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废柴勇者_064 战前准备(Kanyuki)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12日

树林中的一片空地中,阿娜丝塔手持细剑,站在中央。

此时的空地少了之前那几十号人,显得更加空旷。

当然,那些冒险者们并没有离开,而是各自藏身在周围埋伏着。

“阿娜丝塔小姐,准备好了吗?”

不远处站在一棵树下的塔克大叔询问道。

阿娜丝塔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各方向的人都记得自己的位置吧?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到时候有谁出了点差错,我们这几十号人的性命可都会白白丢掉了。”

“记得!”

几十个声音从各个方向传来,虽然都很轻声,合在一起却也显得很有气势。

而其中的坚定更是让人听着有种莫名的悲壮感觉。

“好了,大家都准备完毕。你们几个小家伙也明白接下来该做什么吧?”

“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忙吗?”

菲丽丝看着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大叔,突然在心底升起了一股凄凉悲壮的感觉。

“你们几个小屁孩能帮上什么忙,别在这里添乱就是最好的帮忙了。”

塔克大叔毫不留情地说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们这次面对的是6级魔族,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塔克大叔皱了皱眉,想起什么似的,从怀中摸出了一样东西,塞进了菲丽丝的手里。

“你是这些人中实力最强的,所以请帮大叔我一个忙,帮我把这个带回去。”

“这是……”

被塔克塞进菲丽丝手中的,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香囊。这个香囊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表面绣着代表祈求平安的纹路。

“你把这个带回曼维斯城,我家就在第三大道103号。”

塔克大叔笑了笑,又拿出了一个小袋子。

“这一袋银币你也拿着,里面应该还有一两百银币。其中一百给我妻子,剩下的,就算大叔我给你们的委托费了。”

冒险者在做任务的时候,除非是需要一定资金的长期任务,一般不会在身上带太多的钱。

“大叔你……”

“行了行了,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自从魔族入侵了这片大陆以来,为了对抗魔族而牺牲的先辈们还少吗。”

再次打断了菲丽丝,塔克冲着这边汇聚起来大概有十二三人的队伍摆了摆手。

“你们都是还年轻,比我们都更有希望和未来……”

塔克大叔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教诲,却又停顿了下来。

看着面前那六个还算是小孩子组成的冒险者小队,以及另外七个从几十名冒险者中选出来的,最年轻天赋最好的几人,塔克想说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中。

最后,他只是咽了口唾沫,转过了身去。

“记住了,这边法阵完全之后,你们就跑向幻术法阵边缘去。如果幻术法阵成功解除,就一路跑回城。如果我们都失败的话……那就尽可能让自己活下去!”

说完了这些之后,塔克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另一边埋伏着人员的位置,没有留给这边十三个人任何说话的时间。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继续说下去,塔克都不敢确定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回过头来,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上。

不过就在他站到了事先安排好的埋伏位置上后,那四位4级魔导师中的一个突然扬起法杖,用风之魔法将一个小小的包裹送到了那十三人的面前。

“小姑娘,好人做到底,也帮我们把这个带回去吧。”

菲丽丝捡起了这个小小的包裹,重量很轻,捡起来的过程中还能够听到金属的碰撞声。

“包裹里面是我们这些人的铭牌,就算我们都留在了这里,好歹也能够让人知道我们是因为什么而牺牲的。”

菲丽丝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窒了一瞬,手中原本很轻的包裹似乎在这一刻也变得无比沉重了起来。

虽然之前谁都没说得这么透彻,但谁都明白,留下来的这些人,恐怕是九死一生的结果。

但是留下来的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退缩的。最开始塔克召集大家说明计策时,也只有几个人骂了两句那该死的6级魔族。

明明知道留下来基本上就等同于去死,却没有人愿意加入那边十三人的队伍中。就连那七个被选出来的家伙,也都颇费了一番周折才被从这些埋伏的人中踢了出去。

理由当然是,“你们这几个家伙实力不行,留下来反而拖我们后腿”类似这样的理由。

或许这些人当初成为冒险者,只是为了多挣些钱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但是当死亡降临时,却没有一个人选择退缩。

“亚兰特。”

站在空地中的阿娜丝塔突然一扬手,将她的剑鞘扔了过来。

“如果我没能够回去,就帮我把这个带回到我家里。顺便告诉你哥哥,让他去找一个比我温柔贤惠的女孩吧。”

阿娜丝塔抬头看着天空,嘴角扬起了一丝苦笑。

“从小被我捉弄了那么多年,以后可别再被其他女孩捉弄了。”

亚兰特拿起了剑鞘,死死咬着牙,攥起拳头的手臂上暴起了一条条的青筋。

法诺斯叹了口气,悄然向前了几步,走到了菲丽丝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接替了她原本在这个十三人队伍领头人的位置。

等到定好的时间点到来时,必须有一个能够保持冷静的领头人及时带着大家离开。如果到那个时候还犹豫不决,反而可能会毁掉整个计划。

塔克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眼圈已经发红的菲丽丝被换了下去,正偷偷抹着眼睛,他心里也有些苦涩。

不过又看到法诺斯一脸肃穆,双眼中毫不动摇的坚定神色,塔克大叔终究还是放松地舒了口气。

所有人都沉浸在生离死别的悲痛中,没有人注意到,缩在不引人注意的一角的叶纤云,有些失神的双眼似乎没有聚焦地看着远方。

一切准备妥当。塔克冲阿娜丝塔竖起了大拇指。

阿娜丝塔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一个沾染着些许血迹的铭牌,和自己的铭牌挂在了一起。

然后,她握紧了细剑,毫不掩饰地爆发了自己5级大剑师的气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