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荆棘,一半欢愉 第5章 邂逅他_小师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12日

萧子寒微微后仰眯起眼睛,沉默片刻后才缓缓问道:“你还喜欢读诗?”

“算是吧。”唐萱仍旧提着一口气,实际上这方面的知识都是她见过萧子寒后恶补的,她生怕自己话说的太满露馅。

好在萧子寒并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赞赏般的露齿一笑,“挺好的,现在喜欢读诗的人不多了。”

唐萱见好就收,谦虚的摇摇头,没多说话。

淡淡的暧昧氛围萦绕在两人周围,文艺书库比其他书库更安静,只有空调发出轻微的声响。唐萱的心里却并不平静,她随手抽了一本书架上的小说,盯着扉页上的大字看着,掩饰自己的紧张。

比起唐萱,萧子寒就自在多了,他悠然自得的在书架上浏览着,时不时抽出一两本书仔细翻看。看到有趣的地方,还指给唐萱看。

大半个小时过去,唐萱和萧子寒都选好了要找的书,抱着往图书馆外走。萧子寒偏头看了一眼一脸恬静的唐萱,笑着打趣,“你这么喜欢看书,我猜,你一定来自书香世家吧。”

唐萱脚下一顿,脸上镇定的表情险些要挂不住。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萧子寒看唐萱变了脸色,立马赔礼道歉。

“没事。”唐萱敛去眼底的幽暗,抬头直视萧子寒的双眼,浅浅一笑,“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是孤儿。”

萧子寒怔住,他呆呆的望着眼前女孩脸上的那一抹看似眼光开朗的笑容,心里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疼了一下。

“抱歉,我不该问的。”萧子寒懊悔。

唐萱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的,都过去很久了,现在我也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走吧。”

“……好。”

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彼此都是心事重重。方才书库里那抹粉色的悸动,也因为萧子寒这个冒失的问题而消失不见。

出了图书馆,唐萱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向萧子寒告别。

萧子寒欲言又止,半响后才吐出一句:“你看完了要还书的话,可以找我,或者在咖啡店里给我,我帮你还。”

“好,谢谢。”

不再多做逗留,像是看不见萧子寒眼里的怜惜似的,唐萱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刻,她狠狠咬住了嘴唇,抱着书的手臂也箍的紧紧,手臂内侧被书脊硌出了印记也丝毫没有察觉。

直到快步走出财大的校门,坐在路边长椅上,唐萱才一点一点放松下来,失魂落魄般的叹了一口气。

天知道,当她听到萧子寒那个问题的时候,她忍得有多辛苦。她差点就要脱口,将自己的遭遇告诉萧子寒,质问萧子寒当年在他家酒店发生的事情。

幸亏,萧子寒问的是对于她而言,已经几乎没有什么记忆的父母。所以她才能勉强绷住,不至于太冲动,白费了这许多的努力。

唐萱拳头攥的紧紧的,在心底里叮嘱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找出当年事情的真相,还表姐一个清白。

唐萱咬牙下定决心后,站起来拍拍灰尘,回了师大。她下午没事,本来是打算去咖啡屋打工的,但今天见了萧子寒,情绪受到了波动,她有点累就不太想去了。再说这段时间一心扑在萧子寒身上,她的课业落了不少,需要好好补一补。

“啊——”

就在唐萱右脚踏进宿舍楼的那一瞬间,突然从侧面冲出来一个扎单马尾的女生,直挺挺撞在唐萱身上,手里的奶茶尽数洒在唐萱白色的衬衣上,晕染出一大块污渍。

“不好意思,我脚滑了一下,你没事吧。”女生慌慌张张的道歉,两只眼睛飞快的在唐萱脸上打探着。

“我没事。”女生的毛躁和表现出来的刻意,令唐萱产生微妙的不舒服,她伸手挡开女生打算为她擦衣服的手,淡淡道:“不用擦了,我回去洗一洗就行。”

“……唔。”

唐萱没有再多与女生纠缠,径直穿过长廊上了楼。

从小父母双亡的她,看过无数人的脸色,受过无数人的白眼,在漫长的孤儿生活中,早就练就了敏锐的观察力,他人所表现出来的细微的不对劲她都能感觉出来。

比如刚才那个女生,就让她觉得不对劲。但至于是哪方面的不对劲,唐萱并没有深究。

进宿舍后,唐萱将怀里的书和包一股脑扔到桌上,从衣柜翻出睡衣到浴室冲了个澡,精疲力尽地呈大字状扑倒在床上。

“啊……好累……”她喃喃自语。

“你回来了?”戴着耳机坐在上铺看电视剧的黄婷婷按下暂停,摘掉耳机趴在上铺边缘向下看唐萱,“你最后一节课去哪儿了,老师点名了,我给你发短信你也没回。”

为了去探查萧子寒的行踪,唐萱翘了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听黄婷婷说点名了,她瓮声瓮气的问:“你帮我了吗?”

“那还用说,我说你不舒服去洗手间了。”

“谢了。”

“你去干嘛了啊,你打工不都安排在没课的时候吗?”黄婷婷好奇的问,虽然以前她也觉得唐萱起早贪黑的忙,但最近唐萱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经常看不到人。

唐萱嘟哝了一个无意义的音节,并没有回答黄婷婷的问题。要是真告诉黄婷婷她去干嘛了,黄婷婷估计能激动的把房顶掀翻。唐萱闭上眼睛,宛如死狗一样趴着,一动也不动。

黄婷婷见唐萱无精打采的样子,眼珠子一转,又往下趴了一点,半个身子晃在床外对唐萱道:“我这儿有个八卦,你听不听啊。”

“不听。”唐萱无情拒绝。

“和你有关哦。”黄婷婷循循善诱。

唐萱听出黄婷婷语气里的玩笑意味,知道肯定没什么大事,再次无情拒绝,“不听。”

“真的不听?”黄婷婷露出奸诈的笑容,“给你再加一个提示,和郑一帆也有关哦。”

听黄婷婷提到郑一帆,唐萱正经起来,“他怎么了?”

“你不是不听吗?嗯?”

“那你别说了。”唐萱甩掉鞋子爬上床,拉过被子就准备睡午觉。

黄婷婷这急性子,话都说到这里了怎么可能还咽回去,她一看唐萱这真的不在意的样子,立马就急了。

“喂,你快起来给我听!”

“睡了。”唐萱嘴角偷笑。

黄婷婷气呼呼从上铺跳下来,一把拉开唐萱裹在脸上的被子,瞪着眼睛吼道:“我告诉你,咱们学院的院花,在追郑一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