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萌妻:唐少,求抱! 第73章 睡颜_曲荔枝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眼看就要到凌晨三点,唐海臣煮了一壶咖啡放在桌上,隋棠一杯接一杯地喝,只觉得这咖啡苦涩如同中药,喝得她整个胃都泛着一股苦味。

浅水湾和凉州分部的资料无穷无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完。

隋棠连连打了几个呵欠,见唐海臣脸上一脸疲惫都没有,无非就是眼球里多了几抹血丝。

“你如果累的话,先睡觉吧。”

隋棠眯了眯眸子,窝进被子里不一会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唐海臣活动筋骨,走到床边,看向她恬静的睡颜。

“真是可爱,比平时霸道的样子可爱一百倍。”

他勾起唇角吻了吻她嫣红的双唇。

第二天,隋棠起来简单洗漱一番,见唐海臣西装革履,感觉他整夜没睡过。

她有点担心道:“你确定你能行吗?”

唐海臣的指尖有意无意地擦过唇瓣,“没事,我昨晚获取了一点力量,不睡觉没问题。”

隋棠心中犯起嘀咕,什么获取能量啊,唐海臣平时跟个阎王一样,怎么还有点中二。

两人来到楼下餐厅中,孟总已经等候多时了。

唐海臣将昨晚的资料都分析完毕,有条不紊地说给孟总。

孟总皱紧眉头,像是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大麻烦。

“唐总,这浅水湾项目历来就是商业圈子里的老难题,这次你亲自来解决是好事,可是在我看来,实在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

这种想法和隋棠一拍即合,她看了一眼唐海臣,一切尽在不言中。

唐海臣将刀叉放下,盘子中一只煎得金黄色的荷包蛋,还没有动过。

孟总看他的脸色也不算难看,继续说道:“先不说宁夏集团在凉州的分部,连我的公司的员工格子间都不如,再说这凉州的规划产业,各个都是聊斋里修炼千年的妖精。”

规划产业这方面,唐海臣也很清楚,凉州的败落,产业转型带来的裁员大潮的一个原因,规划产业贪污腐败之风盛行又是另一个原因。

唐海臣扫了隋棠一眼,她立刻明白,他要去找规划产业。

这个时候是她这个军师该出马了,她在桌下踢了踢唐海臣的鞋头,笑道:“唐总,我们还要去分部呢,关于浅水湾的事情,张远那边新找到一些资料。”

唐海臣向孟总告辞,两个人驾车开往分部。

隋棠刚喝的咖啡,胃里面还有点不舒服。

她打开车窗,咸腥味的海风吹进车里,顿时更加不舒服了。

“天哪,同样都是海边,边城可比凉州舒服多了,连风的味道都清新些,”她顿了顿,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我好想还从风中闻到了大麻的味道。”

唐海臣露出一丝冷笑,“凉州社会可是相当乱的,大麻不算什么,所以你可得小心些,随时跟在我身边,不许离开我半步。”

前面还算是陈述句,可后面这些话,让隋棠觉得不对劲起来。

“什么叫不许离开你?”

她抿了抿唇,很是不乐意听到他这句话。

他这是什么意思,她是给他工作,可不是卖身给他。

唐海臣想起她昨晚恬静的睡颜,再看到现在这张愠怒的脸,真是想念她安静睡觉的样子。

“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别介意啊,不过你想离开我,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时时守护在你身边了,不然出了什么意外,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隋棠轻轻睨了他一眼,“唐总裁说起情话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真是可惜了。”

唐海臣听出她话语中的讽刺意味,不仅不感到生气,唇边还微微扬起,露出甜蜜的微笑。

把这个有趣的女人带在身边,就算是在浅水湾这样复杂困难的地方,他都甘之如殆。

到达分部后,五个人坐在一起,谈论关于浅水湾项目。

而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靠海的那一片烂尾楼怎么办?

张远叹了口气,“现在那批烂尾楼,完全就是没人投资,没人建设,没人接手。”

米杏忍不住吐槽一句,“要是真的有人接受投资建设,那这人绝对是有毛病。”

隋棠低头一笑,这帮年轻的大学生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玩。

唐海臣看向地图,脑海中浮现出那些无可救药的烂尾楼。

别的不说,凉州的地理位置相当优越,周边的城市都混得风生水起,而规划产业的难题可比建房子要困难得多。

谈论半天后,五个人毫无思绪,唐海臣看分部的三个员工太紧张了,他们的家庭并不差,能够认真对待这份工作,坚守在此不肯放弃,他已经很满意了。

唐海臣并不是一个严苛无情的领导,他大手一挥请三个人去酒店吃饭。

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让他们身心都放松下来。

陈永兴在酒店吃得心情愉悦,说话也坦诚多了,期间还接到了他暴发户老爹的几个电话。

“喂喂,爸我好着呢,当然在上班了,不然我还能干什么,你又去赌场了,可不要被人抓住了。”

陈永兴说话有点大舌头,逗得米杏在一旁笑意连连,张远赶紧瞪了两人一眼,要他们千万别在大总裁面前丢人。

唐海臣的玻璃杯轻轻碰了一下陈永兴手中的啤酒罐。

“你的父亲有赌博的兴趣吗?”

陈永兴蹭得一下就惊醒过来,他马上解释道:“唉唉唉,唐总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爸他们都是小赌怡情,绝对不会玩大的。”

唐海臣笑容沉静,“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就是好奇,你父亲是在什么地方赌呢?”

最近周边城市抓赌非常严格,陈永兴的父亲能赌钱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特区。

果然,陈永兴接话道:“这边都没法玩这个,我老爹都是坐飞机去澳区玩,那边合法玩的尽兴。”

的确,国内的区域划分非常严格,有些地方博.彩业是合法的,但是更多地方,这个是法律严令禁止的。

饭局散了之后,唐海臣又跟随隋棠回到房间里。

隋棠见他神色淡定,便问道:“你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想法?”

唐海臣解开西装扣子,扬起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向她张开双手。

她才没有心思和他玩这种没有意思的游戏,推开他的手,瞪了他两眼,“时间有限,你还是快点说吧,我还要睡觉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