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妻:总裁大人请稳住 第九章 检查身体为生娃_啃铁补钙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甄嘉宝眼里因为被激发的斗志熠熠生辉,看在赫连权眼里格外吸引人,他忍不住对这个小女孩心生更大的兴趣。

“怎么,不相信我?”甄嘉宝看到赫连权注视自己的眼神,误以为他在嘲笑自己单打独斗的决定,不禁好胜心起。

“要不要打个赌,我绝对能把那几个人收拾的服服帖帖!”

殊不知赫连权此时眼里的甄嘉宝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螃蟹,明明刚刚蜕壳就等不及挥舞着还小小的蟹钳去夹人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明明是个婴儿肥都没完全消退的小姑娘,怎么这么要强呢,这样不好,不好。

心里这样想着,赫连权嘴角漾起真实的笑意。

他本就生的剑眉星目,气度不凡,只是平时那双形状漂亮的眼睛望一眼仿佛就要结冰,令人生畏。

他平时嘴角挂着的要不就是冷笑,要不就是计划达成志得意满的微笑,此刻甄嘉宝看到他少见的带有温度的笑意,便像是吹乱一池春水般迷花了甄嘉宝的眼。

甄嘉宝心里大呼:犯规啊!

长得这么好看还露出那种表情,这也太过分了吧。

没错,在新社会女斗士的身份外,甄嘉宝她还是一只不折不扣的……颜狗……

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甄嘉宝迅速把视线扭向窗外,不再看赫连权那张俊脸,赫连权却以为她是嘴硬心软,对甄家和那个陈俊良仍有感情。

虽然未曾尝过爱情滋味,赫连权也知道此刻甄嘉宝的心里大概是十分不好受的,于是便不再说话,继续闭目养神,没有发现甄嘉宝圆润可爱的耳垂此刻红得像是要滴下血来。

车子在沉默里驶向目的地,车上的几人各有心思,均沉默不语。

因为有专人办理的原因,两人只是拍了张合照后再稍等一会就将新鲜出炉的结婚证拿到了手。

甄嘉宝捧着鲜红的两个小本本,坐在车上自言自语:“居然真的英年早婚了,唉,该怎么和雅雅他们说啊。”

把头靠在车窗上,甄嘉宝看着车窗外的楼宇和车流,内心纠结。

说什么来什么,甄嘉宝这边正在念叨着雅雅,她的手机就闪起了来自雅雅的来电提醒。

甄嘉宝拿着手机看了旁边闭目养神的赫连权一眼,接通了电话。

“嘉嘉你现在在哪里!”电话一接通,雅雅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呃……我现在在外面,你怎么了,这么着急。”

“擦,还不是怕你情伤未愈做傻事,本大小姐来给你免费做情感咨询师来了,谁知道进了门发现你不在。”雅雅颇为不满地哼了两声。

“那你可真是想多了。”甄嘉宝汗颜,难道她甄嘉宝在闺蜜的心里就是这么放不下的人吗?而且还是当着赫连权的面,她不想多说,只含糊道:"陈俊良也配。"

雅雅敷衍道:“嗯嗯嗯,是是是,好好好,你最棒了。”

“……”甄嘉宝悲愤:“一点都不真诚!”

雅雅知道甄嘉宝没事,心里松了口气,也就从甄嘉宝的公寓出来,打算回家。谁知刚走出楼门忽然发现楼下的绿化草丛里,蹲着许多记者模样的人。

雅雅压低了声音,对电话这边的甄嘉宝说:“嘉嘉,你公寓楼下怎么蹲着这么多记者,你附近是不是住着什么名人啊?”

甄嘉宝眨了眨眼:“名人?要说最近的名人,估计就是我了吧。”

甄嘉宝不屑地撇了撇嘴:“那些记者八成是来蹲我的。”

赫连权在旁边闻言睁开眼睛,对甄嘉宝问道:"需要帮忙吗?"

雅雅在电话那端只听到一个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顿时将记者的事抛到脑后,专心八卦起来:“嘉嘉!你现在是不是和一个帅哥在一起!”

甄嘉宝拿着手机转头看向赫连权的脸,确实是个帅哥没错,但怎么雅雅一说,就这么奇怪呢。

“不是你想的那样……”苦于赫连权在身边,甄嘉宝解释也没办法,只好说“等回去我再和你说吧。”

“你还要回来?你现在还是赶紧往我家去吧,你要是现在回来这些记者还不把你生吞活剥了。”雅雅十分不屑,并当机立断挂了电话:“就这么说好了啊!”

“诶……雅雅……”甄嘉宝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界面不知道该说什么,赫连权却开口说:“一会你要和我一起到我的住处,有医生等在那里为你测试易孕期。”

“什么?那是什么东西?”甄嘉宝惊讶。

赫连权瞥她一眼“字面上的意思。”

甄嘉宝不满道:“那也太早了,我今天刚和你领证,还需要一些时间做心理准备。”

该不会这么性急吧?甄嘉宝暗暗想道,老男人真可怕!

“你今晚还能回你的公寓住?”

