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之花神长女 第46章 润玉身世_中源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陨丹破碎,安宁口吐鲜血,倒在润玉怀内,润玉只能深深地记住黑衣人的身法,待日后再做调查追究,眼下救治安宁要紧。

把安宁抱入房内,放在了床上,润玉坐在床边向安宁渡了一点仙力,用仙力查探安宁的身体状况。

一息过后,润玉收回仙力,眉头紧皱,安宁身上并无魔力侵染,但是心脉却严重受损,原本还能支撑这凡间的五六年时间,如今只剩下两个月。

润玉想到刚刚在安宁面前破碎的那道光,又探入安宁的元灵查探之前发现的那道心口的禁制。

果然,禁制已经消失不见了,润玉此时无比庆幸还好有那道禁制保护了安宁,不然怕是等不了他的到来,虽然现在安宁会因为禁制被破心脉受损,但能早日回归天界也是好的。

想到刚刚逃走的黑衣人,润玉眼底情绪翻滚,刚刚不曾细想,现在想来,他终于想起那一丝熟悉但气息是谁了—-天后!

另一边,彦佑和锦觅告别之后,却在回去的路上见到了身形踉跄的奇鸢,显然这是受了重伤,只是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本事,把他伤成这样,而他的身后还隐隐跟着另外一群黑衣人,看样子也是想要抢夺灭灵箭。

眼看着奇鸢和另一波黑衣人大打出手争夺灭灵箭,彦佑躲在暗处,等待时机。

争夺中,灭灵箭飞至半空,彦佑见此飞身上前,把灭灵箭拿到了手中,这下,黑衣人和奇鸢纷纷停下,防备着彦佑。

那群黑衣人等不及,一个个向彦佑出手抢夺,而彦佑却转眼就把灭灵箭丢了出去,黑衣人抢到了灭灵箭,立马想要撤退,奇鸢紧追不舍,而此时彦佑却是看了一眼隐藏在袖中的箭嗤笑一声,转身离去。

“咳....咳....”安宁躺在床上咳了两声,辗转苏醒,嘴角还残留着鲜血。

润玉扶着安宁半坐,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宁儿?哪里难受?” 他一边用仙力让安宁舒缓一点,一边心疼地问安宁。

安宁深深地看着润玉,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懂得了自己对润玉仙的心,以前以为是仰慕,是崇敬,可现在看到他在自己身边,心里却有个声音对她说——那是爱,你爱上了一个神仙。

许是那年花灯节初见之后,便动了心,藏在了心底。

“我没事,多谢润玉仙相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知有什么事是安宁可以为你做的?安宁定当竭尽全力。”安宁知道自己在一个外男怀里是一件不雅,罔顾世俗的事,可是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时日无多,默默对自己说:就这一次,让我贪恋一次他的怀抱。

润玉对安宁看他的眼神很熟悉,一如在天界的时候,却有一点不同,这是他熟悉的安宁,是他的安宁。

润玉拿出手绢,细细地擦拭着安宁嘴角的鲜血,这颜色深深地刺痛着他。彰显着他的无力,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没有保护好。

“那宁儿就陪我一起夜赏昙花可好?就当是弥补我的一个遗憾。”

“好。”

润玉抱着安宁走出房间,一步一步。

也许只有到了那个位置,我才能毫无顾忌地保护你,让你不受任何伤害!

庭院内悄无声息,润玉抱着安宁靠在庭柱上,挥手变出了天界安宁为他种的昙花。

昙花瞬间开放,白中带了点粉色,在星空下夺目绚丽,夜空中流星纷纷地滑落,人间仙境也莫过如此了吧。

“好美啊~天上的景色想必会比现在更加美,真好,不知润玉仙在天上是什么样子的?”

许是察觉到了润玉对自己的包容,安宁大胆地问了润玉仙的事情,哪怕多了解他一点,多听听有关他的事。

润玉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声笑了一下:“天上本事冷清的,但是有幸得了一位小仙侍为伴,几珠昙花,还有一只小鹿,这就足够了。”

安宁倒是有些羡慕那位陪在润玉仙身边的仙侍了,若能陪在润玉仙的身边,哪怕只是一位小小的仙侍。

“我的宫殿外有一座彩虹桥,桥上便是一望无垠星辉灿烂的天河,那里非常美。”特别是有你在的时候。

安宁静静地听着润玉温润的声音,她感受得到润玉提起那个地方的时候,语气都是愉悦的,想必一定很美。

真想去看看啊!

