侧了侧头:“嗯,Master会生气么?”

似乎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云图摇了摇头,但还是一本正经的重复道:“骗医生不好。”

“好,以后不骗他。”恩奇都轻快的点了点头,就看到躲开梅林的小姑娘钻进自己怀了扯了扯他的头发,然后亲了他一下。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梅林托着腮看了一会儿,紫色的充满神秘感的眸子微微眯起:“小孩子还真是好呢,感受到善意就全心全意的付出。”

说着,他打了个哈欠。

“我也累了,先回去了,马上就要正式见面了,要好好准备开场白才行。”

“这么长时间你的趣味还一如既往的令本王厌恶啊。”

“趣味的话,最没立场说的不就是您吗?”

云图睡着的时候,非常意外的又见到了那位芙芙精,脱去身体的影响,她梦境里还是往常的模样,记忆共通的情况下,她觉得这么频繁的见到这个人非常的意外。

应该是有事要和她说吧。

“大哥哥有什么要告诉我的么?”

梅林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次他仅仅是拿着法杖站在她对面,难得没有任何肢体接触的一本正经的站着,隔着三两步的距离低着头将紫色的眸子敛进阴影里。

“小云图应该知道的吧,就你本身的资质而言比起魔术,更适合您母亲那面的术式,”花之魔术师带着标准的笑容说道,“因此在冬木,你们称作特异点F的地方,你的魔术供给非常困难,随着战斗越来越频繁,你已经能支撑5个以上的Servant。”

云图不太明白他想说什么。

梅林却依旧维持着仿佛怜悯又仿佛没有表情的微笑:“那位女神加固了您的魔术回路,酒吞童子拓展了您的回路,但是作为人类,您的生命力始终是有限的,无论是魔术回路还是您母亲那边所需要的来自您身体的力量本源都是您的生命力,过度使用的话,始终会有枯竭的那天,现在魔术回路频频出现问题也就是这个原因,如果没有永生之酒,您的身体也应该早就出现问题了。”

似乎是听懂了的,云图点了点头:“我明白,能在这个时候得到我最需要的力量实在是太好啦。”

梅林沉默片刻,问道:“无法使用魔术也无法继承家族也没关系么?”

云图笑道:“没关系,人类夺回未来之后,我想去看看世界,无论是不是普通人都没有关系,世界这么大,可能一辈子都不够,是不是普通人有什么关系。”

梅林表情未变的又问道:“变成植物人也没关系么。”

云图摇了摇头:“虽然会有点不甘心,但是人类一辈子最长不过百年,我有幸能见证那么多历史,已经很好了,而且……”

小姑娘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梦里也能去很多地方。”

她脆生生道:“谢谢大哥哥告诉我,迦勒底大家都没检查出的问题都被您查到了……但人类的历史,是无数人的血肉铸成的…在人类未来没有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会为了保护组国而战斗,在家园平安的时候,我会为了保护家族而战斗,现在能让我不用夺取他人的生命,站在全人类的角度而战斗,对于我来说是件非常有幸的事情。”

“战争都会有死亡,没有人能例外。”

小姑娘掷地有声道:“我也不能。”

食梦之兽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问了出来:“已经不怕了吗?”

“当然害怕的呀,我害怕死亡,害怕疼痛,怕到不敢一个人入睡,但是,”在梦境里意外直白的最后的Master说道,“那位所长曾告诉我,在迦勒底,被召集的Master将要抛开一切的背景身份,站在此处,就是士兵,作为士兵,在家乡受到侵\犯的时候,怎么能退让。”

不在微笑的兽用冷漠的就像水晶一般眸子看着她,令云图觉得自己被石头盯着。

再好看的水晶也只是石头而已。

兽叹了口气,重新变回温和的模样:“啊啊,难怪连那位难弄的王也如此维护您呢,迦勒底的Master,就连我都快要被您打败了。”