“那我也可以去雅雅那里。”甄嘉宝抗议,这个老男人居然还妄图禁锢她的人身自由?

赫连权拒绝:“身为有夫之妇还住在朋友家里,不成体统。”

“反正我们又不是真正的夫妻。”甄嘉宝鼓起脸颊,整个人气成河豚!

赫连权看向那两个红本本。

“结婚证都领了怎么不是真正的夫妻,你难道是想藐视法律?”

甄嘉宝对他的流氓逻辑哑口无言,只得愤愤不再说活。

“至于那些记者,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解决。”赫连权觉得这也是他作为丈夫的义务之一。

“不需要。”甄嘉宝还在生气,哪肯接受赫连权那在她看来假惺惺的帮助。

她略一思索,当即掏出手机给S市环保部门打了个电话,以热心市民的身份举报了一群人践踏草坪,破坏生态的行为。

S市近日来正在开展环境整治行动,接到她的电话立即表示感谢,并将会对这些人采取严厉惩罚。

甄嘉宝按下结束通话键,顿觉神清气爽,深藏功与名。

她甄嘉宝,今天也是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NICK:“……”

他们的少夫人果然……不同凡响。

车子驶入一处高级别墅区,这是属于S市顶级富豪的居住区,只分几块住宅区,中间以大片自然景观相隔,依山傍水,空气清新。

而这个小区内几乎三分之一的产权都在赫连权手中,因为在S市几个富豪区中,这里距离他的公司最近,而他不想与其他人共用一条小区内的道路。

虽然赫连权购买的房产很大,但因为不喜欢被人围绕的生活,所以他的宅邸内佣人很少,甚至看起来还没有甄家多。

甄嘉宝跟着赫连权进了别墅,就有一位穿着深色古典风格燕尾服的清瘦老人上前问好。

“少主,少夫人。”

甄嘉宝红着脸向他点了点头当做问好,吉叔笑眯眯地应了下来。

“少主,家庭医生已经到了,是否先让医生给少夫人做检查呢。”待两人在大厅沙发里落座,吉叔适时开口。

听到做检查,甄嘉宝脸上的温度瞬间又升高了些,她有些紧张,开口拖延道:“我想...等一会行吗,我想先准备一下。”

赫连权不置可否:“听她的,然后再给她检查一下身体,制定一个营养报告出来。”

吉叔闻言脸上笑意更盛:“那是应当的。”

“我,我身体没什么问题,就不用了吧...”

甄嘉宝觉得自己并没有必要进行什么身体检查。

“太瘦了,不适合受孕。”赫连权冷声说,以免那个小女人自作多情以为自己是在关心她。

吉叔低下头,为自家少主这口是心非的毛病深感头痛。

甄嘉宝被噎了一下,气鼓鼓地不再说话,只是从她的脸上能轻易读出内心的吐槽。

这个男人,没有感情!冷血!说话还冷酷!无情!

真是浪费了这张帅脸,在这张脸上积累的一点好感,只要他一开口,全部都可以清零!

她甄嘉宝再自作多情一次,就活该被甄美雪害!

客厅的电视正在播放着S市新闻。

赫连权慵懒靠在舒适的沙发靠背上,看着犹自生暗气的甄嘉宝,嘴角挂起轻笑。

怎么办,他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去逗弄甄嘉宝,看着她气鼓鼓的脸颊,自己的心里居然会生出莫大的满足感。

要是让那些商报记者知道他现在居然有了这样的爱好,一定会震惊到不知怎么去报道。

“甄家今日对日前甄家二小姐被曝在陈家祖母寿宴上出轨神秘男人事件公开回应,称甄家二小姐已经被逐出家门并表示对陈家无比愧疚,希望此事不会影响到两家之间的关系。近年来因为甄家二小姐与陈氏公子陈俊良的情侣关系,甄氏企业可以说是受益匪浅,那么此事究竟会不会对甄氏公司与陈氏一直以来的良好合作产生影响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面容甜美的新闻主持人念着稿子,背后的小屏幕里闪过陈俊良那张虚伪的脸,还有甄美雪被记者团团围住的画面。

电视上的甄美雪薄施粉黛,穿着白色连衣裙,一袭长发服帖落在脸颊旁,端的是一朵翩翩浊世中遗世独立的白莲花。

甄嘉宝看着电视屏幕攥紧了粉拳,恨不得现在就把甄美雪从电视里拽出来卸下她的假面,但现在她却只能看着甄美雪在各路记者前流下鳄鱼的眼泪。

“妹妹做出这样的事,我们都很意外,一直以来我都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妹妹,她却因为自己的身世对我和母亲一直心有不满。”

甄美雪适时皱起眉,那副受伤的表情看得甄嘉宝一阵反胃,难道不是她们母女因为自己的身世对自己心有芥蒂,从小就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要不是她小时候还有甄父的一点偏爱,早就被她们母女俩磋磨死了!

“但那也是我们的家务事,妹妹为什么要在那样重要的场合做出这种事,我们也很疑惑。但她昨天回到家里却毫无悔意,还对父亲母亲出言不逊……”甄美雪低下头去,仿佛对甄嘉宝的行为极为疑惑与失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