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生活里的刺 第十二回 何依彤的生日_洛扬任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大学与高中的生活截然不同,高中时所有人更像是被扭紧的发条,除了自主努力外,父母、老师都会一刻不离的监督你,可大学则完全相反,任课老师一下课便拂袖而去,就连班主任老师都鲜少露面。由此,学生也活成了两种,自主学习的,就像眼镜那样,每天早晨五点多起床背英语,一节课不落下,晚上非要自习到临近熄灯才肯返回宿舍;还有一种就像禹阳,脱离了父母的管束,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几乎参与到每一项活动,当然还有更甚者,就像马小云和胖子,可他们的专注点都集中在了网游上。

自从马小云和胖子知道了禹阳高中是市级篮球联赛冠军后,陡然间对他算是礼敬有佳,这不连称呼都从“小小”换为了“四弟!”虽然还是那么不着调,可起码算是有了变化。

生活还在继续,半个月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眼镜每天忙着学习,与三人相处的少,不免情感上产生了些隔阂,后来马小云做任何事也就不再搭理他了,因为他也知道,无论何时叫他,他总是那句:“俺还要学习!”让人索然无味,没了兴致。

林秀芬的男朋友每天都会到教室门口接她,临走时她似乎总要刻意让禹阳等人撞个正着,禹阳倒是不在意,总像无事人一般擦肩而过,因为何依彤每天也会在教室门口等他。。。他们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散步、一起跳健美操、一起练篮球,可就是不一起恋爱!

马小云和胖子那句“弟妹”早已叫得异常顺口,何依彤倒是也接的自然,可禹阳一直搞不明白,他和何依彤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要说是情侣吧,两人从未互相开过口,甚至连手都没碰过;要说不是吧,这每天出双入对、形影不离的,说出去也没人相信不是;不过二人似乎倒也不在意,一直默契地维持着这种状态。

这天刚跳完健美操,何依彤便拉过禹阳,小声说道:“明天我约你吃饭,就我俩儿,知道了吗?”

禹阳一愣,他扭头望了望不远处的马小云和躺在地板上的胖子,小声回道:“不叫上他俩儿吗?”

何依彤嘟起嘴,再次强调道:“就我俩儿!听清楚没?”

禹阳问道:“什么事啊?那么神秘?”

何依彤犹豫了片刻,答道:“明天是。。。我生日!”

“那不更应该叫上他们一起庆祝!话说你何大小姐的生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哦!”禹阳轻声道。

何依彤有些怒道:“就你一个人来就行了!你是听不懂吗?”

“好好好!我知道了。对了,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禹阳继续问道。

“生日礼物哪有自己选的?送什么还不是看你自己!”何依彤应道。

“那好吧。。。我一定送你一个符合你气质的礼物,保准错不了!”禹阳笑道。

很快便到了第二天放学,禹阳还在收拾桌上的东西,只听见教室门口的胖子“哇!”地大吼了一声!禹阳闻声连忙跟了出去。只听胖子再次大声道:“弟妹!你这也。。。太太太漂亮了吧?”

胖子说话间禹阳也到了教室门外,只见何依彤身着一条深红色的连衣短裙,脚踩黑色高跟鞋,妆容异常精致,直把胖子看得目瞪口呆!别说胖子,禹阳都大感眼前一亮,心中暗自叹道,这何依彤要是认真打扮起来,还真有几分要人老命的意思!就连林秀芬出了教室门望见,都连忙避其锋芒、绕道而行!

马小云终于开口道:“弟妹,你这是要把我们搞得。。。流鼻血吧?大哥我身子虚,你可别这样!”

何依彤“噗嗤”一笑,应道:“马哥,谬赞了!”她转过头,望向正发愣的禹阳,厉声道:“还不快走!愣着干嘛?”

禹阳终于缓过了神,笑道:“对嘛,这才像你!”说罢便连忙把手中的书塞给了胖子,继续说道:“我们出去。。。约个会,你们先走!”

马小云语重心长地说道:“四弟!注意。。。身体!”

刚出了校门,何依彤便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二人上车后,禹阳疑惑地问道:“不在学校附近?”

何依彤应道:“附近的都吃腻了,换一家吧?我在网上看网友说有一家不错,我们去尝尝。”

二十分钟后,何依彤带着禹阳进了一家火锅店,禹阳一脸茫然地问道:“两个人吃火锅?”