云图只是笑:“迦勒底欢迎您。”

在云图等待醒来恢复常态的时候,几位Servant已经进行了灵子转移。

虽说召唤时会给予Servant现代知识,他们也可以灵子化收集资料,但纽约这种快节奏现代化的都市对他们来说人口太密集实在不利于行动。

而且探头太多,行踪很容易被拍到。

再加上卫星24小时监控,在室外战斗简直分分钟被捕捉。

唯一的Assassin还是失去理智的魅影。

迦勒底在这个世界的通讯还非常困难,在Master不在的情况下,还不能通过她的家族传承礼装加持通讯。

最重要的一点,没有Master,仅仅靠迦勒底临时建立的魔力供给系统,他们的就像是泡在糖浆里一样,行动困难。

“速战速决吧,找到魔力波动直接下手。”

迦勒底那边给予指令。

“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不必顾忌保密令,根据你们的感应装置,这个世界的魔力贫瘠,别说60年了,120年能聚集圣杯降临的魔力就很好了,因此魔术延续下的可能性较低,很有可能是被我们引向而吸引过去的魔物。”

罗马尼分析着,达芬奇也补充道。

“但是请小心,在魔力衰弱的世界,科技可能非常发达,存在伤害你们的武器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存在的概率不大也就是了。”

“了解。”

阿尔托斯回应道。

他穿着的是之前也在这个世界穿着的红色风衣,站在异国的人群倒没有在冬木时那么扎眼,但因为本身的气质也挺惹人回头的。

“只是普通的城市,也没感应到魔力波动。”

他和身边灵子化的迦尔纳说道。

话才刚说完,一道蓝色的光束从一处高楼击开云层,破开空间打开了通向异端的通道。

“外星人?”

两位Servant面面相觑。

外星人攻打地球也算是迦乐底的工作么?

和人理有关倒也算……但魔力波动又是怎么回事?

从空中袭来的成群的外星人造成的恐慌让他们已经不用担心被人注意,阿尔托斯干脆直接出声询问。

迦尔纳注视了通道一会儿之后,叙述般的说道:“这个世界魔力匮乏,外星人入侵造成人类死亡可以让这片土地吸收魔力。”

阿尔托斯表情严峻:“圣杯想要降临。”

迦尔纳颔首。

这个世界的圣杯……阿尔托斯不由得想起弥漫在教会广场上的灼烧着的黑泥,所罗门以及……他的Master。

“抱歉,是我处理不当。”

听见迦尔纳的声音,阿尔托斯摇了摇头微笑道:“这不是任何人的责任。”

“总之尽可能的降低死亡率吧。”

因为较为擅长与人交涉也穿着着便服的大卫说道:“不过Master不在,魅影恐怕会失控。”

“那我们就先动起来吧。”

模样吓人的外星人在Servant的攻击下显然不堪一击,危害程度就和强化加成的骨头兵差不多。

大卫松了口气,他的阶级还好,另两位对魔力的需求量都不少,特别是迦尔纳,持久战打起来他们就得回英灵王座了。

外星人大军乌压压的一片从蓝光打开的虫洞迅速落下,阿尔托斯抽空将画面传回迦乐底之后,罗马尼看见的画面感觉就像云图玩割草游戏一般。

现实却非常混乱,慌张的人群,四处冒出来的外星人,以及满天飞的外星飞船。

各种原因限制他们开宝具能做的只能像个身手好些的士兵,随着牺牲市民的出现令他们也有些焦急。

“要是大地吸收的灵魂能被我们使用就好啦。”

大卫轻飘飘的抱怨了一句,对上阿尔托斯不赞同的目光露出笑脸:“哎呀哎呀,不要那么危险的表情看着我呀,你看啊本来就逝去的生命融入大地中就是给我们造成危害,哪怕不会造成危害浪费也总是不好的吧,只是希望能合理利用而已。”

“何况,迦尔纳的魔力看来消耗的超过预算了。”

保持魔放状态在高空输出的迦尔纳的消耗确实很快。

正看着迦尔纳的两人瞥见一道影子快速的划过天空,向最高的建筑飞去。

“盔甲?”

