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傀儡 第四章:张晨女士_顺然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恰逢学校准备放几天假期,大家也都准备回家,而这时的单温存刚好接到张伯的电话,张伯在电话里告诉温存,自己的女儿回来了,明天别忘了来。

顺便把上回那个女孩也带来,两个人在电话里会声地笑了笑。温存答应张伯明天早上八点准时会到。

第二天,温存带着子雅又来到了张伯的茶馆,温存和子雅走近门时,张伯便说:“来,来,快坐,还要等一位客人呢?”

这时温存和子雅看到门口大约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他推门一进,看到了张伯便上来问候,温存说是啊,这种场合怎么能少得了张警官呢?”

张伯安排大家坐下的同时,一位身体高挑,举止优雅的女人端着茶具走了进来,这个女人看上去大概中年的样子,留着短发,脖子上戴着丝巾。

这个女人进来看到大家微笑地向大家介绍说自己叫张晨,是张伯的女儿,听父亲提起过你们,很高兴见到大家。”之后大家寒暄地打了招呼,相互介绍了自己。

张晨一边冲洗茶具一边说:“父亲告诉我认识了几位不错的朋友,顺便介绍给我认识。”单温存说:“哪里,哪里,不过是对茶艺的一番爱好罢了。”

张伯说:“我女儿一回到家我就把你们都叫过来了,生怕再有什么变数,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

说完,这时张晨拿住手中的杯具,她不亏为一名高级茶技师,手法如此地淳熟。子雅被她优美的姿态吸引住了,她的姿态很是优雅,再加上她熟练的手法,在此时仿佛是她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质。

子雅第一次被吸引地如此着迷,而此时她注意到温存和张警官完全盯着张晨女士手中来回翻动的茶叶。

张伯此时在他们面前摆放杯子,这种杯子是高贵精木制作,而品茶对杯具的制作材料也要求极严格。

张伯替大家把茶水倒入杯中,这时的问存说:“张女士,听说你从外地采集茶叶回来,而且你对茶艺颇有研究,不知可否下回采茶带上我。”说完,大家哈哈大笑。

张晨说:“我父亲跟我说了,我这次回来的也恰好,马上又有一个地方新茶采摘的最好的时候正是这几天,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当然可以跟我一起去。”这时的张目然警官说:“不行,不行,还有我呢。”

张晨看着旁边沉默的子雅,她抬起头品茶,眼睛与子雅对视了一下,她看到子雅眼睛里有一种明静与透彻。

张晨说:“杜姑娘不一起吗,大家一块有个照应。”子雅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买了回老家的车票,恐怕不能与你们一起了。”

张晨说:“杜姑娘有事,就不能与我们一起了。”子雅拿又说:“你泡的茶很香。”

张晨低头微笑说:“茶的香有很多种,泡出香味的茶在不同的时段饮用,茶的香味也就不一样。”子雅说:“我想还有张师傅你泡茶的工艺,茶具也很重要。”

张晨对子雅会心地笑了笑。温存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张晨说这种茶叶的最佳采摘时间就是最近几天,明天我就打算走,如果你们去,可要干紧做好准备。”

话后,温存和子雅回到校园中,张警官也回去了。

因为知道单温存喜欢远足,经常会去一些远的地方,适合的装备是很有必要的,子雅于是打算带温存去专门卖这些东西的店里,他们有时候会想的比自己还周到。

这一天子雅拉着温存走近了店里,店员很客气地走了上来问:“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温存说:“我们随便看看。”说完店员对他们礼貌地微笑之后便走开了。

子雅带着温存来到了展示鞋子的柜台,这里的运动鞋样式不一,种类齐全,功能各样,同一属性的运动鞋会被放在同一个柜子上。

有的适合远足,有的适合攀登,有的适合比赛……这时的子雅望着温存,问:“你感觉哪个适合你,我感觉功能都不错。”温存望着鞋柜说:“都不错,还真不好选。”

这时刚才那个店员走了过来,她一直在注视着他们俩。店员走近了对他们俩说:“这些都是我们店进得最新款式,例如这一款,(她指向温存面前的这一双)这款鞋的防滑功能很好,也适合攀登,性价比不错。”

说完,子雅拿起这双鞋拉着温存的手准备去试,因为她看出来了温存对这双鞋的眼神有点不一样。

温存坚持自己来,子雅帮温存把鞋拿了出来,温存把鞋穿上后对那个店员说:“鞋不错,感觉很舒服。”

子雅顿时感觉那双鞋穿在温存脚上很显眼,可能是他瘦高的身子衬出来的。说完之后子雅又为宇默选了一套衣服,这件衣服材料轻盈,质量不错,能够减轻人身上的负重。

最重要的是听店员介绍,还有防潮防湿功能。温存突然看到了一个双肩背包,想想也需要,于是便顺手也买了。

不久,单温存和杜子雅在回来的路上走着遇到了庞飞和唐演,这两个家伙正在校园里闲逛,他们客气的打了招呼。

庞飞问:“子雅,你这是去哪了。”子雅说:“刚才有点事出去了。”庞飞看了一眼旁边的单温存,之后悄悄地把头探到子雅身边说:“这是你对象吧。”

子雅对单温存微微一笑,庞飞和室友唐演好像看懂了什么。

这时的温存看到了庞飞,突然想起了和宇默的一件事,一次他在朋友圈发了几张图片并配上他想去的目的地。

宇默之后便给他留了几句话,温存得知宇默好像这次去的目的地和他们这次与张晨女士出行的地方很近,温存便和张晨女士说了这件事,并把宇默的联系方式给她了。

温存这时望向子雅,发现子雅的表情有点不一样,便问她怎么了。子雅这时说:“没什么,你们俩个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

温存笑了笑说说:“你当然不知道了。”子雅这时想他们俩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这么熟悉了吗,总感觉怪怪的。

在回寝室的路上,庞飞突然对唐演说:“回去以后,给宇默带个剃须刀回去。”

唐演说:“他不是上个星期才有了个新的吗?那个用坏了吗?”庞飞说:“他上次用我剃须刀感觉不错,觉得我的比他的好,而且他的那个也坏了,便叫我帮他买一个。”

唐演说:“那家伙最近不知道干什么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庞飞和唐演一起来到了店里,正准备掏钱买时,庞飞忘了他自己刚才换衣服时忘把钱掏出来了,宇默给他的钱在里面。

唐演看到这种情况就以自己的名义买了这个剃须刀。他俩在回来的路上时,唐演说:“宇默是不是腋下的汉毛又长多了,所以经常用来刮他的腋毛,他好像有狐臭吧。”庞飞说:“宇默是个要面子的男生。”唐演似乎明白了庞飞的意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