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萌妻:唐少,求抱! 第39章 寻找幕后人_曲荔枝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与从前不同,唐海煜身上那股嚣张的气势少了一半,都有些无精打采。

而经过钱库那场恶战之后,杨天忘和隋棠之间似乎达到了某种默契,他对这位冷静自持的女人,也多了几分钦佩。

唐海煜将长腿搭在桌上,已经不顾个人形象,大有自暴自弃的感觉。

“怎样?事情都被你知道了,你回到总部,在老总裁面前,打算如何告状。”

隋棠坐下来,指关节敲了敲玻璃桌面。

“事情发生之后,要想的不是如何遮掩过去,而是如何补救。”

唐海煜冷笑连连,“都被你知道,难道我还有什么出路吗?”

他自然知道隋棠是唐海鑫身边的得力干将,此番来到边城,就是为了捉他的痛处。

要是能将他永远赶出领导层,那唐海鑫估计是做梦都能笑出来。

隋棠简直要笑出声,唐海煜要不是老总裁的种,换做是个普通人的身份进入宁夏集团,做个普通的部长都是问题。

“唐总,我知道你和王总的事情,沈威廉已经是最好的证明。”

唐海煜仍旧是一张死人脸,完全没有要和她合作的意思。

隋棠的脸色也冷下来,“我告诉你,科美迪大厦的钱库里可是少了五个亿,我想你也不知道这五个亿在什么地方。”

唐海煜沉默了半分钟,还是开口,“其实我早就察觉到有人从钱库里拿钱,只是没有想到是王总和沈威廉里应外合,还以为是杨天忘。”

杨天忘无奈道:“昨晚上我已经和唐总说过了,我并没有从钱库里拿走一分钱。”

这个她自然是明白的。

隋棠语重心长地说道:“唐总,你现在应该和我合作,一起来对付王总,他的小心思可多得很,还将你一起算计进去了。”

唐海煜还在犹豫中,他总是怀疑这女人不会如此轻易和他合作,生怕会从王总的陷阱跳进另一个陷阱里。

而且隋棠要是给人布置陷阱,估计一摔进去就再也起不来了。

“唐总,你还记得屹城吗?”

唐海煜瞳孔震动,脸上的惊异根本没有办法掩盖住。

隋棠叹了口气,“唐总,这事传到总部,你的下场会有多惨,不用我多说吧。”

的确,连杨天忘都忍不住给唐海煜使眼色,这事不能再扩大了,要是被老总裁知道,唐海煜非但一辈子进不了核心圈,反倒会一脚踢出国内。

到了国外,就真的回不来了。

唐海煜心中惶恐,隋棠又胡萝卜夹大棒逼问几句。

他立刻没了主意,将屹城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隋棠揉了揉眉心,眼底闪过一丝亮光,“你不想知道被假钞代替的五个亿去了哪里吗?”

唐海煜当然想知道了,他急需此事为他洗清冤屈。

“在哪里?”

隋棠轻快地打了个响指,知道此事已经成功了一半。

“唐总要是和我合作,别说那五个亿,王总如此欺骗你,我也有办法将他绳之以法。”

唐海煜蹙起眉头,“当真?”

这问话中还是带着强烈的不信任。

隋棠笑道:“当然,边城一日不除掉王总,恐怕你一日都无法放心。”

这话说的不错,唐海煜本来是把王总当成盟友的,怎么忽然之间就成为了他的傀儡呢。

唐海煜回头与杨天忘对视,两人低声商量了一会,最终还是同意隋棠的合作。

毕竟,他们在分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隋棠见唐海煜挣扎许久后,还是同意,唇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唐总,我们一起去屹城。”

科美迪大厦私藏钱库被曝光后,连带着屹城一起陷入暴跌的困境。

站在高台上,眺望整块位于海岸边的土地,杨天忘打开文件夹。

“屹城的地价现在跌到近十年来最低水平。”

唐海煜重重地叹了口气,在一边说风凉话,“在边城开设分部也就十年,看样子是落到了最低谷啊。”

隋棠接过文件扫了一眼,“王总在屹城买了很多地,在短短几日前抛售,赚取到最后一笔钱就销声匿迹。”

“销声匿迹,”唐海煜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你都说了销声匿迹,要怎么找到他才行?”

隋棠将文件夹合上还给杨天忘,“他绝对还在屹城,宁夏国际总部以非法融资的名义,向海关请求帮助,王总无法出国。”

杨天忘点了点头,同意总部的做法,关键时候儿子没用,还是要看老爸的能力啊。

唐海煜仍旧是一头雾水,王总这老狐狸到底能藏到那座山头去,这里根本没有他能去的地方啊。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还不忘调侃唐海煜一句,“这可是唐总教给我的。”

唐海煜无奈,这女人还记着他将沈威廉推给她,想要虚晃一枪的事情呢,没想到沈威廉就是最危险的那把枪。

“你是说,王总还在屹城?”

隋棠的眼神扫过屹城所有的开发区,现在还剩下两个开发区,钱库里的钱都充公了,可想而知,这两个开发区没有办法动手。

她当机立断,“你和杨先生去西开发区,我去东开发区。”

杨天忘有点怀疑,“你一个女人行吗,要是你正面杠上王总,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隋棠勾起唇角,胸有成竹的笑意,“我能挖出他是背后主使,就能搞定他。”

也是,这女人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十分与众不同的存在。

目送唐海煜与杨天忘开车前往西开发区,隋棠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

唐海煜的智商实在不适合留在集团,还是远远地赶走比较好。

隋棠上了一辆杨天忘送给她的法拉利,风驰电掣中,到达东开发区。

才一个星期没有开工,这里便沦落为一座荒凉的鬼城。

隋棠绕过快要生锈的高脚架,弯腰进了地下室,果然除了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她分明能听到皮鞋敲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

那绝对就是王总。

隋棠站直身体,看向窗外投向室内的一束亮光。

“王总,我们在暗中说话很不方便,你还是走到亮光下,我们开诚布公地谈吧。”

皮鞋声停止了,过了五分钟后,隋棠转过身,看到王总的面孔在黑暗中一步步显现出来。

她扬唇一笑,“王总,这些天你过得不大好吧。”

王总看起来瘦了一圈,两只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刚才哭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