安宁心中浮现了这样一句话,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桌上是盛开的昙花,夜空是点点的流星,身边坐着一位神仙。安宁想,这世间怕是没有人比她更幸运了吧。

“遇见你真好。”安宁轻轻地说了一句。

声音虽轻,却逃不掉润玉的耳朵。

润玉缓缓抬起手来,落在了安宁的眉眼上,惹得安宁不安地眨了几下眼睛。

“是该我说,能遇见你真好。”润玉看着安宁的眼中盛满了柔情与感激。“我本是万年孤独的命,整日一个人用膳,一个人修炼,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奏琴,直到遇见了你。”润玉在心里默默地说:直到遇见了你,我才体会到了什么是温暖,什么是情,什么是爱,也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

“哎呦!”一声男子的哀呼突然想起,打破了两人之间温情的气氛。

润玉把安宁护在身后,仔细一看,却是彦佑,“彦佑!你怎么在这儿!”

彦佑走近:“我说此处怎么突然多了一道结界,原来是夜神殿下来了。”说着看了一眼盛开的昙花,翻了个白眼嘀咕道:“也就安宁这个傻丫头才会被你这一套哄住。”

安宁扶着柱子站起身来,“你不是那日的算命先生么?你就是彦佑?我记得当日先生说彦佑是我上辈子的爱人,与我有今生之约。”

润玉危险的看着彦佑:“上辈子的爱人?今生之约?本神倒是不知道彦佑君竟然一直在觊觎我的人。”

彦佑左顾右盼,尴尬地笑了笑:“我这不是嘴上花花吗,开玩笑的,呵呵,开玩笑的。”

润玉冷哼一声,“你在此处等我。”

“宁儿今晚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我下次再来看你。”

安宁点了点头,强撑着的精神一下就散了,半昏半睡的闭上了眼睛。由着润玉抱着她回房,放在床上。

彦佑看着安宁如此虚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明明下午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到了晚上,生气竟然变得这么弱了。

等润玉出来后,彦佑担心地问道:“安宁这是怎么了,下午我过来的时候看她还好好的,怎么...”

润玉知道他是安宁的朋友,倒也不瞒他:“是灭灵箭,我赶来时,安宁正被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刺杀,那人手中拿的是灭灵箭,宁儿也因此受伤,如今在的凡间寿命也只剩数月而已。”

“灭灵箭?”彦佑倒是没想到润玉竟然知道灭灵箭。“可是这个?”彦佑从袖袋中取出藏好的灭灵箭出来。

“这可是我刚刚从那带着面具的黑衣人手中偷过来的,魔界的人也要争抢,要不是我聪明机智,还到不了我手上呢!”

灭灵箭极难练成,也不容毁坏,只有用掉它,它才会消失。

想着彦佑曾经与鼠仙同伙做的那些事,润玉可以断定他一定与天后之间有着很大的恩怨,这对自己来说不是件坏事。

“我不管你抢它用来干什么,你只要记住,安宁是本神的人,离她远一点。”润玉警告完彦佑之后,转身离去。

彦佑看着他的背影,落寞自语:“明明是我和她先认识的,她却爱上了你,更何况,我又凭什么和你抢人呢,我的少主。”

天界

邝露守在璇玑宫,润玉一出现,她就连忙迎向前:“殿下,你回来了,安宁仙子怎么样?”

润玉微微下垂眼睑,眸光幽深,拳头紧握,垂下手臂。

润玉只知道灭灵族属于魔界,而灭灵箭只有灭灵族的人才能炼制,四千年了,灭灵箭竟然再次出世,那黑衣面具人是天后的手下,没想到竟然被派来刺杀安宁!

“幸而有先花神的禁制守护了宁儿,否则!等不到我赶去!如今宁儿凡间肉身遇刺受了重伤,好在元神无碍,很快就能回来了。天后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邝露这才放下心来,“回禀殿下,自安宁仙子下凡历劫之后,天后那边并无什么动作,只是前日属下发现天后独自一人,遮遮掩掩的不知去了何处,属下法力低微怕被发现便没有追过去。”

润玉听了若有所思,他竟然忘了前日的特殊日子,小时候天后对他还算和颜悦色的时候,他和旭凤不经意发现了这个秘密,每隔百年的那日,天后都会独自一人离开,很晚才会回来。

旭凤还曾问过天后,换来的是天后的厉声责骂,那是旭凤第一次被自己的母后责骂,也因此,那次旭凤与他切磋的时候下了重手,自己受了不小伤。而父帝和母后自然是让他不要介怀,对于旭凤连一句重话都不曾说。

也因此,旭凤日后对他也多多相让。

“无妨,我知道这件事,灭灵箭出世,你且随我去藏书阁查一查当年灭灵族的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