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犯人 第四十二章 情人是凶手?_君天晴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20日

蓝敬国把超市摆卖水果区域的录像视频找了出来,挑在9:30员工开始上班的时段开始看。这回他不敢将倍速调的太快,改为了两倍倍速播放。

秦瑾君站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留意着每个在摆卖红苹果货柜前停留过的人,观察他们是否有可疑的举动,可都没什么发现。

临近中午十二点时,一个模样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女员工来到红苹果货柜前,她往货柜上瞧了瞧,抬起左手伸入上衣口袋掏出一个黄色的东西。蓝敬国把画面暂停并稍微放大,她手里拿的是一个用黄色泡沫网套包裹的红苹果。把画面恢复继续播放,女员工把苹果放在货柜比较显眼的地方,随即离开。几分钟后,死者在镜头前出现,她来到苹果货柜前,伸手去摸,最后把女员工放下的苹果准确找了出来,拿回办公室去。

“她在摸苹果的梗吧。”蓝敬国皱眉说道。

“应该是,浅灰色的字条和苹果的梗颜色相似,死者很难一眼分辨出哪个才是情郎送的。”秦瑾君回道。

“情郎是那个女员工吗?”蓝敬国表情不自然地问道。

秦瑾君朝蓝敬国翻了个白眼,讽刺道:“可见你之前破的案子的凶手智商有多低,才会被你这笨大叔逮到。他们能将恋情保密到苹果传书这种程度,你觉得那情人会亲自把苹果送到货柜上吗?男的刚放苹果,女的就出来拿,这也太明显了。自然是这对不能见光的恋人拜托这个女员工帮忙放苹果,而死者是主管,以她在超市里只手遮天的权力,那女员工是不敢拒绝的,也不敢把他们的丑事宣扬出去。”

秦瑾君这番话让蓝敬国无法反驳,只能瞪了她一眼。

“其实吧,蓝大叔,我不应该说你的智商低,我觉得你的智商是没问题的,只是你的情商太低了,理解不了这种复杂的人际关系。”秦瑾君改口用戏谑的口吻安慰道。

蓝敬国更无语了,又瞪了她一眼。

“包裹毒苹果的泡沫网套你们应该有进行取证吧?”秦瑾君问道。

蓝敬国点点头,补充道:“鉴证科的同僚在网套上检测到多组指纹,其中一组是死者的。”

“没有和超市员工做指纹比对吗?”秦瑾君皱眉问道。

“我们当时认为这是一桩随机杀人案,后来出现第二个死者才将两桩案子联系到一块。而苹果上面有许多人的指纹,顾客的,各个员工的,已经不能作为一样有力的证物,所以没有做进一步调查。”蓝敬国尴尬挠挠头。

“你们的办事方法真的是!现在只要采集主管情人和这个女员工的指纹就成,然后与网套上的指纹做对比,若是吻合,就能证明死者食用的毒苹果是由情人所赠。”秦瑾君揉了揉太阳穴,又补充道:“把女员工叫过来审问,我要在她嘴里问出这个情人的信息。”

蓝敬国嗯了一声,打开电脑里一个被命名为超市员工档案的文件夹。因为这桩命案,刑警们把超市里所有的员工以及老板都定性为嫌疑人,并对他们进行调查,将查到的每个人的资料存档,上交给了蓝敬国以及刑事侦查科科长。蓝敬国把女性员工的档案一一打开,循着记忆里女员工的长相与档案里显示的照片做对比。

秦瑾君忽然将手机递到蓝敬国面前,上面显示的是视频里女员工的照片,这是她刚才看视频的时候拍下的。

两人默契十足的配合使得该名女员工的档案很快被找到,她名为杜婷,今年37岁,是位离了婚的单亲母亲。蓝敬国拿起手机,按照档案显示的杜婷的联系电话拨了过去,等了好一会儿电话才接通。秦瑾君示意蓝敬国把免提打开。

“你好,请问你是?”电话那头传来女人怯怯的声音。

“杜女士你好,九号那天晚上你来过仲广总警局配合一位姓范的警员录口供,而我是他的上司。”蓝敬国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哦,警官你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杜婷似乎松了口气,问道。

“我们这边有新发现,想再请你来一趟警局配合调查。”蓝敬国不容置疑地说道。

杜婷沉默了好一会儿道:“能过些天再去吗?我家里还有事要忙。”

“杜女士,请你搞清楚,我并没有在跟你商量。若你拒绝配合,我有理由以妨碍司法公正逮捕你,到时候你还是得和我们合作,现在就看你选择主动配合还是被我们逮捕。”蓝敬国沉声说道。

“别别别,我现在就过去。”杜女士被蓝敬国这番话吓得够呛,立马答应了。

挂断电话后,一旁的秦瑾君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一拍蓝敬国的肩膀说道:“蓝大叔,你挺会唬人嘛。”

