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个NPC_章三十五 结果究竟是?(彼方枫语)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26日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推进,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就在我身后的战场,刀剑交织的声音不断响起。来自地精的悲鸣让我稍缓紧张,来自同伴的痛呼则让我心头紧缩。

好好奇啊。好想回头看。

就在我微微放松神经的时候,盾牌上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道,差点把我一口血砸出来。

回头就会死的吧!

我从割裂保护者的上方一看,只见地精勇士弗洛再次高举起手中那比他还高的战斧,然后……

战斧落下,而他的手紧紧握着战斧,竟然被自己劈砍的力道带上了半空。就好像他在和他的斧子玩跷跷板,一头下去一头起来。

这尼玛是只有子供向战斗番才会出现的诡异场面吧?我怎么听到了某位科学家棺材板震动的声音?

“你这招不符合常识吧?!”

“什么常识?我只是力气大而已。”

地精小个子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再次抄起家伙朝我抡来。

……忘了这是异世界真是对不起啊。这个世界是不会有什么科学家的棺材板的吧。因为连科学家都不会有。身为穿越者的我还是个学渣那真是太抱歉了呀。

“你这乌龟壳……真的好硬啊!”

弗洛大喊着,灵巧的身体拖住巨斧划出一个半圆,然后绕过盾牌的防御,径直砍在我的小腿上。锋锐的斧刃破开铠甲,撕裂其下的皮肤与肌肉。我的身子顿时一沉,险些被剧痛摁在地上摩擦。

“啊,这就砍开了。”

“你这个混蛋……”

我小心用盾牌护住自己,可右脚怎么也迈不动。我死死咬住牙齿,尝试活动了一下腿部,撕心的剧痛顿时涌上大脑。好在小腿还是响应了一下我的控制,证明了肌腱的功能还算完好。

没时间释放圣疗术,我搓出一个半成品圣光团,随意覆盖在了伤处,然后继续忙不迭地应对弗洛的攻势。

“一味防御可是打不赢的,要不要试试主动进攻看看?”

“……得了吧,还想让我主动暴露破绽了?不愧是奸诈阴险的地精。”

“哦,奸诈阴险的地精还在斧头上涂了毒哦。”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右腿渐渐整根麻木了起来,能驱逐毒性DBuff的法术不是我这个瓜皮圣骑士能信手拈来的东西。相反,芙蕾尔那边也一定遭遇了同样的情况。不过我完全不担心。虎鬃那个铁头娃正在开心的转着旋风斩呢,大斧子呼呼的风声我这都能听见。真是让人头皮发麻。

“我说,你还是投降吧。”弗洛挥了挥手中的斧子,“看在你不算废物的份上,我给你个痛快。”

“……噗嗤。”

“靠,你笑什么?”

“喂,我说。”我强忍着剧痛,挤出一个打趣的神情,“你知不知道你眉头皱起来了?”

“……”

“虽然我看不到,但你的角度是可以的吧?你那些援兵,似乎不怎么靠谱啊。”

“……真的不想做地精了,身材矮小还浓眉小眼。”

他用力往地上啐了一口,脸上也挤出了和我一样的打趣神情。

“我说你,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我的斧子够味道吧?”

“啧。”

“啧。”

我们两人死死盯着对方,谁也不让着谁,一起强颜欢笑.JPG。

他再次举起斧子,在空中挥了挥,却又放下了。

“算了,你说得对……”

我微微一愣,突然发觉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转过头去,满脸血污的虎鬃正和♂善地笑着。

“我靠!”

我差点右腿一崴摔倒在地,却又被人扶了一下。

转头一看,是芙蕾尔。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我,一把将头转过去。之间身后的战场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队哼哼唧唧的地精,他们都还有一口气,只是腿筋被挑断了。

“先过来给你找场子。”

“小哥,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东西还真好用。”

虎鬃拍了拍我的肩,在自己伤痕交错的皮肤上比了比。

“这玩意儿叫啥…啥环?”

“抗性光环。”

“哦对对对对……”

芙蕾尔提着古剑逼近弗洛,语调冰冷如渊:

“逃掉的那几只,罗蒂去追了。罗宾在后面的树上蹲着,现在是时候解决掉这个家伙了。”

“啧。”

弗洛啧了啧嘴,但面无惧色。

“有光环的增益…这是人族的伎俩吧?”

“准确来说,是圣骑士的伎俩。”

我终于有机会凝聚出了一团浓郁的圣疗术,缓缓治愈着早就被撕裂的右腿。

“喂,你刚才的对我提的意见,现在我给你点时间考虑一下。”

“…我是地精,可我不会投降。动手吧,多说无益。”

弗洛十分坦然的提着巨斧冲了过来,气势和之前相比,不衰反增。

十五分钟后,芙蕾尔抽出**他心口的古剑,让他失去力量的身体跪倒在地。

他肌肉虬结的身躯已经布满深可见骨的伤痕,背后更是扎满了一根根羽箭。

没有战败的不甘瞑目,只有知晓结局的理所应当。

他在说出“弱肉强食”那样的话后,也许自己早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也会有成为“弱肉”的这一天。

我看着他依旧跪坐的尸体,只觉得思绪复杂。

这不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但他让我明白,以后我将会面对更多这样的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

我又一次死里逃生啦啦啦啦啦啦啦~~

要不是右腿实在疼得受不住,我很想现场来一段狂喜乱舞。

突然觉得打打杀杀也没啥不好的!后面那一大堆不能动弹的地精还等着我去把他们变成经验呢!

我们是?NPC!我们要?逆袭!怎么逆袭?打怪练级穿装备!

就在我的心里开始嘚瑟起来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噗咚”,虎鬃直愣愣地躺在了草地上。

“噗通”另一边的芙蕾尔也倒了下去。

我去二位爷,别给我来什么乐极生悲的欢声笑语GG剧情啊!

树上那只也请不要掉下来!

Ps.算赶上了吗?

字数太少真的是对不起了呀...不如水一水ps凑点字数吧(不要B脸的大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