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识 第6章 六_觖引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7日

花满楼回到自己的厢房时,天色已经微亮。

他和西门吹雪对持了近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中他们只说了六句话。

花满楼紧握成拳的手扶着树干问:【对阁下而言,人命为何?】

西门吹雪扫了花满楼一眼,淡淡道【人命。】

人命就是人命,可以很强韧,也可以很脆弱。

花满楼接着道【对阁下而言,你又为何?】

西门吹雪回答的没有一丝迟疑,道【人命。】

花满楼的拳头渐渐放松开来,道【既然如此,阁下何以如此轻贱人命?】

西门吹雪凝视着花满楼,道【付身于刃的人命,不是人命。】

花满楼怔忡了良久,忽然一声轻叹,自槐树上飘然落下,举步回屋。

他能感觉到西门吹雪的眼光一直跟着他,但花满楼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

***********************************************************

花满楼的房间与其它厢房一样,有桌子有椅子也有一张床。

不过此时花满楼的床上却躺着一个人,躺着一个大大咧咧甚至张着嘴巴在打呼的人。

花满楼微微一笑,径自走到屏风后换下湿透了的衣裳。

床上的人挪了挪身子,懒洋洋的睁开一只眼睛,道【嘿嘿,花满楼,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哦?我为何要意外?】屏风后的声音透着笑意,道【陆小凤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不应该叫人感到意外。】

床上的人是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也是那个在惶月门里急急忙忙写下个‘西’字叫花满楼去万梅山庄搬救兵的陆小凤。

此刻他却没事人一般舒舒服服赖在花满楼的床上打哈欠。

陆小凤坐了起来,又伸了一个懒腰,才道【哦?为何?花满楼快说来与我听听。】

花满楼笑着从屏风后走出,道【惶月门的人倘若是与你为难,这次的杀手理当冲着西门吹雪去,但这次的目标是我。很明显,一则说明惶月门里有了什么变故,所以我才成为众矢之的,二则说明你已经不在惶月门,所以惶月门的杀手也没必要无端开罪西门吹雪。】

陆小凤大笑,道【惶月门倘若好酒好菜的招待我倒也罢了,偏偏那两个卓老儿偷懒,想将我锁在密室里,没有好酒美人的地方,我留他作甚?】

花满楼笑着想了想,道【能取你性命的人走了?】

【不】陆小凤摇头,道【他只是忽然发现另一个人的性命比我更碍眼,所以暂时没空理我罢了。】

花满楼好奇道【他为何要取你性命?莫非你当真抢了龙王之女?】

陆小凤嘭的一下跳起来,脸色大变道【我可不会去招惹那只母龙王,她简直比母老虎更难招惹。】

花满楼不甚赞同的皱皱眉尖,忽然笑道【你惹过她了?】

陆小凤苦笑着摸了摸胡子,看着花满楼毫无偏差的在椅子上坐下,忽然道【花满楼,你有没有坐空的时候?】

花满楼奇道【你希望我坐下时落空?】

【不】陆小凤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我只希望你坐下时正好坐在母龙王的腿上。】

花满楼险些被刚刚喝进口里的茶呛到,笑道【你坐过了?】

陆小凤点头道【坐过了。】

花满楼笑道【有趣吗?】

陆小凤道【有趣,非但有趣而且刺激。】

【哦?】

陆小凤一本正经的道【和一屁股坐上个马蜂窝一样有趣又刺激。】

花满楼大笑。

陆小凤也笑了,笑的甚至有几分得意,道【好在我当时喝的是老五的花酿,母龙王虽凶,我却照样魂留极乐。】

【五哥?】花满楼一愣,转而笑道【对了,又已入秋,菊花当开的正好。】

陆小凤点点头,道【老五知道你去惶月门,所以托人捎了几坛花酿给你和谭青末,没想到你来不及喝上一盅,却让我先享了口福。】陆小凤一边说一边变戏法似的从桌底拿出一坛,笑道【我临走前顺手摸了一坛,本想叫上你和西门吹雪,谁知刚到这里就碰上件怪事。】

【什么怪事?】

陆小凤目光闪动,道【有两个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却跑去树上站着淋雨,你说是不是怪事?】

花满楼浅浅一笑,道【的确是怪事。】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吵起来了?】

花满楼细细的想了会,道【算不上,只是……我有些搞不懂那人。】

【西门吹雪本来就是个怪人】陆小凤大笑,道【不过却不是个坏人。】

【我知道】花满楼淡淡的点点头,慢慢道【其实是我考虑不周,连累的别人丢了性命。】

陆小凤看了花满楼好一会,握住花满楼的手,道【花满楼,你若救得了一个人,是你的功德与善心。但你若救不了一个人,却决不是你的罪孽。】

花满楼怔了一会,微微的笑了,反手握了回去,慢慢的点了点头。

陆小凤是个多可爱的朋友,花满楼从来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陆小凤嘿嘿的笑了下,顺手拍开酒坛子,屋中顿时弥漫着清润的酒香。

深深了吸了口气,满足的呼了一声,拍着花满楼的肩膀道【搞不懂的人就慢慢搞,搞着搞着就懂了。我现在就把那个怪人捉来,有酒无友的蠢事做多了怕要挨雷劈。】

花满楼顿时失笑,大笑着点了点头。

***********************************************************

三个酒杯,三个人。

酒是好酒,这么纯的花酿果然是花家老五的手艺。

入口清淡,后劲十足。

陆小凤已有些薄醉,花满楼的脸上也已稍显绯红,只有西门吹雪的脸色依旧苍白。

陆小凤笑道【这么好的花酿,只有一坛实在太少,花满楼,不如我们回去,找上老五一起尽兴?】

花满楼浅笑着把玩手中的被子,道【你先去,我还有事未完。】

陆小凤挑着眉毛道【什么事?】

花满楼淡淡一笑,道【已经惹上身的麻烦,既然甩不掉,只有解决它。】

西门吹雪抬头看了花满楼一眼,陆小凤皱着眉道【你知道惶月门为何要你麻烦?】

花满楼摇头,【不知道。】

陆小凤道【你知不知道惶月门里有多危险?】

花满楼道【我知道。】

【那你还去?】

【去。】花满楼浅浅的喝了一口,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何况……我一向不擅玩你追我躲的游戏。】

陆小凤大大的叹了口气,道【我是见了麻烦就躲,你是有了麻烦就解决,难怪你的麻烦总是比我少些。】

想了想,又看向西门吹雪道【你准备去哪?】

西门吹雪看了陆小凤一眼,道【惶月门。】

陆小凤瞪大双眼,道【你去惶月门做什么?也是去解决麻烦?】

【不】西门吹雪慢条斯理的喝了口酒,道【去找麻烦。】

去找从漠北来的那些人的麻烦。

虽然漠北龙王的恩师不是西门吹雪要找的人,但同在漠北,相信一定有另两人的线索。

西门吹雪自然也要去惶月门。

陆小凤眼睛转了转,大笑道【好!妙极!我也要去惶月门!】

花满楼笑道【你不怕那只母龙王了?】

【怕!】陆小凤一缩脖子,嬉皮笑脸道【可我还是想去凑热闹,更想去看看让我溜了的卓老头的脸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