“这种人我见多了,若不吓唬一下他们是绝不会配合的。”蓝敬国耸耸肩。

11:02,蓝敬国桌上的座机响了,他接起电话。

“头儿,有个姓杜的女士现在在警局楼下,她跟一层负责接待的警员说是找你的。”外面小范说道。

“嗯,麻烦你去楼下一趟把她带上来,直接送去一号审讯室,我在那儿等你们。”蓝敬国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将近十分钟后,小范把杜婷带到了一号审讯室。一开门却见只有秦瑾君坐在审问疑犯的座位上,她的左耳戴着一只蓝牙耳机,而蓝敬国已经待在审讯室的另一边准备好了观看审讯过程。

“杜婷女士对吧,请坐。”秦瑾君扬起右边嘴角对杜婷说道,转而对她身旁的小范说道:“范警员,麻烦你先出去一下,这里我来负责就好。”

小范看了眼秦瑾君身后的那面大镜子,扭头走出了审讯室,顺便把门给带上。

杜婷眼神有些惊慌地环顾审讯室,当视线落在秦瑾君身上时,眼神从慌乱变为疑惑,她慢慢走过去,坐在秦瑾君对面的椅子上,怯生生开口问道:“请问今天由你来给我录口供吗?”

“没错。”秦瑾君点点头,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说道:“是不是在想这个女警怎么这么年轻?”

杜婷尴尬一笑。

“放轻松,我只是想向你询问些常规的问题,回答完就可以放你离开了。”秦瑾君装摸做样地摆弄一下她面前空白的A4纸。

杜婷嗯了一声,将双手枕在桌上,头微微垂下看着桌面。

“请问你主管的情人是谁?”秦瑾君一针见血地问道,把对面的杜婷吓得浑身一颤,就差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你不懂审讯就别把活揽来做!”站在单向透视玻璃后面的蓝敬国被秦瑾君气得够呛。

“你问的这是哪门子问题啊?我跟主管不熟,怎么会知道她有个情人呢?”杜婷把头埋得更低了,声音稍稍颤抖。

“慢慢诱导她说出真相,耐心点。”蓝牙耳机传来蓝敬国的提示。

秦瑾君没再说话,将桌上那张A4纸翻过来,原来底下那一面印刷了满满一页的字,纸的左上角有张证件照,那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相貌与杜婷有几分相似。

“你儿子样貌不错,只可惜是个病秧子。若是你因为提供假口供而坐牢了,那谁来照顾他?让你母亲来吗?这样不好吧,她都快七十了,哪来这么多精力照顾你那体弱多病的儿子。”秦瑾君用惋惜的语气说道,这份资料是她刚刚让陈潇查的,是杜婷儿子的部分医疗记录。

“你......”杜婷猛地抬头看向秦瑾君,眼神里满是惊恐,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哀求道:“求你别这么做,我说我说,只要我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秦小姐,你这样做是违规......”耳机里,蓝敬国的话还没说完,秦瑾君将蓝牙耳机摘下来,放到桌面上。

“今年二月底,主管跟超市里她新雇佣的年轻小伙好上了。”杜婷回答了秦瑾君问的第一个问题。

“这个小伙叫什么名字?”秦瑾君问道。

“林小苗。”杜婷回道。

秦瑾君递给杜婷一支笔,并把印着她儿子医疗记录的纸送到她面前,让她在纸上空白的地方写一遍情人的名字。她表情不太自然地看了眼纸上儿子的照片,用颤抖的手写下“林小苗”三个字。

秦瑾君将纸拿回自己面前,低头看了看杜婷写下的字,而后抬起头,视线重新落在杜婷的脸上,问道:“他们为什么让你放苹果?”

“这是他们的主意,主管不想她老公发现她和林小苗的丑事,于是想了个办法:她让林小苗把想对她说的话写在字条上,然后把字条缠绕在苹果的梗上,用透明胶固定好,每天上班前林小苗会把苹果交给我,我会在将近吃午饭时把苹果放在卖苹果的货架上,主管会在十二点后把苹果拿走。快下班的时候,主管会亲自来找我,把另一个苹果交给我,让我转交给林小苗。”杜婷把苹果传书的整个过程详细地讲述了一遍。

“那么案发前几天死者和情人之间有什么异常吗?例如吵架之类的。”秦瑾君问道。

“除了周末他们基本不见面,不过就在案发前一天林小苗好像有些不正常。那天,他早上上班前像平常那样把苹果交给我,可当时他的表情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原本想问问他怎么了,不过又不想惹麻烦,后来也没问。可是案发当天早上,他把苹果给我的时候又恢复了平常那副乐呵呵的样子,我以为他们的矛盾已经解决了吧,可那天下班怎么也没等来主管来送苹果。然后我听说主管死了,当时可把我吓了一跳。”说这话的时候,杜婷脸色有些发白,似乎至今对主管已死的消息仍心有余悸。

“这些事当天录口供的时候为什么不说?”秦瑾君问道。

“我以为没多大关联就没说出来。”杜婷面色更白了。

“案发当天林小苗给你的苹果跟平常有什么不同吗?”秦瑾君问道。

“没,没有,就是个普通的苹果。”说这话的时候杜婷眼神闪躲了一下,虽然动作转瞬即逝,但还是被秦瑾君捕捉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