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跟踪相泽消太的一百种方法 第43章_鸦久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天尚且蒙蒙亮的时候,闹钟响了。

厚实的被褥中探出了一只素白的手,一巴掌抓住了吵闹不休的时钟对着墙壁毫不犹豫地投掷过去,只可惜力量过小,还没抵达目的地就成抛物线落在地上,一番想要通过物理操作关闭闹钟的做法打了水漂。

我揉了揉睡得乱糟糟的头发心不甘情不愿地远离了舒适的源泉。

初秋的天气有些冷,地下尤为如此,然而万万达不到要开空调的地步。

我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砖上,缩了缩发红的脚趾,低头打量着。

什么时候,去买点地毯铺一铺吧。

理操井央的一天是由一杯草莓奶昔开始的,可惜的是现在并不是产出草莓的季节,索性昨天进了一批苹果那就做苹果奶昔好了。

苹果削皮切片和牛奶一同放入搅拌机,加上一点蜂蜜或者炼乳,就完成了。

我捧着热乎乎的奶昔转过身的时候撞见了依靠在厨房门框上打着哈欠的死柄木弔,差点没被他吓一跳。

“弔,你不睡觉的吗?”我抬头看了眼时钟,时针正缓缓走向六点的标记,这本不该是死柄木弔起床的时间。

“醒了。”

这个理由也无法反驳,只是心底默默猜测不会是被我刚砸闹钟的声音吵醒的吧,不不不,这里隔音效果这么好怎么可能是这种理由呢。

死柄木弔瘦弱的肩膀上仅仅披了一件薄外套,他踢踏着拖鞋走到咖啡机前按下按钮,没一会儿浓厚的咖啡味就充斥在整个小厨房内。

我皱了皱鼻子,伸手挥了挥面前的空气,又把奶昔捧到面前才算摆脱了咖啡的纠缠。

本就不喜欢苦的东西,更别说去尝试什么咖啡了。

死柄木弔喝了一口咖啡这才抬起了头。

他面色苍白,眼下的黑眼圈十分明显,偶尔能看见血管在皮下的跳动,眼球布满了血丝,似乎一整晚都没怎么休息好,只是那对猩红色的眸子隐隐有流光闪动。

“瞧你这模样,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

我放下杯子,走到料理台前拿出一个平底锅。

“日式西式?”我问道。

“随你。”死柄木弔说着走到了我身边却在即将靠近的时候又止住了步子,他把咖啡杯放在一旁,略带着不满,“你怎么又不穿鞋子?”

我这才发现,怪不得总觉得凉飕飕的。

“忘记了。”

敷衍的回答并没有惹得死柄木弔心生恼怒,与他面对黑雾亦或是月隐透时的凌冽不同,他此刻收起了所有的刺裸露出柔软的一面,无奈地叹了口气,继而搂住我的腰向上一提把我放在了身后的餐桌上。

“在这儿待着。”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也许他是帮我去拿拖鞋了?

死柄木弔不仅带回了一双拖鞋,还带来了一双袜子,细致地帮我穿戴上,简直不像是平日的他,若是这幕场景落在黑雾眼里,想必惊得他眼珠子都会掉下来吧。

我从餐桌上跳了下来,正准备继续做早餐,就瞧见死柄木弔拿着围裙给自己系上了。

“弔,你做什么?”

他冷冷地瞥了一眼不发一言,只是耳朵尖有些发红。

“弔,你确定你会做吗?”对此我抱有严重的怀疑态度,谁让他总是叫外卖,顶多就去一趟超市买些便食,最多给自己煮杯咖啡。

死柄木弔似乎被我的提问呛到了,继而恼羞成怒一般扯下了围裙扔到了我身上:“不做了!”

啊,果然,这样的死柄木弔才是正常的死柄木弔。

我安安稳稳拿起被扔到地上的围裙,给自己系了一个蝴蝶结端着锅开始煎蛋,只是食材有限,也只能做一些便食。

/

便捷的衣物准备妥当,运动鞋鞋带准备妥当,口罩准备妥当,手机电量充满。

“你要出门?”

我点点头,并没有告诉他自己打算去哪里,可这一副跟踪的模样依旧在他心里引起了怀疑。死柄木弔最终没有提出别的问题,就这么目送我离开了酒吧。

虽然此时电车已经开始运作,然而并未到上班时刻,车厢内空荡荡的,我掏出手机又戴上了耳机。

列车快速行进,偶尔发出与轨道相碰撞的咔哒声,一阵一阵颇有旋律,悠扬的琴声传入耳中遮掩了来自城市各个角落细细碎碎的心声。

我总是喜欢清晨和深夜,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才是最为安静的时刻。只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能够令人心生静谧的空间。

我望着车窗外缓缓上升的旭日,惆怅着望不见尽头的未来,AFO布置的任务并不难完成,趁着斯坦因偷袭保须市便可统一完成,只是唯一令人苦恼的还是死柄木弔。

他越来越接近AFO理想的状态了。

我微不可闻叹了口气,伴随着电车播报站台的信息踏出了车厢。

车站距离公寓尚且有段距离,我拐道去了趟先前月隐透所待过的便利店。

便利店发生了命案,也不知是附近的人心大还是充分相信英雄的作为,或者是因为店面所处的地带是个好的,现在竟换了个招牌和店主重新经营。

“这个,加热。”我从柜台上拿了一袋牛奶递给了值班的店员,又顺势问起了那日我离开后发生的事,“这家店我记得不是发生过——”

“嘘。”店员似乎以为我是附近的居民,竖起一根手指挡在唇前示意我谨言慎行,“这件事可不好声张啊,要知道上头不知道为什么就压下来了,反正警察最后也没给出一个结果,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也不可能知道那些兜兜转转啦,不过最近说是来了一位隐秘性的英雄,应该会有所保障。”

啊,的确是心大,只要有英雄也不在意这附近有没有杀人犯了吧,英雄会替他们解决一切。

我勾起一个微笑并不反驳店员的话语。

大约又半小时,我站在了相泽消太公寓楼底附近花坛的座椅旁,从背后的小背包里掏出了一副望远镜开始盯住那扇玻璃门前是否出现熟悉的人影。

只是还没开始自己的打算,就被揪住了命运的后颈皮。

“你在这儿偷偷摸摸干嘛?”

我回头一看,哦豁,被发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