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掠爱:炎少甜宠小娇妻 第四十四章 讨好男人的方法_乔匕霖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8日

想到了自己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夏妍不由得一阵后怕。

她这是怎么了?那个男人明明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母亲还躺在病床上,她怎么可以有了动摇?

甚至,她好像……心里慢慢的有了他专属的位置……

……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因为那一天的事情而生气了,连接着几天夏妍在别墅里都没有见到炎亦忱的人影。

问了管家,管家也只是说不清楚,说是炎亦忱自从那一天晚上突然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夏妍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那一天晚上她的确是情绪失控了,才会反应那么的过激。

也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将她在炎亦忱那里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信任感又全部被瓦解。

这一天是拍摄宣传片的日子,夏妍一直在想着要不要联系一下炎亦忱,毕竟不知道经过了那一天晚上的事情,男人会不会因为又改变了主意。

犹豫了一会后,夏妍决定先打电话给沈苇探一探口风。

沈苇接起了电话,率先问道:“小丫头,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又惹炎老大生气了?”

果然!

夏妍立刻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有些紧张的问道:“沈大大,你说……我的宣传片会不会有影响?我今天还能去拍摄吗?还是说……你们已经找了其他的人替代我了?”

沈苇沉吟了一会,开口:“炎老大倒是没有让我再找人替代掉你,看他这态度,你今天倒是可以如期去拍摄。不过,自从那天晚上过后,炎老大的脸色就一直很是不对劲,你说说,是不是你欲求不满,才逼得炎老大最近天天躲在公司里了?”

欲求不满……

夏妍很快想明白了他是在指那一天晚上炎亦忱当着大家的面吻他的事。

不过,到底是谁欲求不满啊!

夏妍深吸一口气,冷静整理了一下思绪,又问道:“你是说……阿忱最近都在公司?”

“你还说呢!如果不是你又惹恼了他,我们也不用天天被他压榨,现在整个总部的人在被他强制性的每天加班加点而闹得怨声载道的!顾慕辰那小子前几天刚好到国外赶通告,加上是艺人,所以才躲过了这一劫。我可就苦逼了……”

听到他的这话,夏妍很快确定了炎亦忱最近都在公司入睡的这一消息。

不过加班加点……

呃,大魔头该不会是化悲愤为力量,所以才突然变得这么拼命的吧?

电话那头,沈苇还在趁着接电话的空隙能够喘一口气,并且还不满的控诉了夏妍好一会。

想到了这些天沈苇也的确帮了她不少,夏妍这才耐心的安抚。

两人聊了一会后,结束通话,夏妍又有些苦恼了起来。

她知道炎亦忱的心情很不好,可是该怎么办?她难道真的要为了讨那个男人欢心,而真的去牺牲自己的身体吗?

夏妍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蹲在了地上,打开了和炎亦忱的微信聊天界面,犹豫了许久,仍然组织不出一句合适的话语。

“妍姐,你在苦恼什么?”陈悠悠一发现夏妍,立刻眼眸泛起了星光。

听到“妍姐”这两个字眼,夏妍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自从那天陈悠悠误会了她和沈苇的关系后,就一直对她恭敬有加,简直当成了老佛爷来伺候。

夏妍只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就头也不太的挥了挥手。

陈悠悠这一次却是犹豫着不离开,她想了一会,问道:“妍姐,你该不会是为了讨好男人的事情而烦恼吧?”

听到这话,夏妍头冒黑线。

不过也是,在陈悠悠看来,自己就是一个被沈苇包养的女人,而讨好男人这种事情,也的确是她这种身份会苦恼的问题。

不过……陈悠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她的确是需要讨好炎亦忱。

可陈悠悠这个榆木脑袋又能给她什么好办法?

陈悠悠深思了一会后,突然凑了过去,然后将自己所想到的办法一一说了出来。

她说的那些,也果真是讨好男人的法子。

可炎亦忱终究不是一般的男人,更何况陈悠悠所想到的那些也都不过是牺牲了自己的色相去取悦对方罢了。

夏妍听不下去了,当即站了起来,不再理会陈悠悠,收拾了东西,就赶往了总部准备拍摄宣传片。

到了拍摄现场,和其他四名同样被选中的其他子公司员工寒暄了一番后,夏妍就找了个位子独自坐了下来。

等闭目养神,陡然就听到了一阵阵尖叫声。

听这反应,明显是顾慕辰到场了。

夏妍微微睁开眸子,就见沈苇那货居然也来了!

有了集团的两大男神同时到场,难怪场面会一度失控了。

她打了个哈欠,站起了身,就见到沈苇正埋怨的盯着她,显然还在责怪炎亦忱的那件事情。

夏妍耸了耸肩,正准备往另一处方向走,一只大掌突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回过头,就见到那人是准备一起拍摄宣传片的一名子公司的男同事。

那人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哪怕没有炎亦忱的占有欲,夏妍也不喜欢和陌生的男人有太亲密的接触。

她下意识的移动了一下脚步,稍微和这个叫韩陌羽的男人保持了一些距离。

因为夏妍的后退,所以韩陌羽原本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臂便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

夏妍礼貌性的解释了一句:“抱歉,我不喜欢和男人有太亲密的动作。”

这话一出,韩陌羽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夏妍深看了他几眼,突然发觉他那幽深的眸光貌似有些眼熟。

不仅如此,这个男人的气场好像……

夏妍不由自主的将这个男人和炎亦忱在心里重合。

可过了一瞬,她又猛地摇了摇头。

她这是在想什么呢?难不成因为这几天的惧怕,脑海里装了太多的炎亦忱,所以现在不管见到那个男人,都觉得像是炎亦忱了吗?

远处,沈苇看向了夏妍,又看了看夏妍面前的那个男人,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Top