何依彤白了一眼禹阳,小声应道:“土包子!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服务员把二人引入了一间包房,包房不大,不过布置的很紧凑,桌上放着两个小锅,这倒是个新奇玩意儿,二人坐下后,禹阳不禁叹道:“原来火锅还可以这样吃!不错,不错!”

何依彤调侃道:“你没见过的东西还。。。真多!”接着望向服务员,说道:“就按我之前点的上菜吧。”

不一会儿,服务员就端上了许多食材和半打啤酒。禹阳啧啧叹道:“还真让你何大小姐破费啊!”说罢便打开了一瓶啤酒,给二人倒满,然后笑道:“祝何大小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然后一饮而尽!

没等何依彤喝完,他自己又倒满了一杯,继续说道:“这第二杯祝何大小姐越来越漂亮!”没等何依彤答话,禹阳又是一饮而尽,满上了第三杯,何依彤见状连忙劝道:“你慢点喝,别喝醉了!”

禹阳一摆手,笑道:“这第三杯就敬何大小姐早日。。。找到。。。如意郎君!”说这话禹阳倒不是出于什么目的,只是按习惯这三杯酒是一定要敬完的,所以顺口胡诌了这么一句,可何依彤听完确实脸一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禹阳放下酒杯,从自己书包中取出了礼盒递给了何依彤,笑道:“何大小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与你气质很般配,希望你喜欢!”

何依彤面露欣喜之色,笑道:“哇!禹阳。。。谢谢你!我现在能拆吗?”

禹阳点了点头,答道:“当然能!这就是送你的礼物,兴许。。。一会儿还能用上!”

何依彤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礼物,可打开盒子看清里面的东西后,何依彤刚才的喜悦之情霎时间一扫而空,她沉着脸望向禹阳,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禹阳继续笑道:“我就是觉得。。。你一定用得上,所以。。。”

何依彤答到:“你-说-得-对!”于是把手伸入了盒子,取出了礼物——居然是一副拳击手套!她大声道:“我今天就让它开个光!见点血!”说罢便戴起朝禹阳走了过来。。。禹阳被她打得“哇哇”大叫,服务员在一旁望着这一幕,自是笑得不行。

何依彤回到了自己座位,禹阳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坏坏一笑,道:“何大小姐,兵器还衬手吧?来,打累了,喝口歇歇气!”说罢便又再次自己一饮而尽。

何依彤没好气地说道:“你送的这是什么狗屁礼物!还有,你慢点喝,别一会儿喝醉了!”

禹阳当即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地笑道:“你这是什么话?你生日这么高兴,不就应该敞开了喝吗?再说,我啥酒量你还不知道?这点酒跟。。。漱口似的!”

何依彤白了禹阳一眼,应道:“你就吹吧!有本事喝深水炸弹啊!”

禹阳一愣,问道:“什么是深水炸弹!”

何依彤一惊,反问道:“你。。。你连这都不知道?就是把白酒用小杯子装好,然后沉到啤酒里一起喝就叫深水炸弹!”

“你喝过?”禹阳反问道。

何依彤连忙摆了摆手,答道:“没有,我看网上说,这种酒劲太大,一般人都扛不住!”

“服务员!给我上瓶白酒!捡着酒精度数高的上!”禹阳回头朝服务员喊道。

“哎!你可别瞎闹!一会儿喝倒了我可扶不住你!”何依彤连忙劝道。

“开玩笑!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网络上的话。。。不可以尽信!什么深水炸弹,到我这它就炸不起来!”禹阳一拍胸脯说道。

禹阳按刚才何依彤说的方法,“啪、啪、啪”三杯下肚,酒杯放回桌上时还故意砸得贼响,他冷笑了一下,一脸豪气地说道:“看吧,能有什么事?”

……

禹阳在一阵剧烈的头疼中醒了过来,此时的他全身如同虚脱了一般,勉强只能睁开眼睛!他惺忪地望了望天花板,这里好像不是。。。宿舍,可这是哪?他大脑里一片空白!他努力回忆着,可对于自己为何会在此地却没有丝毫印象,他好像。。。在跟何依彤过生日。。。对了,何依彤!禹阳准备起身,可身子却完全不受控制,胸口上似乎是压着什么,于是他的目光缓缓朝下望去。。。

眼前的状况不禁令禹阳想大声惊呼,幸得他极力控制住了,这才没把紧紧靠在他胸前的人给吵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