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银子与桂子的武侠传奇 第34章 第三十四训_金色阳光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15日

阳光已经升起来了。桌面上的豆汁锅也开始咕噜咕噜的沸腾着,散发出很棒的香味。

当豆汁锅掀盖后,左右两边各伸出了一双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然插入了锅里。然而冲击过大,豆汁锅里的肉被撞飞了出来,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银时和桂惨痛的看着地面上的肉块,懊恼的开始互相指责。

“假发,都怪你啊!这么大力干嘛?不会温柔点啊!你看,肉都浪费了!”

“不是假发,是桂!你不来抢就什么事都没有!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的筷子挡住了我的筷子的去路才会来不及阻止被飞出去的肉吗?”

“就算让你吃再多的肉你也改变不了你的大脑一片平坦的事实!所以你只要乖乖汲取豆汁就够了!”

“谁的大脑一片平坦啊!我可是每天每夜都在为国家和肉球在分忧着!比起一天到晚昏昏噩噩无所事事的某个天然卷笨蛋,我才是更有资格吃肉!!”

银时和桂就这么吵着。已经习惯这两个人的陆小凤自己夹了块猪头肉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旁边的李燕北直勾勾的看着陆小凤问道:“这两个姑娘很久没吃肉么?”

“不用管她们!否则遭殃的只会是自己。”陆小凤边吃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李燕北看着陆小凤那宛如饱经沧桑的表情,一瞬间感觉到他所流露出来的凄凉情绪。

“………总觉得与其说你和这两个姑娘发生了什么事不如说这两个姑娘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事这种问法是不是会更好一点呢……”

可是,陆小凤根本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比起我,你应该要更关心一下自己的事吧?今天来杀你的人,你就不问一下是谁派来的?”

李燕北也笑了笑:“我不必问。”

陆小凤道:“你已知道?”

李燕北的笑容看来并不很愉快,淡淡道:“除了城南老杜外,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陆小凤道:“杜桐轩?”

李燕北点点头。

陆小凤道:“这十年来,你跟他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他早已该知道你并不是个容易被暗算的人,为什么还要来冒这种险?”

李燕北道:“为了六十万两银子和他在城南的那块地盘。”

陆小凤不懂。

李燕北道:“我已跟他打了赌,就赌六十万两银子和他全部地盘。”这赌注实在不小。

陆小凤忍不住长长吸了口气:“你们赌的是什么?”

李燕北道:“赌的就是九月十五的一战!”

听到这里,银时停下了灌桂喝豆汁的举动,转过了头问李燕北道:“现在针对那两个人的对决开设了赌局?”

李燕北点了点头。

陆小凤突然用力一拍桌子,冷笑道:“他们究竟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看成了什么东西?看成了两只变把戏的猴子?看成了两条在路上抢肉骨头的野狗?”

银时并不理会生气的陆小凤,继续追问道:“现在谁的赔率最高?”

李燕北回答道:“是西门吹雪,已经传到买一赔三了。”

陆小凤忍不住问道:“难道他们都认为叶孤城比西门吹雪要厉害的多?”

叶孤城道:“那一战的日子本来是八月十五日,地方本来是在秣陵的紫金山上,可是西门吹雪却坚持要将日期延后一个月,地方也改在这里。”

“因为他的剑出了问题。”

“没错,西门吹雪是这么说的,可是,不少人却认为他是因为怕了叶孤城所以才那这个作为借口。而且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人见到他。”李燕北如此说道。

陆小凤道:“但你却知道他绝不是个这么样的人!”

李燕北点点头,道:“所以别人虽然都已认为他必败无疑,但我却还是要赌他胜!无论多少我都赌。”

李燕北道:“前两天的盘口,已经到了以二博一,每个人都看好叶孤城,直到昨天上午为止,杜桐轩还认为他已十拿九稳。”

陆小凤道:“直到昨天上午为止?”

李燕北道:“因为昨天下午,情况就已突然改变了!”

陆小凤道:“哦?”

银时也静了下来听着。

李燕北凝视着他,道:“你难道真的还没有听说叶孤城已负伤的消息?”

银时和桂面面相觑,陆小凤摇摇头,都显得很吃惊:“他怎么会负伤的?有谁能伤得了他?”

“蜀中唐家的大公子,唐天仪!”

“他是谁啊?”桂问道。

陆小凤回答道:“唐家是使毒的行家。蜀中唐门的毒/药暗器,除了唐家的子弟外,天下无人能解。无论谁中了他们的毒/药暗器,就算当时不死,也活不了多久。”

银时挑眉道:“也就是说那家伙被暗算了?”

李燕北道:“这消息传到京城,那些买叶孤城胜的人,一个个全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有的人急得想上吊,有的人想尽了千方百计,去求对方将赌约作废。”

陆小凤道:“对方若是死了,这赌约自然也就等于作废了!”

李燕北冷笑道:“所以杜桐轩才一心要将我置于死地!”

“消息的可信度如何?”银时问道。

“绝对可信!因为那是老实和尚说的。”李燕北说道。

银时不满的说道:“喂喂,大叔,不要以为对方叫什么老实和尚就真的老实啊!就像我旁边的这个,他虽然叫假发但其实也不是真的假发啊!”

“不是假发,是桂!”桂大声抗议道。

陆小凤帮忙说道:“这个老实和尚不同,他的信用是可以担保的!如果是他说出来的话绝对可信。”

银时恍然大悟道:“哦!也就是等同于眉毛桑你说出哪一间妓院有更多的大胸部美女姐姐一样的有信用这样吗?”

