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49章 动物开会_梦里T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慕卿可想不到什么流氓不流氓的,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因为此时此刻,她满脑子都是封时奕的那句面对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

他现在面对的可是她慕卿,难不成?

想到封时奕有可能喜欢自己,慕卿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一定是高烧还没退呢!

封时奕看着慕卿傻乎乎的样子顿时就觉得有些好笑,忽然凑了上去,邪魅一笑,“怎么?欣喜若狂到话都不会说了?”

欣喜若狂?

我去你姥姥的欣喜若狂!

慕卿很想骂人,但是眼前这位,她是真的不敢好不好?

皱了皱眉毛,退了一步,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淡淡的说道:“你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封时奕也不生气,站直了身体,淡淡的说道:“顾豫现在是林忧的未婚夫,两个人感情很不错,你就不要惦记了!”

“封时奕!你敢调查我?”

慕卿听到这里顿时就有些急了,嗷的一声跳了起来。

封时奕并没有否认,淡淡的看了一眼炸毛的慕卿,冷冰冰的说道:“吃着我的穿着我的,还想别的男人,慕卿,你以为我是冤大头?”

慕卿听到这里,眼角狠狠一抽!

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明明自己想要说清楚,然后两个人各不相干,一切都回到从前的样子的!

明明就是眼前这个老狐狸强迫自己留下来的!

老狐狸?

靠!

慕卿有些懊恼,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见利忘义,见色忘义!贪财贪色!

慕卿啊慕卿!你怎么就忘了,这是个老狐狸啊!怎么能相信老狐狸的话!

完了完了,被算计了,这下后悔也来不及了。

什么手段雷霆的国际大总裁!狗屁!就是个臭流氓!

慕卿狠狠地白了封时奕一眼,咬牙切齿,“你可真卑鄙!”

“我一向只看结果,慕卿,你逃不掉的!”

封时奕好心情的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了出去。

逃不掉!

慕卿有些懊恼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自己上辈子是不小心炸了养老院吗?要这么一个家伙来折磨她!

嗷嗷!

心里懊恼了一百次,不过慕卿还是很乖巧的接受了这个要死人的事实。

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有些郁闷。

楼下……

司末好笑的看着封时奕心满意足的从楼上下来,抱着膀子,揶揄道,“总裁大人,你这时间也太短了吧?要不,我给你看看?”

封时奕听到这里,直接一个眼刀飞了过去,连话都没舍得给一句。

司末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的笑了,“我说你这个人,十几年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一点娱乐精神都没有。话说你家小白兔怎么样了?”

小白兔?

封时奕淡淡的笑了笑,这段时间相处以来,封时奕看的很清楚,慕卿才不是什么小白兔,而是披着羊羔皮子的小狐狸,本质上跟他是一样的人!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封时奕才觉得她格外的诱人。

想到之前的种种,封时奕不经意间嘴角轻轻上扬!

看着封时奕这个没出息的样子,司末就知道已经是情根深种了,但是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有些忧心忡忡的,低声说道:“阿奕,你要知道,你喜欢的可是你的妹妹啊!这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你了!”

“我喜欢她,我就得跟她结婚,外面的人怎么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封时奕淡淡的扯了扯嘴角,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司末坐在原地愣了很久,直到人已经走了出去,这才回过神来!

可以,这个理论,很封时奕!

他就是那种打定了主意,怎么都不会后悔的人,不管不顾的样子,让司末有些小小的羡慕。

……

慕卿这边,已经是好多天都没有去学校了,想着自己跟刁明说的那些豪言壮语,现在还真有些汗颜。

犹豫再三,还是抱着廖总的病例,走了下来,一步一步磨蹭的很,看着司末,小心翼翼的说道:“学长,有个问题,我想跟你请教一下。”

司末看着慕卿这个小心翼翼的样子,顿时就觉得有些好笑,淡淡的说道:“是那个胸腔镜的手术吧?我早就看过病例了,我会跟你一起操作的,之前封时奕怕你一个人搞不定,叫我来给你做救兵的。”

“那个老狐狸会对我这么好?”慕卿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只是话都说出来了,才有些后悔,懊恼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

“哈哈,老狐狸,哈哈,这个比喻好,这个比喻简直太好了,我说小白兔,你喜欢老狐狸吗?”司末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看着慕卿。

这是动物开会了吗?

慕卿在心里暗自吐槽一句。

没有回答司末的问题,只是轻声说道:“学长,既然你已经看过病例了,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诶?逃避问题?

那就是有问题喽!

看来这两个人,那是郎情妾意啊!

司末挑了挑眉毛,看来这层窗户纸,需要他这个优秀的人来捅破了!

想到这里,司末立马换了一个温柔的笑脸,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学长,想要全心全意的帮助学妹解决问题呢!

可是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上前一步,靠近了慕卿,笑着说道:“其实这个手术,你的方案很好,缪总年纪大了,之前还做过不少大手术,这一次,的确是不能再承受开胸手术的痛苦了,所以,胸腔镜微创术那是必须的!”

“学长,你也看见了,这个肿瘤有些过大了,而且位置特殊,如果用胸腔镜的话,操作起来会很困难,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担心啊!”

说起学术上面的事情,慕卿可是很专业的,丝毫没有意识到两个人的脑袋越靠越近。

司末皱了皱眉毛,低声说道:“你不是林卿吗?在胸腔镜这个领域,你是全世界的第一把刀啊,你担心什么?”

林卿听到这个评价,并没有沾沾自喜,反倒是觉得惴惴不安的,“学长,你就不要笑话我了,也就是你没有操作,不然我那两把刷子,算什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