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AI谈恋爱 第157章 白莲花的心思_是朕mq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1日

白丽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对自己如此大张旗鼓的表现,唐辰逸竟然哪怕是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就算他清高自傲,又洁身自好,难道就会这样和清心寡欲的合上和尚一样吗?

可是白丽清清楚楚地记着唐辰逸面对陈年年的时候可不是她眼前的这幅模样,而是非常关怀,眼底是浓浓地化不开的温柔。

白丽垂下双手不着痕迹地握起拳头,一双眸子恨恨地盯着唐辰逸冷漠的背影喃喃自语地小声咕嘟道:“这次不行,还有下次,我就不相信了,这天底下还有不偷吃的猫?”

陈一月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不禁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唐辰逸没有再搭理白丽,只是冲陈一月冷声说道:“快吃,你姐做的,凉了。”

闻言,陈一月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虽然是拉着脸的,可是就从他的吃相看来,恐怕吃的比谁都香。

只见陈一月拉着脸,等他津津有味但是面无表情地吃完了饭,天色也就不早了。

唐辰逸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陈一月吃完饭,他抬起手腕看看腕上的手表,指针已经快指向表盘左上的那个直角了,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唐辰逸站起身来整整上衣的领子,然后仔细地抚平身上的褶皱,走向床头柜将餐盒以及筷子和勺子收拾好。

白丽在不远处站着看着这一切,不住地在心里想,这个男人真的是无论是干什么都特别帅,自己一定要得到他,哪怕是从陈年年手中用某些方法把他抢回来,她白丽也在所不惜,这个男人,我要定了。

眼看唐辰逸提着东西就准备走了,白丽慌忙拦上去,笑着说道:“唐先生,我想回家拿点东西,你看……要不……”

唐辰逸理都没理她,就自顾自地径直往前走,白丽又上前几步拉上唐辰逸的袖子,白嫩的手指拽皱了唐辰逸的袖子,袖口都快被她拽开了。

唐辰逸不满地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白丽感觉的自己拽着的男人停了下来,不由得一脸欣喜地抬头看去,即便迎上的是唐辰逸阴沉的脸色,白丽也使劲克制住自己的畏惧之心,努力使自己微微颤抖地手停下来,并且克制住自己想转头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说的冲动。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唐辰逸开口了:“松开。”

虽然只还是冷冰冰的两个字,但是已经比白丽预想中甩开自己然后大步离开的情景好了太多。

白丽忙不迭地送开了手,心里松了一口气,还隐隐划过了一丝庆幸,白丽看着唐辰逸那一张俊朗的脸,又忍不住一阵地浮想联翩。

唐辰逸皱皱好看地眉头问白丽说道:“你不下班?”白丽先是一愣,然后用娇滴滴地声音回答他说:“陈小姐可能没有告诉您,我是24小时护工的。”

听到白丽这样说,唐辰逸在脑海中认真回想了一下,可能年年真的跟自己说过这事,但是显然自己已经一点都记不得了,因为他总是记不住不重要的事情,而对他唐辰逸来说,白丽确实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在他看来,白丽不光只是不重要,更是无关紧要和可有可无,如果他知道,如果这话说出来可以让白丽稍稍远离他一点,那么他肯定不介意每天重复几十遍甚至一百遍。

看着眼前的男人神色不定,唐辰逸不知道,白丽已经在心中将唐辰逸这幅表情的含义自定义为了犹豫不决,就在白丽还抱着希望,甚至那么一点点沾沾自喜的时候,唐辰逸的薄唇再一次张开,不过他这次嘴里说出来的话白丽可不是那么喜欢。

“不顺路。”其实唐辰逸根本就不知道白丽的家在哪个方向,但是不管白丽的家在哪个方向,他都会回答不顺路,因为现在唐辰逸觉得这个女人不仅脑子好像有点问题,还很是聒噪,唐辰逸一向不太喜欢话多的人,但是陈年年除外。

唐辰逸推门离开病房,留下一脸表情不停变幻的白丽呆在原地恨恨地跺着脚,白丽看着眼前已经自己关上的病房门,满心怨气地一脚踢在门上,却意外戳痛了脚趾,疼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白丽梨花带雨地蹲在那里,本想叫陈一月帮忙拿个创可贴过来,谁知陈一月直接和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似的,自己坐在病床上玩起了手机游戏。

白丽看着陈一月的那个样子,她扶着门框,心里突然涌上来了一丝丝委屈,怎么唐辰逸对自己那个样子,自己费心劳神地照顾了这么长时间的陈一月也是这幅冷淡的样子,两个人大的小的都不待见自己。

她嫉妒地在心里想着,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让陈年年那个贱人一个人全占干净了,那个小子也向着她,那么优秀的男人也是全心全意地对她,白丽就不明白了,那个陈年年全身上下到底有哪一点比得上她白丽,她哪里不如陈年年了?!

这一切全都怪陈年年,白丽默默地在心中发誓,一定要陈年年没有好日子过,虽然看着白丽表面上是云淡风轻的,但是只要有人仔细看看她的一双眼睛,就会发现白丽眼中的怨毒和恨意满的都快要溢出来了。

而另一边,陈年年已经回家了,但是策划案的提交时间是明天,如果今天晚上不熬夜做出来的话,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

所以陈年年只好抱着电脑和一大堆资料回家继续做。

电脑前的陈年年特意给自己泡了一杯浓地发苦的咖啡,陈年年打开文件,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她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差点没给全吐出来。

陈年年秉承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强逼着自己咽下去,这口咖啡带给她的第一感觉是烫,第二感觉呢,就是苦。

真的太苦了,比不加糖的美式咖啡还要苦的多。

“这简直就不是人喝的东西啊。”陈年年一边给自己的口中扇着风一边自言自语地抱怨道,思虑再三,陈年年还是没忍住,跑去厨房给自己拿了一小包黄糖,刚走出几步陈年年就停住了脚步,她站在厨房门口想了想,没忍住,又折返回去再次拿了一小包黄糖,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办公桌钱的座位上。

给咖啡倒好黄糖,陈年年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咖啡,确实不再那么苦了,于是她就正是开始整理资料继续做她的策划案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