“……”陆小凤觉得自己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还要承受着来自旁边的李燕北冰冷的目光。陆小凤又一次流露出了辛酸的表情。

银时突然放下了筷子,站了起身道:“我去散散步,一小时后回来!”说完,拖着桂就走了。

李燕北疑惑的问道:“散步?还没吃完吧?怎么突然就想去散步了?”

陆小凤头也没抬的回答道:“她不是去散步,而是去下注!她是打算买西门吹雪赢!”

正如陆小凤所预料了,银时拖着桂跑到了盘口处准备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财产押在了西门吹雪身上,顺便还想把桂的那份也押下去,不过,桂死活不同意。没办法,银时只能押自己那份。

回来的路上,银时一路喜滋滋的。

“决战就在后天,之后我就会成为有钱人了!”

桂不甚在意,完全出于提醒般的说道:“你不是答应了帮眉毛殿要阻止他们两个人的对决的吗?”

“你再说什么啊?”银时趾高气扬的说道,“你想想,成功阻止了他们的对决我得到的报酬是整个京城的冰糖葫芦。可是啊,要是我赢钱了,别说是整个京城的冰糖葫芦了,就算是整条街买下来让他们专门生产冰糖葫芦都可以啊!那我当然是要自己赢钱啦!”

“你这还是武士所为吗?”桂鄙视般的瞪了银时一眼,淡淡的说道,“如果那是假消息怎么办?说实话,我还是不太能相信白云殿居然这么轻易就被人偷袭了。”

“这么相信他啊!怎么?曾经跟他打过一架打出友谊来了吗?”

“不是友谊,是实力!他可是跟我打成平手的男人啊!当然若不是我现在是女性之躯,他肯定也不是我的对手!”

“输了就输了,装什么啊!”银时开始抠起了鼻屎,不过还是问道,“跟西门桑打的那个真有那么厉害吗?”

“虽说只是那么两下,也足够表现出他的强大了。”桂认真的分析道,“如果用力量分和技巧分来评论的话,他的那招天外飞仙可谓技巧分满分,力量分三分。”

“那就是个怎样的招式啊?”银时吐槽道,“那西门桑呢?”

“西门殿的剑术通常都是一剑击破,属于力量值满分,技巧值三分。”

银时傻眼了:“你明明没有跟西门桑打过,为什么可以分析的这么详细啊?”

桂严肃的说道:“身为首领,一次就要记住所有手下的脸和名字以及一眼看穿他们的极限这是必须的!”

银时面无表情的吐槽:“名字是指蠢蛋、笨蛋之类的么?”

“不是蠢蛋,是桂!”桂大喊道。

回到原来的吃豆汁锅的地方,已经不见陆小凤和李燕北两人了。而原本坐着的位置上,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了那里。见到银时和桂后,笑脸盈盈的走了过去恭敬的问道:“是银子姑娘和桂子姑娘吧?小人是李老板的手下,李老板和陆大爷一起去澡堂洗澡了,吩咐小人在这里等两位。小人这就带两位姑娘过去。”

“喔喔,你家老板真好人啊!”

男子陪笑道:“毕竟两位是陆大爷的朋友啊,当然不能怠慢了!”

于是银时和桂便跟着这个男子前去澡堂。

“澡堂啊!真是好享受啊!”银时突然说道,“干脆我也去泡一泡好了!”

这时,刚好到了澡堂。银时正准备进去泡澡时,从里面出来的另一个男人跟带银时他们来的男子耳语了几句,男子的脸色突然变了。

“真是非常抱歉,两位姑娘。”男子说道,“老板刚刚洗澡时被人偷袭,毛巾上有毒。来人说若要解药,就到前门外的春华楼去等。现在老板和陆大爷已经在春华楼了,也请两位过去吧。”

银时顿时心情相当不爽。

“搞什么啊!又被人暗算!老子还想着泡澡来的!”

桂叹息道:“这就是有钱人的悲剧了。”

两人一同前往春华楼。还没有进去,突然不少人从里面冲了出来。还在嚷嚷“打架了!”、“要死人了!”之类的。

银时与桂对视了一眼,接着跑了上楼。

刚一上去,就见到一地的菊花。然后一个男子的背影就出现在眼前。他漆黑的头发上,戴着顶檀香木座的珠冠,身上的衣服也洁白如雪。

而站在他对面的也是个男子。看上去年纪还很轻,衣着很华丽,眼睛里却带着种食尸鹰般残酷的表情。

除了这两个人外,还有不少人退到了两旁角落里。在那群人里,银时他们看到了陆小凤和李燕北。

看来打架的不是他们,银时稍微放心了。

“银时。”桂突然小小声的说道,“看对面那个男人的装备。”

银时一听便开始观察起那个年轻男人的装扮,他的衣装没什么特别,不过,手上却戴着一副手套,在那上面闪动着一种奇怪的碧光。

银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那个,应该是毒手套。”桂说道。

银时没有说话。

另一方,白衣男子握住了一柄形式极古雅的乌鞘长剑。

桂突然觉得那把剑很眼熟。

年轻男子道:“若是没有别人,各位最好请下楼,免得受了误伤!”

“诶~虽然用毒,为人还算侠义嘛!”银时赞许道。

然而,白衣男子却忽然道:“不必走!”

年轻男子道:“不必?”

白衣男子淡淡道:“我保证你的飞砂根本无法出手!”

年轻男子脸色变了。突然他的手一动,速度相当快。不过,与此同时,剑光已飞起!

银时瞪大了眼睛。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那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

年轻男子已被这一剑震住了。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就在他认为自己性命不保时,一个茶杯突然出现自己眼前,正好接住了白衣男子那一剑。茶杯被剑刺了个粉碎。

白衣男子回到原地上,转过头看向茶杯飞过来的方向。

“哎呀,真是抱歉!”银时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道:“一时失手滑了出去,请见怪不怪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