“是机械,”降低高度的迦尔纳说道,“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对外敌的应对措施。”

紧随那颜色鲜明的战甲之后,一架小型战斗机也加入战场。

察觉到战斗机一边扫射一边压低高度的意图是想要寻找合适的降落地点,阿尔托斯打开风王结界直接将面前地面清出一块空地。

在战机落地前,机尾处已经放下升降台,一辆摩托从战机上冲下。

穿着颜色鲜明的紧身战斗服的青年仅仅凭借周身的气场和暴露出的肌肉轮廓,也能看出他并非是一般人。

应该是这个世界的英雄吧。

“比起相互询问身份,我们先合作好么,先生,”阿尔托斯平和却用让人难以拒绝的语调说着,“牺牲市民的人数再增加下去,我担心会有更棘手的事件发生。”

美国队长镇重的点了点头,这也和他想的一样,虽然不清楚所谓的更棘手的事件是什么,但是比起打探对方的来源,眼前还是共同应战更加重要。

不过他们的服装未免也太……复古。

配上这人凛然的气质,美国队长想不出比更适合他的战斗服。

在没有供魔的情况下,利用Archer的便利性,大卫已经清空一条街道上的外星士兵,给市中心市民撤退清出一条道路。

络绎不绝想要再次挤入没有被占领街道的外星士兵被迦尔纳阻拦在外。

收到消息的阿尔托斯通过迦勒底的通讯装置投影出地图:“这片区域的敌人已经被清空,请引导市民都往这个方向撤离。”

美国队长沉重的点了下头,让娜塔莎连接上可用警力。

“事实上,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们打开通往此处的通道,”美国队长对着刚认识的战友说道,“我们需要关闭虫洞。”

他的手指点在投影出的地图上方时,迦勒底系统自动标注出地点,并同步给大卫和迦尔纳。

既然目的是相同的,阿尔托斯也非常愿意听这个世界的英雄的安排,给予他们支援。

“当然可以,只是给市民撤离的通道希望你们能有人进行控制。”阿尔托斯说道。

美国队长露出微笑:“这个没问题,我的队友已经有人向那里靠近了。”

这位穿着中世纪盔甲的年轻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叫一声少年人也不为过,但周身成熟稳重的气场以及那双碧色的眼眸中透出的正义凛然,令斯蒂文对他的印象非常好。

“或许你已经知道了,我是美国队长,斯蒂夫·罗杰斯,”接住飞回的盾牌,美国队长对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并不知道美国队长的阿尔托斯猜测这是这位青年作为英雄的代号。

“Saber。”

“还真是奇怪的名字,”美国队长说着,又补充道,“但与你非常适合。”

站在高处的尽情发挥Archer优势的大卫与鹰眼碰上了,比起他外来者的身份,鹰眼在帮助市民撤退上更能发挥作用。

“你看起来似乎还没成年?”

大卫意外的听见了这句话之后,微笑着说道:“可能是我看起来比较年轻吧。”

鹰眼并没有把他的话当真,而是吐槽道:“说真的,你们的战斗服是谁设计的,也太不方便战斗了,还是说你们是Cosplay爱好者?”

大卫:“……可能我们比较复古。”

他开始担心迦尔纳遇到这种问题的回复了。

然而迦尔纳还好,他遇到的是来支援的雷神,直性子的神明完全没那种弯弯绕绕的话,差不多就是兄弟你不错,我们一起好好干的画风。

倒是他的魔力储备不足,只能一直维持低耗模式,导致作战时间延长。

否则无论是他还是阿尔托斯,只需要解放宝具战斗很快就会结束。

话是这么说,在低能耗的状态下三骑Servant也足够应对这种事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